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中共為保政權不惜毀掉「東方之珠」

中共陷入全面危機 王滬寧稱要為「最壞情況」做好準備

6月12日,過萬名市民到金鐘政府總部和立法會外請願,促請政府撤回《逃犯條例》。期間警方使用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布袋彈,暴力鎮壓手無寸鐵的示威民眾。(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3096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王友群香港報導)6月9日,香港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103萬香港人走上街頭,抗議中共在香港強推《逃犯條例》,目的只有一個——守護「東方之珠」。

6月9日香港百萬人上街抗議之後,特首林鄭月娥仍堅持6月12日恢復立法會二讀,引發罷工、罷課、罷市。12日,上萬名示威者包圍立法會,卻遭警方濫用武力驅趕及暴力清場,至少72人受傷。香港警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竟然稱示威民眾為「暴徒」。

中共強推《逃犯條例

「逢九必亂」。2019,中共正面臨執政70年來最大的危機。去年,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起美中貿易戰,中國經濟很快呈現出一系列的不穩定因素:就業不穩、金融不穩、外貿不穩、外資不穩、投資不穩、預期不穩,再加人心不穩。

今年1月,習近平特別召開中共省(部)級高官會,專門談到中共面臨七大風險:政治風險、經濟風險、社會風險、技術風險、外部環境風險、意識形態風險以及黨內風險。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在最後總結時稱:中共要為「最壞的情況」做好準備。

面對內外交困,中共為保住政權,除繼續迫害信仰團體和維權人士;同時也在不斷加緊對民眾的監控,來自IHSMarkit的數據顯示,截止目前,中國的監控鏡頭已超過2億個。

市場研究機構IDC 1月30日發布的報告預測,2022年,中國監控鏡頭將達到27.6億個。14億中國人,人均兩個監控鏡頭。整個中國大陸被中共變成一座大監獄。

中共還加緊打壓台灣人、香港人。今年2月,又著手對《逃犯條例》,(又稱「引渡條例」、「送中條例」)進行修訂。此法案一旦通過,中共就可隨便找個借口在香港抓人。中共在大陸的統治完全靠「高壓」和「欺騙」維持著。一旦「逃犯」落入中共手中,「被失蹤」、「被認罪」、「被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甚至「被自殺」,都有可能。這引起香港人的極大恐慌和強烈抵制。

不顧香港各界的反對,5月21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仍然明確表示:中央完全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

中共強推《逃犯條例》表現出了中共一貫的強權作風和對自由民主的扼殺。

中共建政以來,1949至1950年、1962年以及1970年代,出現過3次逃港潮。

當年逃到香港的民眾人數以百萬計,那時候,中共沒要求港英當局將這些人引渡回大陸。那麼2019年,中共又是如何不惜一切代價強推「送中條例」呢?

1. 寧可香港優勢盡毀

香港的優勢來自香港與中國大陸的不同之處。這些不同之處與美國國會通過的《香港政策法》(Hong Kong Policy Act)密切相關。該法賦予了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港幣可自由兌換美元;香港在政治、法治、經濟、貿易、對外政策諸方面享有與中國大陸完全不同的待遇;不同大陸居民持有的中國護照,香港居民持有特區護照;申請赴美簽證獲獨立看待;香港還可在美國出口管制下購買敏感技術等。

6月12日,前中國危險委員會副主席吉弗里說,美國國會兩黨對撤銷《香港政策法》已沒有異議,要求撤銷的議案3月份就遞交給川普總統了。美國眾議員議長佩洛西6月11日發表聲明稱:「如果港府通過『送中』惡法,美國國會將別無選擇,只能重新評估香港在所謂『一國兩制』下是否仍享有足夠自治權。」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共同主席、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計劃重新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取代《香港政策法》。

一旦美國政府取消《香港政策法》,香港就會成為中共統治下的一個普通城市,失去獨立關稅區地位,美國對中國商品實施的懲罰性關稅將立即適用香港;港幣將無法自由兌換美元;海外駐港公司將紛紛撤離;香港將失去在政治、法治、經濟、貿易、對外政策等方面的所有優勢。過去因為《香港政策法》,才使香港享有較高的信貸評級。

目前標普對香港的長期信貸評級是高投資級別的「AA+」,一旦香港的信貸評級被調低,香港所有企業的貸款成本將上升,對香港經濟的影響將是巨大的。

但是,中共寧肯毀掉這一切。

2. 寧可背棄《中英聯合聲明》

1984年發表的《中英聯合聲明》,承諾香港現行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在「一國兩制」下,香港享有不同於中國大陸的自由與司法獨立。

該聲明由當時的中共總理趙紫陽和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簽訂,時任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國家主席李先念都在場見證。該文件於1985年在聯合國祕書處登記,正式生效。

據英國外交部解密檔案,英國1992年為香港制訂引渡協議及現行《逃犯條例》時,強調「只與司法制度、刑罰制度、人權狀況達標的政府建立引渡關係」,即使香港主權移交中共後,此等必要人權標準仍然適用。

中共早就把《中英聯合聲明》當成廢紙。2017年6月30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說:「現在香港已經回歸祖國懷抱20年,《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英方對回歸後的香港無主權、無治權、無監督權。」

2019年的今天,中共更是不把《中英聯合聲明》當回事,為一己之私而背信棄義。

3. 寧可迫使外國人撤離

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吸引了許多外國人到香港投資興業、安居樂業。比如,香港有8.5萬名美國公民和1,300多家美國企業,還有30萬加拿大公民。

美國對沖基金大鱷Kyle Bass6月5日接受Real Vision採訪時說:「昨晚我和一個朋友吃晚飯,他剛剛賣掉了在香港的兩處房產,然後舉家搬到倫敦,一去不復返了。他在香港長大,他家幾代人都在香港。」「富人們首先恐懼,並對政府失去信心,他們便會開始把資產轉移出去。這是正在發生的事。因此,香港富人要麼兌換美元,要麼離開,我認為這兩種情況都會發生,那樣香港就完了。」

資深傳媒人胡力漢形容「送中條例」如一把刀架上新聞工作者頭上,影響新聞自由。「我聽很多國際傳媒講過,已準備將香港的總部、位於香港的亞太地區新聞總部,轉至台灣;如果是商業部分,可能轉至新加坡。」

4. 寧可迫使港人移民

去年,香港發生三個被稱為「不幸的第一次」:第一次取締一個政黨,第一次拒絕一位外國記者入境,第一次因政見取消大批人士的參選權利。今年4月26日,33名台灣法輪功學員被拒入境並被遣返。6月2日,「六四」學生領袖封從德被拒入境並被遣返。如今,又強推「送中條例」,令香港人人自危。

1989年,中共「六四」大屠殺,令港人人人自危,引發第一次大規模移民潮,5年內約30萬港人移民海外;1997年,中共收回香港,港人因恐懼中共,掀起第二波移民潮。現在,中共強推「送中條例」,可能引發港人第三波移民潮。

在台灣世新大學就讀的香港黃姓學生說:「以前,香港人被莫名其妙定罪,以不知名的方式被押送大陸審訊,已經夠可怕;但是現在,這是直接來到我面前了!我可能因為在台灣參與六四紀念活動,上了電視,就會被中共捉走,你說可不可怕?」她說在台灣的香港學生,很多是為了「逃離中共」,「我們對香港政府已不抱希望了,但我沒想到的是,以後,我可能只是回家探望家人,就可能會被抓走⋯⋯」

5月22日,《紐約時報》與英國《金融時報》分別報導,25歲的黃台仰和27歲的李東昇是香港本土派社運人士,2018年5月已獲得德國政治庇護身分。

德國《歐華導報》主編錢躍君說,以前西方人還把香港看成一個有基本人權保障的地方,現在德國批准了他們的政治庇護申請,說明在西方人眼裡,香港已經不再是一個有人權保障的地方了,甚至已經沒有法治了。

5. 寧可迫使居港富豪逃離

《陽光時務》週刊創辦人、紅二代陳平說:不少大陸富豪選擇居港,就是看中香港的自由和安全保障,因為在大陸做生意風險很大,如果香港和大陸一樣,他們唯有離開。「有的大陸富豪已經部署撤離,移民到外國。」比如,最近不少朋友組團投資移民新加坡;也有的在辦理小國移民等。同時將資金調離香港,第一步就是賣樓,「如果《逃犯條例》通過,香港樓價一定會大跌。」

6. 寧可迫使香港經濟大滑坡

香港立法會議員姚松炎近期撰文指出,中美貿易戰開戰迄今,負面效應已逐漸反映在香港各項經濟數據上:包括香港生產總值年度變化率,在今年第一季遠低於市場預測,降至0.5%,進出口的貢獻更下跌-4.2%和-4.6%。今年4月,香港貨物出口較上年同期下跌2.6%。各項數據中,唯一增長較大的,僅政府開支。

在新加坡投資市場20年的張先生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一些基金經理人想要做空港幣。因為他們認為《逃犯條例》一旦通過,香港經濟一定會一瀉千里。」

高銀金融集團寧可2,500萬元按金被港府沒收,也要放棄發展剛投得的啟德4C區4號商業地王。高銀5月中用超過111.2億元投得該地,項目總投資180億元。

7. 寧可徹底失去台灣人心

香港百萬人上街「反送中」,得到了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在臉書上的支持。該文吸引18萬人關注,1萬多個留言,更有大批港人湧入留言:「希望台灣撐住,不要讓台灣成為第二個香港」,「千萬別為發大財而失去自由」,「台灣人,不要相信『一國兩制』,那是天底下最大的謊言!」「請台灣的大家好好守護這片自由可貴的土地,不要看輕你們手上的每一票!」

中華民國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在臉書上表示:「《逃犯條例》是被公認的惡法,一旦通過,過境香港的台灣人,只要被中共認定為犯罪並發佈通緝,就可能被捕並移交中共審訊」、「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中共違反普世價值的行為,更加證明『一國兩制』的欺瞞與空洞,台灣絕對不會接受這樣的框架,更拒絕成為第二個西藏、第二個香港。」

參加6月9日大遊行的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說:「中共這也打壓、那也打壓,其實是它非常虛弱的表現,它怕什麼呢?恰恰就是它對自己不自信,所以,這也怕,那也怕。特別是今年有很多周年紀念日,逢九必亂,這種規律對它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夢魘。」◇#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
2019-06-14 3: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