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內心有一部翻譯機

作者:方靜
外在世界,是映照你內心的一面鏡子,你對外在世界的感受,是內心狀態的投射。(shutterstock)
  人氣: 379
【字號】    
   標籤: tags: , ,

端午節前後,正是玉荷包荔枝的盛產期。不過,因為氣候異常,今年產量大減,所以價格上揚很多。在市場裡詢價,確實令人咋舌,然而,還是硬著頭皮買一點,與家人分享,讓大伙嚐嚐鮮。

回到家,有趣的事情發生了──面對這一袋玉荷包,好像人人內心都有一部翻譯機似的。雖然同一個素材,但是設定的條件分歧;因此各自解讀、各自表述,結果很耐人尋味。

長輩們一致表示:太貴了!不忍破費,而捨不得吃;同輩中有人覺得:價格漲幅不合理,而不願意吃。沒想到,會導致如此場面。看來,捨不得吃的流於感性,不願意吃的則過於理性,兩者設定的條件不同,也就是想法、觀念有異,難免要固執己見、各持一端了!

「你的心,決定你所看見」,而心是由想法、觀念所左右,也就是說:你的思維模式是甚麼,你就會看見甚麼。有話說,人生不是受環境的支配,而是受自己思想、習慣的擺佈!所言極是。

有一則故事這樣講:三個工人在砌一堵牆。有人問:「你們在幹什麼?」第一個人沒好氣的回應:「沒看見嗎?砌牆!」第二個人抬頭笑了笑說:「我們在蓋一棟高樓。」第三個人邊幹活邊哼著歌曲,他笑得燦爛、開心的答話:「我們正在建造一座新城市呢!」

外在世界,是映照你內心的一面鏡子,你對外在世界的感受,是內心狀態的投射。我們所遭遇的一切,都隨著內心的起伏、變化而生成、發展的。簡言之:存在於內心世界裡的因,造成外在現實中的果。同理,如果我們內鍵條條框框,那麼,外顯出來的表相,可能只是片面或局部,而無法盡得全貌。

為緩和僵局,我先吃了起來,接著遞給家人,他們也體貼的紛紛放下堅持,一起分享好滋味。嚐鮮之餘,也提醒自己,在不違道義的前提下,以開放的心態去看待事物,可避免落入一偏之見。@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意] 桑德羅·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1445—1510),《春》(Primavera),木板蛋彩畫,202 × 314 cm,佛羅倫薩烏菲茲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桑德羅·波提切利的《春》探討了影響人生的問題,觀眾仍然可以感到共鳴。假如我們問問自己:「對於這幅畫中表現的理念,如愛、美、忠貞、婚姻、人文主義和道德倫理,我有什麼感覺?」或許可以讓我們找到真正的自己。
  • 這種充滿活力的能量,在你用「還不足夠」的理由束縛自己時,是永遠無法湧現的。因為人們只有在安心的時候,才能與自己本身具備的真實力量有所連結。
  • 1647—1652年間,貝尼尼創作了被後世認為是其雕塑代表作的《聖特雷莎的狂喜》。此前一年,貝尼尼設計的聖彼得大教堂的塔樓被拆除事件,大大損害了他的聲名。而次年,這位17世紀最偉大的巴洛克藝術家即通過《聖特雷莎的狂喜》這件傳世傑作再次證明了自己。
  • 在古文中,常看到「人心澆漓、民風澆漓、世道澆漓」的說法。以澆漓表示世風日下,人情淡薄,民風不淳。
  • 在唐宋詞史上,有三位男詞人,被稱為「詞中的三位美少年」(薛礪若《宋詞通論》)。他們是李煜、晏幾道,和秦觀。他們沒有寫真留下,今人不得而知他們是否美若潘安、子都,但他們的詞作確是美不勝收的。人們喜歡他們的詞,由詞而人,願意相信他們是俊美少年。他們的詞,風格婉約,辭情蘊藉,於抒寫男歡女愛、離別相思、春花秋月、傷春悲秋等詞的傳統題材內容中,打並入身世之感,於作品中傾注了詞人至情至性的真純深摯的感情,具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
  • 4月21日(星期日)下午,神韻國際藝術團在加州柯斯塔梅莎橙縣表演藝術中心的第八場演出以爆滿結束,至此,神韻演員們將稍息片刻,於23日再恢復在當地的表演。連日來,橙縣觀眾絡繹不絕來看神韻,好評如潮。
  • 《聖女與天使》,法國畫家多雷為《神曲》所製版畫,生動再現了但丁遊歷的伊甸聖林。
    筆者藉相關傳統經典,對伊甸園的故事進行正面解讀,以追尋人類久已失去的樂園。本文將從上帝的禁令、明亮的眼睛、暗淡的自由、最後的救贖等四個方面,分別進行論述。
  • 最近,英國大文豪、劇作家和詩人威廉‧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在倫敦的故居被確認,他的名作之一——《羅密歐與朱麗葉》(Romeo and Juliet)就是在這裡完成的。
  • 自然界對於人來講,有無窮的奧祕。不同的天時有不同的物質出現,孕育著自然界的萬事萬物。
  • 幽默似乎是里根(雷根)與生俱來的特質,即便里根受槍擊、命懸一線的時刻,他也不忘以幽默為周圍的人帶來輕鬆和信心。里根被人們成為是偉大的溝通者,他的話常集智慧、幽默和啟發於一體,令人回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