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慶世界法輪大法日 韓國學員遊行集會謝師恩

韓國的法輪功學員齊聲恭祝李洪志大師生日快樂,並合影留念。(全景林/大紀元)
人氣: 36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5月13日訊】(大紀元韓國記者站報導)5月12日,韓國首爾中心地帶——市政府前的首爾廣場四周彩旗飄揚,悠揚美妙的音樂繚繞在廣場上空。上千名韓國部分法輪大法學員匯聚於此,同慶世界法輪大法日、法輪大法洪傳27周年暨創始人李洪志先生68歲華誕。

當天上午9點30分,首爾廣場匯成黃色的海洋,大片的草地上、多處遮陽傘下以及道路兩邊,身穿黃衣的法輪功學員向駐足觀看的海內外遊客講述真相,遊客們認真地閱讀真相展板並拍照留念,還有多人在一旁跟著法輪功學員的煉功動作學煉功法。

上千名韓國部分法輪功學員在首爾廣場集體煉功。(金國煥提供)

「堅守這份勇氣 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中午12點,慶祝活動正式開始。國際戰略研究所所長金侹玟博士應邀出席了本次「世界法輪大法日」的慶祝活動,他在致詞時,向參與此次公開活動的所有人深表敬意。

金侹玟曾在2000年前往中國留學,當時對法輪功一無所知的他,在那裡第一次聽說了法輪功,但是聽到的卻是對法輪功負面的說法。「可是後來我往返於中韓兩國之間,越來越覺得奇怪,於是我自己上網搜索了解,之後才知道了法輪功是被中共迫害的,還有諸如(中共的)器官交易等,都是真的。」

國際戰略研究所所長金侹玟博士應邀出席了本次「世界法輪大法日」的慶祝活動並發表演講。(全景林/大紀元)

他說:「針對中共的暴行,在首爾廣場這樣的著名公共場地,法輪功學員這樣勇敢地站出來,對此,我聲援支持這些學員來到這裡。我們國家和其它一些國家,因為懼怕中共政權,擔心貿易受到威脅而閉口不言,我覺得這是非常怯懦的行為。」

「時至今日才知道原來在韓國有這麼多人修煉法輪功。如果各位堅守這份勇氣,將這樣的活動繼續辦下去,我相信總有一天,韓國的一般民眾都會知道中國共產黨的暴行,了解到這場鎮壓。」

喜得大法家庭合樂融融 全家謝師恩

韓國鐵道公社設施處前處長鄭寅軾先生全家及外孫對李洪志先生表達由衷的感恩。(金國煥提供)

曾是韓國前鐵道公社設施處處長的鄭寅軾先生帶全家來到慶祝現場,親身感受法輪功大法超常威力的他興奮地說:「法輪功即神奇又無比珍貴。修煉前,我的右肩和胳膊又痛又麻,中、西醫都接受過治療,卻不見好轉,在閱讀《轉法輪》並煉功不久後,痛症就消失了。」

鄭寅軾從2014年開始修煉,他進一步說,「修煉不久後的一次發正念過程中,感覺到有一種涼涼的物質從疼痛的那隻胳膊的右邊出去,之後苦不堪言的頑疾就消失無蹤了。那一瞬間太神奇了,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鄭寅軾的太太金朝伊是韓國慶尚北道容州市文化觀光解說員,她比鄭寅軾早開始修煉法輪功。她在修煉前性格剛強,什麼都想做得完美,為此常感覺身心疲憊,自從修煉後變得她身心愉快,「修煉使我學會了遇事向內找自己哪裡有問題了,即使身處困境,也能放下自己去想問題、包容別人,心也隨之變得輕鬆愉悅。」

在大法中深深受益的金朝伊非常希望自己的一雙兒女也能修煉。女兒鄭賢珍一開始對修煉半信半疑,但是她還是參加了法輪功九天講法學習班,「當時我一邊打瞌睡一邊聽,但很神奇的是,只要出現之前我持有懷疑、不太理解的部分時,總會從瞌睡中清醒過來,聽到法中明確的解答。我的心結也隨之解開了。」從此她走上修煉之路。

鄭賢珍時刻按照法輪功的「真、善、忍」法理來要求自己,遇事找自己哪裡做錯了,暴躁的性格逐漸變得溫柔了,對子女也能循循善誘的教育, 原本反對她修煉的丈夫看到這些,不僅支持她修煉,還支持兒女修煉,家庭變得融洽溫暖了。

特別令鄭寅軾夫婦欣慰的是,性格內向、缺乏社交能力的兒子鄭慜揆,很難到合適的工作。修煉後,時來運轉,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鄭慜揆靦腆地說,「雖然工作辛苦一點,但心不那麼累了,內心很舒暢。」

現今,這一家修煉人對李洪志先生心存感激,「師父的洪恩,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如果沒有修煉,也許每天還過著掙扎、苦累的生活,銘記師父的恩惠,不忘初心,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前《世界日報》元老記者、修煉法輪功近一個月的俞永國在世界法輪大法日感謝師父給他明亮的眼睛看世界。(新唐人截圖)

 前《世界日報》元老记者:感謝師父賜我看清世界的眼睛

最近剛剛開始修煉法輪功的韓國前世界日報元老記者、現經營韓語論述學院的俞永國,首次參加世界法輪大法日慶典,他也講述了自己的親身感受。

3年前,俞永國因為視網膜突然出血造成左眼近乎失明。然而,在參加法輪功九天學習班幾天之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他說,「幾天之後,我眼睛毫無預兆地經常流眼淚,一開始還以為是春天過敏引起的,一段時間後就能好。但是9九天班結束之後依然如此。我去煉功場問別人,他們告訴我:『這是師父在給你清理眼睛。』」

「以前我左眼看東西能感受到灰色的光,現在光變成了白色,更加明亮,雖然看書還不太容易,但看東西比以前更清晰了。」

修煉時間還不到一個月的他感歎地說,「接觸到大法後才感受到,原來人的心境可以變得如此平和,非常感謝師父給我一雙可以看清世界的眼睛。」「走入修煉是我極大的幸運,也很幸運今天能夠在這裡向師父賀壽。」

難以治癒的肝硬化因修煉而痊癒

法輪功學員李康明向師父李洪志先生表達感恩之情。(金國煥提供)

李康明在韓國從事30年警察工作並擔任要職,特殊的工作令他時刻繃緊神經,為了緩解壓力,時常用菸酒來麻痹自己,「那時我長期抽菸喝酒,結果導致了肝硬化。醫生當時對我說,『肝硬化是不可能康復的,只能用藥物阻止它進一步惡化。』」

2005年的某一天,李康明參觀了麻浦區文化會館舉辦的「真善忍美術展」,自此走入修煉,短短的時間內,他的身體發生了驚奇的變化。「修煉3個月後,我原本千斤重的身體輕鬆得仿佛可以飛起來,我立即停止了治療肝硬化的藥物。」他說,「我立刻去保健所體檢,醫生驚訝地說,你的肝和骨質密度就像30多歲的人一樣年輕。」

此後,他全身心投入修煉,經常向親友們講述修煉法輪功的神奇。他面帶笑容說,「我家最小的孫女還在上小學,每次看見我時都邊跑邊喊『爺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來和我打招呼。」

今年78歲的他感歎道,「修煉後回首往事才醒悟,那些工作與社會中,由於尖銳的爭鬥之心引起的爭執和矛盾是多麼的無意義啊。」

今天,他真誠地向法輪功創始人表達自己的感恩之情:「李洪志師父賦予了我全新的生命和健康的身心,以及幸福的家庭,我真心感謝師父。」

酒精中毒患者:感恩師父引導我走向光明的未來

法輪功修煉者金映杓在世界法輪大法日表達對師父的感謝。(金國煥提供)

200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金映杓曾是一名酒精中毒患者,170左右的個子,體重還不到50公斤。「那時的我沒有酒根本就撐不過3天,一喝就喝到爛醉為止,根本直不起身來。身子就這樣一點點被毀了。」

後來,在侄子的勸導下,他開始閱讀《轉法輪》並走入修煉:「自從每天看《轉法輪》後,根本就想不起來喝酒的事,自然也就擺脫了酒精中毒的狀態,真的很神奇!」

談到修煉後的變化,他喜悅地表示,「我原來的皮膚被酒精熏得發黑,修煉後變得白裡透紅,體重也恢復了正常水平。原本刻薄的性格也變得大度,胸懷變得寬廣,明確了人生的方向,做個好人才是最重要的。現在每天都過得快樂而充實。」

金映杓顯著的身心變化也影響了身邊的人:「父母和親戚看到我這樣明顯的變化,都很支持我修煉,我在工作中也秉持修煉人的正念,與同事和睦相處,身邊的同事也都很支持大法。」

談及今天參加活動的感受,他說:「我很高興能夠在世界法輪大法日,向市民們展示大法的美好。在這裡向師父奉上誠摯的敬意,感謝師父引導我走向光明的未來,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遊行隊伍壯觀宏大 吸引眾多行人駐足觀看

下午2點30分,遊行活動拉開序幕。身穿華麗韓服的3名韓國女孩打出「慶祝法輪大法洪傳27周年」的橫幅,緊接著是在遊行隊伍中打頭陣的天國樂團,隨後,3個陣營分別向路人展示大法的美好、要求停止迫害以及退黨服務。

遊行隊伍途徑首爾金融中心、市議會、清溪川廣場、光化門、仁寺洞、鍾閣、明洞周邊各大免稅店及酒店,遊行隊伍壯觀而宏大,吸引了無數行人駐足觀看和讚歎。

中國遊客:信仰無法從心中抹掉

路邊的行人紛紛拿出手機或拍照或錄像,幾位來自中國遊客邊錄像邊說,「哇!隊伍這麼長、這麼壯觀啊。」其中一位女士對同伴表示,法輪功世界各地都有,曾在加拿大也看過,有信仰一定有它的好處,信仰是誰都不能虐殺的。

來自中國的劉先生(化名),一直靜靜地在道邊的欄杆外觀看著遊行隊伍,此情此景,令他想起對中共為什麼以各種手段封殺人們了解真相的渠道,就是「做賊心虛」。他贊同中國民眾的普遍想法,中共媒體不是為人民服務,而是為「黨」的需要服務。

韓國民眾:遊行隊伍令人覺得溫暖

前來參觀景福宮的韓國新木中學學生李宰沅看到法輪功的遊行隊伍後說:「整個遊行很壯觀,也很華麗。」他的朋友們笑容燦爛地表示,「遊行隊伍讓人有一種非常溫暖的感覺。」

韓國新木中學學生說,法輪功的遊行隊伍給人有一種非常溫暖的感覺。(李相淑/大紀元)
崔俸碩(左)和母親。(李相淑/大紀元)

遊行隊伍進入仁寺洞步行街時,和母親在此散步的崔俸碩看到在這個遊行群體裡,上到年老者,下到年輕人,各個年齡層的人都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對在中國,法輪功學員僅因修煉就遭受群體性的迫害,他「感到非常痛心。」

當他和母親聽說今天遊行隊伍大部分是韓國人時,非常驚訝,表示以後也想修煉法輪功。#

法輪大法遊行隊伍行進中。(全景林/大紀元)
法輪大法遊行隊伍行進中。(全景林/大紀元)
法輪大法遊行隊伍行進中。(全景林/大紀元)
法輪大法遊行隊伍途徑韓國著名民俗景點仁寺洞。(金國煥提供)
法輪大法遊行隊伍途徑韓國著名民俗景點仁寺洞。(金國煥提供)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05-13 1: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