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撤不散」 墨爾本千人再集會聲援反送中

2019年6月16日,千餘名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Peter/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奕澳洲墨爾本採訪報導)週日(6月16日),逾千名墨爾本市民再度聚集在澳洲墨爾本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堅決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痛批香港特首林鄭逆民意而行,抗議者強調「不撤不散」。

為阻止恢復二讀辯論修訂《逃犯條例》,集會提出四點訴求:

  1. 不接受暫緩,必須撤回《引渡條例》;
  2. 釋放被捕示威者,並且永不追究;
  3. 追究暴警,向受到不必要傷害的示威者、記者和救護員道歉;
  4. 平反示威合法性,取消定性為「暴亂」。

昨日(15日)晚9點,一名身穿黃衣的35歲香港男子,為抗議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在金鐘太古廣場高處工作平台掛起寫有「反送中」、「我們不是暴動 釋放學生傷者」等字句的標語,晚上不幸墜樓身亡。

6月16日下午1點,在墨爾本集會現場,上千名抗議者身穿黑衣、面帶口罩、手持白色花束以及黃衣標識悼念這位男子。有示威標語寫道「只有暴政,沒有暴民」。據主辦方估測,今天參與集會的示威人數在1200至1400人。

2019年6月16日,千餘名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圖為民眾為遇難者獻花。(Peter/大紀元)
2019年6月16日,千餘名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Grace/大紀元)
2019年6月16日,千餘名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Peter/大紀元)
2019年6月16日,千餘名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Grace/大紀元)

活動主辦者潘女士(Jane Poon)在集會上說:「6月9日,香港有103萬人參加大遊行反對《引渡條例》,占1/7的香港人口,是史無前例的最大遊行,可見惡法受到極力反對。」

她說,在6月12日的武力鎮壓中,「警方用棍棒毆打手無寸鐵的民眾,使他們被迫用手保護頭部;有傷勢嚴重者抽搐吐血、目光呆滯;有中學教師頭部中槍流血,可能導致右眼失明。」

2019年6月16日,千餘名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圖中發言者為活動主辦者Jane Poon。(Grace/大紀元)

潘女士認為,警察武力鎮壓作為納稅人的示威者和未成年學生,極為「諷刺」,並對政府此舉「十分失望」。

「林鄭月娥指警方執行職務是理所當然『天公地義』,又認為當日示威是『暴亂』。」「證明林鄭無誠意、無悔意,一味拖延。」潘女士指出,港府的緩兵之計無異於「計時炸彈」。

澳港聯(Australia-Hong Kong Link)負責人羅先生(Zion Lo)對《大紀元時報》表示:「大家走在一起,我相信現在所有的香港人都明白(暫緩修例)是個權宜之計,我們希望香港政府撤回修例,而非擱置。」

同時,他表示,目前的事態不容樂觀,「澳洲政府應該考慮,讓香港留學生留在澳洲,否則,他們將再也走不出來。」

在超過一個小時的集會期間,20餘名抗議者自發發表演說。

2019年6月16日,千餘名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圖為抗議者自發發表演說。(Grace/大紀元)
2019年6月16日,千餘名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圖為抗議者自發發表演說。(Grace/大紀元)
2019年6月16日,千餘名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圖為一名來自香港的澳籍女士發表演說。(Grace/大紀元)

一名來自香港的澳籍女士表示,「今天,我們不是為政治而來,而是為了我們這一代,我們香港的家人、朋友。我們的生活不應該被改變,我們可以選擇自己的生活。」

2019年6月16日,千餘名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圖為一名台灣學生發表演說。(Peter/大紀元)

一名來自台灣的學生說:「在台灣,所有的學生都在關注這件事,而它也證明了,中國的『一國兩制』確實是不可行的。在磨滅民主思想的統治之下,這件事情已經違背了他們一開始給的承諾。」

「在大陸,政府不會給學生(真實的)信息。中國學生會覺得,香港又在鬧『港獨』了。」他鼓勵來自大陸的留學生主動通過自由的網絡獲取真實的信息。

2019年6月16日,千餘名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圖為抗議者自發發表演說。(Peter/大紀元)

一名男士在發言中表示,他曾經受到錯誤信息的誤導,「我曾經和很多中國人一樣,以為香港人認為自己更優越,看不起我們。當我到了信息自由的澳洲,我明白事實並非如此。」「香港年輕一代並沒有受到(中共)洗腦,今天有這麼多人站出來,這是香港人的未來。」

2019年6月16日,千餘名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圖為抗議者自發發表演說。(Peter/大紀元)
2019年6月16日,千餘名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行集會,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墨爾本大學的香港學生嚴小姐和朋友沃騰手持標語抗議。(李奕/大紀元)

嚴小姐(Veronica Yan)和朋友沃騰(James Valten)是墨爾本大學的在讀香港學生,集會前,他們和數名同樣身穿黑衣、頭戴口罩的香港學生沿Swanston St街手持標語,靜靜站立。「這關乎香港的自由,我們應該站出來。」嚴小姐說。

她感嘆說:「香港曾經是那樣一個和平、民主的社會,發生這種事超出了我的想像,情況比以往還要糟糕,這很令人難過。」

沃騰出生在新加坡,在香港住了六年。他表示,自己戴的「白色口罩」象徵著和平抗爭,同時,也代表香港人的凝聚力。「在香港遊行時,面對催淚彈等武器,人們也帶著它們(長傘、口罩)保護自己。」

下午2點,粵語歌曲《海闊天空》在人群中緩緩唱響,熟悉的旋律傳遞著希望與能量,激勵著那些為捍衛民主而聚集在一起的愛國人士。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