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港人再「回流」加速

一些回流人士提到,香港的政治鬥爭困擾著他們,他們認為搬到另一個地方是更好的選擇。(Getty images)

人氣: 169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6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編譯報導)30年前,面對香港將被中共政府接管,大量香港人移民加拿大。他們後來大量回流香港,現在則開始再回流加拿大,出現了回流逆轉的現象。

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因對中共政府將接管香港的擔心,香港出現了「移民潮」。超過30萬香港人移民到了加拿大,1994年達到一年移民4471人的高峰。因為有「一國兩制」的承諾,香港主權移交後,香港人移民加拿大的數量急劇下降。從2000年到2012年,平均每年移民加拿大的香港居民只有471人。

當時有很多移民加拿大的香港人不斷回香港,出現了「回流潮」。按目前的估計,住在香港的加拿大公民有30萬人,其中包括了這些回流的人。

《南華早報》對加拿大統計局最新人口普查數據的分析發現,自1996年以來,(加拿大人口中)香港出生的人口數量首次增加。最重要的原因是回流逆轉——更多之前回流香港的人開始回流加拿大。

加拿大統計局的數據是:1996年,加拿大人口中香港出生者有241,095人;2001年240,045人;2006年220,095人;2011年209,775人;2016年215,750人。

在2011年至2016年,香港出現了爭取普選的民間運動,並在2014年導致了「雨傘運動」。中共支持香港特區政府對該運動的強力壓制,導致香港人對「一國兩制」失去信心。

劉女士(Jenny Liu)是經歷過2次回流的人。據《南華早報》報導,劉女士20世紀90年代初和父母一起移民來溫哥華。她在加拿大讀完高中和大學後,於1998年回流香港。2015年,她和父母一起又搬回溫哥華。

已經結婚的劉女士說,她沒有再返回香港的計劃。她說:「香港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她為那些沒有外國護照的親戚感到難過,因為他們沒辦法離開香港。

劉女士說,她返回加拿大的主要原因是,梁振英在2012年當上了香港特首,香港的自由派人士都罵他。「在那一刻,我計劃在兩三年內搬回加拿大。」

港人加速回流加拿大

按《南華早報》的計算,在2011年至2016年人口普查期間,(加拿大人口中)香港出生的人口增加了5,975人,同期有4,970人首次從香港移民加拿大、有7,750人去世(按加拿大自然死亡率計算)。淨回流加拿大的人數是:5,975+7,750-4,970=8,755人。實際回流人數應該更高,因為期間也會有人離開加拿大去香港。

相比之下,從2006年到2011年,香港出生的加拿大人口減少了10,320人,同期有4,805人首次從香港移民加拿大、有8,130人去世(按加拿大自然死亡率計算)。淨回流加拿大的人數是-6,995人。

也就是說,從2006年到2011年,香港人是淨回流香港,2011年至2016變成淨回流加拿大。

研究移民的卑詩大學地理學教授希伯特(Daniel Hiebert)認為,香港人這種2次回流的現象「至少在理論上是完全合理的」。假設香港移民當時來加拿大是40歲或45歲,他們發現加拿大生活好但有些無聊,發展機會有限,就回流香港。現在他們是65歲或70歲,已經不太關心是否要住在繁華的城市了,那麼,回加拿大就成了一個不錯的選擇。

希伯特教授說,他提出老齡化的原因,只是從人口統計學角度考慮,他其實也懷疑這是否是香港人2次回流的主要原因,因為還有與香港政治形勢有關的因素。

卑詩大學研究2次回流現象的研究生Kennedy Chi-pan Wong(簡稱王先生)認為,這現象背後有政治和個人原因。他說,他採訪過的2次回流人士提到,香港的政治鬥爭「像鬼魂一樣困擾著他們」。「這影響了他們的情感,影響了他們與他人互動的方式,特別是自雨傘運動以後……他們認為搬到另一個地方是更好的選擇。」

最近在香港發生的市民大規模反對「送中條例」、抗議中共當局違背「一國兩制」承諾的浪潮,顯然比5年前的雨傘運動更強。全球都在聲援香港人的公民抗爭行動,在加拿大的香港人也不例外。

身在加拿大 心連著香港

已經回流加拿大的劉女士雖然沒打算再回香港,但她說,上週末(16日)發生的大規模反「送中條例」抗議行動,使她感覺自己更像是一個香港人。

劉女士上週六一直在互聯網上待到午夜,跟蹤抗議活動的消息。然後在週日凌晨5點起床,去查看事態的發展情況。她說:「我無法入睡,我非常擔心他們(抗議者)。」

週日(16日),劉女士參加了在溫哥華中領館外舉辦的活動,聲援在香港的抗議民眾。17歲的娜塔莉‧譚(Natalie Tam,音譯)和16歲的曲妮‧劉(Chinnie Liu,音譯)也參加了當天的活動。她們都是在香港出生的加拿大人,是回流香港的加拿大人的孩子。

曲妮的父母已經回流加拿大,一家人住在溫哥華,娜塔莉的父母仍住在香港。曲妮表示,她在加拿大覺得很開心,但感覺與香港的聯繫還是很強,「香港是我的家。我喜歡它。」

研究2次回流現象的研究員王先生表示,2次回流的過程引發了許多問題,比如:「他們如何形成自己的身分認同?他們如何形成一種家的感覺?」

他說,他的研究發現,這現象背後有政治原因,也有其它原因。比如說,有些人希望為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機會,但這也存在一些複雜的交叉因素;有些人擔心他們的孩子在香港上學會受到政治因素的負面影響,比如香港學校曾出現的所謂「國民教育」課程——該課程在2012年因為大規模的示威抗議而被撤銷。

在2016年,有1,210名香港人移民加拿大,已經比2000~2012年的年平均471人高了很多,但人數還是不多。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人數則飛速上升,加拿大人口普查數據顯示,1996年在中國大陸出生的人口是231,055人,2016年升至752,650人。#

責任編輯:滕冬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