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三部分 另一個歐洲:共產主義的犧牲品(51)

《共產主義黑皮書》:審判共產黨領導人(2)

作者:卡雷爾‧巴托賽克(Karel Bartosek)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人氣: 59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3日訊】1948年初,羅馬尼亞共產黨開啟了帕特雷斯卡努(Lucretiu Patrascanu)的案子,他是一位知識分子、著名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在1921年年僅21歲時成為黨的創始人之一,並在1944年開始擔任司法部長。他的案件的某些方面預示著針對鐵托的這場運動。帕特雷斯卡努在1948年2月被解職,並被監禁,在斯大林去世一年後的1954年4月被判處死刑,並於4月16日執行。這遲到的極刑至今還是個迷。一個理論是羅馬尼亞共產黨總書記喬治烏-德治(Gheorghe Gheorghiu-Dej)擔心帕特雷斯卡努會康復,認為他是潛在的競爭對手。然而,這個想法只是部分合理,但確實這兩人自戰爭以來一直不合。

1949年,與羅馬尼亞接壤的國家相繼開始審判共產黨領導人。第一個是在阿爾巴尼亞,其領導層與南斯拉夫共產黨人關係密切。指定的受害者是左澤(Koci Xoxe),他曾經是共產黨人武裝抵抗力量的首領,在戰後被任命為內務部長和黨的總書記。左澤致力於鐵托的路線。1948年秋,在黨內開展的一場打擊「由左澤和克里斯托領導的親南斯拉夫托派」的政治運動之後,所有南斯拉夫共產黨的盟友都在1949年3月被捕,左澤與其他四位領導人一起在地拉那受審,包括克里斯托(Pandi Kristo)、柯涅季(Vasco Koleci)、胡塔(Nuri Huta)和米特羅約季(Vango Mitrojorgji)。左澤在6月10日被判死刑,在第二天執行。他的四個同伴受到重判,不久之後其他阿爾巴尼亞黨內親南斯拉夫的共產黨人也成為「清洗」的犧牲品。

1949年9月,第二個反鐵托的作秀審判發生在布達佩斯。被告是拉依克(Rajk Laszlo),在西班牙的國際旅戰鬥過。拉依克曾是抵抗運動的負責人之一,在擔任內政部長時對非共產黨的民主人士進行了嚴酷的鎮壓,之後成為外交部長。1949年5月被捕後,拉依克被他以前的同事折磨、要挾,他們告訴他,如果他幫助了黨,就不會被殺。他被命令在法庭上認罪並發起一連串指控,說鐵托和南斯拉夫人是「人民民主」的敵人。匈牙利法院的判決於9月24日達成,並剝奪上訴權:拉依克、瑟尼(Tibor Szonyi)和紹洛伊(Andras Szalai)被判處死刑,而南斯拉夫人布蘭科夫(Lazar Brankov)和社會民主黨人尤斯圖斯(Pal Justus)被判無期徒刑。拉依克在10月16日被處決。在隨後的審判中,一個軍事法庭再判了四名高級官員死刑。

在拉依克審判之後的鎮壓中,匈牙利有94人被捕、判刑和拘禁;15人被處決;另有11人在獄中死亡;50名被告被判十年以上徒刑。這一起案件中的死亡總數約為60人,其中包括一些自殺的涉案囚犯、親屬、法官和警察。

領導層內部的敵意、黨總書記拉科西(Matyas Rakosi)的勁頭,再加上祕密警察的首腦們,都影響到了對受害者及其領導拉依克的選擇。但是這些和其它的因素,都不應掩蓋一個基本事實,那就是許多主要的決定是來自莫斯科那些負責中歐和西歐事務的安全部隊和情報部門的頭目。從鎮壓浪潮的最初以來就一直如此。蘇聯領導人全神貫注地要發現巨大的國際反蘇陰謀。對拉依克的審判發揮了關鍵作用,特別是通過其主要證人,最近在檔案中已經證實其實際上是不公開的共產黨員的一位名叫菲爾德(Noel Field)的美國人,此人幫助過蘇聯。

這種想在鐵托主義中尋找國際陰謀的努力,也明顯反映在索非亞舉行的對科斯托夫(Traicho Kostov)的審判中。科斯托夫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共產國際官員,曾被前政權判處死刑。他曾在戰爭期間參加抗戰,曾被任命為戰後全國委員會副主席,被認為是季米特洛夫(Georgi Dimitrov)的繼承人。季米特洛夫是共產國際的前任總書記,自1946年以來一直擔任保加利亞共產黨的領導人,但他的健康狀況從1949年開始穩步惡化。他從那年3月開始在蘇聯接受治療,但在7月2日去世。

從1948年末開始,保加利亞共產黨領導的「莫斯科人」一派(即那些戰時待在莫斯科度過戰爭的領導人,與匈牙利的拉科西和捷克斯洛伐克的哥特瓦爾德如出一轍)一直在批評科斯托夫的錯誤和失敗,首先是他「與蘇聯不正確的關係」,包括經濟問題,儘管他做了「自我批評」。季米特洛夫在5月10日一封發自蘇聯的一個療養院的信裡猛烈地譴責了科斯托夫,經季米特洛夫同意,科斯托夫1949年6月與其他幾個同夥被捕。

對科斯托夫和其他的九名被告的審判於1949年12月7日在索菲亞開始。一週之後達成了判決,科斯托夫被判處死刑,罪名包括作為保加利亞舊政權裡的警察部隊的代理人、鐵托主義叛徒以及西方帝國主義的代理人。其他四個領導斯特凡諾夫(Ivan Stefanov)、巴甫洛夫(Nikolai Pavlov)、內切夫(Nikolai Nechev)和圖特夫(Ivan Tutev)被判處無期徒刑;另外三人被判15年,還有一人被判12年、另一人8年。兩天後,在科斯托夫要求被寬大處理的上訴被拒絕後,他被處以絞刑。

索菲亞的審判在共產政權下對共產黨領導人的審判史上占有獨特的地位。在陳述證詞時,科斯托夫說的與他在酷刑逼供下的陳述不符,並聲明自己是清白的。他立刻被噤聲,但是還能發出最後的請求說自己是蘇聯的朋友。他沒被允許把話說完,但他的爆發讓那些組織後續作秀審判的人非常小心地做準備。

科斯托夫事件並沒有因為主要受害者被處決就在保加利亞完事。1950年8月,又對從負責經濟的首席官員中選出的他的12個同事進行了審判。在1951年4月還舉行了一次對另兩個「科斯托夫幫的同謀」 的審判,接著第三次審判是針對兩名保加利亞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成員。此外,還有幾個相關的審判針對軍官和安全部隊的成員。#(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林達而,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9-06-04 10: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