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碎葉城外:習近平宜近美國 遠小人 解散共產黨

1987年6月12日,美國總統里根在西柏林勃蘭登堡門前發表講話,呼籲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推倒柏林牆」。現場的擴音設備,使得柏林牆另一邊的東德人民也能聽到里根總統的講話。里根總統這一天的講話被許多人認為是肯定了冷戰結束,世界共產主義開始垮台。(MIKE SARGENT/AFP/Getty Images)

人氣: 33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1日訊】30多年前,同樣是戈爾巴喬夫和里根總統數次會晤建立起的友善的私人關係,成為化解美蘇兩國對立並最終結束冷戰的重要因素。習近平原本通過去年首次訪美赴川習會與美國總統回訪紫禁城,與總統川普建立了良好的友誼。川普政府近來對中方採取的行動也非針對習個人,而是針對自中國入世以來由於共產黨治下惡劣的人權狀況和漠視知識產權等原因造成的巨額美中貿易逆差和大量美國工人失業等問題。習近平目前不應回到敵對的前態,甚至強化共產黨的統治,恰恰應該近美國,遠小人,解散共產黨。

目前一些分析認為,中方面對貿易戰的壓力,當下只是在托宕,直至美國出現傾左的新總統上台,或是美方先耐不住做出讓步。後者從川普的執政風格和美國民眾的支持程度看是無可能的。實質上習如果不解散共產黨,能做的也就只能是拖延苦等,因為,不只是在竊奪外國知識產權上,共產黨的整個體系從理念到運作的機制,自始至今就是偷搶拐騙殺,由此延伸出的對外做法自然與正常的國際社會無法相融。

面對中美貿易衝突的壓力、多家高科技公司涉遭懲處、經濟低靡、權力受擠壓等問題,習近平勢力現在處於內外交困的局面。解決之道自然存在,回顧一下當年蘇聯在困境中解體的歷史時刻,從葉利欽與戈爾巴喬夫的經歷,也許可以有所借鑑。

20世紀80年代中,連續數十年將巨額經費投入軍備競賽的蘇聯,經濟已無路可走,政治和社會等其他領域也危機重重,民眾怨憤聲高。此時,被普遍認為人際關係好、相對年輕的戈爾巴喬夫被扶上台。戈成為蘇聯最高領導人,蘇共總書記;後又成為蘇聯第一位總統。執政六年,戈雖在各方面進行大規模改革,但因為共產黨的理念和體制本身是反自然、非人性的,而經濟恰恰是以人為本,依循自然市場規律,在共產體制下所謂的發展或改革最終註定無路可走,所有的共產國家無一不是如此。戈爾巴喬夫也無法挽救蘇聯經濟,形勢繼續惡化,近乎潰崩。

此時的亮點是,戈爾巴喬夫身為蘇聯總統,畢竟已擁有相當大的權力,完成「抓權」的過程,有心以此為國家帶來一些積極的改變。同時,蘇聯大多數百姓都已厭惡舊的體制。

1991年8月,戈爾巴喬夫除了打算以《新聯盟條約》給予蘇聯各加盟國家獨立主權,即自由外,其在政治上的改革削權,也如習近平「打虎」一樣,觸動了很多既得權力和利益。戈遇到的反撲力量從表面上看,比今天習近平遭遇的更強大,如當時的克格勃頭目、蘇聯副總統、總理、國防部長、最高蘇維埃主席等首腦人物均在其中。當月19日反撲力量派出克格勃特務將在外地度假的戈爾巴喬夫軟禁,對外稱總統身體欠安,由副總統代理,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國防部長還調部隊和坦克進入莫斯科。當時外界普遍揣測,反撲力量發動的政變已成功。

與戈爾巴喬夫同歲、由戈一手提拔且與其一同推動新條約的葉利欽時任俄羅斯總統,其父親早年曾被打成煽動反黨分子,甚至被關進集中營勞改。葉利欽已在政變前一年公開宣布退出共產黨。政變發生後,當時葉利欽的住宅也被全副武裝的克格勃圍住,葉利欽克制內心的極大恐懼,勇敢地走出家門。不可思議的是,克格勃力量竟然沒有攔截葉利欽。當天正午,葉利欽走到聯邦議會大樓前,特意站在政變者所派軍隊的一輛坦克上,向民眾發表演講《俄羅斯領導人告公民書》,指稱「蘇聯共產黨是犯罪集團」,發動了非法政變,將給國民帶來災難,他鼓勵俄羅斯民眾罷工上街,反對發動政變者。大批民眾開始自發聚集到克里姆林宮周圍,保護葉利欽。他們站在葉利欽和戈爾巴喬夫一邊,實際上是站在自由民主的價值和願景一邊。反撲勢力原本外強中乾,又都擔心一旦失敗後自己的身家性命和利益,不少人不戰而退;民眾中猶豫不定者見此,選擇了支持葉利欽和戈爾巴喬夫。反撲勢力的政變以失敗告終。

蘇共歷史上有多次對異己的清洗和殺戮,政變中的克格勃卻絲毫未能阻擋葉利欽成行,至今為人稱「謎」;調入莫斯科的軍隊也可以隨時在政變組織者的指示下擒拘葉利欽和其追隨者,但竟然沒有人敢下令。其實是因為蘇共當時已如現在的中共一樣,大勢已去,虛弱得無力阻止歷史巨變,克格勃和軍隊的背後也沒有了「朱」心骨。最後,大部分民眾、媒體、軍人都站在了葉利欽和戈爾巴喬夫一邊,也就是自然而然站到了自由、民主的本能需求一邊。五天後,戈爾巴喬夫被迫,葉利欽積極主動,解散了共產黨,並查封蘇共中央大樓;幾週後,蘇聯各加盟共和國相繼宣布獨立。蘇共解散和蘇聯解體,從全國範圍、整體來看,民眾和共產黨員都沒有強烈的反應,社會平靜的讓人驚訝。

與蘇聯當年相似,中共政權今年也已近70之壽。當今中國有龐大數量的中產階層。如果問問這些人,中國現在不要共產黨了,如何?其中大多一定欣喜歡騰,因為他們將有自由發展的空間、公平的機會和更有安全感的生活。何況坊間今時,無論在飯局和茅廁,罵共產黨已成為時尚。此時,如果習還緊抱共產黨不放,誤以為救命稻草,甚至還欲強化黨的控制,中國人包括黨員內心都會覺得愚蠢,習反而可能因此失去權力。

習打算借搖搖欲墜的共產黨統治來保住自己的權力,實為身在廬山,迷而不見其他「一百萬個可能」。事實上,中國從上到下現已沒人對共產黨存希望,習才是共產黨尚能存在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目前比較合適的解決之道是,像當年葉利欽一樣解散共產黨。習近平的「打虎行動開始原本是被逼所致,為生存被動還擊,恰如葉利欽和戈爾巴喬夫反擊發動政變者。共產黨的頑固舊勢力扼殺開明力量是邪教的本能與必然。在最後更大的反撲發生前,黨內眾多有能力者不妨幫助促成習近平以積極的心態主動解散共產黨。

如果能做到這一步,以美國為代表的自由社會,特別是已建立良好關係的川普政府一定不會坐視不管,川普政府對孤僻暴戾如北韓者尚且友善容納,鼓勵其開放優化,何況中國?有消息說,習眼下遇到黨內頑固勢力的阻擋。如果習能做出明智的選擇,美國必會伸出援手協助中國平穩過渡;如此也才能實現兩國及全球永久的公平經貿。更何況習已具有相當大的權力,反撲力量已微乎其微,降拿其易如反掌。習的眾多追隨者宜幫助其做出正確選擇,支持其親近美邦,摒除國中奸佞,與自由社會——尊人性、順應自然的正常社會,合作轉型。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9-06-02 2: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