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六四」30年 天安門廣場有多遠

圖:東長安街上,北京百萬市民聲援絕食學生大遊行。(網友「不再沉默」 提供)

人氣: 24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2日訊】1989年6月3日晚,美國駐華記者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得知軍隊進城的消息,騎上自行車向天安門廣場衝去。25年後,他寫下回憶,感念最英勇的人——京城的人力車夫。

「我清楚地記得一名車夫:他身材魁梧,穿著T恤,也許連高中學歷都沒有。然而,他是何等地英勇!當他衝過去搬起一具軀體的時候,我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生怕他會中彈而亡。他把那個年輕小伙放在車斗裡,拚命朝我們騎回來。他的臉頰上流淌著眼淚。」

在同一天, 33歲的北京政法大學教師吳仁華目睹了整個屠殺過程。6月4日清晨,他返回學校,一進校門口,就看到了一字擺開、鮮血淋漓的五具遺體。他跪下痛哭,誓言「永不遺忘」。為了幫助營救被通緝的學運代表,吳仁華偷渡到香港,輾轉流亡美國。他放棄了似錦的前程,一直致力於追查「六四」受難者與加害者的姓名和情況,先後完成三本相關書籍。

吳仁華所指的「受難者」包括死難者、受傷者,以及被捕入獄的工人和市民。據他介紹,根據中國公安部有關六四的內部資料,到89年六月底,全國逮捕了一萬多人,很多人被判刑、被開除公職、開除學籍。有些人服刑10年以上,與社會隔離,出獄後生活相當艱苦,幾乎無人關心過他們。吳仁華說:「一個沒有歷史記憶的民族它是悲哀的民族。」

首次面世的兩組照片

今年5月,大紀元先後發布了兩組珍貴的「六四」現場照片。第一組共兩千張,由北京的劉建全程記錄拍攝。劉建於2016年來到海外,接觸自由資訊後,認識到自己之前被洗腦了。

去年底,劉建問女兒:「你知道『六四』嗎?」17歲的女孩兒反問:「『六四』是什麼節?」

這句話深深地觸動了劉建,他想起了塵封30年的底片,他決心揭露中共的謊言和迫害:「我們作為中國人,作為親歷者,有義務告訴人真相,要讓後代知道真相。」「不能抹掉歷史!沒有哪一個政府能抹掉歷史。」

另一組照片來自網名「不再沉默」的讀者,他寫道,攝影者「力圖向世人展現八九民運震撼心靈的磅礴氣勢,這就是人民的力量」。「公布這些照片,再現當年的真實場景,既是讓我們告訴後代,毋忘當年那場血腥屠殺,喚起更多人覺醒;又是告慰千萬個暴政屠刀之下的冤魂。」

天安門廣場有多遠

5月27日,在故宮舉行的第13屆AAC藝術中國頒獎典禮上,青年藝術家張玥在領獎致辭中表示,近年因為受到言論自由的限制,他曾做出自我妥協和審查,未能盡力抗爭及捍衛言論自由。他說,在「六四30年後的今天,站在離天安門廣場這麼近的地方領獎,顯得更加慚愧」。

張玥的大膽發言贏來讚揚,相關報導被當局全網封殺。北京「六四藝術家」季風表示,很多當代中國藝術家喪失了用藝術抗議的使命,張玥此舉做出了良知的示範。

在槍聲沉寂後的黑暗裡,中共的宣傳確實蒙蔽了許多人的心智,它的淫威確實打斷了更多人的脊梁。30年,埋藏了多少悲壯、變遷?那些奮不顧身的「車夫」們消失了嗎?

1999年7月,「六四」10年後,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信仰群體舉起了屠刀。修煉人手無寸鐵,卻展現了最堅韌的抗爭。2000年-2001年,大約有10萬至15萬大陸法輪功學員走上天安門廣場,抗議中共鎮壓。他們打開「真善忍」和「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高呼「法輪大法好」。很快,埋伏在廣場的便衣警察衝上來將他們打倒在地,拽上警車,送往看守所關押、折磨。

長春法輪功學員王可非就是其中一位。她於2001年12月被中共監獄迫害致死,年僅35歲。王可非曾說:「說謊話、顛倒黑白,是可以逃過磨難,可是,那還算人嗎?迫害當前,在大法中受益的人就是應該挺身而出。為什麼不可以自由的煉功?為什麼不讓看大法的書?為什麼不能說一句『法輪大法好』?」

30年過去了,「六四」仍是禁區,傷亡人數仍然未知,肅殺和高壓步步緊逼。「5月35日」(隱喻「6月4日」)成為對峙的新形式。死難者家屬的痛和淚從未停止,中原又添多少新悲劇?

如今,天安門廣場上,百姓不能靜坐,不能拉橫幅,不能喊冤。廣場外的偌大天地,仿佛是一座無形的監獄,四周高牆聳立,隔斷了真實的資訊和自由的聲音。

血痕消散,在金錢和慾望的帝國裡,「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是一種流行觀點。它意味著,可以接受謊言,可以忘記過去,可以無視善惡,即使同胞曾經慷慨赴死,並以生命擔起道義,即使物質的繁榮建立在破壞生態、環境污染、貧富懸殊、人權侵犯之上,即使暴虐一邊消滅肉體,一邊摧殘心靈。

有人因形勢所迫放棄了初衷,也有人雖親歷慘烈,卻不願再提當年。至於未曾目睹坦克碾壓與子彈呼嘯的90後、千禧一代,他們聽聞「六四」後,或者好奇地去尋找真相,或是懵懂而不以為然。

我們的日子過得怎麼樣?中共殘酷地鎮壓了和平請願的學生,繼而以謊言欺騙世界,持續作惡,一次次摧毀社會走向美好的機遇。當我們被毒食品、毒疫苗、毒謊言和毒霧霾包圍時,我們全部淪為難民——生態難民、陰霾難民、金融難民、信仰難民、政治難民。人們呼喊:「讓我呼吸」,「我要活著」,「我們應該怎麼生存?」

吳仁華先生說的好:「六四」不是歷史,而是現實。那是中共罪惡史、民族苦難史的一頁,時時迴轉,提醒眾人:勿忘過去,明辨善惡。當我們在重重亂象中似乎逃無可逃時,必須依靠真相和良知突圍。而在這一刻,這一天,請關注身邊的點點燭光,那是勇氣的火焰,照亮記憶和前路。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6-02 4: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