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成功企業家的修煉故事和經營祕訣(中)

圖為2019年4月25日,湯志衡在「4.25」二十週年美國國會研討會上揭露中共酷刑迫害。(明慧網)

圖為2019年4月25日,湯志衡在「4.25」二十週年美國國會研討會上揭露中共酷刑迫害。(明慧網)

人氣: 8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5日訊】「2013、2014年,當時整個社會經濟已經是整體下滑得非常厲害,我們的企業上升的幅度非常大,營業額達到2,000萬,而且還是處於上升階段。」來自廣東的民營企業家湯志衡說。曾經自負的他當年因高考失利,在挫折中思考人生時有幸得法修煉。一場慘無人道的迫害讓他再無寧日,而他卻能堅守善良,在商場中大獲成功。幾度春秋,他越發感到大法的彌足珍貴。

接前文:成功企業家的修煉故事和經營祕訣(上)

在洗腦班遭灌食迫害

從戒毒所出來後,因為家人和社會關係的原因,湯先生考進了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所在的辦公室屬於廣州花都港的口岸辦,過了一到二年的考核期之後,就可以轉正為公務員。

工作和生活稍微穩定下來,2001年年底,610主任帶著兩個人在他上班的路上把他攔下來了,說有人舉報他製作法輪功資料。單位的主任當時出面來保他,不讓610把他帶走。

這一次,湯先生又被帶去廣州花都梯面戒毒所,關在一個有幾十人的大監倉裡面。「一進去也是被犯人打。裡面有打手,有不同等級的,完全就是一個黑社會。」他說,「有兩個警察是我同學,因為我高中是班長,他們看到我都覺得很震驚,後來知道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之後,變得不敢認我了。」

湯先生要煉功學法,幾個人就撲過來阻攔。他開始絕食抗議,第二天就被單獨拉出去灌食。「四、五個犯人把我按在一個木板上,手腳拉直,壓住肩膀和關節,全身一動都動不了,然後拿拇指粗的膠管直接從鼻孔往裡面插進去,那種痛苦真的是撕心裂肺。膠管很硬,碰得滿鼻子鮮血,那種疼痛真的是,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那種感覺,比死亡還痛苦,而且過程中故意把管子拉出來又插進去,就好像管子是連著你的神經一樣的,每進一分和出一分那種痛是撕心裂肺的痛。」他說。

「灌食的經歷真是,我當時覺得沒有任何痛苦能夠跟這個比了。你打只是身體上的疼痛,疼一下就過去了,但這種插管非常野蠻,那種痛苦真的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一般那些犯人被灌過一次食之後,就永遠都不敢再絕食了,就殘忍到這種程度,可怕到這種程度。」

見證勞教所的酷刑

三個月後,湯先生被判勞教兩年。2002年的清明節那天,他被送到廣州市第一勞教所。湯先生說:「當時胡錦濤的同學張孟業也被關在同一個大隊。他對人非常善良,人很有修養,所以普通犯人一提起來對他都非常敬佩。2002年他到期就被送走了。」

2002年年底,廣州勞教局去北京團河勞教所學習他們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回來後就大肆用酷刑來強制轉化。勞教所專門建成一個密封的黑房子,四面不透風,把不轉化的學員一個個拉進去,用酷刑強制轉化。湯先生被送到專管大隊後,慘叫聲幾乎每天都能聽得到。

有一種捆刑,把手腳像裹粽子一樣捆起來的,整個人捆起來之後再吊起來,這種酷刑非常殘忍的,基本上沒有幾個人能闖得過來,那種痛苦完全超出人身體承受的極限。

有一個學員被酷刑迫害直接癱瘓了,用擔架抬出勞教所的。同一時期,還有一個學員被迫害至頸椎骨骨折,名叫饒卓元,2002年8月5日含冤離世,年僅34歲,當時女兒才4歲半。

「聽說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有多少錢的,有獎金,所以他們不擇手段,也不計後果的用酷刑折磨轉化學員。我是見證過,聽到那種慘叫聲,就覺得心裡很難受,但是無能為力。氣氛非常恐怖。」他說,「當時就覺得心裡很難受,為什麼我們修『真、善、忍』,要做一個好人,中共邪黨這麼殘忍地迫害,國際社會沒有一個善良人士來聲援我們?」

勞教所還會安排非常重的勞工,完成不了任務用各種方法懲罰學員。每天6點起來幹活,一直到干到晚上10點,湯先生身邊有4個犯人包夾。

開始做批發生意

從勞教所回來後,610本來安排他回原單位上班,想讓單位把他看管起來。但2001年底他被抓後,家裡考慮為了不影響到單位領導,就幫他自動辭職了。

在廣州火車站附近有一個西服裝批發市場,湯先生和兩個學員租了一個店面開始做批發生意。「當時已經沒有路了,我不能去單位上班,只能想辦法去做生意。」他說,「也是挺神奇的,在別人眼裡覺得我傻乎乎的,我們沒有任何社會資源,也沒有太大一個經濟實力,從一開始做就比旁邊的店做得都要好,他們都很奇怪,你一個小伙子又不會做生意,怎麼開得店這麼順利呢?」

他們去東莞找廠家,自己上網、聯繫廠家,批發給全國各地甚至全世界的客戶。利用廠家的資源,設計一些款式到廠家訂做,再找客戶來接訂單。「當時生意做得非常好,我們也會在店鋪講真相,發光碟,鄰居和客戶都知道我們是修大法的。坐車、打的我們都會跟師傅講真相,送光碟。所以對那段時間也是挺懷念的。」湯先生說。

批發生意正處於上升的階段,有好幾次,湯先生看見有警察在店門口晃來晃去。2004年12月底的早上,他們準備去開店,走到路口,從一台車裡衝出來一群人,把湯先生強制押到車裡,戴上手銬,把手機什麼全搶了。當時他還以為遇到綁匪了。

「後來才知道,我們被抓之前,有很多便衣已經是在我們樓下、對面,專門租了房子來監視我們,真是不計成本,為了監控法輪功學員。」他說。

在派出所,一個年輕的男警察跟他聊天。「我就發自內心地覺得這個生命真的很可憐,在無知中追隨著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其實是給自己生命非常大的一個罪過。我就發自內心為他好,叫他不要做江澤民的替罪羔羊,那個警察眼裡是含著淚光的,他就走了。」

「當時看沒有人管我,我就從派出所走出來了,走到門口一百米左右被發現了,一堆警車來追我,當時心裡也想,一旦流離失所了,我的事業就變成零了,也有這樣的顧慮。在被抓回的路上,我一直在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在監獄度日如年

被抓回派出所後,他的手和腳被用一個手銬銬上,彎腰坐著動不了。當天送去白雲區看守所,他感覺自己知道了他們的殘忍,被打得多了,反而怕心就越來越小了。

「在白雲區看守所,那些犯人都不敢打我。我絕食15天,一刻不停的發正念、背法、煉功,警察也沒敢灌食,經常找我聊天,讓犯人拿吃的來引誘我,我那時心態確實是挺純的,整個過程絕食絕水,身體沒有任何不適症狀。讓犯人覺得很神奇。一個殺人犯悄悄說,你看上去是一個弱書生,怎麼可能意志那麼堅強的呢?」

在看守所,警察會故意每過一段時間,把學員調到陌生的監倉,不斷面對不同的壞人,讓人處於恐懼之中。「後來我才知道,我絕食絕水15天,整個看守所都傳開了,非常轟動,他們送飯的就說,『法輪功,你真了不起!』」

獄警答應他可以在監倉裡公開學法、煉功,任何人不可以來干涉,湯先生就停止了絕食。不到一週,身體完全恢復,看守所的獄醫都覺得不可思議。「有幾個犯人開始跟我學法煉功。他們還讓我去寫牆上的黑板報,有一次我寫了《洪吟》的一首詩,很多人看了非常喜歡也非常敬佩。後來看守所所長看到後不敢讓我寫了。」

「(我)大概在看守所關了8個月,那段經歷也是挺寶貴的。我一直是零口供,有一次一個非常惡的惡警來提審我,拍桌子說你再不說的話我就用什麼什麼來對付你。我直視著他的眼睛說,修大法是為了做好人,如果你今天敢用酷刑來對我的話,我就馬上撞死在你面前。那人就不出聲走了。」他說,「但是邪黨的邪也就體現在這裡,即使你是零口供、不簽字,他一樣可以判你。」

2005年9年,湯先生被判刑4年半,送到廣東四會監獄。他說,「如果說勞教所用酷刑、用身體的痛苦來讓你轉化,四會監獄就更陰邪了。我身邊4個包夾,都是他們選的判了死刑緩期的。一個人是有求生的本能的,如果有一線生機讓他可以減刑,那他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也就是它利用人的最本能、致命的弱點來迫害法輪功學員。」

「警察利用犯人來打人,還讓他們學心理學。」他說,「表面他會非常文明讓你坐在一個椅子上不能動,他們拿得最多的是《楞嚴經》,讓你思維完全是混亂的,還不像酷刑過去了,第二天就不痛了,這種思維混亂有可能一個月、半年,甚至有些回歸社會後都沒辦法清醒過來的。這些也是他陰險之處吧。他知道強制改變不了你,就用各種辦法來擾亂你的心神,來摧毀你修煉的意志。」

湯先生說,「在裡面真的是度日如年,它會給你營造一種錯覺,好像是這世界上就剩你一個煉法輪功的。最終能夠幫我走出這場浩劫的最關鍵因素,就是一直默默地背法,能夠讓我走過來的還是大法。」#

接下文:

成功企業家的修煉故事和經營祕訣(下)

評論
2019-05-15 11: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