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屠殺釀連環悲劇 罹難者遺腹子無處找

1989年6月3日夜至6月4日凌晨,中共出動坦克和裝甲車對手無寸鐵的學生進行屠殺。(六四檔案網)

人氣: 57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04日訊】今年是六四學生運動30周年,因為中共一直掩蓋真相,中共在這次運動中到底屠殺多少學子,目前還是一個未知數。很多罹難者生前都是全家的希望所在,卻因中共的屠殺變成其家人最沉痛的回憶。

1989年6月3日晚至4日凌晨,中共出動了14個陸軍集團軍、1個空降軍等約30萬軍隊,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及民眾進行了血腥鎮壓。據美國與英國的機密文件顯示,中共在這次鎮壓中,至少造成了上萬人死亡。

據「六四紀念館」 網站25周年前發布的消息,「天安門母親」為了揭露真相,歷盡艱辛,找到202名受害人的資料,記錄下作為中共血腥鎮壓手無寸鐵的愛國學生運動的鐵證。

同時,這些罹難者的資料,也可一覽因中共殘暴屠殺六四愛國學生而引發的連環悲劇。

兒子遇難後 父親喝悶酒去世

程仁興遇難時25歲,他從武漢華中師範學院外語系英語專業畢業,是中國人民大學蘇聯東歐研究所87級雙學位畢業生。1989年6月4日凌晨於天安門廣場中彈,送北京人民醫院未能及時搶救,流血過多死亡。

程仁興來自湖北咸寧市通山縣的一個偏遠小山村,村子裡的人當時都覺得程家出了一個大學生很了不起,每次他回家,村子裡的人都會前往噓寒問暖。

程仁興遭槍擊死亡後,給他的家人帶來巨大的傷痛。家人接到學校的電報後,他的父母「哭得死去活來」。程仁興遺體在北京火化後被他父親帶回家,隨後葬在後山上。

據程仁興的大嫂夏細亞介紹,程仁興父親從北京回來後,整天喝悶酒,每天像精神病一樣坐在門口叫,叫著程仁興的名字說他回來了,其實他不可能再回來了, 只是他心裡想他。後來,父親喝酒喝死了。別人不能在她婆婆面前提起她二弟的事,一提起婆婆就會哭。

罹難者遺腹子無處找

夏細亞還透露,程仁興還有一個未婚妻,是他導師的孫女,導師看上他的才華,決定把他的孫女嫁給他,兩人商量等他畢業後准備結婚。沒承想,已經畢業分配到廣州,只是還沒有離開學校的他,被罪惡的子彈奪走了生命。

當時,他的未婚妻已經懷孕,骨灰安葬時,她也在場,碑上刻著:妻京都交通大學仕甘氏朝暉。她離開後再也沒有來過,不知道她有沒有把孩子生下來,如果孩子在世的話也已經24歲了。這成了老人心中的一塊心病,時不時總是嘮叨,她記掛著她的二兒子英年早逝,沒有子嗣。

面對天安門母親的到訪,程仁興的母親金亞喜更多時候是邊聽著其他人的對話邊啜泣,除了處在恐懼之中以外,她一輩子都住在大山裡,不善表達,在受訪時只說,「兒子被打死了,我很不甘心啊」。

救助遭槍殺的女同學 熊志明遇難

另一名罹難者熊志明,遇難時年僅20歲,正就讀北京師範大學經濟系。1989年6月3日屠殺當晚,他與同班女同學躲進胡同口,在上前救助遭槍殺的女同學時,子彈毫不留情地射過了他的太陽穴。

熊志明老家在江西金溪縣農村,熊志明的父親熊輝、母親張彩鳳一輩子務農。作為長子的熊志明,父母無不期盼他有一天能為家族爭光。

但1989年6月8日端午節那天,他接到學校發來的電報,獲知長子遇難後,熊輝夫婦心裡很難受,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同時他們的另外一雙兒女還很小,小兒子才15歲,女兒僅12歲。沒有辦法,是他的爺爺代替熊輝夫婦去北京處理後事的。

熊輝夫婦表示,家人到了北京之後,才知道熊志明的遺體已被火化,只能帶著骨灰、遺物回到金溪。熊輝夫婦拿出熊志明生前用的書包、皮夾,書包已經毛了邊,凸顯農家小孩節儉個性,錢包還裝著學校的飯票。

熊輝夫婦拿出熊志明(左)生前用的書包、皮夾,書包已經毛了邊。(視頻截圖)

熊輝夫婦說,自己沒讀什麼書,很多事情也不大明白,孩子到北京只是去讀書,命沒有了,真是非常難過。希望中共政府給予答覆,讓他們明白自己的孩子究竟為了什麼被無緣無故打死,並期待賠償他們。

責任編輯:文樸

 

評論
2019-05-04 11: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