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文:別吹了 中共可動用外儲僅4000億美元

有評論員表示,中國外匯儲備僅有4000億美元可用。(AFP)
人氣: 2221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5月05日訊】中共的外匯儲備一直是中共對外宣傳經濟成功、給自己臉上貼金的一個招牌,但日前有大陸財經評論人士表示,中共宣稱的3.1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中,除去外債,外商投資及利潤等之外,能動用的只有4000億美元。

以下是大陸財經評論人士「冷思維」的分析文章。

最近,沉寂兩年多的美元指數,強勢突破98,站上了兩年來的高點。美元指數的這種表現,不僅代表了世界對美國經濟的看好,也代表著未來資本的流向和走勢。

自從2017年1月份突破100之後,美指掉頭向下,直到2018年2月才觸底,這段時間對應的是川普上台後大打貿易戰弱化美元的批評,對強勢美元的尖銳批評,同時也對應著歐元結束寬鬆的預期帶來的歐元兌美元匯率的上漲。

而在2018年2月份觸底88之後,到如今基本一年的時間,美元指數走出的基本是一個單邊上升的行情,這種走勢對應的是2018年美聯儲的四次加息,強勁的美元升值預期,讓美元指數炙手可熱,直到本月突破98。儘管美元今年加息的預期極速下降,但是美國強勁的宏觀經濟數據,還是給美元帶來了強有力的支撐。

4月26日,美國公布一季度GDP數據。其中,美國一季度實際GDP環比折年率初值3.2%,高於預期值2.3%和前值2.2%;同比3.2%,高於預期值2.9%和前值3.0%。

儘管在私人消費和固定資產投資數據有所不足,但美國一季度GDP環比和同比增速雙雙高於預期和前值,這一最重要的宏觀經濟數據的逆天表現說明,美國一季度的經濟增長很好,那些唱空美國今年經濟將衰退,並將被迫降息的評論,基本成了不攻自破的謠言。所以,筆者在此鄭重斷言,今年美聯儲降息的概率為0。

利差歷來都是資金流動的風向標,美元連續多次加息,其利率已經趕上甚至超過部分新興經濟體利率,這一年來出現的土耳其里拉、巴西雷亞爾、阿根廷比索、港幣等一些經濟體貨幣危機,其實都是美元利率上升後的「吸星大法」式的吸金效應。自08年後美元輸出的流向已經轉向,變成了美元回流,美元利率的上升充當了神奇的指揮棒。

而美元指數上漲,無疑是市場對美聯儲加息預期升溫的一個必然結果。而美指飆升,特別是美元指數衝擊並站穩在100之上,基本都伴隨著重大的金融風險事件,新興市場國家首當其衝。

近日,我們這邊也發生了一個爆炸性的新聞。新聞屬於爆炸性的,但是主流媒體基本都是輕描淡寫,所以沒有掀起足夠的波瀾,但是並不意味著不需要足夠的重視。

據中國四大商業銀行的年度財報顯示,2018年底,這幾家銀行的美元債務總額超過了美元資產總額,這與幾年前的情況形成鮮明對比。2013年,這四大行的美元資產總額較美元負債總額高出約1,250億美元,但現如今,它們欠債權人和客戶的美元數額已超過別人欠它們的美元數額。

而其中又以中國銀行情況最為糟糕。中國銀行持有的美元淨資產規模一度比其它任何一家國內銀行都多,但到2018年底,該行美元債務較美元資產多出約700億美元。

這意味著,就四大國有商業銀行的美元資產負債表來說,已經出現了資不抵債的情況。而不管是墨西哥金融危機還是東南亞金融危機,基本都是從外債無法償還開始的。

有人說,不是有央媽嗎?不是有印鈔機嗎?請注意,央媽的機器只能印「紅幣」,是絕不能印「綠幣」的。遺憾的是,外債債主基本都是不收紅幣的,畢竟在國際上不好使,而且紅幣印多了,貶值得更快,壞債的壓力也會更大。

有人說,那就請央媽幫忙還綠幣嘛!確實,央媽的外儲還是有不少的,但是基本上都是帳面上的,比如1萬多億的美債,基本上是屬於民幣印鈔的抵押品,是不能輕易拋的。比如說1萬多億的外儲,基本是外資企業30年在大陸投資的本金和利潤,也是不能動的。還有數千億援助俄委非伊巴等兄弟們的友誼費,大部分基本是有去無回的,比如委國的600億刀。所以除去這些,基本上可動用的美刀不過4000億左右。而這些手頭的流動資金是需要用來購買糧食、晶元、發動機等戰略物資的。

以上是單單從外儲結構分析,可能有人認為不太客觀。那麼,現在我們從我們外債的角度來分析下,看一下外儲的含金量到底如何?

目前官方公布的外債,包含政府債券和企業債,是1.9萬億美元,這一數據非常非常保守。日本大和證券估計,如果計算官方未列入計算的項目,中國的外債可能高達3至3.5萬億美元!

就算以1.9萬億外債計算,這意味著中國3萬億外儲中,首先要減扣1.9萬億外債。況且,62%的外債為風險很高的短期外債,也就是說今年必須至少償還1.2萬億美元的外債;其次,外債增加速度異常迅速,2018年以來增加了14%,如果從2017年來看增加了35%。

四大行、房地產企業和阿里、騰訊等民企巨頭,都是發債的主力軍。大量的債務到帳後基本都納入了外儲的統計口徑,這才是這兩年來順差不斷萎縮,但是外儲不降反升的主要原因。

不管是中國政府推行的一帶一路,還是國企、民企在國際上的投資、併購,基本都是需要真金白銀的美金打底。有能力的企業,比如四大商業銀行、房企巨頭、BAT等巨頭可以在國際上發行企業美元債券,而那些次一些的則只有以國內的民幣資產為抵押,向商業銀行融資美元進行境外投資,這就是俗稱的「內保外貸」操作,也是這兩年從上到下都默認和大行其道的「騷操作」。

其實要說到這一招,以債務充實外儲的乾坤大挪移招數,可以算是偷天換日,看似天衣無縫,但是最終兌現債務之時,還是露出了狐狸尾巴。今年到期的1.2萬億美元的短期外債,就是對外儲含金量的巨大考驗。

而匯率的大幅貶值,算是對應天量外債壓頂的無奈之舉,否則,四大行、地產巨頭、BAT,哪一個是死了不會傷筋動骨的呢?貶值就如七傷拳,萬不得已,不要啟動這一招,否則40年積累起來的貨幣信譽,將更加原形畢露了。

不管是孫行者還是六耳獼猴,只要是到如來佛面前,總是要顯出真相的!2019年就是驗證外儲成色的試金石,也是考驗匯率的試金石,拭目以待看大戲吧!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9-05-05 4: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