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譚笑飛:閒談「不忘初心」

在前蘇聯和東歐共產黨政權倒台十幾年後的今天,
世界共產主義運動早已被全世界所唾棄,中國
共產黨走入墳墓也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 。
–摘自《九評共產黨》

人氣: 7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2日訊】習近平繼「打虎」之後又提出了一個詞「不忘初心」。中共的黨魁們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力和中共體制,各有一套統治手段,其變遷過程也折射出了中共的窮途末路。

中共篡政之後,毛澤東提出「以階級鬥爭為綱」,開展了一連串的運動,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文革,一方面打擊政敵,一方面用謊言和暴力向中共黨員和民眾灌輸所謂的共產主義理想。從毛澤東和中共體制角度看,這些運動是成功的。毛澤東肉體消滅了劉少奇、高崗、彭德懷等等,牢牢把持權力一直到死。雖然不確定當時的中共高層是否真正信仰共產主義,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當時中共的中下層和普通民眾絕大多數是相信的。對於中共來說,這是維護中共體制的最大保障。近三十年的瘋狂折騰,幾千萬人死於非命,人人自危,國民經濟幾近崩潰,中共依然能夠渡過難關,就是因為廣大民眾還沒有擺脫共產主義的謊言。這就是毛澤東留給鄧小平的遺產。

鄧小平上台後面臨的問題是,共產主義的理想還能畫餅充飢,但是共產主義道路的各種探索都是失敗的,民不聊生。繼續空著肚子鬧革命,結果也必然是中共垮台。鄧小平在實踐中拋棄了共產主義,但是當然不能公開這樣說,於是就有了著名的「黑貓白貓」的理論。什麼計劃經濟市場經濟,不要爭論;什麼社會主義資本主義,不要管它;只要能填飽肚子就行。鄧小平確實通過這個辦法確實緩解了當時社會的主要矛盾。但是謊言終究是謊言,自稱「人民公僕」的中共高官腐敗橫行,號稱「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中共卻堅持一黨暴政。六四運動爆發,中共血腥鎮壓。從那一刻起,中共成功灌輸四十年的共產主義理想破滅,不僅民眾茫然,而且許多體制內的高層也心灰意冷紛紛出走,如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實際角色是現在的中聯辦)社長許家屯,也有軍隊的飛行員毅然投奔台灣。

江澤民是六四鎮壓的最大受益者,但是他面對的問題更麻煩。共產主義已經在理論上和實踐中雙雙破產,而他自己在中共黨內資歷不足。更重要的是,他已經沒有系統的辦法來維護自己的權力和中共體制了。毛澤東和鄧小平都是在中共體制層面解決問題,出台的是宏觀政策,而且可以光明正大。江澤民只能在個人層面解決問題,就是「悶聲大發財」。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江澤民默許軍隊走私,放縱官員貪腐。同時也用物質慾望來沖淡民眾在精神層面的思考,教育、醫療和住房三座大山壓得民眾只能日夜為錢奔波。在這個過程中,社會風氣加速下滑,笑貧不笑娼。

「悶聲大發財」帶來了兩個直接後果。第一個是官民矛盾迅速激化。毛鄧時期,中共官員的腐敗方式主要是依靠中共體制而享受特權,中共壟斷了一切社會資源,民眾即使有點錢也買不到緊俏商品,而中共官員則按照級別坐享特權待遇,類似於體操中的規定動作。這種腐敗方式比較間接隱蔽,民眾一時意識不到,所以個體矛盾數量和程度都有限。江澤民時期開始,中共官員的腐敗更上一層樓,不僅保留了規定動作,而且開始有自選動作,大小官員們各顯其能靠山吃山,官商勾結權錢交易,鯨吞國有資產、貪贓枉法、買官賣官等等成為普遍現象,這就直接侵犯了民眾利益,個體矛盾數量暴增、程度激化。

中共官方統計的上訪人數從1992年開始井噴式爆發,可見一斑。第二個是中共體制內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團,特別是中下層組織天高皇帝遠,為了小集團利益各自為政。毛鄧時期,中共的所謂組織紀律之類的規定還是有一定作用的,政令在一定程度上是暢通的。江澤民主要是依靠利益輸送和放縱腐敗的方式換取下級的配合和支持,等於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中共中下級官員無所顧忌,盡情腐敗。在這個過程中逐漸形成了各種利益集團,對於上級的政令,有利於自己的才執行,不利於自己的就拖延甚至抵制。上級對此無能為力,而且對於下級闖的禍還要百般包庇。也就是說,中共體制內部開始渙散,組織紀律失去了約束力,維護中共體制的核心紐帶就是利益。在這個背景下,社會分配製度扭曲,司法不公,民不聊生,維穩成了中共的燃眉之急。維穩經費逐年增長以至於超過了軍費,維穩手段無所不用令人髮指。

江澤民雖然黨內資歷不足,但是畢竟是鄧小平指定的,而且撿到了鄧小平死後的權力真空。胡錦濤也是鄧小平指定的接班人,江澤民也無法把他廢掉,但是習近平就不同了。習近平上位是江胡妥協的結果,胡或許認可這個結果,但是江澤民只是將其當作權宜之計,策劃周薄政變把習搞掉的。人算不如天算,王立軍出逃美領館推倒了多米諾骨牌。

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面臨的首要問題還不是如何維護權力,而是如何保住性命。所以習開始「打虎」,把參與政變的主要角色及其親信都送進了大牢。從習近平的角度看,打虎是保命的必要措施,而且在權力沒有鞏固之前,只能採取逐步推進的方式。從中共體制的角度看,畢竟周薄策劃政變,違反中共體制規則在先,那麼習近平清剿政變團伙,雖然有阻力但是畢竟符合中共體制內的規則。但是,一個基本的常識是「反腐亡黨」,習近平的打虎對中共體制造成了無法癒合的衝擊——「官不聊生」。

首先明確的是,「反腐」的口號已經欺騙不了民眾了。中共官員的腐敗已經是常態了,民眾日常生活接觸的腐敗現象從來沒有減少。打虎打掉的是貪官,沒打掉的就不是貪官了?新上台的就不是貪官了?即然要反腐,為什麼把要求官員財產公示的民眾抓起來呢?所謂「打虎」不過是以經濟問題為藉口搞權力鬥爭罷了。

江澤民的「悶聲大發財」讓中共官員貪得盆滿缽滿,而習近平的「打虎」把中共官員嚇得提心吊膽。從中共官員角度,一個是正激勵,一個是負激勵,強烈的對比之下,官員的反映可想而知。其實在打虎中後期,習近平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所以在老虎們的案情通報中多了一些類似「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交織」的表述,其實就是給中共官員吃定心丸,意思就是如果政治上沒有問題,就不用擔心被打。但是不論習近平本意如何,熟悉中共體制的官員肯定是不敢相信的,中共過河拆橋秋後算賬的例子不勝枚舉。中共當年也搞「三三制」團結地主,但是篡政之後把地主滿門抄斬。而且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本來就是交織在一起的,不同的派系有各自的勢力範圍,勢力範圍又形成了利益集團,而且非常緊密風雨不透。即然利益已經是維護中共體制的紐帶,那麼爭權奪利就是一個無法迴避的問題。

打虎是把政敵打掉,為了維護權力,習近平還需要把自己的親信提拔到高層。與江胡不同,習近平倉促上位,沒有條件和時間培植自己的班底,只有一些舊部可用,而且這些親信級別低資歷淺年齡大,必須予以大面積的火箭式的提拔,這也衝擊了中共體制,動了其他官員的奶酪。比如蔡奇,連中共中央候補委員都沒有當過,就直接進入政治局,而有的中央委員已經連任兩三屆,還被排除在政治局之外。

按照權力分肥是中共體制的規則,習近平畢竟是黨魁,打掉政變集團和提拔自己的親信,這本來是正常的。在毛鄧江時期,中共體制也能夠承受,但是目前的中共體制已經承受不住這麼折騰了。如前所述,第一,各個利益集團已經尾大不掉,習可以打掉周永康等高層,但是打不動中下層動利益集團;第二,中共官員維護中共體制的唯一動力就是要升官發財,突然發現此路不通,而且時時有牢獄之災,那麼必然要打點行囊準備後事,末日心態在官場蔓延,隨時「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習近平在2017連任之後,不再提打虎,而是口口聲聲「不忘初心」。關於這個轉變,一個合理的解釋是,一方面習近平的權力已經相對鞏固,另一方面中共體制強烈反彈,習近平選擇了保黨。那麼就涉及兩個問題,第一,這個黨能不能被保住;第二,習近平將面臨什麼。

時至今日,內憂外患的中共已經沒有任何措施能夠維護中共政權了。幾十年來的演變過程就是民眾日益覺醒,中共體制日益渙散。如前所述,毛澤東時期對民眾的精神控制是成功的,共產主義理想能夠迷惑人;鄧小平時期,用物質生活的提高來在一定程度上填補共產主義理想的消退。毛鄧時期,中共組織的運轉是正常的,政令基本暢通;官民矛盾主要體現在宏觀層面,而且也不激烈。江澤民時期,共產主義理想在民眾和中共體制內都徹底破滅,中共就成了一個赤裸裸的利益集團,官員為所欲為,對民眾殘酷鎮壓。到了習近平時期,能夠維護中共體制的只有哪些「悶聲大發財」的利益集團了,而習近平為了自保性命而打虎,把中共最後苟延殘喘的一點點希望也打掉了。更重要的是,民眾和中共黨員都開始清醒並拋棄中共,這要歸功於《九評共產黨》這篇文章。

中共的共產主義謊言破滅後,民眾僅僅是感到茫然無措,對中共的認識也多侷限在貪腐、官官相護等等方面,而且還是在中共灌輸的思維方式下看問題。同時,中共也在有意轉移民眾的注意力。所以雖然謊言破滅,但是民眾還是沒有真正擺脫謊言的遺毒。2006年《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把中共的本性揭露得淋漓盡致,以至於中共雖然恨得牙根癢癢卻至今都諱莫如深。清醒的民眾和中共黨員(包括中高層官員)紛紛三退,主動拋棄中共,回歸自我。目前三退人數已達三億三千多萬而且與日俱增,民意洶湧。同時逐漸清醒的是國際社會,美國國會、歐洲議會等都多次通過決議譴責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暴行,而且最近的局勢顯示國際社會對中共已經不是停留在口頭譴責,而是在經濟、文化等方面的全方位抵制和制裁。

在這樣一個歷史潮流下,保黨無異於以卵擊石螳臂當車。而且習近平除了一句「不忘初心」的口號之外,也沒有推出任何能夠保黨的措施。至於「不忘初心」,不要說已經清醒的民眾,就是還沒有三退的中共黨員包括習近平本人,有人相信這句話嗎?有人信共產主義嗎?也就是說,習近平在用一句沒人相信的口號在保黨。大廈將傾非一木可支,習近平連「一木」都沒有,只是在拿一個氣球去支撐搖搖欲墜的大廈。

從打虎到不忘初心,反映出的是習近平心態的搖擺。一句歇後語可以恰當形容習近平目前的處境: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打虎得罪了權貴集團,在中共體制內,這個矛盾可能一時緩解,但是絕對不會相安無事不了了之,必定是你死我活。即使習近平提出「不忘初心」向對手輸誠,對手不僅不會退一步,而是會得寸進尺。同時,「不忘初心」令習近平的支持者大失所望。不論是中共黨內還是黨外,有些人是希望習能夠實行改良,結果這些人也不再信任和支持習近平。即使是習的那些親信也是同樣的態度,他們身居高位之後,也有了自己的利益集團和訴求,習的左右搖擺只能令他們與習漸行漸遠甚至離心離德,那時候習就是孤家寡人了。

提到明朝滅亡,人們想到的是崇禎。其實明朝的黑暗統治,可不是崇禎一個人的錯誤,而且崇禎與其前任皇帝們相比,還算是比較開明的,甚至也試圖有所作為。但是明朝是在他手上滅亡的,所以成為千夫所指。習近平也面臨同樣的結果,就因為習是黨魁。發生雪崩,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作為黨魁,必須要為中共所有的罪惡負責。中共罪惡罄竹難書血債纍纍,習近平保黨就是在為中共所有的罪惡背書;如果中共因為習而多存活一天,那麼中共這一天的罪惡都要算到習的身上。

其實關於中共的罪惡,披露出來不過是冰山一角,但是習近平肯定是清清楚楚知道中共做過什麼。即然如此,在中共滅亡前夜,習還主動背負中共的罪惡,這個做法顯然是不明智的。

「不忘初心」這個詞,筆者是很喜歡的。習近平把它放在中共體制內來談,是要維護中共的謊言和暴政。筆者勸習近平跳出中共體制,回歸自我之後再來談「不忘初心」。你在成為中共黨員之前,你首先是一個人;你跳出中共體制,你依然是一個人;你最終也是一個人,這是你真正的自己。「人之初性本善」,不要忘了善良的本性,不要忘了來到這個世界的初衷。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6-02 10: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