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有數.撥開迷霧】

我的算命之路 牛刀初試(下)我父親的命運

作者:泰源

撥雲見日(pixabay)

  人氣: 16713
【字號】    
   標籤: tags: ,

<續上文 :我的算命之路 牛刀初試(上)>

現在再論回我父親的八字。

父親出生日天干為甲木,所以屬甲木命。生於亥水月,甲木長生之地,日主之根氣不弱。再見自坐寅木祿旺之地,年柱又是甲寅木,時支卯木陽刃,再見乙木透出,且寅亥合木,日主旺相,滿盤都是比刧、祿刃(滿盤都是木),或兼有印星(水),絕無官殺(金),因此可入特殊格局中的「從旺格」(也叫專旺格、一行得氣格)。行比劫(木)、印(水)運為吉;如局中印輕,行食傷(火)運亦佳;官殺(金)運,謂之犯旺,凶禍立至;遇財星(土)壞印,而且群劫爭財(群木爭剋土),九死一生。

(大紀元製圖)

此段話的意思是:此甲木命由於木太多、太旺,不能用正常格局來處理,例如木太多、太旺、太硬,不能用斧頭去砍它,也不能用火來洩木氣,因木多火塞,這麼多木堵在爐灶裡,上面只有一點丁火,猶如點一支火柴無力點燃這塞滿爐灶裡的木一樣。所以物極必反,倒不如順著這旺木的氣勢,這就構成了特別格局中的「從旺格」,行運也要順從木之旺勢,即喜走水運、木運、火勢,最忌金運,也忌土運。

取出喜、忌後,現在便套上運程和流年來驗證了。一柱運程(俗稱大運)主10年,每個字各主五年,其中又以地支的力量為重些。

父親早年走丙火運、子水運和丁火運,都與命中木的強勢相符,因水生木,木生火,或木與木,都順從了木的旺性。行順運則發,是從旺格的特點。所以父親早年讀書、上大學等都十分順利,家境亦安順如意,此期間考入中山大學。在30年代的中國,能從鄉村中考到城市上大學的人,幾乎是等於以前的中了科舉一樣,沒有一定的運程相助是不可能的。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做教書和編輯等文化工作,亦接觸不少當時的達官貴人,可謂青少年得志。

其後的丑土運,逆旺木的氣勢,應驗在鄉村老家中父母出事。

跟著的戊土運,群劫爭財(群木爭剋土)不利,第一任妻子在生兒子後,產後熱身亡(俗語叫剋妻)。下面是寅木運,寅木運順從了木的特性,此時為1944年至1949年,是他一生中最風光的時期,期間和我母親結婚,在大城市中買了一棟四層樓的洋房。

到了1949年至1954年的己土運了,命中眾木爭克一土,命書有云:群劫爭財,凶禍立見。猶如成語中的「僧多粥少」,供不應求,非善事也。此期間中共在大陸非法奪取了政權,父親因在中華民國在大陸掌政時期做的事,而被中共判了三年勞改。

其後1954年至1959年,此為卯木運,木運與命中木的強勢相符,因而是好運。父親勞改三年後放出來,此時大陸仍缺乏人才,父親重新被招進大學做教師,此為自己少年時期記憶中最幸福、快樂的日子。記得父親常帶我們去茶樓飲茶,看足球比賽,也跟學校的教師們一齊去郊遊和游水等。

父親在此運中,還發生了一件可以佐證命運存在之事情。在1957的中國大陸,發生了一件大事,就是「反右派鬥爭」,在這埸鬥爭中,全中國抓出五十五萬名「右派」,估計有40萬到70萬知識分子失去職位,並下放到農村或工廠中勞動改造,總計約140萬人被歸為右派或者中右派遭到迫害。以父親早已被定為所謂「歷史有問題的人」,居然能躲過此劫,不受影響,乃有賴於當時正在走卯木運,順從木之旺氣,為順運之故。

中國著名知識份子任眾、燕遯符、鐵流、俞梅蓀聯名上書胡錦濤,要求徹底否定「反右派鬥爭」,一場錯誤的政治運動,賠償其經濟和精神損失。左起:燕遯符、鐵流、任眾、俞梅蓀。(照片由任眾提供)

唯好景不常,到了1959年至1964年的庚金運,金能克木,最逆其命局中木之旺氣,謂之「犯旺」,主官非、災咎。果然適逢60年代初期,由於「三面紅旗」(「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的破產和人為災害,大陸經濟極為困難,各行各業都在大批壓縮精簡人員,父親既被貼上了歷史有問題的標籤,於是被清出教師隊伍,下放到農村當農民,從高資收入的家庭一下子跌到一文不名。父親在農村得了水腫病,幾乎喪命,而我們留在城市的家人,則靠變賣以前的家私舊物來艱難度日,真是屋漏更兼連夜雨也。

中共全國性的「三面紅旗」(「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最終導致了大饑荒的爆發和數千萬民眾的死亡。(資料圖片)

其後1964年至1969年,得一辰土運,土運本為不利,但辰土與命中的寅木、卯木會成一個木局(寅卯辰三會木局),順著這命局中木之旺氣,於是可逢凶化吉。期間父親從農村中遷回城市,但由於原來的學校已解散並被合併了,不復存在,父親奔走多時,亦無法恢復原工作,只好無業在家。其時我已17歲了,看到家境如此困難,便要求自動退學,街道政府部門同意由我來替補父親,安排我工作。那時的大陸,一切事情都要由政府同意安排,才能給你工作的,所以也算是好運了。

到了1969年至1974年,再行一辛金運,金克木犯旺,凶禍立至,真是不由你不信邪。此期間大陸已開始了文化大革命,父親再次被踢上場當「運動員」,先是抄家,然後一夜之間,被紅衛兵勒令24小時內遷出城市,趕回農村,否則如何如何。父親只好連夜收拾行裝,第二天一早,便有人上門,將其押送到農村去,再次當農民。

就在此運中,有一天,父親在農田中插秧,因高血壓發作成半身不遂,抬回城市後不到半年,於1974年,甲寅年正月(丙寅月)甲申日,便與世長辭,再也無力與逆運抗爭了,死時之年剛好是60歲。此年甲寅年又與父親出生年甲寅相同,叫伏吟,書云:「哭泣淋淋反伏吟,不傷自己傷他人」,是不吉利的流年。又是寅月,申日,申寅又沖,未能入巳火大運(要7月4日8:08分才入巳火運),仍屬辛金運,從八字、大運、流年、月、日來看,一切都符合了推算的理論。為此,我完成了命學研究考察的第一道實習題,卻是在如此的情景和沉重的氣氛中完成的。

但從驗證方面上來說,父親的命運與八字和大運的起伏如此吻合,足以證定八字算命的理論是成立的,不是虛構的,從而更加堅定了自己日後研究考察的信心。我也為自己能得到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的八字命理這塊瑰寶而感到欣慰,以至後來在一次談婚論嫁的關鍵時刻,女方母親是國家幹部,擔心未來的女婿是搞算命的,會被取締,要求我放棄算命的研究,才將女兒嫁給我,但我寧可放棄婚姻,不願為了結婚而放棄日後自己將繼續的研究。@*#(待續)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後來與兩位偷渡朋友,爬了十天山路,游了一整夜的水,終於到了香港外圍的島嶼了,卻被香港的水警遣返回大陸,又應了36歲前一事無成的命。跟隨算命的啟蒙師父多時,我又繼續進行各方面的探討和搜索,經過多時的反覆推敲和求證,終於在自己36歲的那一年,找到了打開命學大門的鑰匙。
  • 父親本是大學老師,被共產黨定為「歷史反革命」,後半生困頓潦倒,中風無法就醫,家中連五元叫車錢都沒有。正因為父親一生的經歷,便使得筆者自小有對人生、命運的反思:父親前、後半生的大起大落,究竟是偶然的,抑或是有其內在必然的因素?
  • 編按:《命運天定嗎?》系列文章一直受到讀者的關注。故而本刊商請作者增益改作回眸好文合以新的篇章,以【命運天定‧撥開迷霧】系列文章和讀者見面。到底有沒有命運?為什麼有人把中華神傳文化中的生命觀——「命定論」視為「迷信」?本系列文章舉證古今的實際例子,包含不同時空、肉眼看不到的而又能反應到現實世界時空之例證,以觸發人深度思考安身立命的生命哲學和方法。
  •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明明是毛澤東的「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即所謂「三面紅旗」,直接製造了空前的大迫害、大鎮壓、大饑荒、大死難、大動亂,使數千萬中國人送了命(!),但毛為標榜「一貫正確」,謊稱甚麼「三年自然災害」、「蘇修逼債」、「國際上的反華大合唱」,才「導致國民經濟的暫時困難」(?!)。鄧小平為維護毛澤東的領袖地位,其「撥亂反正」是有限度的。如同對四九年以來的一系列政治浩劫的「平反」一樣,對「三面紅旗」,首先減輕甚至迴避毛對因為反對「三面紅旗」而製造的大量駭人聽聞的冤假錯案,太多無辜,包括各界高層人士,直至彭、黃、張、周,被種種迫害,有的直至死亡的責任;而評價經濟災難,也是避重就輕,輕描淡寫。我憑我的良心、良知、是非觀、人道主義、正義感、過來人的責任感,把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告訴國內外的讀者:那年代,飢餓得人吃人!親人吃親人!不忍吃親人,鄰居間換著吃!餓倒的無法統計,浮腫病人農村裡比比皆是,大都市都有!餓死的竟有3700多萬人!,有的公社餓死20%以上的人口!竟發生了不少閤家餓死,滅門絕戶,無人收屍的人間慘劇!整個大陸哀鴻遍地,餓殍遍野!使我至今不堪回首!對造成這樣空前浩劫的原因,認為只是由於「沒有經驗」而「失誤」?!同樣迴避毛澤東。如同「鄧青天」對比斯大林還斯大林的毛澤東的評價,一稿再稿,他都通不過,一定要「三七開」(七分功勞,三分錯誤),他才認可。老實說,中共對「三面紅旗」的結論,歷史通不過,人民通不過。由於評價失實,直到如今,對「三面紅旗」的許多謊話還在流行。筆者注意到,即使從那個時代過來的各界人士中,竟還有不少人言必稱「三年自然災害」,「蘇修逼債」,「七分天災,三分人禍」云云,不但見諸口頭,還見諸種種文字!這讓我想起魯迅小說中那些被封建專制欺騙愚弄得麻木無知、渾渾噩噩的華老栓、祥林嫂、閏土、夏母(夏瑜的母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