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64:為誰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機開(下)

作者:古金

圖64-1:1949年10月24日金門大戰天象:土星照太微,給新朝廷中共賜福;金水兩格,國軍繼續潰敗,兩重天象,被戰神徹底改變。(古金提供)

  人氣: 68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64 為誰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機開(下)

前兩章講到,孫立人在東北屢勝林彪,在即將把共軍趕出國門之際,屢次被上級責令停戰;杜聿明又屢次加害,不但奪走了孫的戰功,還奪走了兵權,把孫立人徹底排擠出東北,還把孫將軍的得力大將唐守治師長撤職。

據霍戰一後來講述:孫將軍被調走後,東北的共軍將領,在哈爾濱聚集在一起,開慶祝大宴會,慶賀他們最害怕的勁敵調離。遠在千里之外的毛澤東聽到此消息後,高興地說:「我們唯一的敵人被杜聿明趕走了,東北將是我們的天下了。」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63:為誰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機開(中)

15. 迫害戰神,潰不成軍

迫害戰神,潰不成軍。縱觀歷史,我們可以看到這個規律。迫害戰神,沒有滅佛那樣天大的罪業,不會註定亡國,但會造成國家軍力一蹶不振,連遭敗仗。而迫害孫立人,民國沒得到喘息修整,因為連遭敗仗迅速亡國了。這不是一句空話,有天象為證,篇幅所限,只能將來成書細數,那時,大家更能感悟到歷史奠定的沉重。

也許有讀者會有異議了:孫立人被軟禁,是民國敗退到臺灣以後。此前只是受傾軋排擠。敗退丟江山在先,迫害在後,怎麼能說迫害造成了亡國呢?

這種想法,是對歷史瞭解不深入造成的。以史為鑒。北宋名將狄青,是在對西夏的戰爭中成長起來的,在宋仁宗時期,他從替兄服罪、臉上刺青的囚徒配軍,憑戰功一直做到樞密使,武將的最高級別,後來被群臣發動謠言攻勢,屢屢構陷,被仁宗貶到外地,抑鬱而死。後世很多學者認為,狄青是被迫害死的,不只是人身迫害才是迫害,政治迫害同樣是迫害。

杜聿明害孫立人先後十幾次,多次把他往死裡整,戰功屢次被奪,遠貶他鄉形同貶謫,還不是迫害?

16. 臺灣練兵,天裂手擎

孫將軍在家沒呆幾天,就被蔣主席叫去,讓他當陸軍軍官學校校長,孫認為練兵最急要,練出30萬新兵,登錄秦皇島,直抵佳木斯,把林彪徹底趕出東北。但誰也沒想到:國軍在大陸迅速崩潰,連敗六千里。孫將軍在臺灣,眼睜睜看著大陸變天。

樹倒猢猻散,危難見忠誠

國軍三大戰役連敗,大勢已去,國民黨內訌,各派開始逼蔣退位。1949年1月21日,蔣介石被宣佈下野,當日回老家,但是依然任國民黨總裁,牢牢握著軍政大權,代總統李宗仁徒有其名,蔣任命湯恩伯為總司令,總轄75個師45萬人,守衛長江防線;白崇禧40個師25萬人,輔助防守。

1949年4月20日,共軍發起渡江戰役,國軍很快全線崩潰,白崇禧作壁上觀,拒不發兵營救。4月23日,南京棄守,民國這個朝代結束了。

5月20日,臺灣全省戒嚴,基隆、高雄兩港實施宵禁。

5月25日,蔣介石從寧波象山港登上「太康艦」赴台灣,行前他電告台灣省主席陳誠自己將去台灣,豈知24小時也沒接到陳誠的回覆。太康艦繞舟山群島三天不敢上岸,直到三天後,才接到陳誠的回電。陳誠是1年前被蔣介石派去經營臺灣的心腹,臺灣的一號人物,如此怠慢落難之中的蔣公,蔣公以為不妙,因為當時國軍「起義」的很多,甚至有整省投共。

6月1日,蔣介石躲開陳誠迎候的基隆港,在高雄靠岸,孫立人聞訊後前往迎接。蔣公在蔣經國、桂永清等人的陪同下步出軍艦,問孫:「我在這裡安全吧?沒有人講什麼吧?」孫將軍不禁亢聲答道:「我在這裡負責軍事,由我保護,誰敢講什麼!?」

幾天後陳誠才趕來,對蔣極為忠順,但是,覆水難收。

馬尾小戰場,孫軍亮鋒芒

5月27日上海被攻克,國軍退向舟山群島和臺灣。不久,中共軍華東野戰軍葉飛第10兵團三個軍開進福建,福建最高長官湯恩伯向臺灣防衛司令孫立人求援。孫將軍從很有限的兵力中,抽出了青年軍201師603團,加配一個炮兵營開赴福建福州市的馬尾,掩護友軍撤退。

青年軍曾經被劉伯承、鄧小平打得七零八落,1948年調到臺灣接受孫立人整訓,不到1年,已成為當時的一支勁旅。他們年輕健壯,軍紀嚴明。戴清一色斗笠,與當時其他部隊的潰兵成了鮮明的對比,受到地方百姓稱讚。

共軍打慣了國軍的烏合之眾,打下福州總共傷亡才500多人,殲敵(主要是俘虜)5萬多人,驕氣甚勝。8月15日,共軍推進到馬尾的603團陣地,一接觸就被打死上千人,而且中彈都集中在頭胸腹三個要害部位。共軍動用人海戰術猛攻,短兵相接,603團竟然不潰退。共軍人多勢眾,兩翼包抄,打到第三天,603團3千多人,抵擋共軍4萬多人,掩護4萬友軍撤退之後,最後被水路接回,闖出包圍時損傷甚大。共軍受到如此頓挫,雖有意外,卻沒有重視。

孫立人練出的這支青年軍,初露鋒芒,讓主將們看到了希望。

17. 神跡頻見金門戰,盡殲共軍挽狂瀾

1949年10月1日中共在北京建政之後,時運更盛,橫掃兩廣,狂攬大西南,幾乎兵不血刃。而國軍,只是在收拾殘兵敗將和一觸即潰中惡性循環。10月15日,共軍佯攻舟山群島,調開國軍之後,輕取廈門島,只是18日最後在馬尾受到頓挫,沒取得什麼殲敵戰果。

華東野戰軍副司令粟裕授意兵團司令葉飛,趁國軍逃到金門島立足未穩,迅速殲滅。

緊跟著的金門戰役,臺灣稱古甯頭大捷,共軍的運氣從天上摔到了地下,國軍的運氣也從最低谷飛上了雲端,真是時來運轉?

時運1:時間錯差

共軍10月17日奪取廈門島,即部署戰局,兵團司令葉飛撥來32艘軍船,責令蒐集民船迅速渡海,計畫20日攻取大金門島。

但是計畫被一拖再拖,民船難找,好容易24日湊齊了準備攻擊,這一天恰恰金門的國軍最多,如果早三天打,胡璉潰軍趕不到金門。

時運2:盲目輕敵

大金門島離臺灣本島200公里,離廈門大嶝島僅5、6公里,隔岸相望,島的三面對岸都是共軍的領地,易攻難守。

當時的共軍,誰把國軍放在眼裡?葉飛說:「廈門(島)是敵人有永久性設防工事的要塞,已被我軍(輕鬆)攻克。金門彈丸之地,又沒什麼堅固工事,守軍不過兩萬殘兵敗將。要不是蔣介石嚴令固守,李良榮早在我軍攻克廈門之際就棄島逃跑了。我用一個主力軍加二十九軍的兩個主力團攻金門,已富富有餘。我還是那句話:『此役必勝!』」

共軍萬萬沒想到的是,守軍的主力不是殘兵敗將,而是孫立人剛剛訓練出來的勁旅——青年軍201師兩個團。當年8月,201師到金門接防,歸22兵團司令李良榮指揮。

時運3:國軍精準預測

內戰以來,國軍很少打贏共軍,因為共軍打仗神出鬼沒,打運動戰,國軍很少能預測共軍的部署,而這次金門之戰,國軍上上下下,一致做出了精準預測:共軍很可能在24~25日大潮時乘潮搶灘,登陸地應在金門島西北端最容易登陸的古寧頭。

其實這次也預測錯了,共軍計畫的是20日,只是被拖延了4天。古寧頭是最容易搶灘登陸之處,敵人最容易想到。善用兵者,會像諾曼地登陸那樣,避實擊虛,佯裝誘敵,可是共軍平淡輕率的戰術,正中了國軍下懷。

23~24日,國軍在古寧頭做反登陸演習,向對岸的共軍示威,共軍毫不理會。

24日晚上,駐守大金門的18軍軍長高魁元向12兵團司令胡璉報告:今夜對岸大陸大反常態,沿海一帶沒有一點燈火,解放軍可能今晚或明日淩晨攻打金門。國軍於是進入戰前準備。

時運4:潰逃的佈局,最佳的反擊

其實沒人認為國軍能守得住金門。作為廈門、金門最高軍事長官的湯恩伯,15日廈門保衛戰時就逃到軍艦上指揮,率先逃跑。蔣介石責令金門不可再失,不得在軍艦上指揮,可是湯恩伯不但繼續「坐鎮」軍艦,還開到了外海。

青年軍兩個團,被佈置到最前線,坦克卻在後邊,這明顯是讓外來的、沒什麼作戰經驗的青年軍擋住共軍,自己的人馬好登船撤離。但是交戰之後,這種佈置弄拙成巧,大敗共軍的迂迴部隊。

時運5:奇怪、精準的事故

24日下午,國軍做完了兩天的反登陸作戰演習,坦克連排長楊展的老坦克在古寧頭岸邊主路上拋錨。楊展又羞又惱,下來發現只是履帶壞了,但是怎麼也修不好。天黑後,調來兩輛坦克來拖,怎麼也拖不動。大家好生奇怪,又不敢丟下坦克回去,守在坦克上過夜。

這三輛坦克的位置,恰恰是阻擊共軍搶灘的最佳地點。

時運6:誤踩地雷,精確報警

25日子夜,青年軍中尉卞立乾查哨,誤踩地雷。爆炸聲驚醒了國軍,警報大作,迅速進入戰鬥狀態。但是並沒有敵人的槍聲,燈火管制下漆黑一片,探照燈照向爆炸地,哨兵找到了重傷的中尉,正要打電話請求解除警報,突然在探照燈照射下,發現海岸上黑壓壓的機帆船壓了過來。哨兵當即按約定鳴槍三聲報警,隨後發信號彈指明共軍位置。

共軍看到被發現了,沒法悄悄上岸了,於是在船上向後方發電:「離岸5里,開炮!」岸上的共軍率先向金門國軍陣地開炮,為搶灘開路。共軍打炮過後,機帆船開始搶灘。在探照燈、照明彈的照耀下,青年軍集中開火,不少船上的彈藥起火,更曝光了共軍的位置。共軍在船上、船下死傷慘重,亂成一團,搶灘偷襲部隊成了活靶子,僥倖上岸也被火力全面壓制。

時運7:狂風有眼

24日當夜,奇寒,風浪很大。共軍分三路航行,這是正確的戰術,因為搶灘登陸是軍隊最薄弱的時候,不能擁擠到一處,否則會損失很大,越分散越容易躲開敵人。但是,當夜的大海風像長了眼睛,把共軍的三路機帆船隊吹到了一起,推到了青年軍陣地的正面海灘,送進了火力網。

時運8:海潮助力

趁漲潮登陸,這是搶灘慣例,但此時被共軍演繹成乘潮送死。一人三兩黃金外加鴉片,如此高價請來的船工們,嚇得趴到船底不敢動,共軍水手英勇地開船向前。船工大叫:「太近了,停船!」共軍以為船工膽小怕死,反而全速前進,要把軍隊儘快送上沙灘分散,豈知一上淺灘就紛紛擱淺。

後續雖然有船遠離岸邊停下來,但是漲潮後落潮極快,眨眼間船又被擱淺。造成只有9000多人的第一梯隊登陸,後面一個軍的大部隊,望著對岸的戰火乾著急,過不去。

那天風大浪大,暈船嘔吐的很多,共軍下船後難以迅速恢復,戰鬥力極差。

時運9:坦克一逃立大功

楊展拋錨的坦克和兩輛幫忙來的坦克,正好堵在共軍向金門挺進的路上,楊展等人鑽進坦克,向前方狂射,共軍有限的火力,根本無法打穿坦克。反坦克火箭筒是帶來了,但是前筒、後筒和火箭彈分船而裝,船早被風浪打得亂了營。

此時此地,坦克成了無敵利器。共軍身纏炸藥,向坦克匍匐前進,怎奈海灘無遮攔,全被擊斃。

身處極端劣勢,共軍極為頑強,在離楊展坦克較遠的一處戰場,共軍反復衝鋒,以人肉炸彈炸毀碉堡,突進了青年軍的陣地。這些陣地臨時修建不久,甚至是為了演習而修,從當地百姓家裡借門板、石頭、墓碑,倉促挖成,不堪大用。另有共軍小股部隊滲透到青年軍後方,要迂迴包抄幹掉岸邊的坦克。沒想到,正碰上縮在後方的國軍坦克營。

坦克營大驚,以為被共軍迂迴包抄了後路,當即留下殘缺的坦克三連掩護,主力坦克向132高地逃去。主力坦克對迎面而來的小股共軍,瘋狂掃射,幾乎全殲共軍這一側的迂迴部隊,青年軍後方一翼化險為夷。

時運10:坦克二逃再立功

壞履帶的坦克打完了彈藥,楊展換到好坦克上繼續開火。此時共軍困獸猶鬥,拚命衝鋒肉搏,青年軍開始向楊展的坦克靠攏,也擋住了坦克的退路。此時接到坦克三連的命令,要楊展後撤搜索,楊展理解成快逃。他向青年軍謊稱後方吃緊,果然奏效,青年軍不但給坦克讓路,還派出一隊人跟在坦克後方掩護。

當時共軍有700人逃出海灘的火力網,組織起來迂迴到青年軍的另一側後方,企圖按原計劃將金門從蜂腰處截斷,占領太武山,據險待援。可是他們恰好撞上了後撤的坦克三連,側面又露給了楊展,兩方坦克夾擊,共軍死傷慘重,四散潰逃。至此青年軍的後方完全無憂了。

勝局已定,助戰搶功

天微亮,臺灣飛機出動,將海灘殘船全部炸毀,共軍援軍無望。島上島外的國軍意外得知青年軍陣地基本沒丟,共軍主力還被壓制在海灘上,沒船沒後援,大喜!大勝即將來臨,紛紛跑到一線助戰搶功。

坦克部隊返回前線,一來就誤擊友軍,把在壞坦克後邊的青年軍師長的警衛連打死一半。坦克衝上前線狂碾亂打,戰壕裡的青年軍不得不用竹竿挑起斗笠和紅短褲,這才避免了坦克的掃射。

共軍被坦克追逐碾壓掃射,又被青年軍精準的槍法射殺,開始沒頭腦地逃向大海,又被飛機炸碎。此時青年軍開始喊話招降,共軍開始成群結隊地繳槍投降。滲入島上的小股共軍,仍然負隅頑抗。

八時左右,胡璉的主力開到,起初湯恩伯還不願讓胡來分功,稱戰鬥已近尾聲。胡璉哪管,命人立刻上島殲敵。此時圍殲的,主要是滲透到後方、占據村落的小股共軍,和國軍展開巷戰、遊擊戰。沒經訓練的國軍,不做掩護就集中猛衝,被共軍射殺甚重。國軍42團團長李光前在危急時刻,命令部下跟他衝鋒拼刺刀,所有弟兄都趴著不動,他一人衝了沒幾步,竟然被自己弟兄差勁的槍法從後邊擊斃。

26日淩晨3時,大嶝島的共軍再度炮擊金門,掩護4個連的共軍再度搶灘,與殘敵會合,一度突圍殺向金門縣,被青年軍死守擊退。

共軍吹英勇,迫害無人性

金門一戰,共軍3個加強團,加上後來的四個連,1萬多人被全殲,為共軍內戰以來損失之最。國軍記載擊斃5千多人,俘虜7341人,都送進戰俘營再教育。

中共戰史一慣誇大戰果,縮水損失,對這次徹底的戰敗,仍然宣傳上上下下多麼英勇,不過是給人再次洗腦。金門的共軍英勇了幾天,但士兵主動投降過半,團級指揮員絕大部分投降保命,給中共的宣傳打臉。後來900多中共的忠實信徒被送回大陸,馬上被中共迫害,很多人被判刑2~5年,在歷次運動中被一次次肅整。相反,留在臺灣的降卒,卻被中共讚頌為烈士撫恤。兩岸三通後,很多「烈士」都成了富商,帶著妻小探親回鄉,在當地引起轟動。

金門大捷問根源,神跡源源得天眷?

金門大捷誰首功?臺灣首席長官陳誠當年親自裁定,在第一線的、損失最大的青年軍201師兩個團頭功,要占整個功勳的一半。其他參戰部隊分享餘功。這是人間公平的裁定。國軍犧牲1267人,其中青年軍554人。

假如換其他部隊守古寧頭前線陣地,面對共軍頑強的進攻,必然退卻潰散,那樣金門必失,所以首功非青年軍莫屬。但是,後來由於派系傾軋,特別是迫害孫立人後臺灣大改史料,胡璉成了首要功臣。其他部隊在各自戰史也競相表功,也就掩蓋了金門大捷的根源所在。

金門大捷,一反常態,國軍運氣好得都沒邊了。兩三次巧合,還有可能,接連十次偶然巧合的奇跡,一致把國軍損失減到最低,這已經是神跡了。常言道:「天賜鴻福」,人間福分自天賜,天象如此眷顧國軍麼?

恰恰相反!

圖64-1:1949年10月24日金門大戰天象:土星照太微,給新朝廷中共賜福;金水兩格,國軍繼續潰敗,兩重天象,被戰神徹底改變。(古金提供)

當時的天象,先看福星。土星在太微,在給中華正統國的政府賜福。那時民國首都已經陷落,中共建政於北京,成了正統國,蔣介石政府遷都重慶,淪為一路西方諸侯國。所以是中共還是福星高照。

再看一層。《乙巳占》講:「(金星水星)各出一方為格,有兵不戰。」這樣的天象已持續十多天,國軍基本沒抵抗,一路潰逃,正合這個天象。所以金門之戰,從天象看人間,應該還是國軍繼續潰逃,丟失金門。

誰改變了這兩重天象?造成了嚴重的天人錯位呢?

前面講過,改變天象只有三種情況:天大的功德會轉敗為勝,巨大的罪業會轉勝為敗,人間戰神修到極高層次,可以直接改變天象。天大的功德,雙方都沒有。巨大的罪業,以國軍迫害頂級戰神為重,迫害戰神潰不成軍,國軍不可能天降好運的。那麼,根源就只有一個:戰神(自帶的護法)改變了天象!

當然,孫立人沒有親自出馬。但是,青年軍從潰軍變成勁旅,是他嘔心瀝血訓練出來。當年8月,201師進駐金門前,孫司令像檢查女兒嫁妝一樣,仔細檢查該師的裝備,不放過每一個細節,並找師長鄭果及以下團級長官談話,鼓舞士氣,還寫信請李良榮司令善用此師。李司令回信說:「201師的精神紀律及戰鬥技術,均為今日部隊中之最優越者,金門有此師,乃敢誇言穩固,此皆吾兄忠誠與智慧所得之結果。」

孫司令從軍訓班畢業生中挑出70人,分配給201師做各級幹部,繼續傳帶青年軍。在金門戰役之後,這些幹部只有20多人生還。

可見,沒有孫立人,就無法改變兩重天象,更不可能變兵潰為大捷。沒有孫立人,就沒有金門,也就沒有臺灣的安全。

18. 層層迫害何因果?無奈命定任蹉跎

算命見劫數,層層無出路

1947年夏,國軍在全國的戰局已陷入困境,孫將軍在南京賦閑,跟夫人聊起一件「趣事」。去年冬天孫將軍去瀋陽的時候,一個星期天,中國銀行分行經理宴請他和葛南杉夫婦,席間主人提到瀋陽有一位張瞎子算命很準,曾給張作霖算命,告訴他不要出關,否則會有生命危險,張大帥不聽,從北京出山海關,在皇姑屯被被日本炸死。

大家一聽來了興趣,飯後一起去找張瞎子算命。孫將軍好奇,寫下八字給了葛南杉夫人,葛夫人遞上去,看看張瞎子會不會把這個八字當作女人來算。

張瞎子掐指一算說:「這個人屬六乙鼠,貴格,他是將軍。」

大家一聽,沒算錯,來了興趣繼續聽。張瞎子又說:「做不到頂高位置,但名滿天下。五十六歲有一劫,會受部屬之累,倘能熬過此劫,將可長壽百歲。命中有兩男兩女,逝世時子女隨侍在側送終。」

哄堂大笑,大家又不信了。因為都知道孫將軍年近50,還無兒無女。

納妾風波,修行有過?

這次孫將軍也是當笑話給夫人講起。沒想到夫人信了,拉著丈夫到南京中央醫院檢查,結果是夫人不育。張夫人大為愧疚,在當時的風俗下,暗下決心給丈夫尋妾生子。

而今,有些人以白璧微瑕,歎息孫將軍納妾一事,認為完美的理想中的戰神,不該有此瑕疵。真是這樣麼?

其實,這正是人間對「兵家大道」沒有概念,混同於佛教、道教、基督教的修行所致。佛教、道教、基督教的專業修煉者,不能犯色戒;在家修行的,不能與配偶之外有染,一旦犯了,一生修行盡毀,還被逐出這一法門。這在歷史上有不少教訓,比如蘇軾的前世「五戒和尚」破戒等等。但是,兵家大道不同。

兵家大道修行,肩負的是挽救國家、民族的重任,和佛教、道教、基督教的個人修行完全不同,不能亂串門。因為這一門修行的風險大、壓力大、責任大,所以對個人沒有額外的要求,只要能符合當時社會的風俗道德就可以了。

薛仁貴三箭定天山,納個女俘;曹操討伐諸侯,收個妾,這些有損戰神的修行?不可能。評書演義中,大家經常聽到「臨陣招親死罪」——那不過是吸引人的熱鬧故事而已。

中國自古的風俗是一夫一妻多妾制,中華民國當時提倡新「一夫一妻」新風,但是,法律上又以「姨太太」為家屬,只是不算正式婚姻,只要正妻同意,就沒問題。納妾有的辦儀式,有的沒儀式,很自由。

孫將軍納妾,都是正妻同意的。孫將軍娶張晶英,是正妻龔夕濤同意的,後來納妾都是張晶英一手操辦的,張代行正妻之責,都是無可厚非的。所以,孫將軍納妾,連瑕疵都不是,絲毫不影響他的大道修行。

1955年,迫害孫立人之初,黃伯度曾經以「揭發納妾」來要脅孫將軍認罪。張晶英在一旁說:「張梅英是我義妹,這事是我撮合的。倘若你們要宣揚這件事,我會出面聲明,說這件事事先經我同意的。」黃伯度當即就蔫了,賠笑道:「二嫂,你不要生氣,沒有這回事。」

孫將軍這幾位夫人,賢良淑德,幫著丈夫盡家庭義務,頂著邪惡的壓力不變節,分擔苦難而無怨無悔,非常難得,這也正是尋常百姓的人生修行之路。

命定迫害,如期而來

1950年3月25日,孫將軍穿著洗褪色的軍服,到總統府宣誓就任陸軍總司令——這個毫無職權的虛職,只是爭取美國援助的噱頭。

沒幾天,將軍的女祕書黃正和她姐姐黃玨被捕,表面上是受「李明匪諜」的牽連,實際上上下下都知道這是冤案,二姐妹被判十年監禁,實際上是敲山震虎,迫害指向的是孫立人。

不久,本年先後來臺灣的孫將軍老部下李鴻等人也相繼被捕。1947年孫將軍離開東北後,新一軍被陳誠拆解,以38師為主體建立新7軍,李鴻任軍長。遼沈戰役中,鄭洞國指揮新6軍、新7軍10萬人死守長春不出,後來新6軍「起義」,李鴻因傷寒臥病在床,被部下逼著投降,關押。1949年6月釋放回湖南老家,次年來台,是孫將軍請示後獲准的。但是6月,李鴻、陳鳴人、彭克立、曾長雲、潘德輝、胡道生、陳高揚、黎俊傑、吳頌揚、潘東初、孫蔚民、劉益福……陸續被捕入獄。李鴻、陳鳴人受刑最重,坐老虎凳、鞭打、吊掛、電擊、灌辣椒水……每次受刑8~12小時,這些戰場上的英雄們,沒被淫威嚇住。與將軍共赴劫難,苦而無憾,成為「義、勇、忠、誠」信念的最好闡釋。

孫將軍多次以自身性命、全家性命擔保部下無罪,無用。將軍痛哭失聲,自責自己邀請老部下來,反而害了他們——其實,恰恰是將軍救了他們。如果他們不來台,當年中共掀起的鎮壓反革命運動,他們很難活命。中共1952年底公佈,消滅「反革命分子」240餘萬人,國民黨在大陸的舊部乃至士兵,大部分被害。就是僥倖熬過,也難逃中共後面的一次次運動。國民黨只有杜聿明、衛立煌這個級別才能自保,廖耀湘這樣被改造好,還積極要求入黨的國軍兵團司令級人物,也在文革中喪了命。

1950年11月,孫將軍在家過生日,還對大家說,不信張瞎子算的命:「五十六歲有一劫,會受部屬之累,命中有兩男兩女。」但是命定之數,不以人信不信為轉移。隨著孫將軍長女的出生,迫害也一步步走來。

1955年5月25日,郭廷亮被捕。嚴刑拷打40天,郭同樣堅貞不屈,絕不承認栽贓的罪名,也絕不配合給孫將軍栽贓。特務哄騙他:假扮共匪招供,判幾年就出去了,這樣就絕不再為難孫將軍,否則就抓孫立人。郭以為代將軍受過,欣然應允。被判無期徒刑關押。哪成想,他的偽供詞,在給孫立人捏造的「兵變案」無法成立的情況下,成了迫害孫將軍的唯一「證據」。

虛歲五十六歲,孫將軍開始了漫長的33年軟禁生涯。孫家後面的小樓上,駕著一挺機槍,永遠瞄著孫家;孫家的幫廚藏著一把手槍,被授命只要美國人來,就一槍幹掉孫立人。這場迫害之深,牽連迫害之廣,令人瞠目。

圖64-2:台中市孫立人故居,窗外的紅樓是情治部門專用於監視孫立人的,機槍曾一直偷偷架在上面待命。(古金提供)

李鴻,陳鳴人、彭克立、曾長雲等人,被關押21年後,才被判處無期徒刑,酷刑逼供失敗後,只有兩次簡單訊問,沒有正式審訊和開庭。至1975年減刑獲釋,坐牢25年。李鴻的夫人懷孕在身,也一起隨丈夫入獄,被判刑7年,孩子生長在監獄裡,取名「獄生」。其他被判各種刑期的孫軍部下,蒙受其它迫害的,不一而足。

孫將軍全家沒有一分錢存款,在臺灣掌兵權時,每年經手幾千萬經費,沒有謀求一分錢私利,這一點讓迫害者都始料不及。受迫害前生活清貧,迫害後停發工資,不得不開始養雞、養鳥、養花賣錢餬口,夫人拿玫瑰花上街叫賣,人們崇敬孫將軍,悄悄來買,稱之為「將軍玫瑰」。老部下劉放吾將軍也被斷薪水,做煤球蹬三輪車叫賣,被稱為「煤球將軍」,命運對這位歷史上的黑臉張飛,開下如此的玩笑。

圖64-3:孫將軍一生清廉,無辜被軟禁後,不得不以養雞、養花、種果樹、借錢來維持生計,養育子女。(古金提供)

四個孩子接連出生,老來得子的孫將軍不得不信命了,但是依然不向迫害低頭。孩子上學,軍人家屬的福利待遇都得不到,兩位夫人的首飾都變賣掉了,實在無以為繼,家人偷偷讓下屬寫信請求,才發給很有限的生活費。將軍開始開荒種果樹,補貼孩子學費、生活費,還不得不借債度日。

看到這張照片,大家是否會聯想到那位「慨歎種樹」的大詞人辛棄疾,和他的那首千古絕唱《鷓鴣天》?

19. 歷史奠定解未來,千年天機古迷開

《鷓鴣天‧有客慨然談功名因追念少年時事戲作》
南宋 辛棄疾

壯歲旌旗擁萬夫[1],
錦襜突騎渡江初[2]。
燕兵夜娖銀胡觮[3],
漢箭朝飛金僕姑[4]。
追往事,歎今吾,
春風不染白髭鬚。
卻將萬字平戎策[5],
換得東家種樹書。

似曾相識看辛詞

南宋著名豪放派詞人辛棄疾,青年時創下了傳奇的戰功,一生力主北伐,立志光復宋朝國土,雖有反攻中原的戰略、戰術和能力,卻因不迎合上意,不被重用,鬱鬱不得志,甚至被奸臣誣陷、貶官,以致賦閑在家務農種樹——諸多方面,和秉性耿直,力主收復大陸而不得志的孫立人何其相似?

其實,辛棄疾,正是孫立人的前世。大家回顧一下《第56章 千年預言在,王者悄歸來》裡的《知識青年從軍歌》,在孫立人的筆下,可曾看到辛棄疾的豪放詞風?

說起宋詞豪放派的鼻祖,歷來公推蘇軾、辛棄疾,其實蘇軾只是首創豪放風格,蘇詞的豪放之作很少,文辭也只有表面雄壯華麗,而辛詞不但數量多,在意境上也深深鐫刻著家國情懷,光復國土、挽救危亡、恢復中華的詞句,激蕩起一代代後人的英雄氣概。所以說,辛棄疾,才是宋詞豪放派的大成者。

辛棄疾鬱鬱不得志的一生,在為他後來作為孫立人的一世而奠定,不只是忍辱中學習種樹,更有修行的負重。

罪業何從?如此沉重

孫立人33年的軟禁生涯,在承負什麼罪業?跟他一同在兵家大道中修行的部下將官、家眷,在用幾年、十幾年、幾十年的牢獄之災,和淒慘無助的晚年掙扎,在償還什麼罪業?

在野人山殺日軍降卒的罪業?沒看過前文的讀者可能會這樣想。前面已經講過:野人山的日軍,是假投降的真刺客,18師團長田中新一下達了無條件刺殺令,孫立人殺假投降的日軍如戰場殺敵一樣,不產生任何罪業。孫立人此後戰績卓著,可見修行無損,同時家庭和睦,兒女沒有一個是來「討債的」,可見沒有任何殺降的罪業,在戰神的修行之路上,沒有這樣的敗筆。

他們承負的,是眾生辱佛、毀佛的罪業。英軍百年辱佛的罪業,杜聿明率領第五軍在緬甸炸佛塔毀佛的罪業。

1942年4月7日,孫立人第一次以將軍師長的身分在戰場上亮相,被蔣委員長親自任命為緬甸衛戍司令的那一天,正是杜聿明毀佛之日。孫立人新38師在仁安羌完美解救了遭受百年辱佛天譴的英緬第一師7000人,後來又挽救了遭受毀佛天譴、陷入野人山的遠征軍第5軍殘部。救人不是白救的,天譴得替他們扛過來,那些人才可得以起死回生。

這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慈悲。對於這些早已置生死於度外的將軍、士兵來說,死亡無法成為修行的考驗,那麼人間的最苦的囚徒之災,就成了對他們未來承付救度使命的奠定和檢驗。當然,孫立人對這種迫害是不能認可的,軍人效命疆場、收復國土是本分,在戰鬥的艱辛、勞苦中受罪樂得其所,為什麼要在這樣的冤屈牢獄中蹉跎消磨?

這是給未來的奠定。「將來」末劫的中國滅佛,眾生被天大的罪業推向大劫時,能不能完成救度的使命?需要在歷史上做出成功的驗證。孫將軍揚威異域,救難野人山,結緣世界名將,開拓東北,打下公主嶺、長春,捍衛臺灣,都是在開創未來。昔日的「將來」,而今已經到來。

圓滿五千年,警醒在今天

孫將軍的義子揭鈞,為將軍的平反奮力幾十年,和將軍的老部下一起盡心,和臺灣民眾,和國際輿論一起努力,終於在1988年,為將軍爭來了自由,但是僅此而已。33年的軟禁就此結束,但是正式的平反和恢復名譽,至今也沒有給予 。

孫將軍曾經對孩子們說:「我的事情你們不用擔心,你們也不用想辦法幫我去平反,因為歷史一定會給我一個公道。」揭鈞教授後來說(大意):將軍不需要人間的平反,悲壯的英雄,更會被歷史感動。

1990年11月19日,九十一歲的孫將軍百年離去。23年的燦爛輝煌,35年的暗淡忍辱,在修行的視角,將軍在兵家大道的修行,那是無暇的圓滿。那可不是普通的如來正果,那是「諸葛亮……辛棄疾……孫立人」這一系,承載著五千年累積修行的大圓滿,威德境界完全不可思議。這段悲壯的銘刻在天象上的歷史,不僅僅是對未來的奠定,更是留給當今世人的厚重啟示……

(未完,待續)

注釋:

[1]辛棄疾生長在山東濟南,那時是金國的轄區。當時宋金以淮河為邊界,辛棄疾少年時就志在恢復宋朝疆土。1061年,金朝皇帝完顏亮率領60萬大軍攻南宋,北方的漢人不堪戰時的沉重賦稅,紛紛造反。22歲時的辛棄疾拉起了一支兩千人的義軍,投奔耿京,做了掌書記,管理25萬義軍。

[2] 完顏亮御駕親征後,完顏雍在金國東京(今遼陽)被擁立為帝。殘暴的完顏亮在前線被部下所殺,金軍退兵,臣服於完顏雍。完顏雍以「下山為良民,既往不咎」的政策,招安了許多國內的漢人義軍,耿京欲投奔南宋,派辛棄疾等人去聯絡。辛棄疾從南宋奉趙構的聖旨回來接引軍隊,得知耿京被手下的張安國所殺,張安國投奔金朝,被封為濟州知府。辛棄疾帶50人,前往駐紮著5萬金兵的濟州城,在府衙門前,驟然抓張安國上馬,飛奔出城,金兵隨後窮追。

[3] 燕兵,指金兵,當時金國佔據古代的燕雲十六州;娖:音綽,整理;銀胡觮:銀色的箭袋子。此句指金兵日夜追擊辛棄疾。

[4] 金僕姑,古代神箭名,傳說是白日飛升的女修道人,給侄子留下的寶貝(法器),此箭不需要良好的射術,而能自動射中目標。女仙人的侄子在魯國做僕人,將箭獻給主人,一試果然神驗,為紀念僕人的姑母仙人,就把這四支寶箭叫做「金僕姑」。後來泛指打造精良的箭支。

本句指辛棄疾奇跡般地押著張安國,飛馬穿過金國轄區,南宋的漢軍在淮河接應辛棄疾,以弓箭射退金兵。

[5] 平戎策:在《第41章 紅朝造偽史,預言見真知》中講過,北宋文人王韶向宋神宗進獻《平戎策》三篇,提出「收復河湟,戰略包圍西夏」的方略,王韶帶兵連勝,拓邊二千餘裡。辛棄疾在這裡喻指自己進獻宋孝宗的《美芹十論》、《九議》等對金的對策。這些著作軍事價值極高,清朝四庫全書收入「子部」兵書,可惜當時不受宋孝宗待見。@*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戰勝利後,民國收復東北主權,先被蘇聯無理阻撓,後被蘇聯扶植的中共武力對抗,進展緩慢。孫立人回國後,頂著不利的天象和杜聿明的屢屢加害,連戰連捷,打得林彪一敗塗地,正欲收復哈爾濱,把林彪趕出東北之時,被迫停戰……
  • 中共打著抗日的旗號迅速發展,成為民國的心腹大患。長征其實是逃跑,跑到大後方嘴上抗日,中共當時最壞的打算是逃往蘇聯。八路軍只跟日軍打過幾場小型戰鬥,就被吹噓成「林彪平型關大捷」、「彭德懷百團大戰」,實際林彪只是襲擊了日本一個補給小隊,彭德懷在敵後打麻雀戰、遊擊戰。「鬼子進村了,八路進山了,」《平原遊擊隊》這句臺詞,就是當時的真實寫照。
  • 日軍占據野人山天險,在必勝的天象下作戰,只對駐印軍總指揮史迪威有效,對孫立人無效,因為孫立人在戰神之路上修行成功,累世的威德足以改變天象。他發明叢林迂迴戰法從背後奇襲,日軍戰力最強的號稱叢林作戰之王的18師團,連戰連敗,屢被殲滅,接連補充兵員15次,對孫軍聞風喪膽。
  • 1943年金星守太微的天象下,孫立人指揮新38師重回野人山,從印度反攻緬甸日軍,發明了叢林迂迴戰,先後攻克了於邦、喬家、太白家等要塞。捷報頻傳,舉國上下歡騰一片,孫立人將軍,再次成為全國乃至世界媒體讚譽的焦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