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鴕鳥的哲學

作者:青松

有些問題說不清楚,不是交流就能解決的,最好的辦法就是冷靜下來,不往前頂。 (Shutterstock)

  人氣: 208
【字號】    
   標籤: tags: , ,

前段時間,遇到一些問題,需要和朋友溝通。但朋友的做法卻是迴避,很有禮貌的迴避,不置可否。

我一度感到無助,卻又沒法抱怨,因為朋友也沒做什麼無禮的事,只是對問題避而不談。最後,問題不了了之,雖沒有產生什麼特別壞的影響,但我對朋友的做法頗有微詞。朋友採用的是鴕鳥的策略,鴕鳥遇到危險會把頭紮進土堆或草堆,好像看不見,問題就不存在了。

記得第一次看到鴕鳥把頭藏起來的圖片,我笑出聲,覺得鴕鳥特別可愛,那副樣子很滑稽。但是如今在現實中碰到鴕鳥式處理問題的方法,我卻有苦難言。我看到的是懦弱,莫說處理問題,連正視問題的勇氣都沒有。

事情過後,一切慢慢塵埃落定,情緒也一點點散去,朋友依然是朋友。在事情的當初,無法交流,但回顧過去的時候,人往往能比較理智地分析。和朋友聊起當時的問題,朋友不迴避,終於肯同我敞開交流。

我問朋友,當時為什麼選擇迴避知不知道那跟鴕鳥一樣。朋友笑,回說,鴕鳥的做法是有道理的,因為有些問題說不清楚,不是交流就能解決的,最好的辦法就是冷靜下來,不往前頂,慢慢就好了。

我明白了朋友的用心。問題沒解決的時候,我急於溝通,想找化解的辦法。朋友不交流,我自己感到無能為力。但是如果朋友真的配合並交流的話,情形也未見得好,立場、角度、觀點都不同,極有可能產生無效的爭論,對解決問題並沒有什麼好處。朋友當了一回鴕鳥,雖然在我這兒落下一點抱怨,但沒有產生任何衝突與不快,事情最終也平靜了下來。

回顧這一切,我認識到,鴕鳥對危險的迴避從表面看是懦弱的,但實際上並不那麼絕對。也許遇到問題不急於往前頂,本身就是一種哲學吧。@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千九百年前,一部《傷寒論》開闢了中國及亞洲醫學的新局面,拯救蒼生無數。今天,在張仲景的故鄉,歷經朝代更替,又經過數十年砸爛傳統的運動,傳統中醫的精髓已漸失傳。現代社會的中國人被無神論徹底地洗腦後大多不相信神力、神通,認為順應天道五行的中醫不合時宜。
  • 最近看到網絡文章《一位瘋阿婆的預言》,記述的是上世紀20年代某村落的一位馮姓阿婆行事瘋癲,綽號「瘋阿婆」,到處說唱。然而,當時的人們卻逐漸發現,她的一些說唱竟是對於該村落所要發生事件的準確預言。後來,由於「瘋阿婆」遊走多年總是重複說幾句話,像似預言,其村落的長輩們便將其話記了下來,再由該網文作者將長輩們的口述記錄成文。
  • 好美的婚紗照,柔和的光線照在美麗的新娘身上,更顯得優美典雅;唯美浪漫向來都是婚紗照的基本款,但這2張相片為什麼讓網友驚嘆連連,羡煞不已呢?
  • 圖為五代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局部)。(公有領域)
    中國飲食文化歷經數千年的積澱,廣博而精深。從選材、刀工、烹調、餐具,到保健養生、用餐禮儀,再到進餐氛圍和審美情趣,各個層面都展現出豐富和獨特的內容,其中蘊含的古老智慧,引人驚歎。
  • 佛家講因果輪迴,早期的基督教也講因果輪迴。那麼,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輪迴轉世?信者有之,不信者也不少,而不信者大多受達爾文進化論和現代科學的影響,以「眼見為實」的理由忽略這世界上許許多多上天給人類顯現的真機。在前幾篇文章中,都提到《看見真相的男孩》中的英國通靈男孩M可以看見另外空間的生命,並與他們溝通,而他在日記中還提到,他可以感知生命的輪迴轉世。
  • 據中國大陸證券公司的研究機構「國金證券研究所」稱,2億2000萬中國的單身男女之中,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不再重視儲蓄和婚姻,而是把錢用於自己的娛樂。
  • 從虎口逃出後,王志新眼前一片茫然,偌大的中國卻沒有她的容身之地。茫茫人海,漫漫黑夜,她要去哪裡?在一片空曠無人的野地裡她坐下來,刺骨的寒風吹透了衣服和她內心的苦不堪言交織在一起,她渾身打哆嗦,分不清是恐懼還是寒冷……
  • 運動場上除了精彩激烈的比賽,也會發生一些意外。這些突如其來的意外事故,有的讓人後怕,而有些則令人啼笑皆非。下面是體育場上的十個尷尬瞬間。
  • 談到大洋洲考古,你可能會聯想到迪士尼電影《海洋奇緣》,的確,《海洋奇緣》就是以大洋洲島民與神話為故事腳本,內容也有與大洋洲考古史高度相符的部份。研究大洋洲考古的邱斯嘉,是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副研究員,曾參與大洋洲數個遺址的考古。她透過分析 Lapita 陶器,試圖勾勒出大洋洲民族的交換網絡,理解陶器如何被賦予傳遞文化訊息的意義,以及大洋洲各 Lapita 文化分區的形成過程與文化相關性。
  • 近日兩個分別在其業界名成利就的人士,不約而同地走上自毀之路。其中一位是美國時裝界響當當的凱特·絲蓓德(Kate Spade),另一位是享負盛名的美國名厨波登(Anthony Bourdain)。他們的離去,好像有些令人費解,但其實類似悲劇時有發生。因此,我們實在很有需要深入探討一下這些悲劇背後的原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