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利用高科技迫害中國人 專家:應被制裁

高科技腦控武器的受害者。(全球反腦控網站)
人氣: 40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美國近期封鎖中國高科技產業,並考慮將一些中國監控設備公司列入「黑名單」。評論認為,中共擁有高科技不僅有霸權世界的野心,還利用高科技迫害中國人民,應該受到制裁。中共發展的腦控技術,中國老百姓成活體試驗對象。

綜合媒體報導,5月23日,美國國務院國際安全與防擴散局宣布對包括北京旭潤科技公司、浙江兆晨科技等13家中國企業及個人實施制裁,要求任何美國政府部門不得向這些企業或個人採購任何服務、產品、技術或簽訂採購合同,不得向這些企業與人員提供任何協助,暫停授予這些人員現有的所有許可。

與此同時,美國政府正考慮將海康威視、浙江大華、曠視科技、美亞柏科和科大訊飛五家中國監控設備公司列入與華為類似的「黑名單」,限制他們採購美國的技術和設備。

據稱,美國政府擔心這些公司的設備不僅用於鎮壓維吾爾族人,還擔心他們生產的帶人臉識別的攝像頭可能被用於間諜活動。

外界普遍認為,美國正在全面封殺中國科技公司。

對此,原上海台島控制工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自動化設計工程師李達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推動的華為、中興、海康威視等所用的軟體都是盜取美國等國家的先進技術,有霸占世界市場的野心,「抵制中共的侵略擴張,對中共全面實行經濟和技術制裁是非常正確且必要的。」

李達說,中共是極權國家,不是一個為人民服務的政府,它擁有高科技對中國人民來說是更多的監控與自由的限制,「比如廣泛應用的人臉識別技術,這種人工智慧它能跟蹤每個人行動的軌跡。另外,它發展的超級計算機(超級電腦)能很快地通過大數據大規模地跟蹤監控每一個公民的個人信息。」

「現在,在中國最大最繁華的城市上海市也推進新疆模式。很多人的家門口安裝了監控設備,即『天網工程』,還有擴展到農村的「雪亮工程」,中國人已沒有隱私,自由度也受到限制。」他說。

IHS Markit的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約有1.76億個視頻監控攝像頭監控街道、建築和公共空間。

圖為山東省濟南市火車站廣場入口處,一根桿子上安裝了9個攝像頭,形如「葡萄串」。(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發展「腦控」技術 利用高科技迫害中國人

李達還表示,中共利用高科技迫害中國人,他在公安的朋友告訴他,中國各地國家安全局都在大量濫用一種定向能技術,「比如被很多受害訪民稱作『腦控』的技術,就是利用神經編碼技術提取受害者的腦電波頻率,然後用電腦和通信網路技術進行遠程的可定位的、且看不見的騷擾迫害。」

李達說,中國有很多受這種科技迫害的人,「特別是很多女孩子受不了這種迫害,自殺的很多。」

神經編碼技術是遠程神經信號監測的另一基礎技術。李達解釋,人的腦電波和神經信號都是微弱的電磁信號,可轉換成數字量供給電腦軟體分析處理。

自2017年中國21個省市的「腦控」受害者到北京集體報案後,今年3月下旬,再有22個省市的「腦控」受害者大規模集體到當地政府、到北京最高檢、最高法院,包括中紀委報案抗議。

「腦控」受害者、原深圳某五星級酒店部門經理姚多傑對大紀元表示,他在2007年就受到語音生物電波干擾和不良聲波(憤怒、恐懼等信息)的干擾。

「生物腦控武器、人類腦科學」實驗受害者、原深圳某五星級酒店部門經理姚多傑。(全球反腦控網站)

他說:「我是怎麼知道自己被腦控迫害的?我想什麼做什麼、我看到什麼,對方都會用語言講出來,我聽到的聲音能講出來,之後就發射恐懼電波恐嚇我,說要殺我抓我,再之後,一閉上眼就有各種不好的影像出現,那時讓我天天很恐懼,自己就像神經病一樣。有一次他們通過語音說,他還不知道他被腦控了,我聽到腦控這個詞很新奇,那時是2007年,電腦開始普及,我就上網去查,發現原來有很多跟我一樣的受害者,我也找到中央電視台軍事節目講的腦控武器確實存在以及腦控的作用。」

姚多傑表示,中國現在有越來越多的「腦控」受害者上訪、報案、起訴,但都未得到當局的正面回應和解決,許多人被以精神病受到迫害。

李達表示:「精神病學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這種現象,精神病的患者仍有自我認識、總結歸納的能力,他們能聚在一起交流,發現這不是他們的問題,然後進行有組織有紀律的、有明確目標的抗議報案投訴活動,而且從2015年開始,這種大規模的、集體的、有組織的、統一的有紀律的抗議行動越來越多,所以他們都是這種技術的受害者,而不是精神病患者。」

2017年被中共關閉的《全球腦控論壇》網站顯示,中國「腦控」受害者註冊會員已超過7萬人。長期受到電磁波和聲波迫害的安徽網路作家呂千榮曾對大紀元披露,在網路上公開的受害者已約有20萬人。

2017年被中共關閉的《全球腦控論壇》網站。(網絡圖片)

「中國腦計劃」項目 老百姓成活體試驗對象

中共去年的官媒報導,中國在語音識別、腦組織顯微成像等個別技術領域「在國際水平上可以『領跑』。報導還說,中國「腦計劃」研究已悄然布局,為發展人工智慧,2012年,中科院啟動了腦功能聯結圖譜項目。2014年年底「中國腦計劃」項目被列為國家重點科研項目,2017年年底,該項目投資六十億美元。

《全球反腦控網站》指出,中國加入人類腦計劃,需要大量的病態腦數據,中共利用「腦控」儀器的折磨以及人工造病等獲取數據,對比那些隱性被腦控者的正常腦的數據,建立資料庫,進行搜索、比較分析、合成和整合,繪製出腦功能、結構和神經網路圖譜。

李達表示,這種數據的收集確實跟中共人類腦計畫有關,「中國原大連理工學院的教授唐一源曾公開說,中國有14億人口,有用不完的腦資源,也就是說,中共打著發展科學的幌子,採集的數據完全是非自願的,而且中共為了保密,這種對人的迫害可能是一種終身迫害。」

「科技看掌握在誰手裡,用好了造福於民,用不好就是害人,就成為專制的一種工具。」姚多傑說,在一個沒有法律和規章制度約束的社會,高科技的運用無疑對民眾是一種殘害,「科技發展我們不反對,但不能為達到目的,失去人類的本性,殘忍至極地拿幾乎遍布全國的老百姓當活體試驗對象,這是極其邪惡的事情。」#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9-05-29 9: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