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謝田:特朗普釜底抽薪 一帶一路夢斷(下)

特朗普的貿易戰,對中共的一帶一路釜底抽薪。圖為今年5月中共在北京雁棲湖舉辦第二屆一帶一路論壇時,各國記者在會場外拍攝。(Getty Images)

特朗普的貿易戰,對中共的一帶一路釜底抽薪。圖為今年5月中共在北京雁棲湖舉辦第二屆一帶一路論壇時,各國記者在會場外拍攝。(Getty Images)

人氣: 123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0日訊】北京開幕的第二屆一帶一路論壇,比起第一次會議似乎招來更多的國家元首和國際組織,一帶一路的「朋友圈」似乎擴大了,但這並不能代表一帶一路得到更多支持。因為表面的虛華,中國人最擅長的虛假造勢,只表明北京需要更多的支持,也看出他們煞費苦心;北京越這樣做,也越發證明中共有深刻的政治目的,而不是一個簡單的經濟和投資。

北京從2018年開始,就動用外交官在海外為一帶一路辯護。把一帶一路的宣傳交給外交部,而不是發改委來做,也證明中共有隱藏的背後意圖。美國不派官員出席第二次峰會,是因為華盛頓認為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是個「虛榮計畫」(vanity project)。它當然是虛榮計畫,但還不只是虛榮而已,對中共來說,在它們意識到了共產黨統治已經日薄西山時,這樣的計畫也是絕地生存和亡命反擊的攻擊性計畫。

美國兩年來態度的變化,與美中貿易戰相關,是因為美國更加清晰的認識了中共。特朗普最近兩年真正認清了中共的邪惡,不管是從貿易戰、北韓核武、網路攻擊、5G技術爭霸和臺海南海,美國的對策表明,白宮已經不對中南海再抱有幻想了。

最近世貿組織裁決,中國沒資格在2016年加入世貿15年後自動獲得市場經濟地位。這對中共的打擊非常之大,因為這直接宣告了中共不可能再在貿易中享有那麼多的優惠和瘋狂賺取外匯的機會,這也會對一帶一路釜底抽薪,加速其夭折。

北京舉行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論壇」之前,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發表報告,直接揭露和抨擊中共的居心,稱「一帶一路」是推進中共地緣政治野心的核心工具。報告認為,一帶一路並不是像中共所宣傳的那樣,能給各方帶來雙贏的局面;該項目的投資將給參與國帶來的風險,包括國家主權被侵蝕、缺乏透明度、債務負擔不可持續、脫離當地經濟需求、地緣政治、負面環境影響,和腐敗。

2019年4月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美國等西方主要國家都缺席,只有陷入財務和債務困境的意大利,被中共籠絡,成為七大工業集團中唯一真正參與的國家。西方國家對一帶一路「債務陷阱」的批評,北京試圖在態度上有所調整,希望化解那些弱小國家的擔心,但成效甚微。

即便是給中共捧場,但作為論壇中G7的唯一國家元首,意大利總理朱塞佩‧孔特(Giuseppe Conte)似乎感到了不安。孔特拒絕佩戴「一帶一路」徽章,而習近平和參加峰會的絕大多數參與者身上都戴著;孔特選擇晚些時候抵達北京,趕上了晚宴,但避免參加開幕式。孔特似乎告訴中共,意大利準備加入,但不會分享中共的價值觀!

還有,第二屆「一帶一路」峰會中,據白俄羅斯UDF網站透露,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突然提前離開北京回國,耐人尋味。白俄經濟學家馬爾高林認為,盧卡申科中途突然離開的原因一定很重要。事實上,人們只要看看雖然近年來北京積極發展與白俄羅斯的關系,並對白俄羅斯大量投資,但白俄羅斯一直對中方投資戒心重重。盧卡申科甚至在國內的會議上,介紹了白俄羅斯對付中共的兩個「防範措施」!

盧卡申科第一個「鐵的規則」,是中方投資不能建設任何有可能同白俄羅斯本土企業形成競爭的工廠,中方提出的建設倉儲中心,在中國和歐洲之間建立貨物運輸中轉站,也被白俄羅斯堅決拒絕;第二個鐵的規則,是中白工業園不能只有中國企業,還要有其他國家企業參加,如美國企業和德國企業。習近平說「中國和白俄羅斯是全天候的好朋友」,但白俄羅斯人顯然不這樣看,鐵規則的背後,是冰冷的不信任和戒心。

俄羅斯人雖然積極參與,但俄羅斯可能只是順水推舟、利用中共,讓愛撒錢的中共花冤枉錢。俄戰略專家列昂尼德‧扎伊卡認為,「一帶一路」戰略就是一個宣傳的項目。俄國人根本瞧不起中共的技術和投資,認為是過時的套路,「現在世界正處在新的工業變革的前夜,大型機器人自動化生產將成為新標準,新型工廠在不斷建立。中方一帶一路和工業基礎仍然停留在上個世紀!」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SIIS)助理研究員張哲馨曾公開說,參與「一帶一路」的經常是陷入財政困境的國家,「這些國家把這個項目當成從中國輕鬆拿錢的一條途徑。但中國沒有那麼多的資源來滿足所有人的需求。」這揭示了中共的兩個困境:參與國家都是財政不健全、債臺高築的窮國;而要滿足這些窮親戚的無窮願望,中共已經力有不逮!

這個項目會繼續下去嗎?它當然可能繼續。從中共從來不知悔過、不知回頭、拒絕認錯的本性看,很可能會繼續下去。但債務負擔會越來越重,把中國的債務問題放大到國際社會,實際上也是輸出了中國的債務問題。中共從輸出過剩產能開始,到試圖輸出勞動力,輸出管理方式,再到輸出意識型態,輸出共產統治,輸出貪污腐敗,到輸出債務危機的過程,正是全世界在美國領導人高瞻遠矚、諄諄告誡之下,認識到中共險惡用心的過程。

一帶一路,將是世界上最大、甚至人類史上最大的爛尾工程。人們可能還記得北韓試圖炫耀國力的柳京飯店(Ryugyong Hotel)。柳京1987年開始建設,預算是7.5億美元,北韓GDP的2%,試圖打造擁有3000個房間的全球最高酒店,並在1989年完工。但1992年才結構封頂,然後工程中止。其原因,是資金和電力缺乏。還好,停工20年後,由於外資投注,2008年又恢復興建,到2018年7月才全面開業。一帶一路成爛尾後,不會那麼幸運,也沒人有能力、有興趣給中共擦屁股。

中共領導人最大的恐懼,就是一帶一路夭折、胎死腹中。他們會盡全力不讓它死掉,就像中共一直在努力、不讓共產黨死掉一樣。但這兩個努力,注定都是徒勞的。因此,被斷了財路的一帶一路,會怎樣收場?很遺憾的是,對國人來說,這個災難只能在後共產黨時期才能徹底解套和收場。◇

本文轉自633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責任編輯:劉菁

評論
2019-05-20 4: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