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稀土加聯俄能對抗美國嗎?

日本試圖減輕對中國稀土依賴,越南同意幫助提供稀土。圖為江蘇省連雲港,推土機鏟稀土裝船出口到日本。(AFP)
人氣: 44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1日訊】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是端午節,我們先祝大家端午節快樂。我們今天要談的話題是中美之間的戰爭,中美貿易談判陷入僵局之後,兩邊的態度是日趨強硬,美國是不斷出招,將貿易和掛鈎,要對剩餘的325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又動員了盟軍英國一起來圍剿華為

中共這邊也不甘示弱,除了打稀土牌,最近又發布了白皮書和旅遊警告;高層也是不斷的出訪,和俄國打得火熱。那麼稀土加上聯俄是否就可以抵抗住美國呢?我們今天來分析一下。

在節目的過程中,我們歡迎您參與我們的討論,或者發表您的意見,您可以通過Skype或者電子郵箱來聯繫我們,我們的Skype帳號是hhpl;電子郵箱是hhplsoh@gmail.com。

橫河先生,中美貿易對抗,一般的觀點,其實您的觀點也是這樣的,認為中共手裡的牌不多,但是北京似乎是信心十足,它們嚷嚷最凶的就是稀土牌。我們之前分析過,稀土其實不應該算是一張牌,但是也有人這麼說,他說這個稀土資源雖然其它國家都有,但是這麼多年加工的部分都是在中國進行,所以美國想一下子建立供應鏈也不容易。這個其實就是要比是中共先頂不住了,還是美國先能建立出來供應鏈。您對這種觀點有什麼看法呢?

橫河:先說一下稀土中共可不可能把它當作一個武器來打?這個是有可能的,因為其實最早的時候鄧小平講過,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當時認為中國的稀土儲量占全世界的80%。但是當時可能誰也沒想到,美國現在石油儲量和年產量都已經舉足輕重了;而中國稀土儲量其實只有世界的37%,產量倒占80%,加工幾乎是100%,但是這個不表示其它國家沒有儲存能力或者沒有生產能力。

對於這點,CNBC在5月30日的時候採訪了美國唯一一家稀土公司Mountain Pass Materials的主席,這個主席說,其實生產非常簡單,包括加工過程很簡單,最遲他的公司明年就可以完全不依靠中國,而自力更生了;他說有政府的資助更好,但是沒有他也不指望。

如果中共真的把這張牌打出來禁運的話,美國政府肯定要支持資助美國公司。當然目前只有中國有處理設備,但是美國跟上去是很快的。它和芯片不一樣,芯片的話,你再自力更生十年八年造不出來的,但是稀土加工很容易就造出來。而且他們說他們以前擔心環境方面,他們環境方面一個現在肯定是比中國方面要處理的好;另外一方面,他們已經得到許可了,就是加工的環境許可已經有了,而且在這種特殊情況下,政府更可能會支持。

但是我覺得,如果北京拿稀土作為武器的話,它有更重要的意義,就是超出稀土本身了。它要一打稀土牌的話,馬上就會加強美國對華鷹派的立場,也就是說,這就證明北京是一個不可靠的供應者,不僅是稀土,包括其它的戰略物資。這樣的話,實際上在制定政策方面對北京會更不利。美國當然問題並不是說有沒有稀土,或者提煉技術,而是政策上是不是在有這麼便宜系統供應的情況下去建立一個多樣化的供應鏈的問題,只要一打稀土牌,美國的主要問題就解決了。

主持人:那麼美國現在反制稀土牌,他具體的措施是什麼?

橫河:這個要歸功於2010年的時候中國打的第一次稀土牌,當時是釣魚島事件,中國漁船事件,後來中共就祭出稀土武器對付日本。結果是什麼呢?就是日本減少了對中國稀土的依賴,而且他發現了海底蘊藏豐富的稀土礦。

美國和澳洲因為這件事情,就重開了關閉了的稀土礦,就是美國不是一點準備都沒有。川普就任以後,在2017年要求對美國的稀土進行調查,而且軍方提出了一個報告,最近這個報告又重複了,就提出要不依賴中國稀土的計劃,至少軍方不能依賴。今年參議院還提出了一個稀土法案,如果中共限制出口的話,這個肯定會有助於這個法案的通過。

美國的措施有哪些呢?一個是加速計劃中的提煉設備,就是加工設備的設施的建設;第二個是加速軍方的稀土自給計劃,人們認為西維吉尼亞有重稀土,一旦投產以後,完全可以滿足軍方的需要。還有一個就是其它國家,像美國和澳洲會擴大開產,改進工藝,減少在終末產品中稀土的用量;還有一個,另外一部分,他會更加強對中國需要的高技術產品的管制,你像芯片,現在只是對華為而已,如果打稀土戰的話,很可能會擴大。

還有一個,不是美國的措施,會自然的導致這麼一個結果,就是一旦中國開始打稀土牌的話,國際價格就會暴漲。美國人分析,它會刺激走私。你知道很多公司和私人是要賺錢的,一旦價格暴漲以後,自然就有人想辦法走私,而且它走私很可能走私的是終末產品,終末產品就很少,不是土的話就非常少,就是已經提煉出來可以用的。

同時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稀土在任何消費產品當中的含量非常非常少,即使它的價格暴漲的話,最後的產品,你比如手機那樣的產品,它的價格影響非常小,就是它這個暴漲多少倍,都不可能對最後的消費品的價格影響太多。所以從這幾個方面來說的話,可能稀土不是一張好牌。

主持人:從川普2017年就要求去調查稀土情況來看,他可能事先就想到了中國這張牌;您也說稀土從各方面來說都不是一張好牌,為什麼北京還要用它呢?

橫河:美國有分析家認為它有兩個可能性,他說一個就是北京是虛張聲勢,嚇唬別人;還有一個可能性就是,它還沒有計算到打了稀土牌以後,對它自己不好的後果。但是我覺得要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這個實際上是一個正常的思維,但北京的思維,中共的思維不是正常的。我認為北京手頭的牌本來就不多,所以它能夠有幾張牌的話,它很可能必須要用,甚至是不得不用,因為它沒有牌嘛,一共就這幾張牌。

還有一點,大家要注意,不要低估北京所說的不惜代價的代價。現在北京宣傳機構拿朝鮮戰爭最後的談判作比較,最後談判,當然它是什麼呢?就是邊打邊談,以打促談,所以最後坐到板門店,在這之前打了很多,期間也打了很多仗。

但是我覺得更重要的是潛台詞,就是整個朝鮮戰爭是有代價的,它這個代價實際上是近一百萬的中國士兵傷亡作為代價的。這個潛台詞其實還有一個就是,北京不惜以中國人民的犧牲作代價來贏回中共的面子和這場貿易戰。無論是貿易戰也好,冷戰也好,還是熱戰,它是有代價的,而這個代價不是發動這場貿易戰的人,中共是發動貿易戰的人嘛。人們說沒有估計到對它自己產生的後果,它實際上是不在乎對中國產生什麼後果的,這就是北京為什麼可能還要用稀土牌的原因。

主持人:我們來看一下現在中美兩國的外交方面的動靜,這個星期是川普訪英,同時習近平訪俄,您覺得他們是不是各自去拉攏同盟軍的節奏呢?

橫河:這肯定是。因為一個時間太巧了!你看,川普總統6月4日在英國進行國是訪問的時候,和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在倫敦召開了一個聯合新聞發布會,這個發布會就讚美兩個國家的特殊友誼,而且對一系列的問題表達了觀點。這裡頭就包括了幾個就是明顯的是和美中貿易戰有關的,而且和制裁華為有關的。你像談到情報共享、華為問題、貿易問題,當然也討論了英國和歐盟的關係。顯然就是說貿易和華為5G是值得聯合新聞發布會的內容的,可見這個有多重要。

至於說習近平訪問俄羅斯就更明顯了,因為它其中有一些是直接或者間接針對美中關係惡化的。你像他們有兩個聯合聲明,其中有一個聯合聲明是把這個原來的戰略夥伴關係提升為叫「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當然美國媒體報導的時候也說了,就是搞不清楚這兩者有什麼區別。

雙方要簽署30項左右的協議,包括在俄國由華為參與建設5G,就是俄國的營運商,最大的營運商,俄羅斯移動電信系統公司,和華為簽了一個共同建設5G的合同。從這點來看的話呢,習近平和普京之間所達成的東西,明顯的是雙方需要。因為雙方現在很多問題上受到美國的壓力,就說在這一點上他們是共同的,所以說很可能是聯起手來對付美國。

主持人:那麼俄國有可能成為中國有利的同盟軍嗎?

橫河:這個很難。就說在歷史上,我們知道俄國是中國最大的敵人,在所有的列強當中。林則徐講過最有名的一句話叫「終為中國患者,其俄羅斯乎」,而且他後面還說「吾老矣,君等當見之」,就是說他已經看不見了,但是你們能看見。果然在他去世8年以後,俄羅斯侵略中國。要知道那個時候,中國才剛剛認識英國的時候,林則徐就講了這樣的話。當然,林則徐的很多國際事務,因為當時的條件使得他認識很淺,因為了解的很淺嘛,認識很淺。但是毫無疑問,他對俄羅斯的認識是超前時代的。

歷史上我們知道俄羅斯占領了中國最多的領土。其他的國家租借的,你看像香港、澳門都已經歸還了,只有俄國的,雖然清朝和民國都不承認,但是江澤民簽訂一個條約就永久割讓了。在歷史上,列強欺負中國最嚴重的是俄國;另一個極端是對中國最好的美國。從任何角度看,中俄之間都沒有一個理由去建立超出正常關係的特殊的友好關係。

現在我們知道中、俄、美關係,它完全是由這個奉行馬列的中共從意識形態出發,在建政的時候確立的,就是親蘇反美。從那個時候,49年到現在,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是也可以說總體並沒有大變。當然在60年代、70年代,上個世紀中蘇交惡的時候,好像是聯美反蘇,但實際上那個並不是意識形態的衝突,而是說當時赫魯曉夫否定斯大林觸動了毛澤東的神經了,那個是毛的私人恩怨的問題,而不是真的兩個黨意識形態有差別,雖然說罵修正主義。

蘇聯倒台以後有很長一段時間,中共是把蘇聯和俄國作為共產主義反面教材,就是失敗的反面教材來對待的。但是到90年中期以後慢慢的又轉變了,主要是還是發現在反美問題上有共同點,特別在聯合國很多問題的投票上面、取向上面,中俄有很多共同之處。

也就是說,中俄的關係其實並不是建立在中國和俄國友好的基礎上,而是建立在共同和美國有利益衝突的基礎上的。就是說他不是朋友的關係,而是由一個共同的他們認為的敵人把他們弄到一起去了。這兩者是有區別的。所以說現在的中俄關係實際上是中共和俄國的關係,而不是中國這個國家或者人民和俄國的關係。

但是呢,中俄之間的共同點也就是這麼多了,就兩國之間,從國家來看,不從黨來看的話,其實有非常多的不同之處和衝突、矛盾等等,從歷史的、文化的、現實的,都可以看出來。你比如說現在,遠東的中國移民問題啊、資源開發問題啊、甚至有一帶一路對前蘇聯勢力範圍的侵蝕等等,這個歷史矛盾太多。中共可以把俄國當成反美的同盟軍,但是俄國幾乎不可能成為中國真正的朋友。

主持人:那麼現在網上有一位聽眾在提問,他說習近平和川普會面的時候曾經說過,說中美有一千個理由搞好關係;那麼到現在局面竟然變成了完全對抗。那為什麼反差會如此大?

橫河:這個中美有一千個理由搞好關係是改革開放這個角度來講的,就是從文革結束以後改革開放,中共的歷屆領導人,外交關係是不是搞得好,是以他和美國建立的關係的好壞來評價的。因為中共文革以後,它是用經濟發展來作為它的主要的合法性基礎的。那麼經濟發展實際上就是搭美國的順風車,實際上就是對美國開放,嚴格的說。後來當然跟歐洲其他國家都一樣了,但是它畢竟是對美國開放開始的,而且最主要的。

所以說如果搞不好關係的話,那麼它的全部的合法性基礎就維持不下去了,所以說一直是這個態度,就是對美國的態度,一定要搞好關係。但是並不表示它真的對美國友好,因為制度的根本衝突。

所以當最後貿易問題激化了,因為這麼多年累積下來激化以後呢,當美國堅決要求中共改的時候,中共就發現它兩相比較,一個是經濟發展維持合法性基礎,還有一個就是直接要求經濟上的結構性的改變,直接挑戰它的合法性基礎。當它發現這個問題有這麼嚴重的時候,對中共統治有這麼嚴重的時候,它就很快的就轉變過來了。這是經過一個評價的,就是肯定是經過一個評估,然後最後決定還是面對對它統治直接了當的威脅是它當務之急。我覺得是這麼個原因。

主持人:那不管怎麼說呢,習近平的訪俄之行應該說還是有收穫的;那麼我們再來看一下川普的英國之行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儘管英國皇室和政府給予川普最高規格的國賓禮遇,但是在媒體上,我們看到川普他也遭遇到英國民眾的大規模抗議和精英人士的反對。現在接待他的英國首相特雷沙梅也會因為脫歐問題而辭職,那麼後繼者會是個什麼態度,還是很難預料的。那英國這個盟友,您覺得川普能抓得住嗎?

橫河:我覺得這個盟友不是隨便就能分開來的。妳剛才講媒體一如既往的集中報導抗議川普的活動,但是我們要注意到媒體故意忽略了支持川普的大規模集會。就在英國其實發生了支持川普的大規模集會,人數非常多、非常集中。

因為整個訪問主要是在倫敦進行的,倫敦集中了英國的精英,如果你光看倫敦的話,脫歐根本就不會出現。倫敦跟英國全國是有差別的。美國和英國的關係是西方盟國關係當中經歷過最多考驗的,可以說是幾百年的考驗。就這種君子之交,它是由共同的價值觀和全球戰略當中的共同利益決定的,遠遠比中俄之間所宣傳他們的友誼和協議要牢靠的多。所以我覺得這個不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主持人:那麼除了稀土和拉攏俄國,北京它也發表了白皮書還有旅遊警告。那您覺得這兩招是心理戰的需要呢?還是說它有實際的作用?

橫河:要講作用的話,我們先談談白皮書吧。白皮書,中共指責美方是三次出爾反爾。這個指控是空的。其實第一次根本就還沒開始談,哪來的出爾反爾?你派一個代表團去,人家就不能給你關稅增加了?根本就沒談,這個不算。

第二次是剛剛低級別的接觸,接觸以後就有一個意向,後來美國就宣布加稅了。那個是意向達成以後,當然回去要向自己的老闆匯報,老闆不同意;老闆不同意,當然那個意向就不存在了,所以這個也不能算出爾反爾。

第三次才真正的是有出爾反爾的,因為那個時候已經經過了艱苦的十輪談判,接近達成協議了,但是問題是是誰出爾反爾?美方說是中方出爾反爾,中方其實也承認。你看這個白皮書上面寫的是,說美國堅持在協議中寫入涉及中國主權事務的強制性要求。問題是既然是堅持,那就不是突然提出來的,無非是中方說了你這步要讓步,美國拒絕讓步,所以才有堅持這一說。也就是說最先提出改變的不是美國,是中國。

萊特西澤說,中方在各方達成的共識重要內容上反悔了;那中方怎麼對應的呢?中方說修改是通常做法,那也證明是中方先反悔。從美方要求的內容看,也是符合美國的說法的,就是重點是執行機制,有些執行機制是需要中方去修改法律的,這個是中方主要的不能接受的,就是要求改變的。

但是白皮書特別有意思,它就是沒有具體指出說是美國出爾反爾,美國哪個地方出爾反爾。它為什麼不說?這麼重要的事情。顯然是如果他說出來了,他認為美國出爾反爾的內容的話,那麼整個白皮書的說法就不成立了。因為畢竟除了中國大陸不能翻牆的人以外,全世界都知道美國的要求是前後一貫的,從來沒有改變過,就談判的訴求。

中方甚至通過馬雲的《南華早報》去放風,說是美國要求中共開放互聯網,不能被中共接受,所以導致了談判破裂。中共確實是發明了它這個所謂互聯網主權的概念,但是這件事情顯然不是事實,最後它白皮書出來的時候,連提都沒有提,美國也從來沒有提過。

談到中方說美國侵犯了他的主權,就是涉及到主權問題的事情,強制性的要求中國執行,美方對他的回應其實一直是一致的,就是結構性的改變,而且要非常具體,而且要可執行,這就是談判的初衷和目標。

我們其實以前也討論過,就是儘管美國的目標他可能不是中共的政權,但是如果這些要求能夠實現的話,是會動搖中共的統治基礎的,雖然對中國人民和中國國家有好處。如果中共認為這個是侵犯了主權的話,那麼從一開始就不必談了,因為美國一開始條件就是這樣的。我就不相信中共是到了快要談成了,談了95%了,才發現這跟它的統治權有關係,我不太相信這一點,所以我認為還是它自己設計了這一套。

白皮書沒有多大用處的,它主要是給國內一個交代,就是說談判破裂了,它總得找一個替罪羊,那中共自己肯定不會認錯的,所以它一定會找一個最現成的替罪羊。你像大躍進失敗,餓死幾千萬人,結果它找了誰做替罪羊呢?找了一個天災、一個蘇聯。但後來我們才知道那三年風調雨順,根本就沒有天災;蘇聯也沒有逼債,是找的替罪羊。

那現在中國大陸外資撤退,民企也外逃,經濟下滑,物價上漲,正好這個貿易談判破裂了,所以它就要找很現成的,就是把美國抓出來做個替罪羊,這個對貿易戰本身沒有幫助的。

對國外有什麼作用呢?它肯定對美國沒有用處,但是它不強硬又不行,它不能讓別人看出來自己是一個外強中乾的紙老虎,它以前說別人是紙老虎,其實中共自己是。因為中共它是不能跟別人和平共處的,要它就是吃掉別人,吃不掉別人的時候就韜光養晦,它認為別人也會這麼對它,它認為它自己一示弱的話,大家都會來欺負它,所以它不能示弱,這是中共的思維。

中共其實除了稀土以外,它還祭出來另外一個武器,就是所謂「不可靠實體清單」,要對美國的企業進行制裁,有人估計它會對參與制裁華為的美國高技術的芯片和操作系統、軟件系統這些公司進行制裁。

但是很奇怪的是,就這些公司的產品不僅是華為需要的,中國的很多高科技的、高技術的公司都需要,它這個制定的「不可靠實體清單」的制裁方向,跟美國制裁它的方向是一致的,就是說它等於是在自己制裁自己。美國說禁運,它說好,你禁運得不夠,我要制裁他們,讓他們更不要賣給我們。哪有這種制裁方法的?那有這種完全沖著自己的企業打的這種做法?所以說我覺得這個是沒有什麼用的。

主持人:那麼對應來說,美國方面下一步會有什麼樣的措施呢?

橫河:現在美國是頻頻出手,這些都已經超出了貿易戰的範圍,實際上美國現在的一系列的舉動確實反映了美中之間的主要衝突,實質是意識形態、價值觀和社會制度方面的衝突。

首先是人權方面,你看現在美國大使館貼出了《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放在大使館的網頁上,美國政府30年來第一次正式把六四發生的事情稱為「大屠殺」,美國國務院要受迫害的團體提交中共方面在人權和宗教信仰迫害的執行者的信息,參議院就六四屠殺30周年提出了一項議案,這一系列就在人權方面。我不覺得人權是一個貿易牌,人權完全是獨立的。就說美國從價值的,從道德的高度,站在制高點來對待中共。

另外一個就是台灣,美國現在美台關係肯定會進一步加強,尤其是在軍售這個問題上,現在可能是台灣正式要求向美國購買一批軍備,20多億美元,包括超過一百輛的先進坦克,如果落實的話,那是一次非常大規模的美台軍售事件。

另外在貿易戰之外又開闢了新的戰場,就是科技戰;還有可能的牌呢,美國可能還有金融戰,所以說美國手頭的牌是最多的。

主持人:那麼我們還有1分鐘的時間,您能不能簡單的講一講,因為華為已經跟俄羅斯正式簽訂了武器的開發合同了,那麼這一筆交易能夠救華為嗎?

橫河:我覺得救不了,因為華為這個合同有幾個幾乎它沒辦法解決的大問題,不是它自己能解決的,第一個是供應鏈,這個華為的5G我們說過,對美國芯片依賴很大,美國一封殺的話,它怎麼樣研製替代芯片?這不是明年能完成的。即使自己有備胎,它說的備胎的話,也肯定達不到美國芯片的質量。早期是這樣的,你一定要完全消化才能超越嘛,它整個系統建設的質量和可靠性也會下降,那麼到這時候它的低價優勢就沒有了,因為東西已經不好到不能用的程度,誰還再用它?

第二個就是華為參與的5G網絡的質量,建設質量一直有問題,它的5G攻城掠地,但是實際上一直沒有實戰檢驗過。這一次英國第一次實測,不到1分鐘就當了!就是有聲無圖了。英國情報機構也發現華為的5G有安全問題,但是卻一直解決不了,華為允諾解決,但是解決不了,那這種已經被發現的,不大可能是有意留的後門,而很可能是技術上真的有問題。

再一個,俄羅斯同樣會有跟西方國家一樣的擔心信息安全以至國家安全的問題,在這點上,我們很難相信俄國會信任華為。

主持人:那麼這次節目我們就先討論到這裡,我們感謝您的收聽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6-11 9: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