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譚笑飛:等死?找死?中共在貿易戰中的兩難選擇

4月4日,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接見中共副總理劉鶴。(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氣: 1939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7日訊】中美貿易戰可謂一波三折。川普誓言結束不公平貿易,中共放話要「不惜一切代價」奉陪到底;川普對部分中國商品加稅,中共偃旗息鼓乖乖回到談判桌;就在簽署協議前,中共變臉,川普再加關稅

中共的反復無常反映出的是中共的焦慮。簡而言之,中共把經濟發展作為其執政合法性的依據,而經濟增長也確實掩蓋了許多社會矛盾,但是貿易戰將戳破中國經濟泡沫,不僅中共的謊言無以為繼,而且許多社會矛盾也將激化,這都直接對中共的恐怖獨裁產生巨大的衝擊。

中共自己也清楚它這個政權是非法的,除了依靠「槍桿子」鎮壓之外,也一直在煞費苦心尋找依據。篡政以來,中共一邊描繪共產主義的美妙藍圖,一邊偽裝自己「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但是反右、大躍進大饑荒、文革等等運動帶來的苦難,以及六四的槍聲粉碎了中共的這些謊言和偽裝。

中共急於尋找新的支點來粉飾非法政權,於是選擇了發展經濟。中共曾說過類似這樣的話:「如果經濟搞不上去,我們黨就失去了政權的合法性。」表面上看,中共在自我激勵;實際上是在向民眾灌輸這句話的潛台詞:如果經濟搞上去了,這個政權就是合法的。

中共的這個伎倆在一定時期一定程度上確實欺騙了很多人。經濟的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是看得見的,以至於有的人承認中共血腥恐怖的殺人事實,但是也要說上一句:畢竟中共把經濟搞上去了嘛。

民眾提心吊膽地經歷了幾十年的政治運動,心有餘悸地渡過了幾十年飢寒交迫的貧困生活,一旦生活水平有所提高,心理上和感官上都會立即感到巨大的滿足,這本是人之常情。但是中共就是利用了這種它自己製造的反差為自己塗脂抹粉。

同時,雖然社會分配制度極其不公,官商勾結掠奪本來屬於民眾的財富和福利,但是由於民眾的財富也在隨著經濟發展而增加,所以這些矛盾也相對緩和。

最重要的是,中共並沒有把經濟搞上去。這個判斷似乎有點違背常識,中國的經濟高速增長了幾十年,物質在豐富,高樓大廈在崛起。當然,中國經濟有一定程度的發展是事實,但是我們更要看到中國付出的是什麼,以及失去的是什麼。

有學者將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總結為「吃祖宗飯,斷子孫路」。做一個簡單的比喻,一個人上輩留下一片森林,他把樹砍了賣掉,馬上就有了一大筆錢,但是他什麼也沒有學會,而且以後怎麼辦?舉一個直觀的例子,中東產油國是經濟富國,日本沒有自然資源卻是經濟強國。

不妨先看一看蘇聯。蘇共執政期間給蘇聯人民帶來了深重災難,比如計劃經濟體制下輕重工業比例嚴重失調導致人民日常生活非常困難,但是畢竟在付出了巨大成本之後,蘇聯建立了完整的工業體系特別是重工業。相比之下,中國人民付出了更加巨大的成本,可是至今中國還不能生產汽車發動機,這一點都不如印度。

其實中國不能生產的產品是一個長長的清單,大到機床、軸承、模具,小到圓珠筆的圓珠(既然總理公開提到了,當然很快就「國產」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但凡有一點技術含量的產品,中國基本都不能生產,只不過是把零件組裝起來成為最終產品。

嚴格來說中國沒有製造業,只有組裝業。那麼這就有兩個問題,第一,中國只能拿到組裝環節那一點點加工費;第二,拿這點加工費也要看別人的臉色。國人引以為傲的海爾確實不簡單,但是海爾用的壓縮機、芯片之類的核心部件都不是國產的。

中國是世界第一造船大國,但是只不過是焊接船的外殼,船上的電子設備、機械設備還是要進口。沒有獨立完整的工業體系,相當於沒有基礎的空中樓閣。對於中國這樣一個有豐富資源和巨大市場的國家,這是經濟結構的一個致命缺陷。

既然沒有核心競爭力,那麼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也是不可持續的。中國改革開放吸引外資,依靠的是優惠的稅收和配套措施以及低廉的勞動力。這些都是臨時的相對優勢,隨著稅收優惠的取消,以及土地和勞動力成本大增,何清漣女士稱2009年開始外資撤離中國就是大趨勢。如今撤離中國的外資名單也是長長的一串而且還在迅速增加中。

那麼這就談到了前面提出的問題,中國的經濟增長付出的是什麼,失去的是什麼。中國的經濟增長,是以巨大的代價向外資換來的,失去的是自己發展的歷史機遇。中國豐富的自然資源、龐大的勞動力和巨大的市場是發展經濟的雄厚優勢,但是中共將這些拱手讓給了外資。

如今資源被消耗,環境被污染,市場被外資占領。中共不惜成本吸引外資,原因之一就是為了「短平快」,可以在很短時間內迅速造成經濟繁榮的景象。當然如果把這個措施作為臨時手段和啟動方式來帶動經濟發展,也是可行甚至必要的,但是中共一直停留在這個措施,而沒有真正提高中國的經濟競爭力。

國有企業效率低下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沉迷於壟斷特權、財政補貼和信貸支持,也是扶不起的阿斗,甚至以淪為外資的幫辦而沾沾自喜。最苦的就是民營企業,姥姥不疼舅舅不愛,在外資和國企的夾縫中艱難生存。

當時引進外資,中共的口號很勵志:「以稅收優惠和低廉的勞動力吸引外資,引進並學習外國的先進技術和管理經驗」。現實是一直到三十年後稅收優惠取消、勞動力不再低廉、外資開始撤離的今天,中國還沒有「學習」到先進技術和管理經驗。

中共的這種經濟發展模式,不僅是中、美貿易戰的起因,也決定了貿易戰的結果。

中國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但是美、日、歐等至今都拒絕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市場經濟顧名思義,就是以市場來主導資源的配置,由法律來維護市場參與者的權利。而中共則一直是以政府來主導經濟,沒有法治可言。

川普認定中國對美國實施不公平貿易,並不是無中生有。比如,中共不僅縱容血汗工廠,工人長時間低薪或無薪加班,缺乏勞動保護措施,工傷也得不到賠償,而且對工人的維權活動予以鎮壓。

中共放任企業造成的環境污染以及對自然資源的破壞性開採和使用。中共對許多行業和產品實施大幅的出口退稅和財政補貼等等。直接目的是降低產品成本,增強出口競爭力。

這種競爭方式在市場經濟體制下是不被允許的。也就是說,如果你的技術先進、生產效率高導致你的產品價格低,那麼我在競爭中輸給你,我心服口服;但是如果你的產品價格低的原因是自由競爭之外的因素,如壓榨勞工、污染環境、國家補貼等等,這屬於不公平競爭,那就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了。

而中共的經濟發展模式就侷限在這些不公平競爭上,而沒有真正的核心競爭力,那麼貿易戰的結局就沒有什麼懸念了。

從美國方面來說,關稅是手段,目的還是簽訂一套全面的公平貿易協議。畢竟高關稅只是單方面行動,難以作為一個長期的制度安排,而且由於打擊面過寬而對美國有關行業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相對而言,一套公平貿易協議則是具有長期約束力的雙邊條約,而且沒有高關稅帶來的副作用。

所以川普沒有關閉與中共談判的大門,而且稱如果中共在其連任後再談判,結果會更糟糕,其實就是警告中共最好儘早與美國簽署協議。當然,這並不是說川普急於與中共達成協議,川普多次宣稱不會接受不好的協議,而且對關稅帶來的國庫收入很滿意。

從中共方面來看,虛假的經濟發展已經窮途末路,維持政權合法性的謊言破滅在即,積累和被掩蓋的社會矛盾即將爆發。此外,經濟發展帶來的財政收入是中共維持其政權的財力基礎,維穩經費超過軍費。

貿易戰必將導致中共財政收入減少,對於中共來說等於釜底抽薪。這都不是簽不簽協議能解決的,不簽協議相當於等死,簽協議相當於找死。中共在抉擇中之所以艱難,只不過是在衡量哪個方式可能死得慢一些,但是愚蠢的中共一定會選擇死得更快的那條路。#

責任編輯:蕭明

評論
2019-05-17 1: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