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人家長到州府發聲 抵制取消SHSAT

支持多元化與機會平等 保留SHSAT 反對市長取消考試方案 要求增加補習班和天才班

4月30日約150名紐約市學生與家長到州府奧伯尼抗議市長白思豪取消SHSAT的計畫。 (施萍/大紀元)

人氣: 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4月30日,140名來自紐約市的家長、學生以及教育活動人士來到紐約州府奧伯尼的立法會所在地,舉行了一系列抗議以及遊說活動,抵制紐約市長白思豪取消特殊高中入學考試SHSAT的企圖。抗議的人中大部分是華人家長和學生,這也是他們第一次組織到州府的抗議。

紐約市州眾議員寇頓在州議會大廈歡迎抗議人群。
紐約市州眾議員寇頓在州議會大廈歡迎抗議人群。(施萍/大紀元)
紐約市州眾議員白彼得在議會大廈歡迎抗議人群。
紐約市州眾議員白彼得在議會大廈歡迎抗議人群。(施萍/大紀元)
紐約市家長遊說組在一個眾議員辦公室與議員助理交談。
紐約市家長遊說組在一個眾議員辦公室與議員助理交談。(施萍/大紀元)
4月30日100多名紐約市華裔家長到州府抗議白思豪關於特殊高中考試的改革方案。
4月30日100多名紐約市華裔家長到州府抗議白思豪關於特殊高中考試的改革方案。(施萍/大紀元)
4月30日100多名紐約市華裔家長到州府抗議白思豪關於特殊高中考試的改革方案。
4月30日100多名紐約市華裔家長到州府抗議白思豪關於特殊高中考試的改革方案。(施萍/大紀元)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施萍/大紀元)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施萍/大紀元)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施萍/大紀元)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施萍/大紀元)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施萍/大紀元)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施萍/大紀元)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施萍/大紀元)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施萍/大紀元)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施萍/大紀元)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
4月30日州府奧伯尼的議會大廈中到處可見身穿「保留SHSAT」藍色T恤的抗議者。(施萍/大紀元)
4月30日約150名紐約市學生與家長到州府奧伯尼抗議市長白思豪取消SHSAT的計畫。
4月30日約150名紐約市學生與家長到州府奧伯尼抗議市長白思豪取消SHSAT的計畫。(施萍/大紀元)

這次活動的人員分成兩部分,一個是遊說組,一個是抗議組。遊說組一共和20個州參眾議會的議員或者助理見面。家長們提出,目前市長要取消SHSAT,代之以按照種族比例來錄取的方法是有缺陷的。特殊高中的亞裔學生比例確實高,但是這個考試SHSAT卻不是問題所在,教育體制是問題。

代表學生家長的布朗士科技高中畢業生朱雅婷在州眾議會教育委員會成員布朗森(Harry Brownson)辦公室中表示:「在紐約初中即將考高中的7年級學生中,只有8%的非裔和拉丁裔學生得到4分的成績;而在亞裔和白人學生中這個比例是45%亞裔和38%——這個時候就存在著這種巨大的差別了——注意,我們不是在談特殊高中,而是在談紐約教育局管理的初中現狀。」

另一個家長凱勒(John Keller)表示,紐約市的SHSAT補習班中只有三分之一在非裔和拉丁裔社區;高中開設大學預備課的學校只占5%——這些都說明紐約教育現狀的問題在於資源缺乏和不平衡。

而市長白思豪只是要改變「看上去」的結果,而不是從根本上解決不完善的教育體制問題。

所以,家長和學生們的訴求是:(1)我們的目的是多元化和機會平等;(2)保留SHSAT考試;(3)不要通過市長的計畫,因為這個計畫是漏洞百出的,表現在:取消考試將對大多數低收入的亞裔移民家庭直接造成負面影響。

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布碌崙科技高中絕大多數學生是非裔和拉丁裔這個事實已經證明了,SHSAT是客觀的、無偏見的、不造成隔離與歧視的考試。

改變目前特殊高中學生組成不平衡的措施在於修補有漏洞的特殊高中學生的來源渠道,即建造更多的特殊高中;另外在全市範圍內增加高級班、天才班;給那些缺乏課外補習課程的社區撥款來增加這些項目。

在昨天的活動中,更多的人是在議會大廈之中舉標語牌,傳遞他們的心聲。

在五個小時的活動後,大家對此行的效果非常滿意。朱雅婷說:「我們能看出,議員們和他們的助手們都在認真聽取我們的意見。」

昨天的活動由「學術成就基金會」(Scholastic Merit Fund)主辦,多個亞裔組織代表參加。最後,大家在議會大廈中合影留念,並相約今天(5月1日)在市議會前在市議會對此問題召開聽證會前再舉行抗議,發出亞裔社區的聲音。◇

責任編輯:家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