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揚傳統文化」徵文大賽 二等獎獲獎作品

【徵文】史學:淺論中華傳統王朝及傳統文化(上)

秦兵馬俑坑(terracotta)位於秦始皇陵封土以東約1.5公里處,秦陵的佈局是模擬當年秦王朝的政治中心、首都像樣的形制建造的,而兵馬俑坑則象徵著秦陵的地下王國的軍隊,即一支冥軍。(Photo by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人氣: 88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8日訊】

緣起

在當今之中國,一談到中國傳統王朝,就會引出許多謬理,「幾千年傳統王朝哪有什麽可贊之處?皇帝獨裁、臣民愚昧、殺殺打打,從不消停,衹讓中國日漸衰退,羸弱挨打,到頭來幾乎國將不國。」 加之中共輿論喉舌幾十年來精心散佈欺騙之言,讓一些中華子民誤認爲中華傳統王朝一無是處,「唯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

一提起傳統文化,更會招來幾番歪論:「傳統文化有何好處,宮廷爭鬥、爾虞我詐、黑暗愚昧,所以才使後代中國人如此醜陋,到頭來無法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等等。」言外之意還是中共強加給國人的那句臺詞「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產生這些歪理謬論其實正是共產邪靈近百年來一石多鳥的精心策劃,強力實施欺騙、洗腦、誤導的結果。要而言之,共產邪靈首先讓中國人自認中華傳統文化是糟粕,造就出一代不如一代的「東亞病夫」、醜陋的中國人,繼而否認輝煌傳統王朝。世界上,如此多的民族、國家都以自己民族、國家,自己的文化、傳統爲榮,唯有中共數典忘祖,認賊作父,自毀傳統文化。

其次,共產邪靈借所謂近代中國經歷的「百年之辱」,即接納西來幽靈,讓中國人信奉共產主義,讓共產邪靈附體在中華古國身上,將華夏子民變成不信神佛的馬列徒孫;又隨時藉此大打民族情懷之牌,以燃起仇恨西方、仇恨帝國主義、資本主義之火。

近年以來,中共更攜仇恨陰暗心裡,極盡軍事偷竊、技術搶掠之能事,不惜利用卑鄙手段「彎道超車」,以搶占世界軍事、政治、經濟、科技、商貿之霸權地位,成爲一統世界毀滅人類的共產極權大國。不得不説共產邪靈在相當程度上達到了它們的卑鄙目的。

爲認清共產邪靈的伎倆及目的,僅藉此文梳理一些被邪靈搞亂了的觀念,釐清一些人們對中華傳統王朝及傳統文化的認識不清之處,以望能助世人回歸傳統,走好神安排的回歸天國之路。

傳統王朝探源

中華幾千年,朝代更替,滄海桑田,春花秋月,興衰榮辱;常人中有很多明白人已經看到了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興衰之道,看懂了上天在掌控著人世的一切。故有人們耳熟能詳的三國演義開篇詞中「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的感慨,及在該書結尾詩中道出:「紛紛世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鼎足三分已成夢,後人憑弔空牢騷。」的無奈。

但這王朝代代,人世紛紛,成王敗寇,殺殺打打到底是爲了什麽?表面看似世局混亂,分合不斷。但孰是誰非,站在一己、一家、一國、一民族之立場,實難分清並看懂其中奧祕。即使安排人類朝代變更的一些神,亦不能通曉更高層次神的安排。他們中很多有意無意地按照他們的認識做出了一些安排,卻反而破壞了更高層次神的旨意。其實所有這一切看似無序,實則有序。轉頭並非空,鋪墊爲今生。纍世角色變,皆在演繹中!

正如大紀元出版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中所述,中土神州做爲被創世主選定的中心之國,獨一無二。中國與世界上其他國家、民族不同,中土之上不以國家劃分,卻以朝代劃分。中國傳統王朝的出現及其中每朝每代之人正是對應宇宙間不同天國之衆生轉生來在人間,在這裡與創世主結緣、將其所帶來之不同天國文化精髓,在中原舞臺上演繹一番,從而留下不同朝代精采紛呈、可歌可泣之歷史篇章。正是一朝天子、一朝民眾、一朝文化、一朝服飾、一朝風土人情,一朝特點內涵,才使得中國的傳統王朝如此輝煌!

再仔細探尋,這朝朝大戲演罷下場後,不光該天朝之眾生要離開中土到他邦他國轉生,為新朝眾生讓出舞臺,就連一些具有本朝特色之道具、服飾、建築、風俗等也會被搬出舞臺。有些被帶到他鄉置根並保留,有些放入地宮陵墓,等到後世有緣人挖掘,再見前朝輝煌。如世人熟知的大唐輝煌文化、建築、風土人情等如此完整地保留在鄰國日本,七千栩栩如生之兵馬俑近代從秦始皇地陵出土,重現當年大秦輝煌。

進一步說,人類整台歷史大戲正是以中國爲中心大舞台,所有世人即是演員又是觀衆。你方演罷我登場,愛恨情仇,忠臣奸佞,演戲人演得刻骨銘心,看戲人看得如癡如醉。目的是將這千秋大戲之劇情及背後之深邃內涵,深深融入世人思想中、意識裡,奠定傳統文化之底蘊與基礎,以備大戲收場時所用。

世人常說之北狄、西戎、東夷、南蠻等很多中土華夏周邊民族也是史前上古聖王、或本茬人類先皇們之後裔。《山海經》載:「北狄,黃帝後裔。犬戎,黃帝後裔。苗民,顓頊後裔等。」 北方大草原上之北狄人,如蒙古、突厥、匈奴、遼、金等族裔,很多即是在中土結緣演繹後離開華夏主庭到那裡落腳。他們有些被安排等待機緣,適時重新入主中原,續演前緣,如蒙元、滿清等民族。有些先朝先皇留下之後裔及文化,則遠遁在深山僻壤,與世隔絕,保留原始芬芳,繼承上古聖王時代之傳統風俗禮儀。

那麽每朝每代演繹留下這些傳統文化精髓的目的又是什麽呢?世間之人與宇宙天體一樣,宇宙有成、住、壞、滅之規律走向毀滅,人有其生、老、病、死之周期。朝代、民族、國家亦是如此,整個人類同樣也有末世之時。爲在宇宙毀滅之時能浴火重生、走進創世主締造的新大穹,爲在人類最後末世之時、千秋大戲收場之際能使衆生不隨之被毀,而有機緣得救,就要使人類具有、並保持神爲人留下的傳統文化、道德。具有這樣文化、道德之人,才能聽懂救人之神所傳之法。反之,失掉了這傳統文化,不具備作爲人應有的道德,那麽這樣的人也就失去了能被救度的機會。

中華傳統王朝是爲衆生來世間結緣而成,中華傳統文化是爲最後使世人得救而造。創世主爲此做了長久細緻的安排。中土神州之上,很多朝代之千古英雄人物,如秦皇、漢武、魏武、諸葛武侯、唐太宗,明成祖,清康熙等都致力於教化本朝子民,開創、承傳傳統文化。很多人類應有之思想情操、文化底蘊、修養內涵,大都是通過幾代人或一整個朝代、多少眾生參與所形成。如三國時代跨愈百年,多個天體體系生命同時來在人間結緣,遂由曹操、諸葛亮、周瑜、劉備及孫權五位千古英雄人物帶領眾生聯袂演繹,詮釋「義」之內涵,為後世留下刻骨銘心之千古傳奇。

每篇可歌可泣之「義」意皆深入人心,致使後世之人凡提及「義」字,馬上想起三國時代所演之「義」。北宋楊六郎,南宋岳飛所演繹的「忠」,令無數後世之人欽佩、效仿,也是經歷了上百年的演繹,以讓後世人明白什麽是忠。大唐盛世輝煌、海納百川的氣度,唐詩之巔峰;兩宋繁華、飛速發展之經濟,宋詞之極緻等,各朝各代都在開創演繹本朝特色之文化、融入中華傳統文化使其更加豐富之同時,也繼續承傳前朝留下的、並將繼續流傳後世之普世價值及傳統文化精髓。所有這些精心安排的演繹遂使得中華傳統文化如此博大精深!

各朝代之千古英雄人物也都念念不忘周邊國家及民族,他們不遠千萬裡,通過各種形式包括通商、宗教信仰、文化交流,甚至戰爭與周邊乃至遙遠民族結緣、演繹,持續地將中華傳統文化,包括思想、信仰、藝術、技藝、建築、風俗等帶給他們,讓這些離開中心舞臺的先朝遺民不致被落下,而一直能得庇於中華傳統文化之蔭。

世人常可看到另一現象,當中原主庭王朝不能顧及周邊民族之教化時,或重文輕武、朝綱不振時,很多週邊民族衆生還要千方百計覬覦中原,不惜以戰爭形式,保持與中原文化、思想之聯繫,其背後原因也同樣是要接受中華傳統文化之持續教化,等待日後重續前緣。

用通俗語言講就是你中原主庭不能顧及我們,使我們不能直接參與中原大舞臺上演的劇目,領略其內涵,那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衹能提醒你、打你、甚至進占中原,繼續得到中原傳統文化。晉隋之間,五胡十六、宋齊梁陳、六朝風雲唐宋鼎革,五代十國、大遼、契丹、及其後之遼宋、金宋之爭,看似無序,皆與如此安排有關。

想來江渚上之白髮漁樵,雖然看慣了兩岸邊今日尚在鐵血殺伐,明朝便改坐和親宴席之事,但卻無法弄清這背後的因緣與安排,也衹好濁酒相逢,笑談餘生。

放眼整個世界,創世主自然也不會落下世界上其他神造的種族及人民。從中心之國開始,其傳統文化輻射世界,全球人類也在神的安排中一步一步有序地走到了今天。例如中國的蒙元時代是世界格局大動蕩時代。成吉思汗、忽必烈及蒙元黃金家族將中華傳統文化進一步帶到西方,鋪墊歐亞及世界格局,與世界其它民族、人民結緣。有關世界局勢鋪墊,及文化探源超出本文範圍,恕不再此贅述。

傳統王朝掠影

人類本次文明中,四千多年前的全球性大洪水幾乎摧毀了整個人類。中國子民得天獨厚,保留了大量史前文明留下的文化。堯、舜禪讓而至大禹,其子啓開始了夏王朝。夏商兩代王朝中人們還常見人神同處之記載,人們敬天信神,道德高尚。但隨著人們道德日趨下滑,至周朝,人們已經開始對上天產生疑問,神的地位開始動搖,上天已經不是最高神祗的意思,反而開始用自然的天替代人們心中信仰的上天。

人的文化逐漸代替神的文化。此時的人們離神漸遠,道德下滑,禮崩樂壞,神也就自然不再顯神跡於世人。爲維護人類不致下滑太快,重新喚醒世人對神的正信,此時,老子作爲度人的覺者下世傳法,讓世人重新回歸對神的正信。 同一時期在世界範圍發生著類似的事情,人類普遍世風日下,道德跌落,離神漸遠。故有釋迦牟尼、耶穌在世界其他地區下世傳法,鋪墊人類對神、佛、道的信仰及如何修煉成神的文化底蘊。這也是神有序的安排。

但要繼續維持人類社會按神之安排有序進展,解決國家、民族矛盾,消除人類積攢之業力,除疾病、自然災害等方法外,戰爭則為另外一種方式。春秋五霸迭起,戰國七強爭雄,小國之爭演化爲大國之戰,征戰之多,錯綜複雜,紛紜無序,令人眼花繚亂,不知所以。

但是神卻利用這爭戰教會了世人如何主持正義、尊道敬天、權衡利弊、處理紛爭;並通過最後結局——秦始皇一統天下,建立秦朝, 讓人進一步明白神給人留下的「兵征天下,王者治國」之理、天意不可違反之規則。 趁著這一段複雜紛爭,神也為中華及人類演繹了無數刻骨銘心之風雲人物、才子佳人故事,及忠臣保家衛國,奸佞賣主求榮等歷史史實。所有這些,流傳至今,爲中華傳統文化寫下濃重一筆。

此一時期當老子傳大道留下五千言道家修煉之法《道德經》後,又有孔子整理先皇理國治民之道,即所謂《六經》,講解道家法理中入世爲人之理。隨即便有各種理論,包括歪理邪説問世。這也是陰陽相生相剋所致,有正理必有邪説干擾。所以表面上百家爭鳴,各種學説出現,但實質上對世人來説確是干擾世人使其分不清正道,誤入歧路,而達到擾亂世人得正法之目的。

當今聖者曾明示,佛家釋迦牟尼涅槃五百年後即走入末法也是因爲邪魔干擾,以佛弟子名義解釋釋迦牟尼之法。遂使正法不清,似是而非的小法充斥,以致後人無法按正法修煉。

大秦始皇帝掃六合一統中原建立第一個大一統傳統皇朝,一改過去皇、王、帝稱號,而稱皇帝。皇不同於王。皇可封王,爲一朝中至高無上之主宰,上天之子。其後漢武帝進一步完善鞏固秦始皇制定的皇朝範式,在中國後世兩千年皇朝歷史中,皆以秦漢制式承傳。

但大秦衹延續15年之久即離開舞台。後人左說右論,欲總結出秦朝衰亡如此之快的原因。後人大多言其殘暴嗜殺,窮奢極欲,但這遠非是事實。始皇帝積六世之餘烈,風捲殘雲滅六國,常兵不血仞,亦不見屠城殺戮之記載。仁慈所致,更保留六國後裔,也才使這六國後裔很快造反、復辟。倘若始皇帝如後人所説殘暴如斯,將六國後裔斬草除根,説不定亦不會讓其如此之快地推翻大秦皇朝。始皇帝對內君臣和睦,善始善終,更不像其他一些君王做出鳥盡弓藏、兔死狗烹之舉。

有人説他焚書坑儒,毀壞歷史文化。也正是由於始皇帝及時掃清各家小道、邪説的干擾,才有力地保護了正法正道的穩固流傳,不使傳統文化走偏,使得中土大舞台能繼續上演千秋大戲,不致夭折。當代聖者也曾明示,每一世的開國皇帝都有一些武靈出世來保他們打仗。而這些武靈自身是專門幹這個的,所以,他是勞而無功,但也不帶業力。他們征戰、殺伐,衹是隨天象而動,完成上天交給的任務而已。衹可惜一些低層安排人世變遷之神不明高層神的意旨,硬將前六世大秦併吞他國之所謂「業力」加諸到始皇帝身上,使大秦過早衰亡。

還有一個世界範圍的現象值得世人留意。兩千六百年前,與老子傳法、秦始皇征服六國,保證正道正法不受干擾的同時,西方歐洲的神也安排上演著幾乎同樣的腳本。希臘先知蘇格拉底開始了西方神傳文明,講述神、人關係,倡導真、善、美普世價值。而凱撒大帝像始皇帝一樣揮軍橫掃歐洲,將希臘神傳文化帶到歐洲其他國家,儼然一個在東方中土大舞台所演大戲的副本。

當秦皇漢武有力地穩固了中華王朝體制及神傳文化的承傳後,作爲副本的歐洲舞台戲碼也就讓位於中原大舞台的主戲。遂有千餘年歐洲的所謂「中世紀」時代,直到其後璀璨的文藝復興時代開啓了歐洲的輝煌大戲。

而這上千年中,中原大舞台上則一直大戲連連,精采紛呈。十三世紀初世界君王成吉思汗及其黃金家族武力橫貫東西,將中華傳統文化帶到西方,開啓東西方大規模文化交流而讓西方衆生更多參與這台大戲。

大漢一朝,漢武帝對外開疆拓土,打通西域,對內梳理儒家經典,奠定中華內道外儒之文化基礎。大唐海納百川之氣度,大元稱雄世界之威武,各朝都在中土之上上演著從各個不同天國世界所帶來的各自不同特色之戲碼,延綿不絕。這裡不一一細説。

當世人透過表面上好似無序的朝代更替,殺伐征戰,領略各個天國衆生帶到人間的思想、文化、建築、軍事、技術、文學藝術、風土人情等充實、豐富著整個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系統的恢弘架構,當更驚歎這各個傳統王朝之璀璨。

當然,所有大穹的生命都想在人世間留下最好的精華,都想進入中土與創世主結緣,並被接納而在未來新大穹中有其一席之地。入主中原結緣演繹後,也都想呆的日時越長越好。但後邊等著結緣的天朝衆生卻亟不可待,要準時開演本朝的大戲,自然要通過人間的方式請走前朝衆生。戰爭則往往被用來儘快清掃舞台。

世人也常見該朝演繹接近尾聲之時,多有天象警醒世人,氣數已盡,該下台了,應讓位於後世之天國衆生。隨著成住敗滅的規則,各天朝也都是在其末世之時人心不古、腐敗墮落、朝綱不振、衰敗頹落,繼之以新朝崛起,趕走舊朝爲結局。

(未完)

(點閱「弘揚傳統文化」徵文

責任編輯:古言

評論
2019-07-11 5: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