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酷刑日 受害者紐約中領館前抗議中共迫害

2019年4月16日尹信曉逃離中共多年的迫害來到美國紐約,從此他每天都到紐約總領館抗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要求法辦江澤民。(尹信曉提供)
人氣: 13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桂秀紐約報導)「抗議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讓世人了解真相,讓中共邪黨知道我們是打不垮的堅定的大法修煉者,即使酷刑迫害我100次,我也會第101次地站起來。」站在紐約中領館前、來自山東的法輪功學員尹信曉說。

尹信曉,47歲,曾在國內經營紡織品生意。1999年後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被中共非法抓捕四次,非法關押累計6年7個半月時間,遭受惡警毆打、長時間不讓睡覺、雙手吊銬、電棍電擊等酷刑,他親眼目睹同修鄒松濤被迫害致死,以及同修劉德明被下毒迫害的事實。

2000年10月尹信曉僅僅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勞教3年,當時他妻子已經懷孕7個多月。他被抓捕時,中共警察說:「沒辦法,上面有指標」。

吊銬、電擊、下毒 中共酷刑滅絕人性

尹信曉被綁架到青島勞教所不到一星期,就被轉到了山東省淄博王村勞教所。

在山東淄博的王村勞教所,尹信曉和全省各地被非法關押在這裡的其他法輪功學員遭到了中共公檢法司系統的邪惡迫害。

尹信曉回憶說:「在我到之前,剛剛發生過學員們集體絕食抗議邪黨的強制轉化(放棄信仰),勞教所在請示了中共高層後就派武警部隊進入,兩個武警架住一個學員,在前面放上饅頭和水,不吃就用高壓電棍電擊,直到吃飯為止。」

在那次事件以後所有新來的法輪功學員就被先要求寫在勞教所內不練功、不學法、不洪法的保證,不寫保證書的學員就被他們用手銬銬在各個大隊的鐵門上。

尹信曉說,「我被惡警高舉雙手吊銬在一個大鐵門上,惡警指令其他勞教人員對我拳打腳踢。」尹信曉說,由於從青島去王村勞教所時我穿的是單衣服,而那時淄博的晚上已經非常冷了,當早晨他們把我從鐵門上放下來時,我已經被凍得渾身直哆嗦。

「然後他們就把所有不寫保證書的同修都帶到了操場邊的一所建築裡,後來我才知道那就是他們的行刑室。一進到房間裡就听到裡面不斷傳來淒厲的慘叫聲。然後我們排著隊被一一量血壓、測心跳,隨後就被一個個帶到行刑室裡。裡面十幾個虎背熊腰的警察,他們人人手裡拿著一米多長的高壓電棍,學員被脫光衣服雙手反銬,然後身體被壓在椅子下面,椅子上再坐上一個有200多斤重的警察,十幾根電棍一齊電擊,直到屈服為止。

「再逼著這些學員寫檢討和保證書,並當著所有人的面大聲地念出來。以此達到從精神上再次羞辱折磨我們,並威脅其他學員的目的。」

在隨後兩個多月的時間裡,尹信曉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每天保持固定姿勢坐在小木板凳上長達十幾個小時以上。時間一長,疼痛難忍,幾乎所有人的屁股都被磨破、流膿、出血,坐在尹信曉前面的淄博法輪功學員姚謙流出的膿血濕透了棉褲,並從屁股一直淌到腳後跟。

期間,勞教所還不停播放污衊大法與師父的錄像、錄音,強制學員們收聽收看後再寫出心得體會,不服從的就被單獨拉出去電擊,關小號嚴管迫害。

尹信曉說:「隨後不久,青島海洋大學的研究生鄒松濤就被王村勞教所的惡警打得昏迷了三天三夜,2000年11月3日被迫害致死,年僅28歲。公安為掩蓋罪行,第二天就將鄒松濤的遺體匆匆火化。」

被山東王村勞教所酷刑迫害的青島海洋大學研究生鄒松濤(左)。(明慧網)

2001年,尹信曉又被轉回青島勞教所繼續關押、迫害。

「勞教所和監獄經常會隔三差五地對我們體檢,抽血、化驗、透視等,但從不告訴我們檢查結果。」尹信曉披露,「當時只覺得奇怪,並不明白它們的真正目的。但直覺上覺得它們肯定是不懷好意的。出獄後得知邪惡大面積地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後,每當想起那些體檢都不寒而慄。」尹信曉說。

2019年5月16日在紐約曼哈頓舉行法輪功萬人大遊行,尹信曉打出「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展板。(尹信曉提供)

「記得在一次體檢過後,勞教所裡一個叫汪永堅的警察對我們說,劉德明被查出患了烈性肺結核,已經被送回家了。可是在十幾年後再見到劉德明時才知道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尹信曉說。

真實的情況是:由於當時劉德明在勞教所當眾制止了一名邪悟者的胡言亂語後,勞教所就給他下了毒,想要害死他。到醫院檢查的時候,醫生說劉德明馬上就不行了,勞教所才把他放回家,怕他死在勞教所裡,根本就不是什麼肺結核。

尹信曉說:「這也並不是第一次給他下毒了。劉德明說他先後被洗腦班和勞教所下過四次毒,想要殺掉他,可是他每次回家後通過煉功又恢復了健康,而迫害他的那些壞人卻大都遭到了報應。」

2008年1月28日,尹信曉因為參與製作、運送真相資料,被市北區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在派出所裡他被關押了25天,惡警把他銬在鐵椅子上,輪番提審,不准睡覺。隨後尹信曉被判刑3年6個月。

「11年過去了,我的手腕上當年被手銬勒出的傷痕至今猶在。」#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06-27 9: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