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譚笑飛:中國股市風險加劇

有大陸財經評論人士表示,A股或將破位下行。(AFP PHOTO/JOHANNES EISELE)

人氣: 72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5日訊】2018年7月,美國對第一批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10%的關稅,至今增稅商品價值已經達到2500億美元,稅值達到25%,而且對剩餘3000億美元的商品增稅也在實施計畫中。美國高關稅對中國經濟的衝擊已經在多個方面顯露出來,如外資加速撤離,內資企業停產,失業,財政收入減少,外匯儲備減少。

由於目前看不到中美貿易戰在短期內結束的跡象,這些衝擊將交織在一起進一步加劇中國經濟環境的惡化並激化更多的問題,如養老金缺口,銀行壞賬等等。其中目前最嚴重的一個問題,筆者認為是中國股市。

之所以說中國股市問題最嚴重,是因為:第一,時間上非常緊迫,股市風險隨時可能爆發;第二,直接關係廣大普通民眾的日常生活,而且對民眾心理有巨大影響;第三,股市是經濟鏈條中的一個關鍵環節,如果這個環節斷裂,整個經濟特別是金融行業可能陷入停頓甚至崩盤。

需要說明的是,中國股市的根本問題不在於中美貿易戰本身,中美貿易戰可能是壓死駱駝的那一顆稻草。中國股市的根本問題是,它不是一個法治社會中、市場經濟體制下的一個正常意義的股市,而是中共政府和中共權貴的提款機。

2001年1月,中國知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先生接受採訪時曾這樣說:「中國的股市很像一個賭場,而且很不規範。賭場裡面也有規矩,比如說不能看別人的牌。而我們的股市里,有些人可以看別人的牌,可以作弊,可以搞詐騙。做莊、炒作、操縱股價可說是登峰造極。」

股市涉及眾多參與者和巨大的利益。有的公司希望通過發行股份的方式籌集資金以實現更快更好的發展,有的投機者願意拿出一部分資金投資股票來獲取更高的風險收益,雙方需求互補,股市應運而生,而且帶動了經紀、資本、會計、法律、登記結算等等行業的發展。對於這樣一個市場,公開公平公正是最基本的要求,這就需要一個法治的環境,由法律來規範市場秩序、保護市場參與者的權利;有獨立的司法體系和嚴密的執法機構。否則,股市一定會淪為人為控制的牟利工具。

中國沒有法治可言,這是不爭的事實,股市的角色就可想而知了,這是中國股市的先天不足,而且在中共的體制下無藥可救。前文所稱「嚴密的執法機構」不僅僅指證監會,而且包括所有相關的執法部門,如公安、海關、市場監管(工商)、外匯監管等等。證監會成為眾矢之的,其實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為整個中共體制背黑鍋。證監會只是直接監管股市的部門,其職責權力僅限於此,而且需要其他部門的配合,否則證監會即使想嚴格執法,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比如證監會在調查案件期間,沒有權力限制涉案人員的人身自由,只能請求公安部門配合。那麼公安部門考慮的就不是法律了,而是上級的指示、地方保護、利益關係等等。其實公安部門只需要在時間上稍微拖延一兩天,涉案人員就可以捲款出逃了,證監會只能啞口無言、望洋興嘆。至於獨立的司法體系就更是奢求了,受害股民到法院提起訴訟,法院根本就不立案。當然法院也有亂作為的情況,兩個省的高院對同一起糾紛分別做出完全相反的判決,拿著各自的判決書到證監會要求強制執行,也算是中國特色吧。

中共政府把股市作為提款機。融資是股市功能的一個重要方面,但是有一個基本的前提,就是只有那些具有盈利能力而且運作規範的公司才可以上市融資。而中共則毫不諱言發展股市的目的是「國企脫困」,就是把虧損國企包裝之後上市融資,讓股民為國企虧損埋單。當時有句流行語:國企吃完財政吃銀行,吃完銀行吃股市。

朱鎔基曾拿著一張虧損國企的名單對一個大型國企老總說,「你把這些企業兼併了,我就讓你上市」。上市公司也是地方政府的錢袋子,上市過程中地方政府幫著造假,甚至於用財政資金去為公司繳稅(因為要虛構利潤,有利潤就需要納稅證明)。一旦上市成功,地方政府就三天兩頭去要贊助,而且理直氣壯。投資者的錢就是這樣被騙到無底洞裡面去的。

市場操縱和內幕消息是權貴資本洗劫普通股民的常用手段。看看證監會的官員們,從剛剛「主動投案」的前主席,到已經入獄的原副主席,原主席助理,原部級主任,原處長,前赴後繼,蔚為壯觀。其實這連冰山一角都算不上。雖然股民看不到冰山,但是切膚之痛是有的,錢被搶奪了還不能喊冤,否則被送進黑牢和精神病院。

這種狀態的股市是不可持續的,而且多次出現過危機。中共動用了國家宣傳機器和御用學者為股市造勢,採用降息降準等措施把民眾的資金吸引到股市,甚至在最危急的2015年還動用了真金白銀的資金托市。但是需要明確的是,這不是為了維護投資者的利益,而是中共和權貴集團明白了不能涸澤而漁的道理。

但是中美貿易戰令已經風雨飄搖的中國股市陡增變數。中國經濟整體下滑而且開始惡性循環,這是中共政府和上市公司都無法粉飾的事實。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在經濟基本面出現逆轉的時候,股市的暴跌就只是時間的問題了。那麼中共有沒有能力救市呢?那些空洞的宣傳造勢肯定是失效了,真金白銀的資金或許可以緩解一時,但是中共的財政收入在減少而開支卻在增加,能夠動用的資金很有限,救市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同時,國際金融大鱷一直在虎視眈眈等待機會。有人把這種觀點稱為陰謀論,但是逐利是資本的天性,這是常識。

俗話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中國股市的先天不足本身才是巨大的缺陷;貿易戰使得中國股市的這個缺陷更為致命。對於國際金融大鱷來說,這就是一個絕佳的機會。這些大鱷早就完成了基本佈局,等的就是最後的時機。其實操作手法並不複雜:金融大鱷已經持有了相當比例的股票籌碼,確定了具體時間之後,在高位大量做空股指期貨,唱衰經濟前景(是有現實數據和依據的),開始拋空股票籌碼引發股市狂瀉,平倉股指期貨賺取巨額差價。再強調一次,這種手法對於健全的股市是沒有多少勝算的,但是對於目前的中國股市,勝算很大。股價下跌是中國股市的長期趨勢,金融大鱷只是利用了這個趨勢,把這個過程人為地縮短,從中獲利。

其實這個情景不只會發生在中國大陸,也會發生在香港,而且時間上可能稍早於大陸。香港股市完全開放,而且沒有漲跌停板制度,在操作上對金融大鱷更有利。香港股市的下跌會帶動大陸股市,大陸股市反過來又會帶動香港股市下跌。

其實,香港在被中共收回之後經濟競爭力日益減弱。本來香港是自由貿易港,司法獨立、政府廉潔高效,天時地利人和使其成為亞太地區的金融中心。中共對香港實施了全方位的滲透,香港政府已經成為中共的傀儡,司法正義漸漸失去獨立,兩名香港市民剛剛獲得德國的「政治庇護」,這種大環境的變化使香港的經濟失去了活力,目前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已經削弱,經濟增長點主要來在中國大陸的轉口貿易和遊客,不僅高度依賴大陸而且沒有什麼高附加值和競爭力,香港的輝煌已經是昨日黃花。李嘉誠不僅從大陸撤資,而且收縮香港的業務,抽出大筆資金投資歐洲,可見一斑。

面對日益增大的股市風險,筆者的建議就是股民及早離開。即使你曾經在股市中小有斬獲,那也是意外的幸運,而且不可能長久。「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就如同「三退」一樣,身在其中必受其所害,遠離它才是最好的選擇。

責任編輯:蕭明

評論
2019-05-25 4: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