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揚傳統文化」徵文大賽參賽作品

【徵文】月光:「迷信」乃迷中信

(Stefan Keller/Pixabay)

人氣: 39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6日訊】「迷信」一詞本無褒貶之意,從字面上理解,就是執著地相信。過去的人都知道天人合一的道理,相信鬼、神的存在,因此虔誠地信佛、敬佛、拜佛。但自共產邪教創立以來,凡是傳統文化中好的東西,如重德行善、信仰神佛、敬拜天地等神傳文化、傳統美德,都被貶為封建迷信和糟粕而予以破除。

中共建政初期就逼迫民眾放棄信仰,砸毀神像,推翻神權,破除迷信,崇尚科學,宣揚無神論。但是在浩瀚無垠的宇宙中,很多人類探索不了,而又客觀存在,令人不得其解的所謂「迷信」事物,在中共治下仍無處不在。在我的一生中,就親身經歷和耳聞目睹了很多「迷信」的事情。

一、神韻晚會節目《水袖》打開了我的記憶

我六歲多時經歷了一件神奇的事情。一九五八年夏季,身為知識精英的我的父親剛被打成大右派,我家就由專家樓搬到了普通民宅。不久,那座民宅後街突發大火,附近居民傾巢出動前去觀望,我也夾在人流中。

但見幾位年輕女子簇擁著一位老嫗款款而來,其中一位高個女子身著粉色水袖裝走在前面。我年紀雖小,卻知她是「古人」。當她們掉頭往回走時,我尾隨「古人」身後,好奇的看著她盤在雙耳鬢上的烏黑髮髻。她們走到一片小樹林前朝左拐去,我也跟著往裡拐,卻不見了她們的蹤影。我疑惑的左右張望,尋找她們的身影,卻發現剛才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也瞬間消失。

二零零八年,我觀神韻晚會《水袖》節目後,突然打開了兒時的記憶。《水袖》中演員的舉止、服飾好熟悉呀!我在哪裡見過?回想許久,忽然想起了那位「古人」,我心中大驚:原來她們是神仙啊。我當時以為觀火的人都看到了,其實只有我一個人看到了。當我把這段經歷講給一位同修時,他竟也有如此神奇的經歷:

他十幾歲那年在一座橋上走,前面有一個人也在走。他想加快腳步超過他,卻無論走多快也超不過去,最後他索性跑了起來,而那人始終不緊不慢的往前走,距離卻越拉越大,最後消失在他的視野中。原來這位同修也遇到了神仙啊。其實,我們當時都是置身於另外空間了。

二、另外空間的故事:

我的一位兒時老師多次給我講過她祖輩傳下來的故事:一個小孩上山砍柴,回家的路上看見兩位老人在路邊下棋,就駐足觀看。那孩兒眼見樹葉一會兒黃了,一會兒綠了;一會兒黃了,一會兒綠了;不知過了多久,他忽然想起該回家了,就往山下走。進了村兒,他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整個村子已物是人非,村裡人誰都不認識他。這時一個小孩想起來了,說聽老人講過,村裡是有一個小孩上山打柴一直沒有回來。原來,那孩兒打柴回來時進入了另外空間。

可能有人以為這不過是個故事而已。那麼,究竟有沒有另外空間呢?就在前幾年,我身歷其境進入了另外空間。

二零一四年聖誕節前夕,我和一位同修為神韻晚會的演出,分頭挨家挨戶去掛神韻傳單。我去的地方,從地圖上看是個死胡同,但當我進去後,裡面卻有一個丁字路口。路南那長長的街道上,一個朱漆大門上已經掛上了綠色的神韻傳單(實際上並沒有人來到這裡),那條街很像中國古老的四合院的胡同大街。

我怕在裡面耽擱時間長了同修著急,就未過馬路,只在我駐足的小院裡發神韻傳單。路東把頭那家房屋裝飾的非常漂亮,花花綠綠、銀光閃閃,給我印象非常深刻。我正要去掛神韻傳單,卻發現路東那面房子家家都已掛上了神韻傳單。我見到同修後,告訴他這個情況,他倍感詫異,他說我在那個院裡進出的時間也很異樣,我們決定發完資料後再回去看看。待兩小時後我們再去時,我驚呆了:那個裝飾的花花綠綠、銀光閃閃的房子已經與西邊的房子合在了一起,丁字路口消失了,確如地圖上標示的是個死胡同。這在一般人看來是無法理解的,但我立刻明白我當時進入了另外空間。

三、親歷託夢

我小時聽同學講過一個故事:那是邪黨建政初期,一個馬戲團在街頭表演,這時一隻「小熊」上場了。當他走到一位婦女面前時,忽然「嘩嘩」落淚。「小熊」一圈兒一圈兒的走,每走到那位婦女面前時就落淚,那位婦女感到很奇怪。夜晚睡夢中,「小熊」來給她託夢了。原來這個「小熊」是她失蹤的兒子,被人販子拐走弄殘後,裝在熊皮裡讓他為人販子賺錢。當時我以為這只是個故事而已,不曾想十幾年後,我也經歷了託夢的事情,才知人們流傳下來的「迷信」,原來都是真的。

文革末期,我父親的一位才華橫溢的右派朋友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不幸得了絕症,沒有親人照顧,父親就派我每天白天到醫院裡去照顧他。一天夜裡,我在睡夢中,忽然夢見他躺在病床上對我說了一番感謝的話,我不知如何是好,就出去給他拿輸液的吊瓶,當我回來時他的床空了。我頓時驚醒,預感到他此時已離世,翌日證實他確在那時離世了。

這次的親身經歷徹底改變了我的世界觀,從此我深信,世上根本就沒有什麼迷信,只有人類和科學永遠都認識不了的事情。冥冥之中,我開始了對人生真諦不斷的探索與尋覓。

四、世上真有鬼

十幾年前,父親的一位朋友喬遷新居,我去看望她,剛聊幾句,她就告訴我,這世上真有鬼啊。我有點不信,她說她家三代人都看到了,就在她現在住的房子裡出現了兩個女鬼,都穿著白衣,披著黑黑的長髮,還說話呢。這倆女鬼經常出沒於她家,她家人非常害怕。有人告訴她要請人做法事,她照做後,那倆女鬼就再沒出現。

我還聽到一個真實的故事。早年位於北京南池子的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處,辦公地點在一座王府裡。有一位信教者前來辦事,竟驚恐的大叫:這是凶宅!於是在地上鋪上白布不停地禱告。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該處任命了一個處長,僅幾個月就突然死亡,再任命一個又很快死去,接連任命了幾個處長都陸續死亡後,公安局也相信起迷信來,請來風水先生勘測。結果是:院內四個角落原本各有一顆鎮邪的大樹,因被砍伐而破壞了風水。最終該處搬遷了。

在搬遷之前還發生了一件事情。有個人在單位值夜班,因臨時有事去車庫拿車,但打開車庫門後,卻見一個身著白衣、披著長長黑髮的女子站在車庫裡哭泣。他嚇得魂飛魄散,慌忙跑去叫人,等叫來人時,那女鬼已消失。據說,我們陽間的夜晚是陰間的白天,這時鬼都出來活動,體弱的人就可以看見鬼,而當人的陽氣很足時鬼就不敢到你的空間場來。

五、中共黨魁也迷信

我孩提時代的一位小朋友告訴我,她奶奶說:天上一顆星,地上一個人。我懵懂的想,星星和人有什麼關係呢?現在知道,地上的每個人都對應著天上的一個星球,就是古人講的「天人合一」。現在天文學家已經看到了宇宙中很多星體發生爆炸的情況,對應到我們人類社會,就是一些生命的淘汰。當流星雨、隕石雨出現之時,就是地上有人要死之日。

據記載,中共黨魁毛澤東死前,天降隕石,毛澤東自知自己要死了,感到不安。在郭金榮所著《走進毛澤東的歲月》中記述了毛澤東對吉林隕石雨的恐懼:「毛澤東被一種情緒籠罩著,他的臉上現出一種思慮,一種不安,一種激動。毛澤東在屋裡走了幾步,讓小孟把窗簾打開。這又是很少有過的要求。毛澤東站在窗邊,望著那夕陽漸落的天際,望了很久很久,望得那樣出神。小孟搖搖頭,她也只能搖搖頭,因為她對此確實了解得太少。」小孟說:「這方面的記載我沒有看見過,小時候,聽我媽講過,在我們家鄉的一個村邊上,一天夜裡,突然掉下了一塊大石頭,有磨盤那麼大。後來,這塊石頭,又被風颳走了。咳,都是瞎說,我才不信呢。」毛說:「噢,你媽媽講過這樣的事,你還不相信。」 小孟說:「我是不相信,您能相信?」毛說:「我相信噢,中國有一派學說,叫做天人感應。說的是人間有什麼大變化,大自然就會有所表示,給人們預報一下,吉有吉兆,凶有凶兆。」

毛澤東稍停又接著說:「天搖地動,天上掉下大石頭,就是要死人哩。三國演義裡的諸葛亮、趙雲死時,都掉過石頭,折過旗杆。大人物、名人,真是與眾不同,死都死得有聲有色,不同凡響噢。」

在中共黨魁中,不僅毛澤東篤信「迷信」,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前黨魁江澤民更迷信。據網文載,中共高層中就屬江鬼燒香拜佛最勤了。江鬼自知自己在六四和迫害法輪功中罪責難逃,為了不下台,逃避天懲,到處燒香拜佛,迷信風水。2004年6月4日,冒雨上九華山參拜地藏菩薩,下台後還在家抄《地藏經》。中國佛教四大聖地,包括山西五台山、安徽九華山、四川峨嵋山、浙江普陀山,都有江鬼拜佛求籤後的題字。

以上所述皆事實,絕非杜撰。

六、世間有天書

人所謂的「迷信」,其實就是不同空間的事物在不同環境中出現了,是天人合一的具體展現。現在科學家已經發現了在我們人類空間中,還有多維空間的存在。但人在迷中是看不到事物的本質和真相的,如果人能不囿於己見,那麼人生中許多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都能找到答案。

當今世界上有一本洪傳世間二十七載,被譯成四十種文字的天書——《轉法輪》,解答了人生所有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這部天書已使全世界一億多各族裔人走入了修煉,這就是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法輪大法是宇宙的大法,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先生從長春傳出,不僅修煉者本人身心受益,連同家人都從中受益。

但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一些別有用心的人不斷栽贓陷害法輪功,更有科痞、文痞對法輪功冠以迷信、偽科學的大帽子加以批判、誹謗、肆意歪曲污衊、造謠抹黑。江澤民本人雖篤信迷信,卻出於對李洪志先生擁有億萬弟子之妒火,發動了對修身向善的法輪功群體進行了長達二十年的殘酷迫害。用科學的棍子打壓宇宙的真理,打壓信眾,打斷人與神的聯繫,其結果必適得其反,自食惡果。

「人類的歷史是創世主開創的。為了救度末劫時的人類,開創了輝煌的人類文化和歷史,奠定了使人類能認識大法的修煉文化。但共產邪靈中共卻用欺騙謊言和無神論把中華五千年的輝煌歷史和神傳文化說成是封建迷信,加以鞭笞、批判和破壞,其目的是「通過毀滅人類的道德和文化,切斷人類與神的聯繫,使人變成「徒具人形的獸」,從而失去被神救度的機會,達到毀滅人類的目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當今可貴的中國人都被中共謊言洗腦多年,很多人已不相信神的存在。人若不信神,就把自己與神分割開來,而與共產邪靈綁在了一起,也就聽不懂神的教誨,更無法接受大難前神的救度了,那就是在毀滅自己,危險至極啊。

但是也有很多人在思考著生命的命題:人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現在一些科學家,甚至世人都已經明了:人來自於宇宙,回歸宇宙。而信神是人回歸宇宙的紐帶,人通過修煉,返本歸真,再回歸宇宙中去。其實,「迷信」一詞,顧名思義,就是在迷障中堅信神的存在。如果人能與「迷信」相遇,那是人的福氣。「迷信」可以改變我們無神論的觀念,破除中共灌輸的欺騙謊言,可以使我們得到神的救度。我們就是要「迷信」,但不是迷信中共。

 (點閱「弘揚傳統文化」徵文)

責任編輯:古言

評論
2019-06-06 8: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