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北京再高調「抗美」 危機加速

頗具影響力的金融市場專家埃里安認為,里根時代的冷戰與中美貿易戰之間存在一些相似之處,川普一直瞄準中國(中共)。蘇聯在1991年崩潰。(Photo by Thomas Peter-Pool/Getty Images)
人氣: 1661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3日訊】在中共出爾反爾撕毀貿易協議,導致川普政府自5月10日起將中國輸美2000億美元產品關稅增至25%,並宣布將很快對另外3200億美元的產品提高關稅後,北京選擇了強硬的立場,不僅將談判破裂責任推到美國身上,而且再一次高調「反美」、「抗美」。

一方面,大陸媒體充斥著的都是這樣火藥味很濃的文章:「關稅大棒損人害己」、「中國已做好全面應對的準備」、「美方一意孤行必將承受嚴重後果」、「不要逆歷史潮流而動」、「戳穿美方霸凌主義真面目」、「美國是『賭』,中國是『篤』」……並炒作中共御用專家金燦榮之前所寫的《中國有三張王牌打贏貿易戰》。

另一方面,很多社交媒體和網絡上分析貿易戰的文章都被刪掉,以防止國內民眾了解真相,從而只能接受官宣,以激發民眾對美國的「仇恨」。

與此同時,中共央視電影台還連續播出《上甘嶺》等反映「抗美援朝」的影片,潛台詞大概是要鼓動中國人如當年一樣,和中共站在一起「抗美」,要肯過苦日子。

這波「抗美」操作顯然沒完。5月20日,習近平在劉鶴等高官的陪同下,到江西考察當地的「稀土產業」,並驅車前往于都(江西省贛州市于都縣,舊名雩都),向中共紅軍長征出發紀念碑獻花籃。由於劉鶴是中美貿易談判的公開負責人,也由於金燦榮鼓吹的「王牌」之一就是稀土,外界推測北京或者會採用限制稀土出口來報復美國。不過,美國剛剛與澳洲出產稀土的Lynas公司簽署合作備忘錄,由其幫助美國在本土建立一座稀土分離工廠。中共利用稀土的報復舉措效果有限。

而習近平專程跑到長征出發地膜拜,按照慣常解讀其行動的公眾號「學習小組」之言,「于都是紅軍長征出發的地方……,前方有雪山、有草地,還有婁山關、臘子口,這些地方習近平多次在講話中提及,用以比喻我們當前和未來會遇到的困難。」文章還引用習近平之前的一段話:「革命理想高於天,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面對形形色色的敵人決一死戰、克敵制勝,這些都是長征精神的內涵。」

這樣的解讀與官媒釋放的「抗美」信號是一致的,那就是面對美國的施壓,以及中共所面臨的困難,北京高層意圖「不怕犧牲,排除萬難」,並「決一死戰」。

問題是喊喊口號、作作秀、騙騙老百姓也就罷了,如果中共高層真的把「反美」、「抗美」當真,真的覺得自己已經有實力與美國抗衡,真的覺得可以得到老百姓的支持,與美國不惜代價「死戰」,那這只能是但求速死的節奏。

要知道,當年長征不過是中共紅軍為了避免被國民黨消滅的北上逃跑之舉,其最終在損失了大部分人馬後到達陝北的主因,並非是紅軍有多麼了不起,而是那時上天並未想徹底滅它,所以才有了蔣介石的非嫡系部隊放其一馬的事情。也才有了後來中共利用抗戰坐大,並竊取了政權之事。而其在竊政幾十年間對中國人的戕害,無以復加,業已招致天怒人怨,上天早在2002年藉由貴州天然藏字石的出現,公開宣判了其死刑。是以任何逆天之舉都不會成功。

當然,中共所謂的「死戰」是雷聲大、雨點小,還是自不量力,在一些問題上,如南海、台灣、華為、伊朗、朝鮮等問題上與美國伺機對抗,還有待觀察。剛剛看到網上一篇題為「覆轍!一群明白人為何集體發瘋?」的文章,借當年二戰日本決策偷襲珍珠港導致戰敗一事,來隱喻中共抗美的結果。

1941年12月7日,日軍偷襲珍珠港,造成美軍大量艦艇損失,大量人員傷亡,美國隨即對日宣戰。文章稱,戰術上,日本人取得巨大成功,但戰略上,卻是自殺。在深陷中國戰區同時,又樹敵於美國,決策如此無理性,堪稱喪心病狂。

然而,做出這樣決策的日本政客卻並非是一群瘋子。實際上不論是近衛文麿首相,還是東條英機,亦或是日本國王和其他外交部官員,每個人都是明白人,都清楚美國的實力,可誰也不敢說「不」,都指望別人出頭、自己附和,最終釀成集體災難。作者認為,決策失誤不僅是最高決策人的問題,更是決策機制的問題,當高層利益與底層利益分離時,瘋狂蠢行在所難免。

類似的災難在現實世界中不斷重複,作者提出的幾點感想中之二是「要警惕民族主義綁架社會」。作者認為,日本之所以走向戰爭,中層軍官是重要推力。由於制度遮蔽,他們看不到全部真相,特別容易被神話、激情所欺騙。如果高層以為用製造神話、煽情就能凝聚中層、把握更多的資源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此外,對於為何最終沒有人站出來反對,作者的看法是在專制的刺刀下,勇者早已犧牲了,剩下的都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他們只有工具價值。

至於「警惕從錯誤走向更大的錯誤」,作者更點出作為最高決策者的局限。作者指出,在專制社會中,高層權力缺乏合法性,只能扮演全知全能,才能號令手下。當大家都看到他犯錯誤時,他只能用更大的錯誤來掩蓋這個錯誤,因為做決策層不要直接承擔錯誤後果。說到根上,還是制度問題。

無疑,作者明著分析日本戰敗是由其決策失誤所致,實則在隱喻與其相似的當下。的確,在整個中共體制下,包括王滬寧在內的高層官員,基本都看到了中共以及「抗美」的結局,但卻仍然高調叫囂「反美」,不是攜手走向災難又是什麼呢?早已將資產轉移到國外的他們,自以為可以在沉船前全身而退,但切莫忘了,人算不如天算的。#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5-23 5: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