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士人風骨——剛正不阿的郅惲

作者:王春彦

郅惲為人勇於任事,多次上忤君主重臣。可出則出,可隱則隱,忠正剛直。(fotolia)

  人氣: 3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郅惲,字君章,汝南郡西平人。《後漢書》記載,郅惲早年研讀《韓詩》、《嚴氏春秋》等書,精通天文歷數,是東漢經學家。

一、觀天象而行 大難不死

王莽代漢時期,盜賊頻繁出現,百姓民不聊生。郅惲觀察日月星辰所顯現的天象,對友人說:「現在天文展示的跡象是:鎮星、歲星、熒惑都在漢分翼軫之地域,寓意漢室必定復興。有福之人必定是有德的人,如能順從天意的人,必成大功。」郅惲對一向欣賞士人的左隊大夫(註:王莽以潁川郡為左隊,郡守為大夫)逯並(逯並,新朝大臣。新朝是中國歷史上繼西漢之後的朝代,為當時權臣王莽所建立)說:「當今天象展現,智者以之昌盛,愚者以之滅亡。我遵循先人伊尹的做法,應天人之變,想在這裡輔佐您成就大事。如果您信得過在下,我可使我們成就大業。」逯並沒有理解他的話,僅任他為小官吏。郅惲不滿意逯並的安排,說:「您不肯重用在下,我只好離開了。」

郅惲來到長安,上書規勸王莽道:「我聽說天地重其人,惜其物,所以運北斗,垂日月。聰明的人順天意以成大事,愚蠢之人逆天意會受到懲罰。天子之位是由上天決定的,不可虛得。現在上天顯示警戒,是給您一個機會,使您回到臣子的位置,可以轉禍為福。劉氏受天之命掌管漢室,氣數還長,陛下如果不及早改正,將成為竊取帝位的人了。陛下何必貪戀沒有天命的位置而自找麻煩呢?人不能違天命竊王位,給自己帶來災難。」然而,郅惲的肺腑之言,並沒有使王莽覺悟,王莽怎麼會會捨棄辛苦竊取來的政權呢?於是當即大怒,將郅惲收捕詔獄。

因為郅惲是依據經讖正義所言,王莽難以治罪於郅惲,便派近臣威脅郅惲,要他承認是自己狂病發作時精神恍惚的胡言亂語。郅惲氣憤地說:「我說的都是天文聖意,絕不是狂人所能捏造出來的。」郅惲被關押到冬天,遇到大赦出獄,與同郡的鄭敬南逃到蒼梧。

地皇四年(23年),綠林軍攻入長安,王莽在混亂中為商人杜吳所殺,校尉公賓斬下他的頭顱,懸掛在宛市中。王莽的身體,被眾軍人爭相屍解。王莽的頭顱被收藏,直到(295年)晉惠帝時,洛陽武庫大火,其頭顱被焚毀。哀哉,這位無視天意、不聽勸告、一意孤行的漢朝竊位者,受到上天嚴厲的懲罰。

二、順天意而行 教化他人

建武三年(27年),郅惲到廬江,遇積弩將軍傅俊東征揚州。傅俊平時極為欣賞郅惲,聘請他為將兵長史,授以軍政大權。郅惲看到傅俊的軍隊軍紀敗壞,當眾下令歸正:「不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去攻打對方、不在別人受困的情況下施與災難,不得斷人肢體、裸人形骸、姦淫婦女、挖掘墳墓坦露屍體、掠奪百姓。」但傅俊的軍士仍不思悔改。

郅惲勸傅俊說:「以前周文王不忍陳露白骨,周武王不以天下易一人之命,所以能獲天地的善報,戰勝殷商如林大軍。將軍為何不效仿文王,反而犯違反天地的禁令,傷害了眾多的生靈,肆虐傷及死去的枯屍,這不是對神犯罪嗎?現在不謝天改正,就將無以全命。希望將軍親率士卒,收養傷者安葬死者,對被殘暴者痛哭安撫,以證明發塚掠奪不是將軍的本意。」傅俊聽從照辦了,得到百姓的原諒及擁護,打仗也都勝利了。

汝南太守歐陽歙請郅惲擔任功曹。當時汝南一帶有十月舉行饗會的習俗,百里以內的縣,都要帶著牛酒到府裡宴飲。行完饗禮後,歐陽歙說:「西部都郵繇延,天性忠誠貞良,稟賦公正規矩,所管理的各地事務中,處事折中公平,處置了不少地方奸黨豪強。我想和各位儒者名流一起來說一下他的功德,上報於朝廷予以嘉獎。現在,我們敬上牛酒以表彰他的功德。」繇延接受了賜賞。

這時,郅惲嚴厲地反駁道:「繇延是資質貪贓邪惡之人,外表方直而內心虛偽,結黨營私交結奸佞,欺瞞上級坑害人民,住所荒穢紊亂,怨恨與邪惡的事情經常發生。官府把惡當作善,卿士們就會以直順從曲,這是既無君又無臣的表現。」歐陽歙面露羞色,不知如何對答。

門下掾鄭敬解圍說:「有賢明的君主,就會有正直的臣民。郅惲的話很誠懇切,這是郡守的治理之功德啊。」歐陽歙的氣恨有所緩解,說:「這實在是我的罪過,恭敬舉杯。」郅惲於是脫帽謝罪說:「都怪我不忠於太守,以至讓花言巧語的人得到讚揚,像繇延這樣的小人,一旦為官,太守就會遭到誹謗。今天,我又當眾違逆太守,把繇延的罪過揭露出來,這都是我的大罪,請太守將我和繇延一併逮捕,以免有損太守的威嚴。」歐陽歙說:「那就更加重了我的罪過了。」於是酒宴中途散去。

郅惲回府後,請了病假,繇延也離開了。好友鄭敬看到他得罪了歐陽歙,勸告郅惲離開汝南。鄭敬說:「志向不相同的人是不能共謀,我不忍心看到你因為得罪了太守而遭噩運,為何不離開這裡呢!」郅惲說:「我已難為太守了,擋住了太守將賞給繇延的牛酒。是我不忠於職守,以至讓繇延這樣的小人得到讚揚,這是我不對。現在繇延已離開,而我又離去,更是沒有道理。」數月後,歐陽歙果然再召繇延,於是郅惲離開郡府,和鄭敬一起以垂釣為樂。

三、拒關聖駕 直諫光武帝

郅惲來到江夏當老師,被郡舉為孝廉,成為上東城門候(門候是看守京師城門的軍官)。一次,光武帝外出打獵,直到半夜才回來,郅惲守著城門不開。光武帝令隨者在門隙間與郅惲面視。郅惲說:「火光很遠,看不清真假。」無奈光武帝只得轉到中門進城。次日,郅惲上書諫道:「以前周文王不敢以遊獵為樂。擔心的是百姓的憂樂。而陛下到很遠的山林打獵,並且夜以繼日,把國家大事置於何地呢?況且皇上空手與野獸搏鬥、徒步過河,是會出現危險的,這是小臣我最為憂慮的。」光武帝讀罷,深以為然,賜給他布百匹,並將不遵守紀律的東中門候貶到參封縣做縣尉去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拒關事件,在郅惲的誠懇勸慰下,在光武帝的寬容大度下,成就了一段君臣之間的千古佳話。

後來,光武帝任命郅惲在殿中做太子的老師,講授《韓詩》、教授皇太子學問與做人的道理。郭皇后被廢,郅惲向帝進言:「我聽說夫妻之間的事情,兒子不能干涉父母,臣下更不能干涉皇上。但是,我還是請皇上能夠恰當處理此事,以免被天下人議論。」光武帝對此回答說:「郅惲你是一個具有寬厚品德的人,也能夠用這樣的品德來體諒君主,你是知道的:我不會被人所左右,而忘掉江山和百姓的。」郅惲又對太子說:「你長久地處在被人疑慮的位置上,對皇上來說,有違孝道,對於保全自己也很不利。再說,自古就有母以子貴的禮儀,太子引退,奉養母親,也顯得皇上對你教育得好。」在郅惲的調停下,太子劉強主動辭位,光武帝封他為東海王,郭皇后封為王太后,避免了皇室之間的積怨和爭鬥。而郅惲的肝膽狹義,贏得了後世對他的緬懷及讚賞!@*#

資料來源:《後漢書》卷二十九 申屠剛鮑永郅惲列傳 第十九。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