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忘10年前救命恩人 象家族長途跋涉追悼

【大紀元2019年05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裴晏綜合報導)1999年,當時的南非國家公園裡一個大象家族正處於被撲殺的危險中,幸而遇到好心的救命恩人勞倫斯帶牠們脫離險境。2012年,勞倫斯去世時,這群大象竟然做了一件令人類難以想像的事:牠們一行共21隻大象徒步長達12小時,來到勞倫斯生前居住的小木屋門前舉行悼念儀式!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呢?

因緣際會與象家族結緣

在南非出生的勞倫斯·安東尼(Lawrence Anthony),從小就喜歡探險、熱愛大自然,新婚後便帶著妻子法蘭絲瓦(Francoise Malby-Anthony)賣掉家當,買下南非夸祖魯—納塔爾省(KwaZulu-Natal)一處5千英畝(約6百萬坪)的土地,建立了「圖拉圖拉生態保護區」(Thula Thula Private Game Reserve,Game Reserve即禁獵區)及渡假小木屋(Safari Lodge)。

其實剛開始,安東尼買地的動機並不是大規模收救野生動物,他只是想跟著原住民和保護區駐紮軍隊,一起保護原始生態,阻止動物們遭到獵殺的悲劇發生。

有天他接到電話,對方告知,有9隻大象因破壞森林保護區將被處理掉(被殺死),問他要不要收留。生性疼惜動物的安東尼當然不願悲劇發生,於是想辦法運送牠們回到自己的園區內照顧。

 
 

用愛心和耐心 攻破象首領「娜娜」心防

照顧大象,對安東尼來說卻是個難以想像的挑戰。但是,他不氣餒地嘗試和不斷摸索,最後才打開象家族的心防,得以近距離接觸牠們,安撫牠們曾經被時時追趕的創傷後遺症。從此,象群學會遵守規矩,不再耍野蠻搞破壞或攻擊人和其它動物。

當初為了馴服象群,安東尼甚至住到象群棲息處,每天待在牠們身邊,把牠們當朋友一樣對待,對著牠們說話、唱歌、講故事加吹口琴。他曾說:「雖然牠們可能不會再相信人類,不過,至少可以讓牠們學會相信我。」

安東尼發現,帶頭搞破壞的是一隻活潑行動力強的母象,他為牠取名叫「娜娜」(Nana)。他的第一任務,是先解除牠的焦躁不安和防備之心。

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愛心融化了冰雪,安東尼的土法煉鋼真的奏效了。一天,他驚訝地發現,原本驕傲無比不可一世的「娜娜」竟然開始主動靠近他——牠伸出長長的象鼻,穿過網子,嬉弄安東尼的手臂,直接跟他撒嬌玩遊戲。他曾描述見證這個感人時刻,自己感動得熱淚盈眶,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成功收服首領的心,就等於收服一整群家族了。於是,「娜娜」的象家族正式安頓在安東尼為牠們打造的溫暖家園。不過,後來因為象群不斷繁衍後代,「圖拉圖拉生態保護區」已經容納不了,安東尼只好忍痛讓象群遷移到隔壁隱祕的森林保護區。這下,要探望象群就得開車,而每次象群見到恩人來探望,都會開心迎接。

象首領「娜娜」和牠的象家族:

 

感人又不可思議的「喪禮

2012月3月2日,安東尼因心臟病驟逝。

正當妻子法蘭絲瓦悲痛欲絕時,卻接到小木屋員工的電話告知:有一群大象正朝小木屋走來,而牠們已經很久沒有過來這附近了!據安東尼的兒子迪倫·安東尼(Dylan Anthony)估計,象家族棲息的地方離木屋很遠,牠們得花至少12小時長途跋涉,才能走到這裡。

當時,「娜娜」帶領象群,在清晨抵達木屋,另一批象群隔天到達,共計來了21頭大象。牠們齊齊列隊站在小木屋前,伸出長鼻子對向天空,發出一聲聲長長的哀鳴,牠們用屬於大象的方式為安東尼進行一場肅穆的葬禮,徘徊兩天後才離去。

雖然,大象為死去同伴哀悼及埋葬牠們的事時有所聞,與人類之間的友愛互動並不稀奇,向照護員表達感謝的事也很常見。不過,牠們為何會知道救命恩人安東尼已去世,並慎重地前來追悼呢?沒有人可以說清楚。

唯一的解釋,就如同萊拉·蓋歐·伯那爾博士(Leila Gal Berner)所說,象群和安東尼之間已建立某種程度的心靈相通,所以能夠感知到「牠們心愛的人類好友已經離開」的事實。

2012月3月4日,法蘭絲瓦在臉書寫道:「今晚,在圖拉圖拉,整群大象聚集木屋門前,這是我和羅倫斯住的地方。我們已經很久很久沒看到象群出現在這裡了,這真是一個非凡的見證,證明動物有愛的表現和牠們驚人的感知力,這是人類難以想像的,而羅倫斯是少數能夠理解的人之一。感謝象群們令人動容的表現,羅倫斯的精神會永遠在圖拉圖拉長存。」

安東尼的妻子將他的骨灰撒在保護區草原上,一年後,「娜娜」再次帶著象群出現,哀悼恩人離世,表達象家族對他的深深追思。

冒死搶救戰區動物 成全球保育動物領導人物

自從安東尼救了以「娜娜」為首的象家族以後,進一步促成了他在伊拉克戰爭期間(2003年)收養巴格達動物園(Baghdad Zoo)的35隻動物。當時,他是冒死想盡辦法帶動物們穿越炮火逃離戰區。

他曾說:「巴格達動物園是中東最大的,我無法眼睜睜看著動物死在牢籠裡。我和美、英兩國聯繫,詢問他們要如何安置動物,卻沒人理我,於是我決定親自走一趟去救牠們。」

美英入侵伊拉克才幾天,他便趕到科威特—伊拉克邊境,卻遇美軍阻攔,他只好找來兩名科威特動物園員工,才得以跟著美軍進入巴格達。為了避免被槍炮襲擊,他們不走主要道路而是走小路。

安東尼在巴格達待了半年,經過重重驚險,在當地努力湊齊各式救援資源,也親眼目賭原本近1,000隻動物的熱鬧園區,半數動物已經死去。很多動物因戰火遭遺棄或被盜走,更多是活活餓死的,他搶救了其中35隻動物帶回南非。

為了救這批倖存的動物,安動尼還差點因而喪命。他曾說:「當時沒有意識到,那會演變成一場大屠殺,但也無法回頭,就繼續前進。我本來以為能輕易進出,進去之後才發現要出去太難了。」

後來,這段經歷被詳細記載於安東尼和記者葛拉漢‧史賓塞(Graham Spence)合著的《巴比倫之舟:巴格達動物園戰時的驚人拯救》(Babylon’s Ark)一書,還被拍成好萊塢電影《祝你好運,安東尼先生》(Good Luck, Mr Anthony),於2010年上映。

安東尼生前的著作《跟大象說話的人:大象與我的非洲原野生活》(2009)以及《最後的犀牛》(2012),都是動物保育類有名的暢銷書。

相關影片»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