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裔國會議員面臨前女雇員雙重指控

俞瑩:被國會議員不當解僱 譚耕欠2歲女兒撫養費

華裔國會議員譚耕在多倫多Don Valley North選區的辦公室。(周月諦/大紀元)

人氣: 45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月諦、周行多倫多報導)6月16日宣布退出今秋聯邦大選的自由黨國會議員譚耕,現在要面對雙重指控,包括不當解僱一名女性前職員,以及沒有對所指稱的與這前職員生的孩子負起責任。

2017年7月初,加拿大安徽同鄉會會長兼加拿大安徽總商會會長俞瑩產下一女,取名Rosalina。

「我感冒,生病了,很累。我昨晚整晚沒睡著。我特別忙,馬上還要去接孩子。」俞瑩在6月25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這種情況不是一天兩天了。」

據Hill Times在6月25日刊登的文章,曾是譚耕選區辦公室工作人員的俞瑩聲稱,她曾與譚耕有婚外情關係,而且生了一個女兒,這女兒現在已經2歲。她被譚耕無故解僱;譚耕也從未支付過女兒的撫養費。

現在年齡已過50歲的俞瑩聲稱,她自2013年以來與56歲的譚耕一直有「私人關係」,這段關係於2018年結束。她說,她曾通過她的律師,分別在2017年5月和2018年2月給譚耕發過2封信,要求知道為什麼她被無故解僱(未經證實的指控),並要求為她的女兒(指稱是和譚耕生的)提供子女撫養費。

俞瑩說,直到上週,她才收到譚耕通過雙方都認識的朋友傳來的回覆。她聲稱,譚耕同意在6月15日和她見面,商談女兒撫養費協議。但是,譚耕後來以正忙於競選活動為由取消了這次會面。

第二天,即6月16日,已獲得多倫多當谷北選區自由黨候選人提名的譚耕,突然宣布不會在今秋聯邦大選中尋求連任,理由是要「花更多時間陪伴家人」。

大紀元記者週二下午走訪了譚耕的選區辦公室。辦公室的經理Janet Frendian告訴記者:「譚耕今天不在辦公室。你聽到的都是一面之詞。」

週二傍晚,譚耕向《大紀元》發來一份聲明稱,「俞瑩在工作期間得到妥善和公正的對待,我知道她完全瞭解她的工作條款」,「關於孩子的問題,我應俞瑩的要求於2014年向她和她丈夫捐贈精子,我對孩子沒有任何權利和義務。」

Hill Times文章稱,譚耕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他正在尋求法律幫助,以準備一個「嚴肅的法律回應」。

婚外情的故事

這段婚外情幾個月前已經在中文網站上傳得沸沸揚揚,5月達到頂峰。俞瑩在網上發文講述了她的故事,說她曾絕望到要自殺,是女兒救了她的命。她不想讓女兒在這麼小的年齡失去母愛,「因為孩子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註定無法得到正常的父愛」。

按Hill Times文章,俞瑩聲稱她和譚耕在2013年「建立了個人關係」,譚耕承諾和她「一起生活」。

俞瑩對《大紀元》說,譚耕與黃幸來一直沒有正式結婚。「譚耕與黃幸來互稱夫妻,實際上他們沒結婚,是同居關係(common-law partners)。黃幸來是譚耕兒子的媽媽。他以前跟我說,他們的帳戶都不在一起,本來是分居的。」

本月中,已獲自由黨候選人提名的譚耕,突然宣布不會在今秋聯邦大選中尋求連任。圖為譚耕。(周月諦/大紀元)

從聯邦自由黨網站上對譚耕的個人介紹看,裡面提到譚耕的學歷、工作經歷,在社會上做義工的經歷等,但隻字未提他的家庭情況。不過在週二給《大紀元》的聲明中,譚耕提到:「我有自己的家庭,一個充滿愛心的妻子及三個孩子。」

俞瑩表示,譚耕以前向她做出過「很多承諾」。「我現在感到備受打擊,壓力特別大。我會調整好的。」

2018年7月7日(已經是俞瑩所稱的倆人關係結束後),加拿大安徽同鄉會與安徽總商會舉辦「加拿大安徽情夏季美食徽菜盛宴」活動。現場嘉賓包括譚耕、安徽同鄉會會長兼安徽總商會會長俞瑩在內的幾十人。譚耕與俞瑩還上台合照。

在那次盛宴活動上,俞瑩抱著剛一歲的女兒Rosalina,還為她準備了生日蛋糕。

Rosalina出生後,有些人向俞瑩施壓,讓她息事寧人。俞瑩說:「任何人都會遇到不同方面的壓力。主要是他(譚耕)給我壓力,還有他周圍的人,比如黃幸來。」

譚耕在多倫多大學獲得化學工程碩士和博士學位。在2000年初的幾年中,他擔任過2屆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主席。他被自由黨介紹為首位講普通話的國會議員。

不當解僱的故事

按Hill Times的文章,俞瑩給譚耕的一封信稱,她為譚耕做了2年義工,幫助他競選聯邦國會議員,工作包括幫助籌款,出售會員資格和上街敲門。譚耕當選後,她於2015年12月被僱用為譚耕的選區辦公室特別助理。

俞瑩在信中聲稱,她在2016年4月中旬被無故解僱,並且從未獲得過就業記錄。該信指稱,譚耕告訴俞瑩,因為他妻子不想讓她在辦公室工作,所以必須解僱她,譚耕的妻子也在電話中向俞瑩證實了這一點。

在這封信中,俞瑩聲稱她在2015年之前每年賺20萬加元,但她放棄了她的「房地產和金融生意」,以便支持譚耕。並稱譚耕承諾和她一起生活,照顧她的經濟需求。

俞瑩:曾努力保護議員面子

這封信還聲稱,俞瑩在被解僱後,經歷了4次極度沮喪和試圖自殺。並聲稱期間譚耕與俞瑩有聯繫,了解她的心理問題,但將她的症狀描述為「更年期綜合症」,「不鼓勵」她尋求任何專業幫助。

俞瑩在這封信中說,「儘管她自己經受了痛苦」,她一直對這事保密,以保護譚耕的公眾形象。

在2018年2月的那封信(第二封信)中,俞瑩要求得到對孩子的單獨監護權,理由是譚耕沒有履行作為父親的責任,並且尚未見到當時已經7個月大的女兒。根據國會議員170,000加元的基本工資,俞瑩要求每月獲得1,443加元的子女撫養費。

俞瑩稱,她女兒將在下週初慶祝她的第二個生日,但這國會議員還沒有提供過任何子女撫養費。#

責任編輯:滕冬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