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林中的風聲(4)

作者:肯尼斯·格雷姆(蘇格蘭)

河鼠知道,他必須回到那個更寬廣、更遼闊的舞臺。(shutterstock)

  人氣: 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續前文

歌聲停止了,小歌手們忸怩不安地笑著,互相斜眼瞥了對方幾眼,然後陷入一片沉默(但只有一下下而已)。接著,一陣幽微、悅耳的聲音嗡嗡地從遙遠的上空飄來,鑽進他們剛剛走過的隧道,傳入他們的耳朵裡。

原來是遠方的鐘聲響起,正在叮叮噹噹地演奏充滿歡樂和喜悅的樂音。

「唱得太好了,孩子們!」河鼠熱情地大聲嚷嚷:

「現在你們全都快點進來吧,烤烤火、暖暖身子,吃點熱呼呼的東西!」

「對對對,快進來吧,小田鼠。」鼴鼠熱切地招呼。

「這簡直就跟從前那些老日子一模一樣!哎,請順手把門關上。把那張長椅挪到爐火旁邊。現在請稍等一下,我們――欸,河鼠!」

他絕望地大喊,撲通一聲跌坐在椅子上,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我們到底在幹嘛啊?家裡根本就沒有東西可以招待他們呀!」

「這個呀,包在我身上!」河鼠泰然自若地說。

「欸,提燈籠的那個小弟弟!你過來,我有事情要問你。告訴我,現在這個時候還有店家開門嗎?」

「當然有,先生,」小田鼠恭恭敬敬地回答:「每年這個時候,我們的店鋪都是通宵營業的。」

「那好!」河鼠說:「你馬上提著燈籠去幫我買……」

他們倆低聲嘀咕了一陣,鼴鼠只零星聽到幾句像是:

「記住,一定要新鮮的!⋯⋯不,一磅就夠了⋯⋯看看有沒有伯金斯牌的,別家的我都不要⋯⋯不,只要最好的⋯⋯如果那間店沒賣,就換別間試試⋯⋯對,當然了,一定要手工現做的,不要罐頭喔⋯⋯好了,你盡力就好!」

最後,只聽見一陣金幣在爪子間傳遞的叮噹聲,那隻小田鼠便拿著一個超大的購物籃,提著燈籠匆匆離開,一溜煙就不見了。

其他田鼠在長椅上坐成一排,搆不到地的小腳懸在那兒晃來晃去,盡情享受爐火帶來的溫暖,熱熱的火苗烤得他們身上的凍瘡直發癢。

鼴鼠試著想讓小田鼠們放輕鬆、大家一起聊聊天,但沒有成功,於是他就決定問問他們家裡的事;他要他們一個個報出自己還有哪些兄弟、叫什麼名字,結果發現他們的弟弟多得不得了,不過看來因為年紀太小,所以今年還不能出來唱聖誕頌歌,但他們都很期待能趕快得到爸媽允許,跟著哥哥一起出門。

與此同時,河鼠正忙著仔細查看啤酒瓶上的商標。

「我想這應該是老伯頓牌的啤酒,」他讚許地說:

「鼴鼠你真識貨!這可是道地的好酒呢!現在我們可以來調點香料熱甜酒了!快去把東西準備好,鼴鼠,我來拔瓶塞。」

甜酒很快就調好了,他們把裝著酒的錫壺伸到燒得豔紅的爐火裡加熱;過沒多久,所有小田鼠就都啜著甜酒、嗆到咳嗽(因為只要一點點熱甜酒,後勁就很大了),邊擦眼淚邊笑,忘卻了他們這輩子曾感受過的寒冷。

「這些小傢伙還會演戲呢!」鼴鼠對河鼠說:

「那些劇本全是他們自編、自導、自演的,而且演得很棒喔!去年他們演了一齣很精采的話劇,故事是說,有隻田鼠在海上被一名野蠻的北非海盜抓走,逼他在由奴隸和罪犯負責划槳的大帆船上划船;後來田鼠逃了出來,再度回到家鄉,卻發現他心愛的女孩進了修道院當修女。欸,你!你有演那齣話劇啊,我記得。站起來朗誦幾句給我們聽吧。」

那隻被點名的小田鼠站了起來,害羞地咯咯笑著,然後看了一下房間四周,完全說不出話來。他的同伴紛紛替他加油打氣,鼴鼠也半哄半勸,一直鼓勵他,河鼠甚至還抓著他的肩膀使勁搖晃,可是還是沒用,那隻小田鼠依舊克服不了怯場的毛病。

他們全都圍繞在他身邊,就像一大群水手依照皇家人道協會(Royal Humane Society)的規範去搶救一個長時間溺水的人一樣,費盡心思,拚命地想讓他開口。就在這個時候,門閂「喀噠」一聲彈開了,那隻提著燈籠的小田鼠再次出現在門後方。他扛著沉甸甸的購物籃,踉踉蹌蹌地走了進來。

等到籃子裡那些食物全都一股腦兒地倒在桌面上時,就再也沒人提起演戲的事了。

在河鼠的指揮安排下,大家不是去做某件事、就是去拿某樣東西,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要完成。短短幾分鐘,晚餐就準備好了。

鼴鼠坐在主人的位置,感覺自己好像在做夢似的。看到剛才還是空蕩蕩的桌面,現在已經擺滿了豐富美味的佳餚;看到他那些小朋友臉上笑容滿溢、閃著快樂的光芒,迫不及待開動的樣子,他也顧不得禮貌,立刻動手大吃起來(說真的,他這時候也已經餓到不想管禮貌了),盡情享受這些彷彿是用魔法變出來的食物。

他開心地想,這次回家的結果最後竟然這麼幸福、這麼圓滿。他們邊吃邊聊,談些過往的老時光,小田鼠們還告訴鼴鼠最近發生的當地新聞,竭盡所能地回答他提出的上百個問題;河鼠幾乎沒說什麼話,只是仔細地照顧好每一位客人,看他們想要什麼、吃得夠不夠,好讓鼴鼠不用為任何事煩心。

晚餐終於吃完了。小田鼠們非常感激,說了很多和節慶有關的祝福,然後就帶著滿口袋給弟弟妹妹的禮物,嘰嘰喳喳地走了。

等到最後一位小客人離開、關上門,燈籠的叮噹聲逐漸遠去之後,鼴鼠和河鼠便將壁爐裡的火撥旺、把椅子拉近,熱了最後一杯睡前甜酒,討論這漫長的一天裡所發生的事。

最後,河鼠打了一個大哈欠說:「鼴鼠,老弟,我累得要命,準備躺平了。光是『想睡』這兩個字還不足以形容我的感受。你的床在那邊是吧?好,那我就睡這張。這間小屋的設計太巧妙了!什麼都很方便耶!」

話一說完,河鼠便爬上床,用毯子緊緊裹住身體,墜入了沉沉的夢鄉,就好像一束大麥落入收割機的懷抱一樣。

疲憊的鼴鼠也巴不得趕快去睡。他立刻上床,一頭倒在枕頭上,心裡覺得好快樂、好滿足。不過,他在閉上眼睛前,還環視了一下這間老房間。

在爐火的照耀下,房間看起來變得好溫煦、好柔和。閃爍的火光灑在那些他所熟悉的親切事物上,這些東西早就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他的一部分了,現在它們全都毫無怨言、笑咪咪地歡迎他回家。

河鼠以巧妙的方法悄悄灌輸給他的思想和心境,此刻正在他內心深處扎根、茁壯。他清楚地看到,雖然他的家這麼簡陋、這麼平凡,甚至這麼狹小,但他同時也知道,這一切對他來說有多麼重要,「家」在生命中的價值有多特殊、多珍貴。

他並不打算拋棄他的新生活和那片明朗開闊的天地,也不打算離開溫暖的陽光、清新的空氣,以及它們所帶來的一切美好,然後爬回地下、待在家裡;地面世界的吸引力太強大了,就算是在地底,那股魔力仍不斷召喚著他。他知道,他必須回到那個更寬廣、更遼闊的舞臺。

不過,想到有這樣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地方可以回來,而且有這麼多東西會很高興看到他,永遠以同樣的熱情和溫暖歡迎他,他就覺得很開心、很安慰。◇(節錄完)

——節錄自《柳林中的風聲》/ 愛米粒出版公司

(點閱柳林中的風聲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余心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女主角安妮.雪莉誠實正直、充滿活力與想像力,滿腦子稀奇古怪的想法,常常惹出讓人啼笑皆非的大小麻煩,同時她也是個自由自在、積極樂觀的女孩,面臨各種挑戰但卻不畏縮的個性,成了全世界青少年最喜愛的少女形象。
  • 安妮.雪莉長了一頭紅髮,臉上有著雀斑,是個自由自在、有話直說的女孩,不管處在什麼境遇下都不放棄自己的夢想和希望。她純潔、正直、倔強、感情豐沛,充滿幻想又常常闖禍,對於事物有著敏銳的感受力,常讓週遭的人哭笑不得,但卻也被她的鮮明的個性深深吸引……
  • 在《清秀佳人》系列小說中,露西.M.蒙哥瑪莉以行雲流水的語言和幽默風趣的筆調,帶領著讀者愉快地進入安妮.雪莉的鮮活世界,分享著她的歡喜憂愁,並與她一起迎向憧憬中的美麗夢想……
  • 十歲的女孩瓊恩,擁有不尋常的超強記憶力,卻因此而困擾不已。這年夏天,她和剛剛失去伴侶的哀傷男子蓋文偶然相遇,兩人成為莫逆之交。
  • 每走過一次難關,再次看到陽光時,我都很慶幸自己當時挺過了,我走過來了!如果你也是過來人,你一定懂,還好,我們都沒有放棄自己。不是嗎?
  • 冬夜降臨大地。預言說:熊。將。來。襲。被恐懼與惡夢威脅的族人,不再祭祀和榮耀家屋,精靈日漸凋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