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透視澳洲大選:表象背後的猜想

作者:過客

澳洲聯邦大選將於本月18日舉行,很多人認為本次選舉將決定澳洲未來走向。目前在野兩黨精選背後的實質是什麼?是否有中共觸角?(Recep Sakar/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5月06日訊】「這次的聯邦大選澳洲最後一次機會了,不然以後澳洲很可能就不是澳洲了」。一個朋友告訴我,這次參選的某保守黨派一位候選人向她表達了如此擔憂——「如果保守派不能當選,那麼澳洲可能就會落入共產黨的控制中。」

澳洲將於5月18日舉行聯邦大選,這次大選舉足輕重,有可能將左右澳洲未來的走向。最近大紀元刊登了一篇對中共前外交官陳用林的獨家專訪,陳用林披露了中共在影響澳洲大選的一些內幕,聯想到這位保守派候選人的擔憂,看起來並非空穴來風。

對於政治,大多數人都是霧裡看花,不過有些事情如果能從不同的角度看,或能抽絲剝繭,看到些實質。筆者一些淺見,與讀者分享。

透視大選:左、右派別之爭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澳洲政壇都是聯盟黨和工黨輪流執政。澳洲現在的執政黨是由大黨自由黨和小黨國家黨組成的聯盟黨。按照維基百科的說法,自由黨的長期競爭對手——工黨是中間偏左的政黨,在其黨章中將工黨定義為民主社會主義政黨。而自由黨屬於中間偏右的保守派政黨。自由黨建黨時受保守主義影響較深,現在的自由黨內也分左翼、右翼、中間派等不同流派。

目前外界幾乎都看出來自由黨左、右翼派別的分裂已經非常嚴重,尤其是去年被逼宮下台的前總理特恩布爾帶領的左派,與黨內前前總理艾伯特(被特恩布爾趕下台)和前移民部長達頓的保守右派之間的戰火硝煙幾乎都公開在檯面上了。

一位自由黨黨員透露,黨內的保守派現在變得有點不敢出聲,因為一出聲就會遭到媒體和黨內左派的猛烈攻擊,這個局面聽起來有點像美國2016年大選時媒體和民主黨對川普的攻擊。

再回看4月8日澳洲主流媒體《四角》節目,其聯合深度調查報導中共滲透的節目中,只曝光了兩名政要和被認為與中共有關聯的華裔捐款人之間的往來,偏偏這兩人都是自由黨內的保守派。

究竟為什麼會這樣?也許可從自由黨分離出去的、自成黨派的澳洲保守黨黨魁貝爾納迪(Cory Bernardi)的推文中看出些端倪。貝爾納迪在推特上寫道,「澳廣《四角》節目有關達頓和華裔富商共進午餐的報導是在特恩布爾幫助下的『(政治)打擊工作』(hit job)」。推文下面還有人回復表示贊同,並提及該富商曾出錢5.5萬與反對黨領袖肖頓共進午餐,卻未被節目提及。

陳用林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對這件事情的解釋可能更直接:中共在分裂自由黨。陳用林說,「中共覺得他們的理念與工黨比較接近。他們(中共)押寶就押在搞工會出身的工黨身上,他們自認跟工黨的一些高層關係源遠流長。工黨以前還邀請他們(中共)參加工黨的年會。他們(中共)認為在其它方面,也能左右工黨的一些政策,他們對工黨花了血本之後,認為工黨是比較可靠的。」「他們想引導澳洲社會向他們希望的方向走」。

而自由黨,不僅推出《反外國干預法》、禁止華為參與5G建設,而且還取消了前澳洲和統會會長、華人政治捐款人黃向墨的簽證,這些都是中共懼怕和憤怒所在。

所以自由黨人在面對內部出現左派的分裂,外部又有中共從中攪混水的情況下,其擔心確實不是聳人聽聞。

透視大選:微信平台和工黨參選人

澳洲兩大政黨正在激烈角逐將於本月舉行的聯邦大選。在世界格局發生著巨大變化的今天,對於如此具有關鍵意義的大選,中共不太可能袖手旁觀。正如陳用林披露的一點,中共對澳洲的兩大黨都在拉攏。

朝野兩黨的領袖以及其他一些政要均在微信上與華人互動,引起主流媒體的關注。暫且不說安全專家們頻頻警告,使用微信存在受到中共嚴格審查及控制的風險,更令人擔憂的是,這些政要和政黨的微信帳號都是用沒有公開身分的中國人的身分所註冊的,而這些中國人的背景外界仍無從知曉。

而有的媒體對微信這個小語種的社交平台的持續報導和過度關注,也讓一些人心生疑問。

有趣的是,在主流媒體的調查報導中發現,聯邦工黨有一個中心賬戶,以「Bill Shorten and Labor」(肖頓和工黨)命名,而聯邦自由黨的11位候選人擁有微信官方賬號。表面看,似乎自由黨在微信使用上更佔優勢。果真如此嗎?

據澳洲民族台SBS報導,工黨使用微信的時間更久、方式更靈活。

工黨在2016年開通了微信公眾號;2017年,工黨影子財長Chris Bowen發起微信群直播互動;同年,工黨將公眾號名稱由「澳洲工黨(Australian Labor Party)」改為「Bill Shorten and Labor)」,開始打造黨派領袖的個人形象。更早在2013年大選前,澳洲前工黨總理陸克文就曾開通微信公眾號「Kevin Rudd MP」,成為澳政要個人公眾號的第一人。

工黨領袖肖頓3月27日下午在微信上和華人社區進行了直播問答。當被問及一系列有關華為、中共在澳洲的干預、富商和政治捐款人黃向墨,以及對中共政黨比較負面的觀點時,他沒有回答任何一個這樣的問題。

總理莫里森今年2月1日開通的官方微信號。聯邦自由黨還從未有人在微信上做過問答直播。

再有,對於陳用林所說,「他們(中共)希望工黨當選,他們跟工黨的高層建立的關係相當密切,工黨推出的候選人中都有他們的影子。」

《悉尼晨鋒報》近日的一篇報導引人關注,其中提到,工黨提名的聯邦參議院新州候選人名單裡,排在第三位的是華裔候選人李逸仙。

報導中,這位商人出身的候選人表示澳洲應該考慮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對其帶來的利益「應該抓住這些機會」。他曾在北京開設顧問公司,儘管他否認與中共官員有來往,但他曾在去年9月澳廣的Big Ideas節目裡表示,他的確有中國的進出口生意,當被問及中國公司管理層的任免,甚至商業決定受到中共操控,他的公司是否也面臨這樣的問題時,他承認說,「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它是中共體制的性質,它就是那樣的存在方式」。

透視大選:應對中共干預的有效措施

澳洲聯邦大選日只剩下不到半個月,選情緊張膠著。在自由黨表現出內部分裂,工黨和媒體打擊自由黨保守派的背景下,一些選舉專家紛紛預言工黨會獲選,各民調也顯示出工黨的支持率略勝一籌,此時的自由黨如何應對?

工黨領袖肖頓(右)和澳洲總理、自由黨領袖莫里森(左)進行了競選啟動以來的首場辯論。(AAP Image/ The West Australian POOL, Nic Ellis)

自由黨似乎意識到了危機,也察覺到了中共的暗中操作,近期頻頻做出一些「轉向」舉動。右派一國黨領袖韓珊(Pauline Hanson)4月29日宣布,在即將舉行的聯邦大選的撥票順序上,該黨會將聯盟黨排在工黨之前,並將工黨置於末尾。此舉將對自由黨贏得四個關鍵席位至關重要。

另外,4月24日,聯邦自由黨成功與億萬富翁帕爾默(Clive Palmer)的聯合澳洲黨(UAP)合作,並達成撥票協議,這一撥票協議可能對全澳許多邊緣席位的選舉結果至關重要,並將提升帕爾默重新返回參議院的機會,而他新組成的聯合澳洲黨也可能會成為參議院的權利平衡點。

一位自由黨黨員透露說,自由黨已經在採取措施,排除造成分裂的黨內左派,有意聯手保守派小黨,以此戰略爭取在大選中保住執政地位。

不論選情如何變化,似乎背後總有中共的鬼影若隱若現。在澳洲開始覺醒,採取系列措施抵制中共滲透的背景下,完全有理由認為中共有欲干預大選的背後動作。

不久前大紀元一篇評論文章中點出,澳洲當局應調查前往北京參加出席中共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維州州長,以及曾在他身邊的華裔顧問。去年澳洲通過了《反外國干預法》,其中要求外國代理人註冊的法律——《外國影響力透明度計劃法案》的執行狀況一直受到矚目。該法律已於去年12月生效,政府給出了三個月的寬限期允許相關機構和個人公開登記註冊。但是還沒有華人社團或中國問題學術研究機構出現在公開的登記簿上,受關注的孔子學院也不在上面。

所幸有消息證實,澳洲安全部門和相關當局正在收集有關外國代理人和代理機構的證據。此外,中共國航前經理林英(音譯,Ying Lin)4月17日在紐約東區聯邦法庭認罪,承認在美國做中共政府代理人一案,不同尋常。美司法部助理部長德默斯在林女認罪後的發言,透露出美國不僅注意到中共在美國的滲透已超越過去所知道的間諜行為,未來將加強執法,並且將以林女案為判例,揪出間諜以外的隱形中共政府代理人。而美國的這個案例,很可能已受到剛立下類似法律的澳洲安全部門和執法部門的關注,也很可能成為未來澳洲執法的一個借鑒。

跟隨美國,依照新法執法,要求中共代理人公開註冊,甚至對不註冊者採取法律措施,如此一來許多華人也會遠離中共,從而清理中共在澳洲的「毒素」。也許這就是解除澳洲政府當下以至未來困局的靈丹妙藥。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