柳林中的風聲(3)

作者:肯尼斯·格雷姆(蘇格蘭)

厭倦了春季大掃除的鼴鼠,決定鑽到地面上曬曬太陽,展開一場冒險之旅。(shutterstock)

  人氣: 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續前文

鼴鼠淒涼地坐在樹墩上,竭盡所能地試圖控制情緒,他覺得自己就快要哭出來了。一路上,他一直努力和悲傷搏鬥,強壓著胸中那股想啜泣的衝動,可是那些淚水偏不聽話、奮力抵抗,硬是一點一點地往上冒,第一滴、第二滴,接著一連串悲苦如泉水般汩汩湧出;鼴鼠終於放棄掙扎,絕望地放聲痛哭。他知道,他已經失去了那個曾經近在咫尺、幾乎就要找到的家。一切都結束了。

河鼠看到鼴鼠突如其來的強烈悲痛和淚水,大吃一驚,有好一陣子都不敢開口說話。最後,他以一種非常平靜、充滿同情的語氣問道:

「怎麼了,老弟?發生什麼事了?把你的煩惱說給我聽,看我能不能幫上什麼忙,好嗎?」

可憐的鼴鼠現在完全吐不出半個字,他的胸膛以飛快的速度劇烈起伏,話才到口中,就又被堵了回去,哽在喉嚨裡。

「我知道,我的家是個……破爛又骯髒的小地方……」

他最後終於一邊嗚嗚啜泣,一邊斷斷續續地說:

「不像……不像你的家那麼舒適……也不像蟾蜍莊園那麼漂亮……或是像老獾的房子那麼棒、那麼寬敞,可是它是屬於我自己的小屋……我很喜歡它……我離開以後就把它忘得一乾二淨……剛剛我突然聞到了它的氣味……就在路上,就在我叫你那時候,可是你不理我,河鼠……過去的一切宛如潮水般不斷湧向我……我好想要我的家!……天哪,天哪!……無論我怎麼喊,你就是不回頭,河鼠……雖然我一直聞到它的氣味,但我只能丟下它離開……我的心都要碎了……河鼠,我們本來可以過去看它一眼的……一眼就好……就在附近而已……可是你偏偏不肯回頭,河鼠,你就是不回頭!天哪,天哪!」

回憶再次掀起了一陣悲傷狂濤,鼴鼠又開始抽抽搭搭地哭泣,說不下去了。

河鼠愣在那裡,兩眼直盯著前方,什麼也沒說,只是溫柔地拍拍鼴鼠的肩膀。過了一會兒,他沮喪地喃喃自語:

「現在我完全明白了!我真是隻蠢豬!沒錯……一隻大蠢豬!不折不扣的大蠢豬!」

河鼠靜靜守在一旁,等到鼴鼠的啜泣聲逐漸緩和下來、變得比較有節奏,不再像狂風暴雨般猛烈;又等到鼴鼠開始頻繁地吸鼻子,只間或夾雜著幾聲哽咽,他才從樹墩上站起來,若無其事地說:

「好啦,老弟,現在我們最好開始上路啦!」

話一說完,他便轉過身,朝著他們辛苦征服的原路走回去。

「河鼠,你要(嗝)去哪裡(嗝)?」

淚流滿面的鼴鼠抬起頭來,驚訝地大喊。

「我們要回去找你的家啊,老弟,」河鼠開心地說:「你最好也一起來,畢竟可能要花點力氣才能找到,我們需要借助你的鼻子呀。」

「噢,回來,河鼠,快回來!」

鼴鼠急忙站了起來,快步追上去。

「我跟你說,沒有用的!來不及了!天色太暗了,那個地方又離我們很遠,而且快要下雪了!再說……再說,我並不是有意要讓你知道我對家有那種感覺……這純粹是意外,是個錯誤!想想河畔,想想你的晚餐!」

「什麼河畔、什麼晚餐,全都見鬼去吧!」河鼠誠心誠意地說。

「我跟你說,我非去找你的家不可,就算要在外面待上一整夜也沒關係。所以,老弟,打起精神,抓住我的手,我們很快就會回到那裡的。」

鼴鼠仍一邊吸鼻子,一邊不斷懇求,心不甘情不願地被他那專橫的同伴強拉著往回走。河鼠一路上滔滔不絕、開心地東聊西聊,而且還講了許多有趣的故事,努力提起鼴鼠的情緒和活力,想讓這段乏味又累人的路程走起來感覺短一點。

最後,河鼠覺得他們已經逐漸接近稍早「絆住」鼴鼠的地方,於是便開口說:

「現在都不要講話,該辦正事了!用你的鼻子,也用你的心找吧。」

他們默默走了一小段路。突然,河鼠感到有一股像是電流般的微弱震顫穿透鼴鼠全身,從他牽著鼴鼠的那隻手臂上傳過來。他馬上放開手,往後退了一步,屏氣凝神地等待著。

那些信號傳過來了!

有那麼一會兒,鼴鼠挺起身子,僵硬地站在原地,翹起的鼻子微微地顫動,仔細嗅著空氣。

接著,他急速往前衝了幾步――不對――停下來――再試一次,隨後便帶著十足的信心,堅定地慢慢往前走。

河鼠懷著興奮的心情緊跟在鼴鼠後頭。鼴鼠就像個夢遊的人一樣,在淡淡的星光下跨過一條乾涸的水溝,鑽過一道樹籬,不停用鼻子嗅著,橫越一片沒有任何小徑、光禿禿的廣闊田野。

突然間,鼴鼠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一頭鑽進地底;幸虧河鼠非常機靈、密切注意著鼴鼠的一舉一動,於是他立刻跟著鑽下去,進入一條地道,讓鼴鼠那敏銳又誠實的鼻子帶領他們繼續往前走。

這條地道又悶又狹窄,有股刺鼻的土腥味。河鼠覺得他們走了很久很久,才終於走到盡頭。他直起腰來,伸展四肢,抖抖身體。鼴鼠劃了一根火柴。河鼠藉著微弱的火光,看到他們站在一塊開闊的空地上,而且地面打掃得非常乾淨,還鋪了一層細沙;正對著他們的就是鼴鼠家那扇小小的前門,門旁邊掛著繫有鈴繩的拉鈴,上面則用華麗的哥德體漆了「鼴鼠小屋」四個字。

鼴鼠俯身向前,從牆上取下一盞掛在釘子上的燈籠,把燈點亮。河鼠環顧四周,發現他們正站在一個像是前院之類的地方。

門的一側擺著一張花園座椅,另一側則有個石頭製成的滾筒;因為鼴鼠在家時非常愛好整潔,無法忍受別的動物在地上亂踢亂踩、留下一道道足跡,最後搞得到處都是小土堆,所以準備了這個滾筒好用來壓平地面。

周圍的牆上掛著幾個插有蕨類植物的鐵絲花籃,花籃與花籃之間則用托架隔開,上面擺放著許多石膏像,有義大利的民族英雄加里波底、嬰兒時期的希伯來人先知撒母耳、英國女王維多利亞,以及其他近代的義大利英雄。

前院另一邊設有一個可以玩「撞柱遊戲」的球道,球道兩邊擺了幾張長椅和小木桌,桌上有幾個環狀的痕跡,一看就知道是啤酒杯留下來的印子。

庭院中間有個圓圓的小池塘,池塘邊緣鑲著一圈鳥蛤貝殼,裡面養了幾隻金魚;池塘中央佇立著一座造型獨特、別出心裁的柱狀裝飾,上面嵌著更多鳥蛤貝殼,柱頂則有一顆很大的銀色玻璃球;映現在玻璃球上的周遭景物看起來全都走了樣,讓人覺得好玩又有趣。

看到這些熟悉又親切的事物,鼴鼠臉上閃閃發光,綻出愉快的笑容。他催著河鼠,要他快點進門,接著點亮門廳的燈,快速掃視了一下他的老家。

他看到所有東西都積了一層厚厚的灰,看到這間房子因為長期被遺忘而展現出來的荒廢與淒涼,看到它狹小又貧乏的空間,還有破破爛爛的擺設――他不禁頹然癱倒在椅子上,將鼻子埋進手心裡。

「噢,河鼠!」他沮喪地哭喊:

「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為什麼要在這樣的夜晚把你帶到這個破舊又寒冷的小地方來?要不是因為我,你現在應該早就回到河岸,坐在熊熊燃燒的爐火前烤腳,享受所有屬於你的美好事物了!」

河鼠完全不理會鼴鼠這番悲慘的自怨自艾。他東奔西跑,忙著把門打開,查看各個房間與櫥櫃,並點亮小燈和蠟燭,放在各處。

「好漂亮的小屋喔!」他開心地大叫:

「真是小巧精緻!設計得真好!每樣東西都安排得恰到好處!我們一定會度過一個非常棒的夜晚。首先,我們要生一大堆暖烘烘的火,嗯,這交給我,我最會找東西了。看樣子這裡就是客廳對吧?太好了!這些嵌在牆壁上的小床是你自己設計的嗎?好棒喔!現在我負責去拿木柴和煤炭,鼴鼠,你去拿雞毛撢子――廚房桌子的抽屜裡就有一把――然後把灰塵清乾淨、收拾一下。動起來吧,老弟!」

河鼠活力充沛、興致勃勃的模樣讓鼴鼠大受鼓舞。他振作起來,全心全意、努力認真地撢去灰塵,把東西擦得閃閃發亮。與此同時,河鼠跑了一趟又一趟,抱回滿滿的柴火;過了不久,壁爐裡就冒出一團猛烈燃燒的歡快火焰,熾熱地竄上煙囪。河鼠叫鼴鼠過來取取暖,可是鼴鼠又突然陷入另一陣憂鬱,絕望地跌坐在沙發上,把臉埋進雞毛撢子裡。

「河鼠,」他嗚咽著說:

「你的晚餐怎麼辦?你這又冷又餓、又累又可憐的動物,我完全沒有東西可以招待你,完全沒有,就連一點麵包屑也沒有!」

「你呀,這點小事就認輸了嗎?」

河鼠的語氣流露出一絲責備:

「我剛才清清楚楚看到廚房碗櫥上有一把用來開沙丁魚罐頭的開罐器,這就表示屋裡的某個地方一定有沙丁魚罐頭呀!振作一點!打起精神來,跟我一起去找東西吃吧!」

於是他們倆搜遍了小屋裡每一座櫥櫃、翻遍了每一個抽屜,結果雖然不是很理想,但也還算可以。他們找到了一罐沙丁魚、差不多滿滿一盒高級硬餅乾,還有一條包在錫箔紙裡的德國香腸。

「夠你擺一場宴席啦!」

河鼠一邊說,一邊把餐桌擺好:

「我敢說,有些動物巴不得今天晚上能坐在這兒跟我們一起吃晚餐呢!」

「可是沒有麵包!」鼴鼠哭喪著臉呻吟道:

「沒有奶油,沒有……」

「沒有鵝肝醬,沒有香檳!」

河鼠咧嘴大笑,揶揄地說:

「這倒提醒了我――走廊盡頭那扇小門後面是什麼?當然是你的地窖嘍!等著看吧,你家的好東西都在那兒呢!」

河鼠走進那扇通往地窖的小門,沒多久又走出來,身上還沾了點灰塵,他兩隻爪子各握著一瓶啤酒,兩邊手臂下方也各夾了一瓶。

「看樣子你還真是個懂得享受的傢伙呢,鼴鼠!」他說:

「你家應有盡有嘛!這真是我這輩子看過最棒的小地方了!欸,這些印花壁紙是哪兒弄來的?上面的圖案讓這個地方看起來更有家的感覺呢,真的。難怪你會這麼喜歡這裡,鼴鼠。把小屋的故事說給我聽聽吧,你是怎麼把它布置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於是,在河鼠忙著拿盤子、擺刀叉,用蛋杯調芥末醬時,鼴鼠便開始談他的小屋了。因為剛才所受到的情感衝擊還沒有完全消失,所以他的胸口還是不斷起起伏伏。

起先他還有點害羞,後來越講越起勁,也更無拘無束了。他談到這個是怎麼計畫的;那個是怎麼想出來的;這個是從某個阿姨那裡意外得到的;那個是某次驚喜發現、物超所值的便宜貨;還有這樣東西是靠勒緊褲腰帶省吃儉用、辛苦賺錢買來的。

說著說著,他的心情總算好了起來,忍不住用手輕撫那些屬於他的珍貴私藏。他提著燈,鉅細靡遺地向客人介紹每樣東西的特點,完全忘了他們倆都急著想吃晚餐。

河鼠餓得要命,卻還是努力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一邊認真地點著頭、一邊皺起眉頭仔細端詳,並在遇到可以下評語的機會時說些像是「太棒了」、「真了不起」之類的話。

最後河鼠好不容易把鼴鼠哄到餐桌旁,拿起開罐器,正要打開沙丁魚罐頭時,前院裡突然傳來一陣聲響,像是幾隻小腳丫在鋪滿砂礫的地面上亂踏,其中還夾雜著一些七嘴八舌、聽不太清楚的說話聲。

那些說話聲斷斷續續地傳進他們耳裡――

「好,現在大家排成一排――湯米,把燈籠舉高一點――先清清你們的喉嚨――等我數完一、二、三之後就不准咳嗽嘍—小比爾在哪裡?快過來這邊站好,快點,我們都在等你呢……」

「怎麼啦?」河鼠停下手邊的事情問道。

「我猜一定是田鼠來了。」鼴鼠露出引以為傲的神色:

「每年這個時候,他們總會按照慣例挨家挨戶地報佳音、唱聖誕頌歌。他們是這一帶非常知名的合唱團喔!而且他們從來沒有略過我家,最後總是會來到鼴鼠小屋。我以前都會給他們一些熱飲料喝,有時如果我負擔得起,還會請他們吃晚餐。聽到他們唱歌,就好像回到過去的時光一樣。」

「那我們去看看吧!」

河鼠放聲大喊,跳起來往門口跑去。

他們猛地把門打開,一幅美麗動人、合乎時宜的節慶景象瞬間映入眼簾。一盞牛角燈散發出幽微的光芒,點亮了前院;大概有八隻或十隻小田鼠站成一個半圓,每個人脖子上都圍著毛料精緻、又厚又軟的紅圍巾,前爪深深插進口袋裡,不斷輕跺著腳取暖。

他們圓滾滾的小眼珠亮晶晶的,靦腆地互相交換一下眼神、竊笑了幾聲,然後又吸吸鼻子,不斷用大衣的袖子去擦鼻水。

門打開的時候,其中一隻提著燈籠、年紀比較大的田鼠剛好喊了一聲:

「預備,一、二、三!」

緊接著,那些尖細的小嗓門便唱了起來,歌聲直上天際。他們唱的是一首非常古老的聖誕頌歌,是他們的祖先在覆蓋著冰霜的休耕地裡,或是大雪紛飛、天寒地凍的爐邊創作的,之後就一代代留傳了下來。

每逢聖誕佳節,田鼠們就會站在泥濘的街道上,對著燈火通明的窗戶唱這些聖詩,把祝福分享給大家。

《聖誕頌歌》

村民們,在這天寒地凍的時節,

請敞開你們的家門,

讓我們在溫暖的爐邊稍歇;

縱使寒風吹、雪花飄,

屬於你們的喜悅就在明朝!

我們佇立在冰霜雨雪裡,

跺著小腳跟,朝手指呵氣,

遠道而來祝福你……

你們坐在火旁,我們站在街心……

願你明朝喜悅滿盈。

夜色深沉,夜已將盡,

突現一顆明星指引我們前行,

天降福祉與好運……

明日得福,年年得福,

朝朝喜悅滿盈!

善人約瑟在雪中跋涉,

遙見馬廄上空低掛新星一顆;

瑪利亞或許無須再向前行……

茅屋、乾草,熱烈歡迎!

賜她明朝喜悅滿盈!

他們聽見天使的聲音,

「是誰率先歡慶聖誕佳音?」

是所有動物喜迎耶穌降臨,

因為牠們全住在馬廄裡!

願牠們明朝喜悅滿盈!◇(待續)

——節錄自《柳林中的風聲》/ 愛米粒出版公司

(點閱柳林中的風聲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余心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女主角安妮.雪莉誠實正直、充滿活力與想像力,滿腦子稀奇古怪的想法,常常惹出讓人啼笑皆非的大小麻煩,同時她也是個自由自在、積極樂觀的女孩,面臨各種挑戰但卻不畏縮的個性,成了全世界青少年最喜愛的少女形象。
  • 安妮.雪莉長了一頭紅髮,臉上有著雀斑,是個自由自在、有話直說的女孩,不管處在什麼境遇下都不放棄自己的夢想和希望。她純潔、正直、倔強、感情豐沛,充滿幻想又常常闖禍,對於事物有著敏銳的感受力,常讓週遭的人哭笑不得,但卻也被她的鮮明的個性深深吸引……
  • 在《清秀佳人》系列小說中,露西.M.蒙哥瑪莉以行雲流水的語言和幽默風趣的筆調,帶領著讀者愉快地進入安妮.雪莉的鮮活世界,分享著她的歡喜憂愁,並與她一起迎向憧憬中的美麗夢想……
  • 十歲的女孩瓊恩,擁有不尋常的超強記憶力,卻因此而困擾不已。這年夏天,她和剛剛失去伴侶的哀傷男子蓋文偶然相遇,兩人成為莫逆之交。
  • 每走過一次難關,再次看到陽光時,我都很慶幸自己當時挺過了,我走過來了!如果你也是過來人,你一定懂,還好,我們都沒有放棄自己。不是嗎?
  • 冬夜降臨大地。預言說:熊。將。來。襲。被恐懼與惡夢威脅的族人,不再祭祀和榮耀家屋,精靈日漸凋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