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亮時分」YouTube頻道正式開播

人氣: 391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4月05日訊】2019年4月3日,希望之聲推出了由歷史文化學者、飛天大學人文科學系副教授章天亮主持的「天亮時分」YouTube頻道。

在第一集節目中,章教授介紹了「天亮時分」的品牌理念——「以古老的智慧和不朽的經典撥開現實的迷霧」。子欄目包括「政論天下」點評時事,「史海揚帆」講述歷史,「哲思心語」探討智慧。

以下是第一集的講稿。實際視頻的演講內容與講稿略有出入。

大家好,歡迎來到天亮時分,我是章天亮。「天亮時分」這個YouTube頻道今天就正式播出了。

簡單自我介紹一下,我來自中國大陸,2000年來美國留學,2007年獲得電子工程博士學位。從來美國以後,我出版了一部17萬字的自傳性長篇小說《出塵》,還編劇並出品過一部93分鐘的故事片《機緣》,大約發表過400到500篇關於歷史、文化和政論性的文章,2011年的時候開始和新唐人電視台合作製作了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現在已經出版了四部《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兩宋繁華》。現在正在錄製第五部《大明王朝》。每部的長度整理成文字大約在30萬字左右。等到今年年底出版《大明王朝》後,整個這個《笑談風雲》基本上就涵蓋了二十四史的主要事件和人物,算的上一部視頻版的中國通史。我還寫作和出版了一些其它書籍和電視評論,不再一一列舉。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我個人的網站http://zhangtianliang.com 上去看。

我走入歷史和文化研究、電影劇本創作以及發表時事評論這條路,其實都是被社會大環境一步步推著走的。

現在我們身處在一個特殊的時代,媒體的形式和傳播方式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互聯網的出現,原來的社會秩序就在瓦解中,這是一個深刻的問題,今天沒有時間展開。

但每個人感同身受的就是信息的爆炸。不僅信息的數量之大前所未見,還有人們消費信息的方式和分析信息的方式也都在改變。過去的人可以靜下心來讀一本書,現代的人希望五分鐘就能夠把一本書的精華提取出來。這種浮躁的心態,使深刻的思考變得極為困難。

這就帶來了第二個問題。現在無論是傳統媒體還是自媒體,都在提供海量的信息。那麼如何處理這些信息就成了問題。所以出現了兩個趨勢,我開這個個人頻道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為了對這兩個趨勢做一些平衡或是抵制。

第一個趨勢就是聽從意見領袖,這裡的意見不是dissidents,就是我們原來所說的持有不同政見的人,而是opinion leader,就是他們的意見或者對某個問題的看法,就會變成大眾的意見。但這些意見或看法本身的正確性和合理性在很多時候,都很成問題。那麼在眾多的意見領袖,或者網絡大V們都在發表看法的時候,我希望自己成為的不是意見領袖,而是向普通的信息消費者們提供一種分析和思維的方法,讓每個人自己從普世價值和常識出發,自己做出分析判斷。也就是掌握了一種方法之後,自己主宰自己的意見。

我們剛才說兩個趨勢。第二個趨勢,就是依靠計算機來篩選和分析信息。我們幾乎每天都會在手機上看到google或者facebook等給我們推送的新聞。他們在分析我們的喜好,決定我們看什麼和不看什麼新聞。那麼我們真正需要了解的,對我們的未來至關重要的信息,很可能會在這個過程中被計算機過濾掉了。所以希望我在每集節目中提出的問題,能夠讓觀眾關注更加廣泛的議題。

「天亮時分」現在包括三個子欄目:政論天下,史海揚帆和哲思心語。政論天下就是關注一些時事熱點;史海揚帆是關注一些歷史事件;哲思心語就是深度思考類的節目了。

我先說一下哲思心語。一般人看到這個名字,肯定會覺的為什麼你提出這個聽起來很高深的問題?不會把聽眾都趕走了嗎?我想講一個故事。愛因斯坦在成為著名的物理學家之前,他在瑞士的專利局做一個小職員。他坐公共汽車上班的時候,要經過伯爾尼市那座著名的大鐘。他突然產生了一個想法。我們看一座鐘上面的時間,比如9點整,是因為九點整的時候指針所散射的光進入了我們的瞳孔,我們的大腦分辨這個圖像而讀出了時間。愛因斯坦就想,如果我和指針上散射的光同時以光速運動的話,那麼從9點整這個時刻以後射出的光就永遠不會追上我。也就是說,我將永遠看到的,就是9點這一時刻所射出的光。換句話說,當我以光速運動的時候,時間停止了。這個時候,愛因斯坦意識到,實際上時間是和你運動的速度有關的,時間和空間都不是固定不變的。愛因斯坦說:那一刻他的頭腦中起了一陣風暴,各種靈感紛至沓來。也就在這一年,愛因斯坦完成了他的狹義相對論。

我講這個故事是什麼意思呢?科學上許多重大的突破,實際上是哲學的突破。而哲學所研究的對象,包括人、社會乃至科學、藝術等,是這個世界的整體。說到「世界」,這是一個佛教詞彙,所謂「世」就是「時間」的概念,「界」就是空間的概念。它和「宇宙」是一個意思,如果你要查字典,上下十方叫做「宇」,古往今來叫做「宙」,換句話說 ,「宇」是個空間概念,「宙」是個時間概念。所以世界也好,宇宙也好,講的就是時空。而狹義相對論就是一種對時空的描述。

當愛因斯坦有了一個不同的時空觀的時候,他也就有了不同的宇宙觀或者世界觀。他對時空觀的突破,可以說是一種哲學上的突破。那麼當然他就會在科學上有所建樹了。

實際上中國古代的人都要學一點哲學,只要你讀一點古代的經典,老子也好,孔子也好,從淺的層面說,你就在接觸道家和儒家的哲學。即使有些人對道教的採藥煉丹、長生久視不大相信,但他可能仍然對道家的哲學有興趣。老子講「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現代社會的教育,包括媒體的傳播,充其量只能讓人增加一些知識,其實隨著教育和媒體的敗壞,能否真的讓人增加知識也很成問題了,但我們就姑且說它能讓人增加一些知識,但這只是在「為學」,達不到「為道」的程度。所謂「為道」追求的是心靈境界的提升。我之所以想有這個哲思心語的欄目,就是想探討一些「為道」的問題。

共產黨也有共產黨的一套哲學,這套哲學所達到的目的,對於「為學」和「為道」都是南轅北轍的。這方面我們現在沒有時間去分析它,將來會找機會好好探討一下。

一個人、一個組織、一個國家,其行為都是從其世界觀裡派生出來的。也就是說,你真懂了一個人的哲學或者世界觀,你也就基本上知道了他遇到什麼情況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你真懂了共產黨的哲學,你也就知道它在面對問題的時候會如何處理。

很多人在關注中美貿易戰,關注貿易戰的結果將如何引導中國的政局走向,甚至是否會結束一黨專政。如果你要是純從經濟學的角度,GDP啊,失業率啊,百姓收入啊、房地產泡沫啊等等去考察的話,你就永遠都不會得到正確的結論。因為你沒有觸及到共產黨的哲學層面。一些人認為經濟的下滑會造成中共的統治危機,但中國經濟最糟糕的是什麼時候?就是三年大饑荒,餓死了幾千萬人。但大饑荒之後,國家是什麼形勢呢?毛澤東的威望空前高漲,當時中共中央發表九篇文章指責蘇聯出了修正主義等等。反而在政治上顯示出中共空前的團結,這又是為什麼?從哲學的層面很容易理解,這種反常現象其實並不反常,反而在共產黨的哲學體系裡,這是一個非常正常的現象。

這個問題將來我們再專門找時間分析和討論。如果你能夠明白了共產黨的哲學,你就會知道,即使中共貿易戰失敗,它可能的應對是什麼?會不會造成中共的垮台?

從這裡我們就要說「天亮時分」的另外兩個子欄目了,一個是「史海揚帆」,一個是「政論天下」。當你懂得了哲學的時候,你再看歷史和當前的時事,他們也只不過是哲學思想在具體事件上的反映。打個比方說,如果你知道了牛頓三大定律,所有的經典物理中關於力學和運動的問題,你都能解出來。也就是你知道了一個物體的初始運動狀態和受到了哪些力,你就很容易預見到未來會是什麼樣的。

我記得2012年的時候,王立軍跑到了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我在第一時間就預言薄熙來會出事,而且預見到他何時會被抓。當時網上無數的人都在分析為什麼薄熙來不會出事的時候,我已經預言了周永康會被捕。這對於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形成的「刑不上常委」的默契是根本的否定。很多人都覺得不可能。但2014年周永康真的被捕了。我沒有任何中共內部的消息,但我連續做了二十次預言,都一一應驗。我會把當時總結二十次預言的文章鏈接貼在下面。

其實做出那些預言並不難,因為在當時,習近平抓薄熙來和周永康是他的規定動作。他根本不可能有別的選擇。但當他打破「刑不上常委」的共識的時候,他也就把他自己至於未來可能的危險中。十九大開會的時候,大家對習近平要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度很意外,也有很多人抨擊他。但是如果你懂得共產黨的哲學,你不但不會奇怪,而且你會知道習近平也根本沒有別的選擇。不管多大的罵名,他也得把這件事做了。因為這攸關他本人的生死,乃至他家人的生死問題。

無論是歷史上發生的事,就是「史海揚帆」要講的內容;還是現實中發生的事,就是「政論天下」要講的內容,其實都是當事人的哲學在人世間的一種表象而已。就像是這個世界上有無數的物體在向不同的方向運動,但他們都符合牛頓三大定律一樣,我們看到歷史和現實中紛繁複雜的表現,上升到哲學層面看可能就非常簡單。

當然我說簡單,但又不簡單。為什麼呢?我們拿平面幾何舉個例子。平面幾何的出發點就是歐幾里得的幾個公理,都非常簡單,什麼「兩點之間能且只能做一條直線」等等。可是真拿一個幾何題做的時候,你發現好像自己還是不懂。你需要做大量的習題、看大量的例題,才能最後掌握。

那麼「天亮時分」下的「史海揚帆」和「政論天下」,就當是以古代和當代事件為例題。也就是把「哲思心語」中的內容,用歷史和現實做一些闡發。這其實也是中國文化的一個傳統。《四庫全書》中的經史子集,《經》和《史》經常不分開的,《經》就是儒家的哲學,《史》就是歷史的記載。用歷史來解說經典,是從孔子就開始做的了。孔子寫的《春秋》就是編年史,也是對他自己思想的闡述。司馬光寫資治通鑑,也是用歷史事件來解說儒家哲學。四庫全書中的《子》部,那就是儒家以外的諸子的哲學,包括佛學。《集》部是增加閱讀者的文采等。

當然哪怕對同樣的哲學,每個人的領悟力不一樣,最後分析的結果還是有差異,深度也不一樣。我開這個頻道,就是想提出一些在哲學層面的心得,再以歷史和時事加以驗證。當然中國的文化博大精深,誰也不敢說自己說的就是絕對正確的。所以我所闡述的,完全都是個人觀點。只是供和各位觀眾朋友探討。

這就是這個欄目的開場白。如果您感興趣的話,請在視頻下面點擊「訂閱」,按「讚」,也歡迎大家留言互動。

這個欄目的使命是——用古老的智慧和不朽的經典撥開現實的迷霧,讓我們共同期待「天亮時分」謝謝。#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9-04-05 12: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