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19年「5‧13」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大陸公安 從參與迫害到修煉法輪功

文:湖南法輪功學員

(大紀元)

人氣: 23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2日訊】我原來是一名派出所的警察。今天和大家講講我是怎樣走進大法修煉的及這些年的修煉歷程。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邪惡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我也完全聽信了電視、廣播、報紙等媒體鋪天蓋地對法輪功的造謠宣傳,加上受無神論的洗腦灌輸,認為法輪功是迷信,根本不相信學法輪功的人是在做好人,至於說修煉、信仰,我都斥之為愚昧。

由於工作關係,我還無知地參與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但有一個問題一直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全國竟然有那麼多高級知識分子、高官和事業成功人士都在學煉法輪功,而且一旦涉足其中就都很堅定。這是為什麼?

一、認識大法

二零零四年,在一次和大法弟子的接觸中,一位大法弟子談到他的一段親身經歷,使我很震撼,讓我不得不去認真思考這個嚴肅的現實問題。

這位大法弟子和我是同鄉,比我年紀大,從外表就能看出是個很誠實、很善良的人,他跟我談了他走入大法修煉的經過。

他說:我以前並不相信神佛,更不相信人能修煉成神佛。我的妻子很早就走入了大法修煉。修煉後身體比以前確實更健康。她一直勸我修煉法輪大法,我也沒動心。一天,她拿著一本書來到我身邊非要讀給我聽。我正閒坐沒事,就勉強聽聽吧。聽著聽著,突然我看到眼前出現了一個快速旋轉的圓點,我當時吃了一驚,心想:難道這就是這書中說的法輪?我在心裡對這個圓點說:「如果你真是法輪,就請變大一點讓我看清楚。」瞬間這轉動的圓點一下就變的像電風扇一樣大,正轉反轉著,看得清清楚楚,確實就是法輪!這讓我非常震撼!不用別人多說,我走入了大法修煉。

聽了他敘述的這次親身經歷,我心想這也太神奇了吧!雖然將信將疑,但理智告訴我:他絕不是在編故事,這法輪功或許真有這樣的神奇,那我也去研究一下看看。

後來我拿了一些從法輪功學員那裡強收的大法書回家,另外在網上下載了李洪志先生的經文,陸陸續續看了兩年多,希望也能從中看到一些神奇。雖然始終什麼也沒看到,但是我卻慢慢對大法感興趣了,特別是書中講述的知識、大法的法理、觀點,別開生面,真是聞所未聞,令我大開眼界,茅塞頓開,獲益良多。

學師父的著作中我至少有兩方面的很深的感觸和認識:一是人除了肉身外還有元神存在,而元神卻是從高層空間下來的,他不隨著肉身的死亡而消失,他一直在六道輪迴中往復轉生著。科學上認為我們的大腦有九成沒有開發出來,使用不了,其實只是被鎖住了而已,人通過修煉可以得到昇華,隨著昇華可以一步步解開這些鎖的。

我在網上看到了「湖南通道縣再生人」的文章,那裡有一百多個再生人;國外有「瀕臨死亡試驗」和「氣功誘導往世療法」,受試者在元神離體後能記起前世的事情,都能證明師父說的:「我們人是有元神的,元神是不滅的」[1]這一法理。

二是宇宙中蘊藏著一個天機,就是宇宙有一個永恆的法則,那就是「真、善、忍」,這就是宇宙的特性,而宇宙這個特性就是佛法的根本。違背了這個特性,就必然受到這個特性的制約,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原因所在。難怪中醫有「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傷肺、恐傷腎」的理論,為什麼會這樣呢?有多少人思考過?大多以為是自然狀態,其實就是由宇宙的特性所決定的。

除此之外,我還知道了元神為什麼來到世上,為什麼人有痛苦有歡樂,對天地、人生、神佛等很多解不開的疑問找到了答案,我明白了《轉法輪》真是一本指導人們往高層次上修煉的系統論著。法輪大法不是迷信,他是博大精深的超越常人知識的科學,他更是破解天地、人生、神佛和引領人返本歸真的一把金鑰匙。

真正明白了這些道理,我掩卷唏噓讚歎!難怪古人有「朝聞道、夕可死」的感慨;難怪歷史上很多皇帝寧願放棄帝位,也要去修行;難怪世界上那些獲得巨大成就的大科學家大都虔誠地信仰神佛!難怪全世界敬仰神佛擁有信仰的人如此之多!原來我們生命的本質是如此高貴、玄妙、複雜,原來人生竟然還有如此美妙殊勝的一條返本歸真的大道。

二、走入修煉

以前以為自己什麼都懂,什麼都看透了,內心還嘲笑別人迷信、愚昧,殊不知我們才是迷在其中,活在當下竟然「夢裡不知身是客」,真是坐井觀天,枉活在世了。此時我內心對修煉充滿著無比的熱忱和嚮往,二零零七年,我義無反顧地走入大法修煉中。

正式修煉後,我努力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修心做好人,道德境界在快速提升著。從煉功開始,大法的神奇就源源不斷的湧現出來。首先是每天做夢,這些夢都與修煉有關,有對自己的點悟,有過關,有歷史上生生世世的一些輪迴片斷,還有許多修煉中層次境界提升的過程。

修煉一段時間後,我的身體也出現了根本的變化,以前患有風濕和神經衰弱,這雖然不是什麼絕症,但膝關節經常疼痛,而且關節特別怕冷。在我修煉二十多天後,一天突然感覺膝關節裡面發燒,熱脹得不行,持續了幾天,從此以後這風濕就好了。我以前只要晚上加班,打麻將或寫材料等做一些用腦的事,當晚就會失眠,要是和打呼嚕的人一起睡,更是整夜不能入睡。現在,這些症狀全沒有了。

可能有人不理解:不用打針吃藥,只要修煉病就能好,那還要醫院幹什麼?其實,它是有科學道理的,人生病了,身體出現狀況了,吃藥打針及其它治療方法,都是為了殺死病菌和增強身體抵禦的能力,而我們煉的功本身就是高能量物質,它儲存在我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中,能自動殺死病菌,抵禦病菌。層次越高,這種能量越強,這就是為什麼在全世界大法弟子中有許多醫院治不好的疑難絕症而煉法輪功卻好了。我在煉第四套功法「法輪周天法」時,手繞過頭頂時,能清晰地聽到頭頂有「滋,滋」的電擊聲,感受到這種能量確實存在。

二零零八年,出現了百年不遇的大冰凍。有一天我在值班,接到了一個報警電話,說某山上有一個人凍得快不行了。我和幾個同事開車趕到那裡,看到一個頭髮、鬍子亂蓬蓬的,包著一塊布團的人,蜷縮著身子坐在地上,凍得全身瑟瑟發抖。我們問他什麼也不回答,我連忙脫下身上一件羊毛衫幫他穿上,穿好後,哪知道他一下來了精神,一把揪住我的警服不放手。作為修煉人能放下利益之心,但這警服是我的工作服,是不能送給他的,就和同事一起將他的手扳開了。

因為派出所無法收留他,我們只好將他送到社會救助站去。救助站收留人是要登記詳細情況的,可問他什麼他都不回答,救助站就給他紙和筆讓他自己寫,我們在一旁閒聊等候。等了好一會,我們去看他寫的怎樣了,看到他什麼也沒寫,只是在紙上端端正正的畫了一個女子,一絲不苟,生動形像,女子那種悲天憫人的神態躍然紙上。大夥一見無不哈哈大笑,我卻默然無語,內心感慨萬千……後來我們得知他是當地浪跡多年的一個流浪漢。

修煉一段時間後我的天目也開了,還出現了宿命通功能,知道了許多自己和他人的前世今生的情況及因緣關係,也能看到許多另外空間的美好、壯觀、殊勝,非常真實。

法輪功第五套功法要求雙盤一個小時。我開始那個階段怎麼努力也只能盤半個小時,哪怕增加一分鐘都感覺非常困難。有一天,我下決心這次要增加兩分鐘,盤到半個小時,我忍著巨大的疼痛,再疼就是不拿下來。這時我天目突然看到自己坐在一個巨大的功柱上,正在快速的往上升,真真實實的看到、體驗到了大法書中講的:「黑色物質就是業力,吃苦就能消業,從而轉化成德。」[1]那天我忍痛堅持坐了三十八分鐘。不到半年的時間,我就能雙盤打坐一個小時了。

還有一次我在打坐的時候看到天上的神佛真是密密麻麻,布滿了整個虛空,有穿紅袈裟的,有穿白袈裟的,還有其它服飾的,而且在腦子中還聽到了一個巨大的聲音――「眾神聽令」。古人講「三尺頭上有神靈」,這確實是真實的。只是不修煉的人和天目沒開的人是看不到另外空間的。

三、證實大法 救度眾生

從修煉到現在,在這條路上我也經歷了許多的魔難,兩次被綁架到洗腦班企圖逼迫我放棄修煉,在發資料和講真相的過程中,也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多次遭到警察綁架。但這些關難我都堅定的闖了過來。

有一次,我們八位功友同時遭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關在派出所大廳內,由二十多警察嚴密看守,門窗全封閉。可就在這眾多警察的警戒下,在他們的眼前,我走出了派出所。在流離失所一年多後又堂堂正正返回單位上班。

這事震驚了所有相關人員和各級領導,讓他們百思不得其解,於是有人懷疑是被內部人員放走的;有人懷疑是從樓上跳下去走掉的,但始終不能自圓其說:一是在二十多雙眼睛直接盯著、且關在一間嚴密封閉的房子內竟然沒有任何人察覺我離開!二是這麼無聲無息離開,人也沒有受傷,是如何做到的?據說當時上面非常重視這個「事件」,為此還派出多人進行了很長時間調查和破案,非要將此中原由弄清楚,最後也只能不了了之。

大法就是神奇,就是玄妙,常人僅從表面的邏輯推理和科學論證根本是無法解開的。

二零一五年最高法院推出了「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新規,從而引發了全國二十一萬大法弟子公開實名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訴江大潮。我也比較早的就將控告狀郵寄到了兩高。

後來我想,既然都實名把江澤民告了,那我乾脆利用這個機會也對我地高層黨政部門人員好好講講真相。於是我就著手給省、市、縣和政法委、公安的領導人員寫公開信,把我這些年來所遭受的迫害和不公的對待,修煉前後我的身心變化和一些神奇現象,江澤民殘酷迫害大法弟子所犯下的具體罪行和給我們的國家和人民造成的災難後果,法輪功學員放下生死反迫害講真相的目地和意義做了認真陳述。

同時,我在法律上詳細指出了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手段是完全違背現行中國法律的,因為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是憲法明文規定的,即使政府有關部門公布的十四種邪教中都不包括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的行為在法律上都是合法的,我同時也用慈悲和正念喚醒他們的正義良知,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等等。

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我又複印了許多封同樣內容的信,先後將這些信交給我單位的領導、同事和縣公安局、政法委、六一零(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的領導。

剛開始,看到我信的那些領導非常緊張、害怕,分別找我談話,公安、六一零還讓我寫問話材料。我都堂堂正正給他們講真相。我說江澤民這種人既賣國,又貪腐,既鎮壓六四愛國學生,又殘酷迫害法輪功這麼一大群好人,罪大惡極,人神共憤,現在既然提出依法治國,在法律面前就應該人人平等,這麼一個千古罪人難道不應該控告嗎?他犯罪就能例外嗎?我和他們分析形勢,同時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勸告他們,千萬不要對大法犯罪。

我當時確實已將個人安危、榮辱置之度外,只是發自內心的想讓他們明白真相。最後上面也只是核實了一下,並沒有對我這種合法行為做什麼另外的處理。

我的修煉經歷您看了可能懷疑有些內容那麼神奇是否真實,其實這些都是我的實實在在的經歷。我真心盼望每個人都能理智清醒,趕快「三退」(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自救。尤其是公、檢、法、司和政府部門、教育部門的人,千萬不要再反對法輪大法,更不能參與迫害

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5-12 11: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