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赫:貿易戰的三種走向與習近平的迷局

人氣: 1654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1日訊】美東時間5月10日,在加稅風暴中來美談判的劉鶴終於完成了他的這次使命:既沒有達成協議,也沒有破局,給北京當局贏得了最後一次喘息時間。據報導,美國在本輪會談中給了中方底線,即在川普政府對325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額外關稅之前,北京有三到四週完成協議。

中美談判和中美貿易戰何去何從?筆者以為有三種可能,結果直接取決於習近平的選擇。

第一種走向:北京接受美方核心條款,中美達成協議,中美貿易戰告一段落;在美國監督下,中國開始實質性的「結構性調整」,同時解決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問題,中國經濟最終融入國際大家庭。

第二種走向:北京拒絕美方核心條款,中美貿易戰升級,中美全面對抗,走向新冷戰。

第三種走向:中美貿易談判破局,北京邊與美方打貿易戰,邊尋求機會和談,類似上世紀五十年代朝鮮戰爭中的那樣,使中美貿易戰長期化。

第一種走向是中國之福,也是習近平的「非常之功」。這,需要習保有起碼的理性,服膺「形勢比人強」的現實,抓住川普的援手,將中美貿易戰的衝擊順勢轉變為自己的「新時代」改革開放綱領,居高臨下,擊退反習勢力的攻擊和圖謀,在這過程中凝聚人才和民心,帶領中國走入新階段。

第二種走向是中國之禍,習近平「非常之罪」。中共籍四十年所謂「改革開放」虛增的國力,野心膨脹,國際上與美國領導的國際自由社會對抗,國內則強化紅色恐怖,向「毛時代」回歸,習高度攬權,「定於一尊」。但這,即使習能掌控形勢於一時,卻必將激化中共權貴階層和不同利益集團之間的內鬥,一旦出現突發事件,勢必引發政變,習的下場是可悲的和可怕的。

第三種走向,是在前兩種極端走向之間搖擺而偏向於後者。在當今政局中,這大致是習的現實表現,也是習今後最可能選擇之路。

如果說第一種是習的生路,第二種是習的死路,那麼第三種則是習的險路,最危險之路,因為這條路所可能誘發的政變風險,要遠遠高於前兩條路。

為什麼這麼說?

大家知道,習之所以能夠上台,原是中共派系勢力較量後妥協的產物。如果不是胡錦濤拿下陳良宇,江澤民力壓李克強,溫家寶和吳儀堅決抵制薄熙來,怎麼會有他來當接班人?

2012年2月王立軍事件發生後,緊接著習近平訪美,因為美方善意告知王立軍所提供的江派廢習計劃,才促使習與胡聯手,拿下薄熙來,去掉了這顆定時炸彈。之後,習不惜「不當接班人、不上台」而背水一戰,在胡的「裸退」全力支持下,才能在「十八大」上站穩腳跟,並憑藉天時和人心,靠「打虎」起勢,拿下週永康和兩個前軍委副主席,將江派核心人物圈子打得落花流水。

但,關鍵時刻,習因「保黨情結」和為獲封「核心」,不僅沒有乘勢直搗黃龍,反與江派妥協,留下了隨時可能政變的禍根。從此,形勢直轉而下,「打虎」有頭無尾,「左風」勁吹,而習的地位也岌岌可危(筆者不久前在《北京當局為何突然陷入四面楚歌》一文中對此所述甚詳)。

中美貿易戰從去年打到今年,直到今天。反習勢力借中美貿易戰打擊習的圖謀也愈加明顯。

習須明白,他本身並沒有多大實力(所謂「習家軍」都是拼湊、投機而來,既無根基又乏忠誠)。習可以操作並且必須操作的「取勢」之一,就是抓住川普的援手。

但是,習本身受惑於共產邪靈,又朝中無人犯顏直諫點破迷津,雖人性猶存,求生之本能尚強,卻是難作決斷(可參見筆者近日發表的《川普決斷 助習近平痛下決心》一文)。

這次川普掀起風暴,對習當頭一棒,實是機會難得。

現在,中美大概還有三到四週時間來達成協議。如果習近平仍迷夢不醒,不利用這最後的機會,恐將重走朝鮮戰爭期間中美談判的老路(須知朝鮮戰爭最後簽署停戰協定,乃是毛屈服於美國新總統艾森豪威爾使用核武的威懾),恐怕不僅習沒有毛那樣的運,已在末路的中共也沒有那麼長的命了。#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5-11 12: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