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滬寧的詭計(下):本性難移

圖為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滬寧。(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氣: 2246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新報導)作為中共智囊,王滬寧最早獲得了改革派人物趙紫陽的欣賞,繼而受「貪腐治國」的江澤民所重用,再又獲得胡錦濤收編。時至今日,王又可「春風滿面」,在多個會議上,以中共常委身分貼著習近平而坐,其逢迎、「變色」技術,在中共歷史上當無第二人。

王滬寧擅長轉換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想法。他能把那些想法,用中共內部的那一套語言表達出來,最終變成政策。有媒體曾一針見血,指王滬寧的角色準確地說應該是領導人的「政治化妝師」,而且是「專責推銷偽劣政治假貨的政治化妝師」。

王滬寧還能準確揣測當下中共總書記的心態,然後有效地提出令總書記們均能接受的政策建議,以換取最大的既得利益。其搞出的政策、理念前後矛盾,甚至後人對其會有多麼負面的評價,王似不介意。

王滬寧靠江上位 在趙紫陽掌權時大談「憲政民主」

1986年的王滬寧,其政治主張與現在的「習思想」幾乎南轅北轍,有很多呼籲改革的觀點在內。而當時中共總書記是趙紫陽,是屬於中共改革派的人物。

王滬寧於1986年撰寫的《「文革」反思與政治體制改革》文章中 ,不僅否定毛澤東,還公然稱大饑荒「餓死四千萬人」、「文革」整死2000萬人,並直白地稱「有朋友說,如果我們有蔣經國那樣的領袖人物來推動民主憲政就好了……」

王滬寧還在文章中稱「集權制害了共產黨,害慘了共產黨!」

當時王滬寧的不少觀點,已引起鄧小平和趙紫陽注意,並在趙的講話和文件中出現。王滬寧也成了當時《半月談》 等時事雜誌的封面人物,引起了時任上海市委副書記、主管文宣的曾慶紅的注意。

也因為當時王的文章批毛,至今王仍被「烏有之鄉」毛左們定為「反毛分子」。

到了「六四」時期,尤其是1989年中共《四二六社論》出台後,王滬寧走向學生運動的反面。

1989年4月,上海受到北京學生抗議的影響,復旦校園也出現絕食、演講、遊行。參加抗議的年輕教職工尋找資深教授們簽請願信。他們找王滬寧簽名,但是他不肯。相反,王滬寧在一份反對抗議的文件上簽名。

《縱覽中國》網刊發行人兼主編陳奎德曾對大紀元說:「他將他的政治態度展示得更明確了——他不支持學生運動。」

1989年,因為《世界經濟導報》事件,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召集上海學者開會。大多數與會者發聲反對打壓導報,但是王滬寧公開支持打壓。他的表現得到江澤民和曾慶紅的賞識。

江澤民在1989年成為中共總書記後,王滬寧第一篇文章就提到「強化穩定是壓倒一切的必要」。之後,王的文章又指,「發展民主政治不能超越我國現階段的條件。」「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和推進民主政治,必須要有統一和穩定的政治領導。」

王的這些說法,甚符合剛掌控中共權力的江澤民胃口,有的還被江用來作為拒絕政治體制改革的藉口。

1995年,在吳邦國和曾慶紅的力薦下,王滬寧被調入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在中南海當時最紅的智囊滕文生的手下工作。江澤民把王滬寧接到北京後,傳出江對王說的一句話,「如果你再不進京,這一幫人可要跟我鬧翻嘍。」

從中可見江澤民及其派系成員對王的看重。

王滬寧投江澤民所好 炮製出「三個代表」

江澤民掌權初期,中國大陸內外大環境都對中共很不利。1989年以來,世界共産主義運動的解體,使得中共在理論宣傳上失去了依據;1989年對「六四」和1999年對法輪功的鎮壓,使得中國社會人心渙散;鄧小平1992年南巡後,中共開始集中「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但大規模腐敗潮已初步顯現。

王滬寧也看到,中共當時唯一的希望就是在經濟高速發展之上,以維持統治合法性。再加上王滬寧對江本人喜好的揣摩,在2000年後幫江炮製了「三個代表」。

「三個代表」中,中共所謂「代表中國先進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要求」,意味著資本家可以入黨,中共黨員可以成為大富翁,正好符合江澤民「悶聲大發財」的想法;既然中共「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那從此後,中國還需要什麼政治體制改革、選舉、政黨輪替呢?這等於是幫江澤民解決了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問題。

但是王滬寧的這個「三個代表」,與中共的原教旨矛盾,也讓江一度在中共內部遭到很大壓力。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就是要消滅資產階級,而江同意讓資產階級入黨,等於是一定程度上改變了中共的性質。

隨著中共在2001年11月加入世貿組織,加上中共的「三個代表」的理論,使得各級官員都拼了命發展GDP,以達到貪腐和撈錢的目的,也使得中國經濟一度呈現爆炸式發展。

現在海外學者在反思當時中國經濟發展弊端的時候,用了「低人權、低環境、低道德」三個詞來形容。

「十八大」以後,習近平的反貪運動抓了幾百名省部級以上的高官。中共貪腐高官就從「三個代表」出台算起,直到後面幾十年,數量如此之多因為中共規定黨員可以是大富翁,而且江澤民家族還帶頭貪腐,做出榜樣來放任貪腐。用西方媒體的話來說,中共「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

時至今日,中國社會的貧富兩極分化、社會對立嚴重、腐敗大潮難遏的根本原因,都與當時江的政策有直接關係。這也是坊間一直稱江為「中國腐敗總教練」的原因。

在江澤民2002年交出總書記職務時,王滬寧成為了中央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王滬寧眼中「無力」的胡錦濤

到了胡錦濤掌權時期,王滬寧幫胡弄出了「科學發展觀」及「和諧社會」,實質也是投胡所好。

所謂「科學發展觀」,實質解決的是「三個代表」造成的「瘋狂發展」的副作用。簡單來說,就是當各級官員發展GDP時候,不能亂來,不能搞重複建設,要「科學地發展」。

其後,王滬寧又幫胡錦濤弄出了「和諧社會」的概念。

2004年9月19日,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提出了「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概念,胡錦濤將它作為中共的一種社會發展戰略目標。

這個概念的出現有多重背景。

第一是針對當時中國社會日益嚴重和尖銳的矛盾。當時朱鎔基搞的國企改革,使得千萬級職工下崗,中共權貴靠變賣國有財產,一夜暴富,社會矛盾開始激化。中共需要對新興資產階級進行吸收和妥協,最終達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和諧共處」、腐敗分子和民眾之間「其樂融融」的局面。

第二是江澤民掌權時期的「共同體」概念出現升級。在胡錦濤掌權時期,這個概念搖身一變,成了「和諧社會」。到了習近平掌權時期,就變成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實際上,這反映出中共的三步戰略,江澤民掌權時期是概念形成期;胡錦濤時期是中共將「共同體」概念應用在國內;習近平掌權後,王滬寧就將這個「共同體」概念擴張到了中共在國際上的政策,想與世界各國一起「同生死、共存亡」,以達到中共永久執政的目的。

再一個背景是,胡本人性格相對溫和,王滬寧看到了當時胡錦濤在中南海的弱勢地位,而江派強勢。王滬寧搞出的這套東西也算是順應胡錦濤「不折騰」的思路。

中共「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詳情見:
王滬寧的詭計:紅朝崛起的不歸路 (上)

「和諧社會」說法出台後,網民就認為,「和諧」是一帖典型的狗皮膏藥。從那個時候起,是凡網上言論被刪除、網頁被屏蔽、討論被禁止,網民都戲稱為「被和諧了」或「被河蟹了」。

這並沒阻止王滬寧在2012年成為政治局委員。

習近平掌權後 王滬寧再「變色」

2012年12月,習近平剛剛從「十八大」上獲得總書記的職務,就輕車簡從「南巡」廣東,並在深圳蓮花山向鄧小平雕像獻花。當時,所有媒體一致認為習將繼續走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之路。

令外界沒有料到的是,之後隨著習對江派及其他政敵展開反貪大清洗,其言行也越來越回歸中共原教旨。從2013年的「七不講」,到2017年的「不忘初心」,習當局理論越來越「左」。人們不禁問,現在的習近平為何與首次出訪給鄧小平像獻花的習近平判若兩人?這其中發生了什麼?

仔細觀察現在習當局的政治架構和言論,其實在王滬寧早期文章中多有提及。

王滬寧在1988年3月的《復旦學報》上,曾發表了一篇題為「現代化進程中政治領導方式分析」的文章。王滬寧在文章中寫道,採取「集中」的政治模式,而不是「民主」、「分散」的領導體制,讓政府能夠「有效地分配社會性資源」,「促進經濟快速增長」。

文章稱,統一領導「可以避免各種不同的觀念和看法不必要地相互衝突」。

2017年,王滬寧一手設計的「習思想」被寫入中共黨章。「十九大」上,習當局多次要求中共黨員「不忘初心」。即便在美中貿易戰日趨激烈的2019年5月,政治局會議仍然號召中共要「不忘初心」。

但這樣一來,王滬寧自己在理論上都出現了前後矛盾。

當年中共成立時的所謂「初心」,包含消滅資產階級,實現無產階級專政的內容。去年5月,習當局最高層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共產黨宣言》的核心主張就是消滅私有制。

2000年前後,王滬寧幫江澤民炮製的「三個代表」中,包含著資本家可以入黨的內容。

換句話說, 王滬寧再次「變色」。王幫習建立的這套東西,又部分否定了他親手幫江澤民建立的「三個代表」。

而王滬寧幫習設計出的「不拋棄中共」,同時「速成世界領袖」之路,讓習在國際上處處碰壁,也招致美國下定決心遏制中共。

王滬寧在逢迎了三任中共總書記後,終於成為了中央政治局常委。

如今的王滬寧,一邊「滿面春風」地坐在習近平的身邊開會,一邊親眼看著中共在其十多年理論的指導下走向末路。#

責任編輯:葉梓明

評論
2019-06-12 3: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