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協議不成影響在 美中談判為何已改變世界

上週美國貿易戰風雲突變,最新一輪貿易談判無果而終,美國新一輪關稅徵收也已啟動,未來美中關係何去何從牽動人心。(SAUL LOEB/AFP)

人氣: 105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綜合報導)上週美國貿易戰風雲突變,最新一輪貿易談判無果而終,美國新一輪關稅徵收也已啟動,未來美、中關係何去何從牽動人心。但美國專家學者已發現,美、中關係乃至世界可能已經因美中貿易談判而改變。

美國《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近日發表了麥特•皮特森(Matt Peterson)的文章「美中貿易談判已改變世界」,文章特別介紹美國貿易談判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的談判風格和理念,並認為,貿易談判可能結束,但美國政府內部因此合作更加緊密,也更加了解了如何應對中共的拖延遊戲,對中共的看法更加負面,美、中關係已經發生了改變。

萊特希澤:沒有協議就另尋方案

文章認為,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對於中共並不是一個樂觀主義者。過去幾個月,他和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一直在與中國(共)進行貿易談判,而萊特希澤一直謹慎指出,無法保證成功。

「如果能達成一個偉大的協議,我們會爭取;如果沒有,我們會尋找另一個方案。」萊特希澤這樣告訴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

過去幾個月,萊特希澤(右)和姆欽(左)一直在與中國(共)進行貿易談判,而萊特希澤一直謹慎指出,無法保證成功。(SAUL LOEB/AFP)

萊特希澤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談判代表。他認為,中國(共)對美國人的生活方式構成嚴重威脅。與中國(共)談判對萊特希澤來說極具雄心與挑戰:達成一個能結束中共不公貿易影響的協議是很難的;但如果達成,就極具價值。

文章作者表示,這項任務的艱鉅程度似乎就是萊特希澤進入美國政府的原因。萊特希澤長期以來一直認為(中共治下)中國的經濟崛起猶如是一種特洛伊木馬。

他曾反對克林頓總統將中國(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計劃,因為通過該計劃,中國(共)可以以更優惠條件與西方國家進行貿易。他在1999年的一篇文章中就曾寫道:「中共領導人視經濟政策如國防、外交或人權政策一樣,它是擴大國家權力和維持控制民眾的一種手段。」

談判拉鋸關鍵問題:達成協議會改變中共專制

根據萊特希澤的公開聲明和媒體報導,與中共的談判有幾個主要目標。其一是扭轉中國數十年積累的全球供應鏈,因為這使中國成為高科技產品企業製造和組裝的首選目的地;其二是希望結束中共竊取美國專有技術的行為。除此之外,他們也希望限制中國(共)政府對當地私營企業的支持。為了讓中國(共)改變其行為方式,美國不斷升級徵收關稅。

皮特森在文章中還指出,美國政府計劃的麻煩在於,美國想要中共做的大多數事情中共並不真正情願去做,因此要改變中國的國家經濟模式絕非小事。這意味著美國需要從根本上改變中共黨國的成本效益分析,儘管關稅看來確實在減緩中國的經濟增長,但數十億美元的關稅也可能不足以實現這一目標。

文章認為,除非達成協議,否則中國(共)走多遠將是一個無法解決的謎團。據《紐約時報》報導,談判的癥結在於,美國團隊堅持認為協議的實質內容要在中國(中共)法律中得到徹底制定。而這對於一個不透明的專制制度來說,絕非易事。

和中方協議的持久性是一個長期爭論的焦點。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前專利局局長馬克·科恩(Mark Cohen)寫道,美中貿易協議往往如同夏季玫瑰上的露水一樣,難以持久。

經濟學家艾倫•托尼爾森(Alan Tonelson)在4月寫道:「數十年的經驗到現在應該清楚地給我們上了一課,至少在當前的中共政權下,互利經濟關係(可能)永遠不會實現。」

經濟學家艾倫•托尼爾森(Alan Tonelson)在4月寫道:「數十年的經驗到現在應該清楚地給我們上了一課,至少在當前的中共政權下,互利經濟關係永遠不可能實現。」(STEPHEN SHAVER/AFP/Getty Images)

協議不成 但外界更了解中共本質

繁榮美國聯盟(Coalition for a Prosperous America)主張美國企業本土化,並反對自由貿易商會。該聯盟的首席執行官邁克爾•斯圖莫(Michael Stumo)告訴皮特森:「我們不允許蘇聯從我們的市場中脫穎而出並挑戰我們。」

斯圖莫認為中共是一個經濟掠奪者。他支持政府的貿易政策,寧願與中國(共)沒有協議,也不願與中國(共)達成一個壞協議。他認為即使談判失敗,也已經從談判中有所收穫。 他說:「我想,談判使政府內部更強硬和更溫和的人緊密合作,他們獲得了如何應對中國(共)慢步遊戲的第一手經驗。」

皮特森認為貿易談判改變了有關中共的輿論導向。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上週日在川普總統加徵關稅的推文中說:「堅持下去」。皮特森指出舒默是了解時局的。但當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近期表示,中國(共)「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時,《華盛頓郵報》的記者戴夫•韋格爾(Dave Weigel)寫道:「在24小時內,拜登的言論被視為是一種失態。」因此,即使談判破裂,斯圖莫認為輿論基調的變化就是勝利。

中國觀察家們已經註意到華盛頓以外的基調變化。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21世紀中國中心主席、中國通謝淑麗(Susan Shirk)告訴皮特森:「對中國(中共)看法變化多少的一個跡像是,最了解中國的人——中國研究學者——已經變得對中國(共)非常負面。」

自由亞洲電台專欄作家胡少江10日撰文分析稱,美、中貿易談判的最新波折,教全世界讀懂中國共產黨。

他認為,中共目前的立場「不想打,也不怕打」表明,其仍在對貿易戰的後果進行利弊權衡。可有一點是肯定不變的:若讓步對中國生產者和消費者有好處,給中共權力帶來致命傷害,中共一定會拒絕任何讓步;若暫時的讓步有利於穩住陣腳,可能會同意一些讓步,但當其緩過氣來時,便會撕毀協議、加倍反撲。

皮特森最後認為,如果有任何強硬派人物可以從中共獲得讓步,那就是萊特希澤。美、中談判若失敗,原因是中共在根本上與美國不和。#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5-12 7: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