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千百度:中共使館為何不敢出席獨立法庭聽證會

2019年4月6日和7日,獨立人民法庭在英國倫敦再度開庭,聽取有關中共大規模強制摘取良心犯器官的證詞。(從左到右)圖為部分法庭小組成員國際法專家保羅斯(Regina Paulose)、法庭主席尼斯爵士(Geoffrey Nice QC)和英國全球人權基金會董事會成員維奇(Nicholas Vetch)。(Simon Gross/大紀元) China Tribunal Public Hearings in London.
人氣: 15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6日訊】6月17和18日,20多家國際大媒體都報導了同一條新聞:就中共政府或其認可的機構、組織或個人是否犯下過「強迫摘取器官」罪行進行取證調查的「獨立人民法庭」,2018年12月和今年4月舉行了兩次共計5天的公開聽證會。在聽證會上首次對50多名事實證人、專家、調查員和分析員進行調查、取證、質疑;法庭還以多種形式對證據進行審議,包括對調查報告和學術論文等書面材料的審議。在此基礎上,該法庭於6月17日做出終審判決宣布,法庭陪審團一致認定:確鑿證據證明,中共政權大規模摘取良心犯的器官,主體是法輪功學員,犯下了反人類罪行,包括謀殺罪和群體滅絕罪。這一判決引發了強烈的國際反響!

我記得今年早些時候,中共駐英大使館曾對《衛報》表示:中國政府一直遵循世界衛生組織關於人體器官移植的指導原則,希望英國人民不要被中國存在「活摘器官」的謠言所誤導。其實,自從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被曝光之後,它在國際社會一直都是這麼拍著胸脯矢口否認的。

有了解審判程序的讀者或許會問:既然是審判,那就不能光聽一面之詞,既要聽控方的,也要聽反控方的。這話在理。「獨立人民法庭」也恰恰是這麼做的。它舉辦的聽證會,既邀請控方出席,也邀請反控方出席,既接受證明中共「強行活體摘除良心犯器官」的證據材料,也接受否定發生這種事件的證據材料。也就是說,任何人都可以提交支持或反對的證據材料,但有一點,無論誰遞交證據材料,都要接受法庭的質疑。

據媒體報導以及擔任「獨立人民法庭」/中國問題仲裁庭主席的傑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介紹,「獨立人民法庭」在2018年12月舉行第一次聽證會前,曾兩次向中共駐英國大使發出書面信函,邀請中共使館人員出席聽證會,然而兩封信函都沒有收到任何回復,也沒有任何中共使館人員出席第一次為期三天的聽證會。

那次聽證會結束時,尼斯爵士在做總結的陳述中說:「在判決公布之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可利用這段時間重新考慮本法庭對它的出庭邀請。儘管他們至今沒有答覆,他們仍有機會考慮參加這場訴訟。」但是, 中共駐英使館的人員仍未出席「獨立人民法庭」今年4月舉行的第二次聽證會。直至宣布終審判決,「獨立人民法庭」都沒收到任何反對控告中共政府「強行活體摘除良心犯器官」的證據材料。

那麼問題來了,為何中共駐英使館口口聲聲說「活摘器官」是謠言,卻對「獨立人民法庭」的邀請置之不理,不出席它的聽證會並提交反駁證據呢?按說這不正是一個公開擊破駁謠言澄清事實的最好機會嗎?

試想,如果中共壓根就沒「活摘器官」這回事,如果它有足夠和充分的證據證明出席聽證會的50多名事實證人、專家、調查員和分析員所說的一切都是他們憑空捏造的,它會拒絕法庭的邀請嗎?它會自動放棄去聽證會洗白自己的機會嗎?我敢說絕對不會。為什麼?因為中共一向把自己的面子看的比什麼都重。那麼這麼一個看重自己面子的政權,眼前明明有一個再好不過的機會去證明自己的清白,它卻棄之不顧,這說明什麼?只能說明一點,它根本就拿不出否認「活摘器官」的證據,根本就沒法證明自己的清白。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去聽證會上跟控方辯論,失敗的只能是它。而且很可能因此釀成新聞事件,引來更多的輿論關注,讓自己的醜聞被更多的人知道,傳得更廣。所以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迴避,就是裝聾作啞。不過,這也恰恰進一步坐實了「獨立人民法庭」判決的真實不虛!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6-26 12: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