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13」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媳婦去除怨恨心 婆婆拿她當貼心人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
願天下的婆婆和媳婦們,都能親如一家人,共同為心愛的男人共創美滿家庭(fotolia)
  人氣: 62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2日訊】我是農家婦女,今年五十五歲,一九九八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修煉前,因為生活艱難,加上家庭矛盾,我心情鬱悶,患上了眩暈症、乳腺炎、腦血管供血不足、關節炎等疾病,另外,兒時流傳下來的手、腳凍瘡年年復發,所有這些,讓我承受著沒完沒了的痛苦。

修煉法輪大法的第九天,即看完師父九講錄像後,我到煉功場煉功,在煉第二套功法時,突然摔倒了,臉朝下,頭摔在了煉功場旁邊的一堆石頭上休克了。在場的功友們嚇了一跳,大約十幾分鐘,我醒了,站立起來。神奇的是,臉上連皮都沒破,只是沾了點土,更神奇的是從此我的眩暈症徹底好了!

其它的幾種病很快都不見了。九八年的冬天,我的年年復發的手和腳的凍瘡沒有出現,從此手、腳凍瘡徹底根除了。那時的我高興得天天樂,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太好了!李洪志師父太偉大了!

大法教我們做好人,我從心裡贊成,為人處世能夠按真、善、忍去做,在家庭中,看淡矛盾,用大法賦予我的慈悲對待老人、丈夫、孩子,一切都變的那麼順,都好了起來。我的心非常敞亮,日子過得相當充實。鄰居們誇我樂觀,我說:「我咋不樂呢?我煉法輪功了,大法給我的東西拿多少錢都買不來呀!」

大法化解了我對婆婆的怨

我天生性格溫順、厚道,不與人爭執,和誰都是笑口常開,從不傷害他人。不知咋的,我嫁到了一個這樣的人家:公婆打罵兒子、兒媳是家常便飯,公公和大兒媳打架甚至動起刀來,把我嚇的躲起來半天不敢出屋。婆婆在村裡是出了名的厲害。

我剛剛過門,婆婆就回老家了,一直到春播後才回來。春播前,公公和我借錢,說家裡沒有錢買種子、化肥,讓我先給墊上,等秋後賣糧食就還我。家裡三十多畝田,我的彩禮錢基本都借給了公公。等到秋後,婆婆就開始分家,不但欠我的錢一分不還,反過來還說我吃了他們家的飯。我和丈夫為家鋤田耙壟忙活了一整年,婆婆只給了我們二百斤玉米做口糧。

看我老實,婆婆分給了我們一萬多元貸款債務,其中包括大哥結婚貸款、婆婆家建房貸款、我們家建房貸款,還有我們結婚的家具欠債。讓我難以接受的是婆婆幾年前花了人家六百元錢,也讓我們還,我不想還,公公在婆婆的鼓動下,氣勢洶洶舉鍬來劈我,當時就把我嚇的昏了過去。

我生孩子坐月子,婆婆一頓飯不給我做,全是不會做飯的丈夫給我做。親戚們送來的大米婆婆自己留下,讓我天天吃麵粉,丈夫不會做麵食,頓頓給我做疙瘩湯,我吃了一個月的疙瘩湯,引起胃酸。從那以後不敢吃疙瘩湯,一吃就燒胃。

婚後十年中我好像沒有見到陽光,沒有一絲歡樂,經常以淚洗面,每天都在怨恨中度日。我見到婆婆就難受,我不理睬她,發恨永遠也不理睬她。我心裡總是這樣想:我惹不起你,還躲不起你嗎?我的精神幾乎崩潰了,也就落了一身病。

終於撥開烏雲見青天。九八年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師父博大精深的法理驅走了我心中的陰霾,照亮了我的心,我懂得了天理,明白了人與人之間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婆婆對我不好,可能是前生前世我對她不好,這就是業力輪報,因果報應。我知道了自己和婆婆不是善緣,也許欠她很多債。作為煉功人,就要按師父說的做,「修煉人沒有敵人」[1]。

修煉人對誰都得好,何況自己的婆婆,自己家的老人。法理清晰後,我主動接近婆婆,幫她幹農活、種菜、洗衣服。她一旦遇到困難我都去幫忙。我憐憫公公婆婆,覺得他們命運很苦:大兒子全家搬遷外地;二兒子不幸早亡;唯一的女兒還患精神病。我的丈夫經常出外打工,還嗜好賭博,根本沒有時間管他的父母。他們晚年的生活重擔毫無疑問就落在了我的肩上,日常瑣事都是我來料理。

我是法輪大法造就的生命,師父在法中教導弟子要做個好人。中國的傳統美德中有句話:「百善孝為先」。公公婆婆雖然沒有生我、養我,為人都是雙重父母,孝敬老人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公公去世後,年邁的婆婆生活更是艱難。她的衣食住行都需要我來照管,離不開我,我成了她的精神和生活支柱。她生病時,我為她請醫購藥,床前陪護;給她洗頭、洗腳、擦澡;在她大便便不出來時,有時用藥無效,我多次用手指給她一點一點摳出來。婆婆多次被感動的落淚,誇我好,比她的親閨女還好。我告訴她:「不是我好,是法輪大法好,是大法師父教育的好。」她總是說:「我得好好謝謝李洪志大師!」

兒媳說我傻,她認為祖母婆婆還有一個兒子,為啥他們不管都靠我們一家管?這太不公平了。我說,他們在外地,遠水難解近渴,我是大法修煉人,不能計較這些。

婆婆的女兒病逝後,她拿我當貼心人,我也成了她最親的人。面對老態龍鐘的婆婆,我覺得她太苦了,我看她太可憐了。她的困難也成了我的困難,她的事都需要我幫忙。她明白時感謝我,糊塗時還挑我的理,甚至和外人說我對她不好。我沒有恨她,該咋照顧她還咋照顧她。師父說:「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2]作為大法弟子,自己必須遵照大法去做。如今,婆婆已經八十五歲,身體硬實,自己能夠在屯裡大街小巷蹓躂、散步。

淋巴腫瘤沒有了

二零一五年,我的脖頸左側突然起了一顆米粒大小的紅包,開始我以為是蟲子咬的,沒有在意。一個月後,紅包長到了杏核那麼大,又紅又腫,很痛,脖子和臉也都跟著腫了起來,牽扯到整個頭都痛。當時正是秋收大忙之際,我依然堅持去田裡幹活,紅包被碰破了,朝外淌血。

中午婆婆來了,她一看嚇了一跳,她說這個東西不是好玩意(她心裡推測是癌,沒有說出口),馬上悄悄去找本屯的一個嫂子(修煉人),嫂子便急忙趕來,一看也說不是好玩意兒。在婆婆的示意下,下午丈夫不讓我下田幹活,讓我去市醫院檢查治療。

我想:我是法輪功修煉者,它是業力所生,有大法在不怕,我和家人解釋,修煉人根本就沒有病。用不著去醫院。婆婆和丈夫想不太通。我開始大量讀《轉法輪》,加強煉五套功法,兩位法輪功學員也來幫助我保持正念。

法輪大法的威力無窮!三天後,我脖頸上的紅包萎縮了,臉和脖子紅腫全消了,頭也不疼了。七天後,紅包自消自滅了。我和全家人都從心裡高興,感謝師父救了我的命!

二零一七年,小姑子脖頸左側也起了小紅包,長到杏核般大小時,去市醫院做了切片手術,做掉了這個腫瘤。時隔不久,在原來的地方又起了一個紅包,越長越大,長到鴨蛋大小時,又紅又腫,最後破裂,流出許多許多血。僅四個月小姑子就離開了人世。通過我和小姑子的對比,我深深的明白了一個理:法輪大法是度人的高德大法。現代醫學只能治病,卻救不了命。如果我不修大法,必然也和小姑子一樣的結果。

法輪大法是救人的宇宙大法!我叩謝師恩!謝謝幫助我的同修!

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間轉輪〉[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德州十個城市的市長宣布五月十一日為本市的「法輪大法日」,給美南大法學會發來褒獎,表彰法輪大法為社會、社區的貢獻。
  • 我今年三十三歲,一名公務員。兩年前,母親從遙遠的家鄉趕來照顧已經懷孕七、八個月的我。母親是一名法輪功弟子,很精進,在這陌生的城市,照顧我之餘,還要給她遇到的人講法輪功真相。
  • 為了慶祝即將到來的「世界法輪大法日」,紐約州參議員吉恩‧麥茲格(Jen Metzger)女士,發起了恭賀「2019年5月13日,第二十屆世界法輪大法日慶典」的決議案(案號:J1115),58位州參議員共同連署。5月7日,紐約州參議會全票通過了該決議案。在決議案通過後,全體參議員起立鼓掌祝賀。
  • 最近,美國和加拿大的眾位政要,不約而同地做了一件事:向法輪功學員發出褒獎及賀信,恭賀「法輪大法日」,支持法輪大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