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陸兒科醫生緊缺 一人一天看診126患兒

大陸兒科醫生缺口已經超過20萬,一個醫生要服務2,600名兒童。(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108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心茹綜合報導)工作強度大,醫患糾紛多,收入低,個人發展空間小……最近3年,大陸兒科醫生流失人數已高達14,310人,流失人數占兒科醫生總數的10.7%。

在「以藥養醫」的潛規則下,兒科和其它科室相比收入相對較低。雖然兒童的看病量很大,但大多數以呼吸道的疾病為主,而且用藥量也有所控制,兒科醫生的收入與其它科的相比一般要低50%左右。

連續工作二十多個小時

《時代週報》等媒體報導,6月7日下午5點半,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的兒科醫生周立立坐在值班門診室裡問診病人,她是當晚的兒科夜班急診醫生。夜班急診十天輪一次,一次要在醫院工作二十多個小時,工作量巨大。

晚上9點,十平方米左右的急診室裡站滿了人,在周立立面前的是一位5歲的小女孩,因為高燒被爸爸抱著,媽媽在等醫生開藥。

在診室外面,候診區的一排椅子上坐滿了排號的病人和家長,輸液區的吊瓶也掛滿輸液架。「近期廣州的天氣一會兒暴雨、一會兒暴晒,小孩子容易發燒。」周立立說。來看急診的多是5歲以下的小孩。

零點之後,病人開始少了。「今天因為是端午節,來醫院的人少,整體還是很輕鬆的。我最多(的時候)一天晚上看了126個病人。」周立立說,「那天晚上,我的視線一直沒超過小孩子的高度,只聽見大人在講話,根本來不及去看家長。凌晨三點才吃上一口晚飯。」

「現在條件好一點了,就已經很知足了。這種10天輪一次的夜班急診,在2017年,可是三天輪一次。」周立立說,「而且兒科醫生的辛苦與相應的報酬不成正比。」

兒科醫生的薪酬幾何?據中華醫學會兒科學分會、中國醫師協會兒科醫師分會在2016年聯合發布的《中國兒科資源現狀白皮書》顯示,相較於其它科室的醫生,兒科醫生承擔了1.68倍的工作量,但薪酬收入僅達50%。

醫患糾紛多 醫生隨時會喪命

2016年,山東萊鋼醫院兒科醫生李寶華被患兒家屬砍成重傷後,不治身亡,其身中27刀,頭部多達12刀。

湖南邵東的王俊醫生,只因沒有停下手術為新到的患兒清創,就被家屬圍毆致死。

不光自己的安全,有時連他們的至親骨肉都難以保全。在湖南益陽,一位醫護人員年僅10歲的孩子,在上學途中被患者家屬尾隨,捅了13刀。

全國兒科醫生僅有10萬 正在消失

5月27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婦幼司司長秦耕回應大陸兒科醫生資源不足問題時表示,目前兒童醫療服務資源相對比較緊缺,全國每千名兒童兒科醫生數為0.63,且明顯低於世界發達國家水平(0.85~1.3)。

2017年,大陸兒科醫生缺口已經超過20萬,醫生總數僅有10萬人,但0~14歲的兒童約有2.6億,一個醫生平均要服務2,600名兒童。

直到現在,兒科醫生缺口不但沒填補上,反而在不斷擴大。2014年到2016年,3年時間,兒科醫生流失14,310人,占總數的十分之一。

在醫學生中,流傳著一個順口溜,「金眼科,銀外科,打死不去小兒科。」

年輕的醫學生,寧願去內科、婦科,也不想來兒科。後果是,15年裡,大陸的兒科醫生僅增加了5,000人。

每年有80萬醫科生畢業,成為醫生的只有2.2萬人,而成為兒科醫生的僅300多人。一邊是新增醫生人數銳減,科室連人都招不滿;一邊則是兒科醫生逐漸離開這個行業。

早前就有《廣州日報》發布消息稱,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東院,21名兒科醫生中,有4名被民營醫院高薪挖走,月薪三萬,還不用上夜班。

有34%的兒科醫生在兩年內有辭職計劃,在基層醫院,這個比例已經達到了41%。

可以預見,兒童醫療已經進到了寒冬的時期。

大陸自實行醫療產業化以來,「以藥養醫」成潛規則,一方面變相鼓勵醫院腐敗,一方面造成急需的醫生人才流失。有評論說,兒童看病難不是因為醫生不夠,而是體制錯了。#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6-13 3: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