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媒:華為至少收到110億元政府補助

外媒再次揭示華為創辦人沒說實話,華為至少收到110億元的政府巨額補貼。圖為華為深圳總部的保安。(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人氣: 80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中國電信巨頭華為與中共政府的關係到底有多緊密?外媒報導讓數字說話,指華為至少收到110億元的政府巨額補貼。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2月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時否認華為獲得政府補貼的說法,但法新社記者瑞安‧麥克莫羅(Ryan McMorrow)週四(5月30日)刊文(題為:華為是美國希望終結的中共政府補貼的重要受益者)指,根據公開檔案顯示,華為拿到了一大筆(中共)政府補助金。

凡爾賽宮的複製品、中世紀的砲塔和尖頂,聳立在華為位於中國南方的新園區。當地政府低價出售土地給華為,而這種「慷慨」正引發美國對中國產業政策的強硬指責——政府補貼是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的一個棘手問題。在過去一年多的貿易談判中,中共當局沒有表現出其願意停止對國內企業補貼的意願。

華為已成為貿易戰的一個關注對象。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5月稍早對華為頒布出口禁令,阻止華為與美國公司的部分交易,同時警惕華為的國家安全威脅、並遊說盟友禁用華為的5G設備。

美國的禁令引發外界對中國技術缺陷的關注,這些行業從中共政府收到的巨額補貼也同樣引人關注。

華為收到至少110億元的政府補貼

華為的年度報告和公開記錄顯示,它從中共政府獲得上百億元的補貼,包括土地補貼、建廠補貼、員工宿舍、給傑出工程師發獎金,以及向其國際客戶提供大量國家貸款、購買華為產品。

「(中共給華為)低於市場價格的土地售價、巨額的針對性研發補助以及出口融資等條款都是明顯的補貼,統統優於華為從私營部門獲得的條件。如果對其它國家的產業構成損害的話,他們都可以在WTO對此提告。」美國前助理貿易代表克萊爾.雷德(Claire Reade)說。

當法新社記者向華為發言人提問,任正非2月為何否認「華為獲得政府補貼」,該發言人表示,任正非的意思是華為沒有得到任何特殊的政府補助。

「與其它公司一樣,華為收到數個司法管轄區政府的研究補貼。」該發言人告訴法新社。

根據華為的公開年度報告,過去10年,華為收到了110億元人民幣(約16億美元)的政府撥款。在華為2009年的年度報告中提到,因華為「為中國發展高新技術做出貢獻」,華為獲得的政府補助中有一半以上都是「無條件政府補助」。

甚至還有一些華為的高級工程師也獲得了政府的獎金。2018年,就有超過100個華為工程師獲得深圳市政府的獎金。

華為拿地皮 比別人便宜9成

而在土地使用上,當地政府更是給華為廣開綠燈,華為享受大量政府補貼的土地優惠政策。

華為的歐洲風格園區屬於東莞市政府管轄,因為華為是中國的大公司,它從東莞政府拿到127公頃的大塊土地,而土地價格約為附近住宅用地的十分之一。

深圳市還給了華為便宜的湖畔用地,在園區周圍建立了員工公寓,為2萬多名員工提供住宿。2015年,華為通過旗下的一家子公司參與深圳當地的限制性土地拍賣競標,在隨後的9次土地拍賣中,華為是唯一的一位競標者。

從2015年到2018年,華為的這家子公司以當時售價的六分之一收購了46公頃的地皮,意味著華為在買進時就省下了165億元(約24億美元)。

在被問及土地補貼時,華為公司的發言人則表示,華為為東莞的經濟發展做了貢獻、同時也繳稅。

在華為的湖濱花園,華為的員工若工作三年並滿足其它指標,就能夠以周圍售價的三分之一購買公寓。

國開行不計成本 為華為在海外砸錢開路

除了中國國內,中共的國家政策性銀行也為華為在海外拓展業務、提供融資,尤其是提振華為在發展中國家的銷售,甚至在被投資國陷入困境、有貸款惡化風險時,仍堅持提供。

國家開發銀行(CDB)是中共的國家政策性銀行,自1998年成立不久就一直支持華為,為華為開拓海外市場提供低息貸款。

2004年,國開行向華為提供了100億美元支持華為在非洲國家的業務,隨後華為開始大幅降低海外項目的報價。

也是從2005年起,華為的海外收入首次超過國內業務,成為其最主要收入來源。而海外的知名電信設備製造商的市場被快速蠶食和被迫縮小。

2009年9月,國開行與華為簽署合作協議,再為其提供300億美元的低息貸款,用來支持華為拓展海外市場。

中國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鄭之傑表示,中國對基礎設施的需求,包括通信和互聯網設備不再像過去那麼高,因此「我們能夠對產能過剩做些什麼?我們只能把它送到國外」。

「我們可以給你貸款、用於購買中國設備或材料,但必須有中國元素。」鄭告訴法新社。

彭博社2012年的一篇關於國家開發銀行的報導中說,國際知名電信設備製造商阿爾卡特-朗訊的一位員工曾告訴他的老闆:「我們不會死在華為手上,就算死,也是死在國開行手上。」

國開行寧可受損 也要挺華為的背後

但是這些國開行贊助的華為項目效果如何?巴西最大的電信公司Telemar Norte Leste在2009年獲得5億美元的國開行貸款,以遠低於市場的利率(2.5%)和兩年寬限期購買華為設備。當時巴西市場的正常貸款利率為5.99%。

這類海外貸款被稱為出口信貸,主要受經合組織(OECD)的監管,並需符合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規定。

愛丁堡大學的專家克里斯汀.霍普韋爾(Kristen Hopewell)表示,中國(中共)拒絕簽署或遵守這部分規定。他質疑,中共當局給華為的信貸額度可能違反了這些規定。

根據美國進出口銀行的數據,自2015年以來,中國每年為其出口提供的資金支持超過經合組織36個成員國的總和。

2015年,巴西Telemar的母公司Oi S.A.的債券被降為垃圾級,同年年末,陷入困境的Oi向中國派出一支行政高管團隊,最後以更低的貸款利率(1.9%)從國開行借到12億美元。協議內容要求一半貸款用於購買華為設備(2%的利率,3年寬限期),而另一半用於再融資債務——同時同意上一筆貸款仍可以記在Oi的帳上。

六個月後,Oi申請了巴西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破產案,拖欠國開行6.5億美元,根據新的條款,直到2023年Oi才能以更低的固定利率償還貸款。

不過,Oi仍在與華為合作準備在巴西部署5G。

同樣,印度無線服務提供商Reliance Communications春天申請破產,國開行以及中國進出口銀行也是它最大的兩家貸款銀行。

對投資華為海外項目受損,國開行行長鄭之傑卻表示:「一家、兩家電信公司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可能遇到困難;對銀行而言,這是一種商業風險。」

中國政府對華為的多重補貼,無疑加重外界對華為跟中共真實關係的猜想。

大陸知名金融學者賀江兵週三(29日)發推文說:「你見過一國外交部跟打雞血(似)的天天為一個『民企』戰狼式的外交麼?你見過(舉)一國之力為一個民企財務官官司把另一國兩個公民判死刑、抓兩人麼?你見過一國官媒為一民企集體持續打雞血麼?」

外界認為,中共當局在華為問題上的一系列表現已從另一面充分表明,華為在中共體制內的分量。因為中共政府從未竭盡全力保護一個企業,即使是同樣的電信國企中興通訊也沒有享受過這種待遇,華為與中共政府的關係非同一般。若加上華為的全球戰略布局,已足以讓國際社會擔心,中共希望在科技領域爭霸世界、進行超限戰的可能。#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05-31 11: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