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格蘭地方選舉 保守黨大敗 脫歐是主因

5月2日,英格蘭舉行了地方選舉( Ian Forsyth/Getty Images)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09日訊】(大紀元英國記者站報導)5月2日,英格蘭舉行了地方選舉,保守黨失去了1,300多個地方議會席位,保守黨掌控的地方議會減少了44個。這是1995年以來執政黨在地方選舉中最差的成績。有人甚至認為,這預示著英國兩大黨派的政治格局可能出現變化。

這次地方選舉中,英格蘭所有248個地方議會都進行了選舉。而且這次選舉是英格蘭地方選舉四年週期中競選席位最多的一屆,有超過8,400個席位需要選出議員。

首相遭詰問

保守黨在地方議會的席位減少了1,330個,相當於原先席位的四分之一,目前還有3,564名地方議員,掌握93個地方議會,仍然多於工黨

選舉結果公佈的當天,首相梅訪問了沒有舉行地方選舉的蘇格蘭和威爾士,對這兩個地方的保守黨成員發表演說。

但是她尋求耳根清淨的目的顯然沒有達到,在威爾士的保守黨大會上,她剛上台發表演說,就被台下不滿的人高聲詰問。

梅表示,選民通過選舉向保守黨和工黨表達的信息是,他們必須要「繼續」實現脫歐。

她說:「我們總是會遇到艱難的選舉,昨晚,我們面對一些有挑戰性的結果,但是工黨的情況也不太好。」

在場的保守黨成員戴維斯(Stuart Davies)非常氣憤,大聲高喊:「你為什麼不辭職呢?我們不需要你。」

被保安帶離會場後,戴維斯對BBC的記者表示:「我們需要一個新的首相,我們需要新的首相儘快出現。」

司法大臣高克(David Gauke)承認,地方選舉的結果是選民對於保守黨脫歐政策的「懲罰」,如果政府的脫歐協議能夠在下議院獲得通過,結果會不一樣。

Essex郡的Chelmsford市議會選舉中,保守黨失去了31個席位,自民黨的席位增加了26個,成為最大黨派。代表當地的下議院保守黨議員福特(Vicky Ford)在接受BBC採訪的時候掩面哭泣。

她說:「你看到一些人今晚失去了自己的席位,而這些人都是為了Chelmsford而勤奮工作的人,這真的讓人失望。他們失去席位是因為國家正在發生的事讓人們不想出門在地方的選舉中投票了。」

工黨席位不增反減

選舉前,工黨對形勢比較樂觀,認為該黨的席位會增加,但是實際結果是工黨的席位減少了84個,工黨掌握的地方議會減少了六個。

BBC的評論認為,儘管保守黨損失慘重,但是工黨的損失非常「值得注意」,因為「在一個不太受歡迎的政府的中期(舉行的選舉),(工黨)卻沒有增加席位」,工黨贏得大選的機會「回落了」,而不是加強了。

工黨領袖科爾賓承認,不贊同工黨支持脫歐的選民放棄了工黨。

自民黨捲土重來

自民黨是這次地方選舉的最大贏家,席位增加了704個,掌握的地方議會增加了十個。

自民黨領袖凱布爾表示,選舉結果非常好,「每張投給自民黨的選票都是支持停止脫歐的一票」,並且說這是「我黨存在40年來的最好結果」。

兩黨格局或改變

BBC預測,如果英國舉行大選的時候選民的投票意向跟這次地方選舉一樣,保守黨和工黨將各獲得28%的選票,自民黨獲得19%的選票,其他黨派和獨立人士獲得25%的選票。

選舉專家科提斯教授(Prof Sir John Curtice)表示,保守黨和工黨在英國的選舉格局中佔壟斷地位的情況「可能結束了」。2017年的大選中,這兩個黨派獲得的選票達到全部選票的八成。

他還說,這是英國歷史上第二次兩大主要黨派預計獲得選票的比例低於30%,上一次是在2013年,這一年的地方選舉中英國獨立黨表現強勁。根據去年地方選舉的結果預計,保守黨和工黨在大選中的得票比例約為35%。

科提斯教授還說,儘管這次投票中,自民黨得票的比例是2010年以來的最高點,但是上個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00年代該黨的得票比例經常可以達到24%。

3.9萬張選票被破壞

《每日郵報》的報導披露,計票的工作人員反應至少有3.9萬張選票被破壞。

選民在選票上寫上各種話,表達自己對於脫歐混亂無果的憤怒,包括「脫歐就是脫歐」「讓梅下台」「叛國者」等。

這份報紙上刊登的歷史學者桑德布魯克(Dominic Sandbrook)的評論文章表示:「首相沒法怪他們。近三年的時間裡,她一直在向我們保證,她的工作要點是實現脫歐。然而,原先的脫歐日期到了,又過去了,她很明顯沒有做到。這不完全是她的責任。如果所有的保守黨議員都支持她的脫歐協議,他們的黨派一定不會處於這樣的混亂中。但是英國人有充分的權利認為,許多保守黨議員都毫無頭緒,更注重擺姿態和推崇自己,而不是為了國家利益而達成折衷方案。」

他還表示,英國脫歐這件事已經「重新書寫了英國政治的規則」,這次地方選舉的結果是對於保守黨和工黨這兩個歷史悠久的黨派的「最後警告」,如果不採取徹底的變化,這個結果可能會成為「重新書寫上個世紀20年代以來英國政治版圖的三幕或者四幕戲劇的第一幕」。◇

責任編輯:文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