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陸流浪者30萬家當被偷 警方不立案

圖為現場還原照片。2017年3月21日的自行車是小黃車,被城管收走。(受訪人提供)
人氣: 16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因車禍造成生活變故的尹先生,近兩年來忙於治病,甚至跟流浪漢生活在一起。在城管的一次大掃蕩後,他的幾十萬家財被偷,警方非但不立案,也不給看監控。他憤而向媒體揭露中共的黑暗。

尹先生是江西南昌人,到廣州打拚多年。2011年進入生命人壽保險公司,一個月有三四萬元的收入。尹先生的妻子也在同一家保險公司上班。

2017年6月27日的一場車禍中,他的腳被壓斷了。此後因需治療康復,一直沒有上班。2017年8月24日,妻子離開了他。

尹先生起先在白雲區一家醫院住院,一天醫藥費1000元,因為一直聯繫不上肇事司機,無法索賠,就掛帳(一天200元)治療,2017年12月21日被強行出院。此後,尹先生就在醫院門診部的大廳裡睡覺。

「我現在是家破人亡,什麼都沒有了。我所有的財產全都放在包裡,被城管他們拿走了。」尹先生說。

城管大掃蕩 30萬的財產被偷

在海珠廣場,長年有一些流浪漢。2019年3月21日這天,有不少流浪漢在廣場上晒被子。城管來了,把人轟跑,5分鐘就把場地全部清空。

由於廣東正在搞(粵港澳)大灣區,要打造城市形象。據當時在場的一名老人說,城管清場時,前面是公安把人趕走,中間是城管,後面就是環衛的車,把繳的東西直接裝上車。

當日,尹先生剛從醫院出來,到海珠廣場休息。他把共享單車小黃車鎖靠在廣場邊一棵樹上,車籃子裡放著黑色的垃圾袋包,裡面的包内有他的X光片、醫藥單據。小黃車後面綁了一個小拖車,編織袋裡面有現金2萬1千多元,一件夾克衣的口袋裡放著身分證、銀行卡,醫院的發票(三十多萬,保險公司理賠憑證)和現金四五千元。

來自大連的漫畫家劉彬向大紀元記者確認了事發現場尹先生放置小黃車的具體的地點,並打算繪製連環畫再現他丟失財物的經過。

尹先生離開廣場二十多分鐘,回來時發現小黃車和車上的東西全都被掠走了。他馬上問城管,城管不理他;他問開車的人,也不理他;後來問環衛工人,環衛工人只說了一句話,「你到垃圾桶裡去看吧!」

在環衛工人工具房旁邊的垃圾桶裡,尹先生找到了自己的無紡布袋等東西,但是現金、票據資料及放錢的衣服全都沒有了。再問環衛工人,他就不講話了。

尹先生說,「中國人已經被管到這種程度了,不敢去揭露正當的東西,看到的東西都不敢講。我打110報警,警察來了,也不看現場,就叫我去警局做個記錄。他問我有證據嗎?我說你只要調攝像頭就可以把東西追回來。他問我去不去做筆錄,不去他們開車回去了?」

尹先生跟警察到派出所做筆錄,警方不立案偵查,說這是財物遺失,不屬於偷盜,還說錄像全部壞了,看不了。到了(2017年12月)21日晚上,在失去財產的痛苦下,尹先生對他們說,「你們這樣做事會害死很多人,我要跳海珠橋了,我沒有活路了。」

警察(警號020348)一聽不讓他走了,說你不能在這兒說跳海珠橋,非要讓他寫保證書、打手模:永遠不跳海珠橋。

「表面上看他們很講人道,為什麼不馬上行動跟我一起去找東西呢?我一說跳海珠橋他們怕承擔後果,要手模證據,這就是共產黨搞的假的一套。在中國這樣的事情太多了。」尹先生說。

警方不讓看海珠廣場監控 信訪無門

22日早上,尹先生繼續打110,要求地鐵派出所調錄像。地鐵派出所的警察調出一個與事發地完全沒有關係的攝像頭給他看。警方很不耐煩,而且就是不讓看地鐵口的攝像頭。

23日,尹先生又到人民街派出所,警察給他看了離海珠橋最遠的一個攝像頭,只能看到路上,看不到草坪。此外,還有廣州賓館的攝像頭、僑光路一個很高的攝像頭,一共4個攝像頭都能看到尹先生放小黃車的地方,但是警方不讓看。

尹先生於是去找越秀區政府信訪,信訪也不管,說你自己的東西不看好。在越秀區公安分局信訪,接待女警也是一樣說辭,說他們管不了城管,讓他去城管信訪辦。尹先生還多次撥打12345向政府投訴,一直也沒有回話。

「上訪這條道路是根本行不通的,它就是拖延你,甚至警告你、恐嚇你。」他說,「我的錢可以不要,但是證件、資料應歸還給我。但是他們就是不認錯,共產黨有一個很不好的作風,比如說車子軋到一個人的腳,他們為了逃避責任,會一直把人撞死。」

3月23日,有個小伙子曾告訴尹先生,21日當天在海珠橋對面的馬路上看到了他的小黃車,很多城管圍著那裡。尹先生想讓小伙子向警方作證,但是最近該小伙子突然失蹤,去向不明。

「我要揭露當代的城管,把共產黨這些黑暗的東西曝光出來。」尹先生說,「現在的政府什麼責任都不擔當,它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老百姓。是我自己出現的事,但是即使公共場所,你有公共攝像頭,你就有權力把東西馬上追回來。本來當時就可以追回來的。」

下一步,尹先生準備返回江西老家,補辦身分證。同時期望外界關注,幫助他要回財產。

原北京律師賴建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如果有證據,應該以盜竊罪立案。如果事實存在,可以就警察的不作為、不立案討說法,申請複議,甚至提起行政訴訟。從形式上有救濟途徑,但是現實上是很難的。中國的行政訴訟法形同虛設,這麼多年老百姓「民告官」幾乎沒有能夠告贏的。#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04-05 4: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