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63:為誰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機開(中)

作者:古金

圖63-1:1946年10月12日開始的天象,金水西見西方勝,國軍在勝勢天象下,卻因小人而敗。(古金提供)

  人氣: 40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63 為誰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機開(中)

上一章講到二戰勝利後,民國收復東北主權,先被蘇聯無理阻撓,後被蘇聯扶植的中共武力對抗,進展緩慢。孫立人回國後,頂著不利的天象和杜聿明的屢屢加害,連戰連捷,打得林彪一敗塗地,正欲收復哈爾濱,把林彪趕出東北之時,(在轉為國軍大勝的天象之下)被迫停戰……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62:為誰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機開(上)

9. 杜軍腐敗萬民恨,長春喜迎孫立人

長春是東北偽滿洲國的首都,最富庶的城市,杜聿明奪了孫軍的戰功,讓自己的嫡系人馬新6軍進駐,封廖耀湘為長春警備司令。但是沒多久,廖軍長就呆不下去了。

為什麼?民怨沸騰。廖耀湘只是自己清廉,手下軍紀敗壞。當時的國民黨,已經走向了全面腐敗,三民主義成了噱頭。軍隊的腐敗在軍閥時期就很嚴重,孫立人不是做過稅警團團長麼?稅警團為什麼要配備最好的武器裝備,甚至還有鋼炮呢?就是查處軍隊武裝走私用的。二戰後美國一度停止對民國的援助,原因之一竟然是:美國援華的戰略物資,相當一部分被民國軍政人員倒賣,到美國投資房地產了!

民國的高級將領,除了張發奎、孫立人、戴安瀾、張靈甫、黃百韜、陳誠、羅卓英、黃維,找不出幾個廉潔奉公的了。蔣公只能管得了自己的直系親屬,其他都管不了。抗戰後期有的國軍還在穿草鞋,可是有的師長竟能娶幾十妻妾。同仇敵愾的抗戰,轉移了民眾的視線,但是抗戰勝利後,腐敗成了民怨的焦點。

《鄭洞國回憶錄》揭示了其中的隱情:「想中央、盼中央,中央來了更遭殃!」先後慘遭日本、蘇聯、中共蹂躪的東北人民,編出這樣的順口溜。中央軍打進東北後,軍紀敗壞,貪污、索賄、敲詐、巧取豪奪,甚至有個別姦淫擄掠。老百姓怨聲載道,不斷告狀。杜聿明為平息民憤,撤下廖耀湘,1946年8月初,孫立人被任命為長春警備司令。

新一軍進駐後,軍隊紀律嚴明,廉潔愛民,長春秩序井然,煥然一新。

圖63-2:孫立人將軍在長春任警備司令期間,軍紀嚴明,愛護百姓,長春欣欣向榮。(古金提供)

10. 奇功被搶再被貶,杜帥九害孫立人

杜聿明初到東北,因為收復了很多失地,還有許多「大勝戰功」,加上報紙電臺的吹捧,聲譽日隆,達到了頂點。前面大家能看到,國軍前期收復失地是共軍主動收縮,後期的四平會戰大捷,連克公主嶺、長春,主要是孫立人到來後改變佈局,率領新一軍奮勇衝殺得來的,杜聿明起的作用,實際先是遺失戰機、放跑林彪;然後把孫軍的戰功,搶給自己的部隊;再把北線追殲林彪的孫軍,硬拽到南滿;最後在南滿把乘勝追殲的孫軍,硬拉回去停戰,幾次挽救了共軍。

杜帥威風掃南滿,天象勝局戰敗還

1946年10月,在國軍的大好形勢下,杜聿明親率新6軍,52軍、71軍,10多萬人兵分三路,試圖剿滅南滿的5萬共軍,再北上與林彪大軍決戰。

圖63-1:1946年10月12日開始的天象,金水西見西方勝,國軍在勝勢天象下,卻因小人而敗。(古金提供)

《乙巳占》:「辰星(水星)太白(金星)俱出西方,西方國勝,東方國敗。」前面說過,林彪已經占據北滿,成為一路東方諸侯國。與此相對,民國在東北的國軍屬於西方國。杜帥出兵,也合於這層天象,當勝。

再看高一層天象:「四星如果聚合,叫做大蕩,國家有大兵,死喪過重,正人君子擔憂,小人得勢橫行。」[3]

對應到人間,國共內戰,中共沒有道德底線,暴力土改殺人分地,裹挾農民搞人海戰術,出賣中國利益投靠蘇聯,撕毀和平協定發起內戰,攻城掠地還反咬一口……這都是小人之舉,怎奈當時天象是小人得勢。其實民國也是小人得志,那麼多腐敗的軍政大員橫行無忌,百姓怨聲載道,特別是杜聿明,太小人了,一般的小人罪業無法改變天象對應人間的勝負,他這個小人,罪業大到把勝勢的天象都改了。

杜聿明「先南後北」的戰術普通得沒有任何新奇,被共軍輕鬆破解。10月30日,52軍88師一個整編的半美械裝備師,被誘進新開嶺後,激戰3日被共軍全殲。杜帥救援遲緩,大敗而回。

以前我們講過:有天大的功德,註定大敗的天象下作戰,能改變天象與人間的對應,取得大勝(如撥亂反正、大興佛法的宋太祖)。相反,巨大的罪業,在註定勝利的天象下,也能打敗仗。這兩種情況很罕見,在緬甸犯下毀佛大罪,又多次陷害孫立人,把5萬遠征軍葬送野人山的杜聿明,顯然屬於後者。

杜聿明事後推卸責任,說88師輕敵冒進,掩蓋了自己指揮不當,救援遲緩的罪責,沒受到國防部的任何追責。

林彪大軍冬攻急,空城巧計敗強敵

1946年10月,杜聿明進兵南滿之初,林彪為解南滿之危,發起冬季攻勢,從北滿、東滿、西滿調集3路大軍6萬人,撲向公主嶺、長春一帶。

駐守長春的孫立人,兵力都被杜聿明拆分守衛各地,手上已經沒有預備隊可用。

萬分危急,孫立人繞過杜帥,電話祕密下令:

  • 駐長春的新38師113團,連夜向西南下公主嶺,再北上急進懷德,擊潰南下的共軍,再西北進長嶺,與113團會合北進;
  • 李鴻師長親率114團,在伏龍泉擊潰共軍先頭部隊,與113團合兵,北擊乾安,北上大賁。
  • 潘裕昆師長率50師主力,自哈拉海進擊扶餘,再進大賁與李鴻合兵。
  • 各部隊均祕密行動,不接受其他命令。

為什麼要繞過杜帥?首先:杜帥一定會橫加干涉,以司令權威直接向團部下命令,打亂全域;其次:杜帥身邊有共諜,計畫必然外泄,大勢去矣。

如此「混亂」調兵,現在人基本都是莫名其妙:孫立人放著公主嶺、長春不增援,也不和共軍大戰,各部擊潰共軍一部即走,不斷向北集結,遠離戰場!?其實,這是孫立人再唱空城計。共軍「想明白」後被嚇著了:長春必有孫立人的國軍主力把守!於是6萬精銳的林彪大軍,放著空虛的長春不敢打,倉促收兵,以為孫立人要切斷北滿共軍退路!

孫軍神機破敵膽,杜帥助共再停戰

孫立人把過於分散的兵力,逆敵而上,調集在一起,既避免了共軍的人海群毆,又聚起強大的戰鬥力。共軍被嚇得一邊迅速撤退,一邊通過中共高層找「國、共、美三人協調小組」,名為投訴,實為祈求美國出面調停。

孫軍11月11日在伏龍泉小勝共軍之後,準備在松花江岸以逸待勞,集中兩個師的主力追殲北滿共軍,一舉拿下哈爾濱之際,突然,杜帥下令:遵守「三人小組」的最新命令,停戰收兵!

無奈啊,孫立人再次仰天長歎。本來他和司令長官部說好了,杜帥也認可如下方案:孫軍收復哈爾濱造成既定事實後,再停戰,「三人小組」那裡由孫立人去遊說,憑藉他和馬歇爾的友情,不難擺平。共軍多次破壞停戰令,三人小組不管,國軍出擊一旦占優,他們就下令停戰,哪有這個道理?已經說好的事情,關鍵時刻杜帥反悔,再次為中共護航。

當時的兩重天象,也註定孫軍必勝(篇幅所限,此處不詳述),又被杜帥攪局。兩度天送勝機,天賜不取,反受其咎。天象陡轉,眷顧林彪了。

杜軍大敗獲大獎,貶壓孫軍何囂張

1947年新年犒賞國軍,跟隨杜聿明的的軍隊都是特等獎,其他駐守東北的國軍,包括地方保安部隊,也都特等獎、優等獎,唯獨立下赫赫戰功的孫立人的新一軍是「甲等獎」,也就是三等獎。去年,孫軍戰功顯赫,四平會戰創下破城首功,公主嶺大捷,長春大捷,收復了長春以北大片國土,南滿小勝,巧妙破解了林彪北滿的冬季攻勢,兩次打到松花江畔欲直搗哈爾濱,這些戰功或被壓制,或被奪走,報紙、廣播等新聞媒體的記者,都必須採用杜聿明把持的稿件,杜帥「奇功數件」,國家上上下下都被謊言欺騙。

這也就是孫立人「義勇忠誠」的將士能如此忍辱負重,換了別的軍隊,就是無功獲此「三等待遇」,一定不會再賣命,一定找機會「起義」。曾為民國屢次立下大功的陳明仁,為什麼1949年後在湖南做主席時率領整個部隊無條件「起義」?禍端就是不公平的待遇,但是杜聿明給陳的待遇,還勝過孫軍。

11. 借刀殺人強拆軍,杜帥十害孫立人

天象已轉向林彪,孫軍逆境備煎熬

圖63-3:1946年12月6日,三星合氐,犯入天子之宮,民國大危,孫軍扭轉劣勢乘勝追擊,再被杜帥攪局。(古金提供)

看上圖,先斷勝負。一層天象,《乙巳占》講:「金水俱出東方,東方國勝,西方國大敗。」顯然是北滿的林彪勝。再高一層天象:金犯木,先在木星之南,南邦(國軍)敗,隨後金星轉到木星之北,北邦(共軍)敗。」再以後,金木不再相犯,還是金水同出東方,東方國勝。所以,是大利林彪。當然,還有「三星合、驚氐宿」的天象,篇幅所限,不展開了。這個天象很強,不但直言勝敗,而且說西方國(國軍)大敗,還危及氐宿代表的天子朝廷,這麼強的天象,很難改變。

林彪大軍在這個天象下,勢氣、戰鬥力大漲,其實是天象號令下的戰神,站在他們一邊,撐起來的。在人間表面上看:空城計,只能使一次。孫立人在緬甸的仁安羌,情急之間,對日軍使了第一次,一時嚇住了日軍,仁安羌得以大捷。上面對林彪「初下江南的冬季攻勢」,是第二次。使過之後,對方明白過來,就會完全扭轉膽怯的心理。

林彪大軍第二次逃回,新一軍竟然不敢追擊,原來沒什麼了不起嘛!心理上不怕了。為了給農民新兵壯膽,編出了順口溜:「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要打新一軍。」反復洗腦,共軍真都變得無所畏懼。

在另一方,孫軍在這個天象下,很淒慘。

強行拆軍空佈防,消損異己膽目張

常言道:進攻是最好的防守。東北幅員遼闊,戰線長,無法全線防守,孫立人提出收復哈爾濱,消滅共軍力量和根據地,以攻為守在當時是最好的戰略。

杜帥堅決不允許,命令孫軍在北面500公里寬、300公里縱深的地帶,寸土必守,兵力遭到嚴重分割,甚至一個連都得拆散,100來人修築一個據點把守,這樣就只有被動挨打的份。松花江有半年多結冰期,共軍可以從任何一處打過來,一出動就是幾萬甚至十萬人,孫軍被各個擊破是明擺著的事。這連外行都能看得出來,難道杜帥完全不懂軍事麼?

非也!這個基本常識,杜帥深知,對他自己的部隊,從來不這麼拆散資敵。他只讓新一軍和雜牌的60軍這樣拆分,顯然在借機消損異己,再次陷害。

也許有讀者會問,孫立人將軍不是以大局為重,經常抗命麼?那得因時而論。在緬甸幾次違抗杜帥害人的命令,那畢竟有退路,現在有什麼退路?軍需彈藥、糧食補給、津貼犒賞、友軍支援,都被杜帥掌控,怎麼能抗令?除非辭職不幹了。

這種愚蠢資敵的佈防,是杜帥一手操縱的。杜聿明向來習慣越級指揮,經常越過司令、軍長、師長,直接向團下達命令,孫軍將領大為不滿卻無奈。所以,拆軍佈防被各個擊破,這個嚴重的後果,直接責任人應該是杜帥,這樣造成的損失,如果讓孫軍上上下下承擔責任,純粹是替杜帥背黑鍋。

國軍一戰臨江,杜帥兩面倉惶

臨江位於吉林省東南邊境,是南滿共軍的重要根據地。1946年12月17日,杜聿明調集新6軍、71軍、60軍、52軍各一部共6個師的兵力,攻向臨江。結果被共軍第4縱隊2萬多人穿插後方,避實擊虛,國軍3000多人被殲滅。待國軍回援,又被正面阻擊的第3縱隊乘機反擊,52軍一部被殲。杜聿明繼上次大敗之後,一戰臨江又敗了。

「一」下江南林彪火,孫軍兩團繼背鍋

注意:林彪在東北的軍事傑作「三下江南、四保臨江」,其實是「四下江南,四保臨江」。第一次下到松花江之南,就是上文講的, 1946年10月林彪發動的冬季攻勢,為什麼林彪下江南不包括那次呢?因為那次敗得太窩囊,是被嚇跑的,後路被斷,還通過延安向「國共美三人小組」投訴祈求停戰,不然孫立人必然乘勝追殲,把他打出哈爾濱了。那次林彪敗得太丟人,所以他把那次初下江南,改稱「冬季攻勢」,說「主動撤退」。

1947年1月初,林彪為策應南滿保衛臨江,調集3個縱隊和3個獨立師,20多萬人,號稱21個師,殺向長春一帶,這就是所謂的「一下江南」。共軍冒著零下三、四十度的嚴寒,反穿白羊皮襖,反戴羊皮帽,槍也裹著白棉花,在齊膝的積雪中,「白蟻隊」於1月5日踏過松花江,竟然沒被發現。

1月6日,「白蟻隊」一個師1萬人,包圍了其塔木據點,在五門山炮的掩護下,利用優勢火力向駐守的113團蔣又新營700多人發動猛攻,林彪的戰術是:猛攻但不要攻克,調出敵軍來救,另外2個師2萬人,圍點打援。

蔣又新營長不斷向王東籬團長求援,王東籬向李鴻師長報告,李鴻要王去救援,然後上報長春的孫軍長。孫立人向杜帥報告敵情,求援,至少得把拆調到南滿的新30師給調回來。杜帥把大軍都調到南滿,如果抽兵,南滿將無功,猶豫之間,出事了。

6日當天晚上,王東籬按李鴻師長要求,率113團兩個營兩千多人馳援。113團已經熟知共軍圍點打援戰術,新38師南滿掃蕩,幾次破了共軍打援的陷阱,但是這次有點大意了。7日上午11時,在兩山環抱的一個低窪地通過前,在零下三十多度的酷寒下,113團雖反復偵察,也沒發現藏在公路兩邊50米外雪地裡的「白蟻隊」,鑽進了敵人的口袋陣。共軍1萬人,以6挺重機槍,18挺輕機槍和山炮殲滅打擊。113團的重武器在車裡被凍住,取不下來,隨身的美械槍支,也不是耐寒的,有的打不出子彈。共軍使用的都是日式耐寒武器。國軍大亂,被共軍四面衝垮,分割殲滅,只能用手榴彈、步槍,手槍還擊,王東籬團長等大部戰死,部分被俘。共軍僥倖得勝,勢氣大振。

孫立人在等待杜帥把援軍派過來,至少也得把新30師歸還。新一軍50師的150團,本來遵照孫軍長的命令,收縮兵力,沒想到中途接到杜帥越級下令:去其塔木解圍。這個害人的命令,把150團推進了共軍包圍圈,苦戰兩日被殲滅,極少逃出。其塔木守軍無望,突圍,大部分被殲。

這次國軍小戰敗,除了杜聿明瞎指揮的150團被殲,嚴格講,113團被殲,也是杜聿明所致,這種拙劣的、必敗的佈防,都是杜帥嚴厲命令規定的,孫立人幾次提議改變都不允許。誰指令的誰承擔責任,這是公理,所以杜帥也要為此負責,與孫立人無關。這麼說,有天象為證。

圖63-4:1947年1月初天象,水星接近太陽看不見,金星高照,土星在鬼宿,給鬼宿的分野秦地賜福。(古金提供)

當時的天象「金星高照水星沉」,《乙巳占》:「金星出,水星不出,金星是客,主人握有強兵不戰,和為善。」[4]

此時要順應天象,主人應該休兵,威懾對方為好。杜帥調走大軍打臨江,逆天了。林彪「一」下江南,可以算是呼應南滿的自衛,問題不大。當時福星土星,已經運行到鬼宿的範圍,鬼宿的分野同樣對應秦地,還是給延安的中共諸侯國賜福,林彪共軍有天福,所以林彪有福無凶。當勝。

國軍在北滿無助無望,等待戰神出馬化解危局。孫立人在幹啥?在長春待業,沒有兵,光桿司令,新30師都被杜聿明調到南滿去了。「水星不出,金星為客」,孫立人變成了客人,等著主人杜帥發救兵。杜派兵救援遲緩,新30師歸隊後,孫立人親率全師馳援其塔木,只擊潰了共軍落後的部隊,共軍主力聞訊已逃。

林彪這「一」下江南,21萬大軍,只是伏擊吃掉國軍兩個團5000來人,自身死傷更多,光凍死凍傷一項,就上萬人。共軍藉口在零下40度的極寒下無法作戰,「主動撤退」,其實這樣的極寒,孫立人趕來馳援的部隊,照樣能作戰,林彪的大軍勢氣正旺,人數、武器都占優,為啥逃跑呢?更主要的原因,還是懼怕孫立人整師凝聚成的強大戰力。

12. 德惠大戰又坑軍,杜帥再害孫立人

國軍兩戰臨江,杜帥重蹈覆轍

杜聿明不甘心失敗,1947年1月30日,集中暫編第21師、第195師、第2師等部共4個師,再次南下攻打臨江。兩股前鋒部隊被共軍圍殲,後方又被共軍穿插。

2月13日,杜帥調集5個師,向臨江第3次衝擊,又有兩股前鋒部隊被共軍圍殲。同樣的戰敗方式被杜帥不斷重演。

「二」下江南林彪狠,杜帥再坑新一軍

林彪為策應南滿,2月18日,次調集20多萬大軍踏過松花江,「二」下江南。

孫立人得到情報,責令分散的部隊迅速收縮,避免被強敵各個擊破。唐守志新30師的89團團長曾琪,接到命令後,起初不想全面撤退,等決定執行命令時,又貪戀輜重,結果被共軍包圍。輜重一部被奪,另一部自行焚毀。急忙進入陣地抵抗,又遭遇共軍的人海衝鋒,彈盡糧絕之際,國軍空投彈藥,又扔給了共軍。21日只有1/5成功突圍。

共軍小勝之後,共軍又編出順口溜給軍隊洗腦,「新一軍,自稱鷹,其實是狗熊,行動像烏龜,打仗像爬蟲。」

占領九台、農安兩座空城之後,林彪下了狠手,26日,以4萬多人圍攻德惠,8萬多人設伏打援。

守德惠的新一軍50師師長潘裕昆,手下只有一個149團,4千多人,面對10倍共軍的強攻,不斷求援。

2月27日,潘師長突然接到杜聿明電令,令該師即刻突圍,撤回長春。還命令駐守松花江北岸陶賴昭橋頭堡的一連官兵突圍。潘師長不願先表態,召開緊急會議,大多數人認為現今糧彈尚足,為什麼要突圍?放棄重武器,闖進強敵火力,週邊共軍還有打援的埋伏,無異於自殺。其實,黃埔軍校畢業的杜聿明,不會不懂這些,為何做出這種「借刀殺人」的勾當?看過《第四十九章 1942:毀佛遭天譴,慘死野人山》關於杜帥毀佛而肉身易主的講述,是不難理解的。

有部下的支持,潘師長請示孫軍長如何應對杜帥的命令,孫立人命令:「沉著固守,千萬不可突圍。我明日出發,乃許我三日內親率大兵來援,絕不有誤。」

孫軍長一面上報杜帥,一面調集僅有人員,1000多人編成一個加強營,迅速出擊增援,急行軍中命令調集來的整師部隊,分5路北進。於此同時,71軍也奉杜帥之命,北上增援,但是被林彪打援軍隊攔住了,就地激戰。共軍又調集兩萬人增強打援,孫軍則巧妙迂迴,擊潰打援部隊的側翼。

林彪聽說孫立人親率整師來援,又越過了打援陷阱,大駭,一面加緊猛攻德惠,希望撤出前撈一把,一面開始讓打援的10萬部隊撤回。

3月3日淩晨4時,孫軍先頭部隊一個團,趕到德惠週邊,前後夾擊共軍。共軍攻城未果,迅速撤退。新一軍陸續抵達,71軍也增援到城下,共軍已撤。孫軍長命令窮追,同時增援松花江北岸的陶賴昭橋頭堡。

巡視戰場,面對共軍丟下的成千上萬的屍骸,孫軍長和潘師長都哭了。這是自己的同胞啊。德惠一戰,4萬共軍,80門大炮猛轟,人海戰術狂衝。在林彪「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要打新一軍」的洗腦之下,共軍真認為新一軍是「狗熊、烏龜、爬蟲」,真是無所畏懼,一波一波的人海衝向1個團的守軍,死傷達7個團,2萬多人。當地百姓說,僅山東屯一地,不斷從戰場運下屍體,堆得比城牆還高,超過5千,大部分是共軍。在陶賴昭橋頭堡,共軍8000多人徹夜狂攻國軍一個連300多守軍,人海戰術死傷殆盡。慣於扯謊的中共聲稱己方死傷800多人,也許是不計農民新兵吧。數萬被共軍裹挾的農民,英勇地成了中共的祭品。

戰後,共軍把洗腦的順口溜改成了:「只要不打新一軍,不怕中央百萬兵。」

圖63-5:孫立人將軍給德惠大捷的新一軍官兵授勳。(古金提供)

13. 杜帥攬功再獻醜,大敗加害下黑手

手下奉命取得的勝利,當然歸於首長指揮有方,孫軍抗命取得德惠大捷,戰功跟杜帥干係不大。杜帥3月3日飛到德惠,攬功心切,向蔣主席吹噓:德惠大捷,在他指揮下,殲滅共軍10萬人!蔣公大喜,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堅守德惠的149團為「中正團」,命名堅守陶賴昭橋頭堡的連隊為「中正連」,這是民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榮譽。同時,蔣公直接越級下令,命令孫立人、陳明仁兩位軍長,追殲共軍,擴大戰果。

杜帥知情後大驚,生怕後方空虛,自己被端。責令孫、陳立刻收兵,二人奉蔣主席口諭,豈肯放棄戰機?3月7日已追至青山口、靠山屯一帶。杜帥跑到前線攔截,孫立人本想在陳軍配合下,5日拿下哈爾濱,但前提是杜聿明不能中斷後方補給,而杜帥只求自保,毫無進取之心,強令二人收兵,二將只有無奈。

新一軍撤兵迅速,71軍應變遲緩,撤退紊亂,林彪抓住破綻,迅速出擊,共軍越過松花江,「三下江南」。

「三」下江南林彪撈,杜帥弄巧出敗招

3月7日,林彪「三」下江南,是不甘心。上次損失太大了,儘管吃掉了孫軍一個團,但是攻堅死傷兩三萬,這次想在松花江解凍前,過江撈一票。沒想到杜帥幫了大忙。

杜帥得知林彪進犯,嚇壞了。親自到孫立人的德惠軍部,繼續下令後撤,打出的卻是攻擊殲敵的旗號。孫、陳二位軍長,當即表示異議,杜卻說:「你們都是在戰術上作業,我是在戰略上作業。你們打共匪的方法都不對,打共匪要像趕鴨子一樣。」他執意先向後撤,再反撲。

大家知道:趁敵人立足未穩攻擊,效果是最好的。撤退中無法立足,追殲是最常用的手段。杜帥先制止孫、陳二軍追殲林彪,讓他們撤退,反被林彪抓住破綻,追擊回來。此時不趁林彪過江立足未穩,迅速反擊,還要撤退,讓人家繼續追殲,這是什麼打法?

最後杜聿明對二人說:「這是命令!」陳明仁氣得轉身就走。孫立人則留杜帥吃飯,準備再勸。

孫軍三救杜聿明,林彪再襲獲大勝

孫立人派來兩個班的搜索兵,以確保杜帥回途的安全。吃完飯時再次相勸,杜帥立刻制止。匆匆吃完飯,不等搜索部隊回來,杜帥帶著警衛連,乘坐7輛卡車回長春。沿途正方碰上林彪的先頭部隊,槍炮齊發,幸好得到孫軍搜索部隊的掩護還擊,4輛卡車被俘,3輛逃回,杜帥的車,被打了3個大洞。算上1942年緬甸戰場上掩護第5軍撤退和野人山救命,這是第3次救杜聿明了。

杜聿明一面用廣播發佈自己安全抵達長春的消息,一面偷偷前往農安。可惜他身邊有共諜,他的一切佈置,林彪一清二楚。

孫、陳被迫執行杜帥的撤退命令。孫軍迅速撤回德惠,陳軍部隊機動性、戰鬥力都差,被再下江南的林彪大軍趕上痛擊,一下就打亂了營,道路被亂兵阻塞,人馬雜沓,不能有效還擊,71軍87、88師大部被殲,兩個師長陣亡。3月12日,陳明仁逃到農安,只剩下一個團。

孫軍迂迴破敵驕,杜帥推責竟反咬

一下輕鬆吃掉國軍近兩個師,林彪第一次取得這麼大的戰果,信心暴漲,驕氣頓生。立即調集主力4萬 多人包圍杜聿明所在的農安,猛攻。杜帥大驚失色,忙從南滿調兵增援,同時令孫立人出德惠來救。

3月14日,廖耀湘的新6軍北進,被共軍打援部隊擋住,新6軍火力和戰鬥力很強,共軍無法圍殲,陷入惡戰。

3月15日,孫立人親率唐守志的新30師約1萬人,迂迴繞過共軍在德惠大路上埋伏的打援部隊,在後方截斷共軍十幾萬大軍的退路。打亂了共軍的全部佈局。

林彪聞訊大驚,想撤退,擔心孫軍切斷後路,據險設伏,腹背受敵。於是加緊猛攻,製造假像,以調開孫軍。杜帥果然中計,命孫軍火速馳援救駕。孫立人知道敵是佯攻,但是沒法不去救。林彪趁機全面撤兵。在孫軍到達之前,各路包圍都已解除。

杜帥這次指揮大敗,71軍兩個師幾被全殲,深知罪責難逃,在長春召集檢討會。杜聿明對孫軍長和唐守治師長,有功不賞,反咬一口。以89團(不聽命令)被圍殲,令唐守治負全責;71軍大部被殲,令新1軍軍長孫立人負全責,因為孫立人不聽命令,救援來遲(繞過林彪的打援陷阱),斷送了殲滅林彪的大好戰機。孫立人忍無可忍,當眾駁斥,兩人鬧翻。

杜怕孫上告,馬上派副官乘坐專機飛往南京,惡人先告狀,向蔣主席攻訐孫將軍,像5年前杜在緬甸大敗一樣,把責任都推給了孫立人。蔣介石完全被迷惑了。後來孫立人向蔣申訴,解釋原委,請求免除對唐守治師長的責罰,豈知蔣被杜蠱惑甚深:在東北,杜聿明雖然多次戰敗,但是責任在部下,大戰功都是杜聿明和廖耀湘的,孫立人不過是「跑龍套」。

結果:唐守治師長被撤職,孫軍長兵權被奪,徹底調離新一軍,明升暗降,暫任東北保安副司令(司令是杜聿明),實際上是有職無權的虛職,接著再調離東北。美國聞訊大驚,一份報紙以《中國在做什麼?》為題,對孫立人被撤職事件做了大幅報導。

14. 官兵百姓送將軍,莫忘故鄉在長春

聽說孫將軍要走,長春市大為震驚。市參議會通電東北行轅和中央政府,懇請撤回成命。長春市副議長霍戰一,受全體市民委託,懇求說:「孫將軍,你多次粉碎林彪共軍強大攻勢,東北父老稱你是『遼北長城』,你一走,遼北難保,東北難保!」

孫將軍無奈答道:「軍隊是國家的,不能不移交,軍人要服從命令。」

百姓也紛紛前來哭攔,有當地的,有從江北逃難來的。難民們曾經組織請願團去南京,請求中央政府讓孫軍長收復哈爾濱,那裡共匪不斷殺人,他們有家不能回。但是請願毫無結果。他們寧願在長春做難民,有孫立人將軍在,人民才有安全感,如今將軍要走,大家怎麼辦?

看實在無法挽回,長春人民舉辦了盛大宴會歡送,但是誰也吃不下去,席間不斷有人哭泣乃至大哭。最後懇求孫將軍:認長春為第二故鄉,將來一定要回來看望,將軍含淚應允。

新一軍很多人都想就此復原,不幹了。孫將軍勸大家以國事為重,抵禦共匪、保衛河山,重任在肩。

圖63-6:孫立人離開新一軍前,最後一次閱兵。(古金提供)

1947年4月26日,孫將軍最後一次騎馬檢閱自己的部隊。最後和大家高唱新一軍軍歌,灑淚而別。

(未完,待續)

注釋:

[1]《乙巳占》:「四星若合,是為大蕩,其國兵喪並起,君子憂,小人流。」四星合、最早是指四星聚合在一個星宿,隨著天象的發展,四星聚、五星聚的範圍都變寬了,在30度的天象範圍,也就算作聚合了。

[2] 《乙巳占》:「太白出,辰星不出,太白為客,善,主人雖兵強不戰。」@*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軍占據野人山天險,在必勝的天象下作戰,只對駐印軍總指揮史迪威有效,對孫立人無效,因為孫立人在戰神之路上修行成功,累世的威德足以改變天象。他發明叢林迂迴戰法從背後奇襲,日軍戰力最強的號稱叢林作戰之王的18師團,連戰連敗,屢被殲滅,接連補充兵員15次,對孫軍聞風喪膽。
  • 1943年金星守太微的天象下,孫立人指揮新38師重回野人山,從印度反攻緬甸日軍,發明了叢林迂迴戰,先後攻克了於邦、喬家、太白家等要塞。捷報頻傳,舉國上下歡騰一片,孫立人將軍,再次成為全國乃至世界媒體讚譽的焦點。
  • 1942年,諸葛草在緬甸盛開,緬甸人驚呼:諸葛孔明要來拯救我們了!4月20日,孫立人在緬甸創造了仁安羌大捷的奇跡,震驚世界,但無力改變上司們亂指揮造成的大潰敗。他掩護主力撤退之後,衝出日軍重重圍困,神話般地合著天象的腳步撤到印度。離開是暫時的,千年承諾在,王者必歸來。
  • 上一章,我們講述了抗日緬甸戰場上,孫立人衝入、衝出日軍包圍圈的傑作,是與高層天象精確對應的,孫立人的超人意志、超人智慧,和他的部隊展現的超常體力、超常戰鬥力,是歷史上修行的結果。從這個角度講,1700年前,孫立人的前世諸葛亮孔明,南征七擒孟獲,北伐五進五退,不只是在奠定文化,也是為了改變未來——既然三國時蜀國北伐失敗的天象無法改變,那麼可以在修行中積累威德,改變未來,改變緬甸戰役的大潰敗,甚至到現在……
  • 穿越古今的輪回,跨越千年的征程,這8章的講述我們能看到,戴安瀾實際是為孫立人打前鋒的,征戰野人山的主角,還是孫立人。孫立人儘管有他諸葛亮那一世,「五月渡瀘水,深入不毛之地,七擒孟獲,平定南中(涵蓋野人山)」的歷史奠定,這一世再戰野人山,依然是千難萬險,沒有超人的意志,無論如何也走不出那生死一線。
  • 上一章講述了1942年緬甸仁安羌之戰的歷史奠定,這一章開始深入細節,品味神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