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漣:G20川習會將有什麼「成果」?

台灣多個民間團體與在台港生代表6月27日在台北的香港經貿辦事處前召開記者會,呼籲各國領袖在G20峰會期間,能表態反對「送中條例」。(陳柏州/大紀元)

人氣: 75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目前,世界各國都在競猜,6月27日G20大阪峰會前一天的「特習會」(川習會)將會有什麼結果。在我看來,弄清楚本文闡述的幾個問題,就可以預知這次會議上會有什麼結果。

中美兩國,誰掌握的牌更有威懾力?

僅就貿易戰而言,中國現在手中並沒什麼牌,但中國會「造牌」,最近造了兩張,一是朝鮮牌。習近平於6月20日開始對朝鮮進行兩天國事訪問。 美國媒體如《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認為習此舉意在獲得對付美國的籌碼,比如說服朝鮮重啟朝美無核化談判,從而推動中美貿易談判達成協議。但結果卻大出他們意料之外,習近平明確表示,會對朝鮮的安全提供幫助——這裡提及的「安全」,是指金正恩向美方要求提供的體制安全保障,這是中方從去年在美朝首腦會晤時僅對朝鮮提供支援到現在積極主動為朝鮮提供體制保障和安全的「預告」。

第二張牌是加強與塔利班的聯繫。塔利班首席談判代表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達爾及其他人員最近在北京會見中方官員。這張牌只能被解讀為北京向華盛頓表示自身對塔利班有影響力,因而對中東地區都有重要的控制力。

但中國的痛腳此刻正被美國捏著,那就是香港作為特別關稅區的地位正受到美國「關注」。6月12日,在香港反送中的抗議者和警方發生衝突後,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發表聲明稱,如果香港政府讓《逃犯條例》修訂獲得通過的話,美國國會將重新評估香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是否有足夠自治,國會可能繼續考慮《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而後者將重新檢視美國和香港的特別關係。要了解這張牌有多重要,就需要了解香港特別地位的由來,以及美國與香港特殊地位之間的法理紐帶。

香港的特殊國際地位由兩個法律文件奠定,一是《中英聯合聲明》,該聲明保證,香港在主權移交後,繼續保持自由港和獨立關稅區的地位。香港可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參與國際組織;在經貿層面,香港可以自行與其他國家商討雙邊合作。

二是1992年美國國會通過的《美國-香港政策法》,該法承諾,香港回歸中國後繼續享受貿易優惠,承認香港特區護照,並允許香港採購敏感技術。政策法規定,如果美國總統認定香港不享有「足夠自治」,有權中止這項法案。近年來,美國國會跨黨派議員多番提出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被認為是政策法的強化版。該法案2017年版本載明,在指定任何給予香港特殊待遇的法律和協議前,美國國務卿需向國會確認「香港享有充分的自治」。

除此之外,國務卿每年都要向國會報告「涉及美國利益」的香港情況。此提案從未在國會通過,今年在香港反送中運動發生後,美國參眾兩院兩黨議員一致通過修法,中國這才慌了神,因為香港失去特別關稅區地位後,損失最大的不僅是香港,還有中國。香港有特別關稅區這一特殊國際地位,許多中國不便於出面幹的事情,都由香港出面干,就連中國公司到美國上市、洗錢,也莫不假道香港,原因是香港本就是自由世界的一員,信用比中國大陸要好得多。

美國手中的牌多,掣肘因素也多

美國手中的現成牌比中共多得多,一是關稅。但美國不是中國,允許各利益集團進行博弈,對關稅徵收一事,自然有褒有貶。白宮將關稅起征日定在7月2日,本來意在暫時緩和對華徵收懲罰性關稅,在G20會議與習近平會談取得進展,讓中國回到談判桌上來。按例要舉行為期七天的聽證會(6月17日至25日,週末休息),預計安排300多家美國企業派出代表作證,據稱目前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已經收到1200多條書面意見以及要求當面作證的申請。

據英國《金融時報》6月17日報道,華盛頓最強大的商業團體美國商會向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遞交了一份措辭強硬的文件,稱對華新關稅將會大幅增加對美國消費者、工人和企業造成的傷害,白宮加征的關稅有可能在未來10年讓美國經濟損失1萬億美元。

美國企業對關稅的態度,取決於各自在全球供應鏈中所處位置而不同。企業需求的中國商品如果被列入增加關稅之列,因關稅會增加其生產成本,大多反對關稅。例如美國新罕布什爾州的煙花表演公司Atlas PyroVision 幾乎全部依靠從中國進口煙花來為各城市提供煙花表演,並向消費者銷售煙花產品;窗簾進口商、嬰兒安全門和嬰兒床欄杆生產商Regalo International LLC也同樣如此。

《華爾街日報》對美國聯邦進口數據進行分析後得出結論,受新關稅影響的商品包括273類中國進口占比超過90%的商品,例如電熱毯、釣魚線、煙花等,2017年,美國從中國進口的這類商品總價值約663億美元。如果企業的產品與中國商品構成直接競爭,則一般持支持立場。在這些對中國產品依賴過高的企業反對增加關稅的同時,還有超過600家美國企業於6月21日聯名致信總統特朗普,以增加美國就業機會和降低企業成本為由,支持政府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簽署企業大多為美國中小型製造商,他們認為,對中國加稅有助於企業將製造業帶回美國,維護國家安全。

香港特別關稅區地位一事,當然可能成為G20峰會談判的籌碼,但也僅僅是籌碼而已。難以成行的原因是兩點:1、約有1300家美國企業在香港設有基地。2、美對香港處於貿易順差。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數據,2018年美國向香港的出口額為506億美元,進口167億美元,美國對港的貿易順差達340億美元。

美國智庫輿論也出現「反戰」聲音,其中有政治學者哈里斯、經濟學者魯比尼等。哈里斯在《國家利益》雜誌撰文說,與中國打新冷戰是錯誤的,現在從邊緣退回,恢復破裂的雙邊關係還為時不晚。《國家利益》雜誌乾脆建議,特朗普應同中國達成協議,否則就來不及了。把北京當作靶子,描繪成怪物,這樣的結果就使美國人會變得更貧窮和更加不安全。

以上所述,一如貿易戰開始時我估計的那樣,制約特朗普總統的不是中國,而是美國國內的各利益集團。

中美兩國,誰更想儘快簽訂協議?

我早就說過,中國的辦法是以拖待變,指望特朗普總統連任泡湯,在比較有利的條件下重定中美關係。如果不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促使美國兩黨兩院考慮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重新定位美國和香港的特別關係,習近平是絕對不會將美國總統特朗普稱為「朋友」,並讓本國與美國談判代表在G20峰會前恢復磋商。

美國政局與中國完全不一樣。由於選舉壓力,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就想結束貿易談判,讓尾大不掉的貿易戰收官。在中方否定貿易談判協議之後,他雖然提出加征關稅,卻表示延後一段時期,留著一條門縫等候中國。美國副總統彭斯將本來準備在64期間發表的有關中國人權的演講再度推遲,就是為了避免在G20峰會特習會之前進一步升高緊張氣氛——這都表達了美國冀望達成貿易協議的期待。

如果就經濟方面而言,中國承受的壓力遠大於美國。但是美國是個民主國家,總統及總統的政策是可以被社會廣泛批評指責的,更何況特朗普總統的情況有點特殊,即使做得再好,比如美國經濟趨勢向好,媒體也視而不見。如今貿易戰成了一鍋夾生飯,媒體與民主黨都會利用此事在2020大選中做文章。這就是特朗普總統面臨的現狀。

鑒於上述兩國的考量,可以預測,G20峰會期間的特習會上,兩國元首極有可能達成重回談判桌的一些原則性意見,但具體條款的談判將是一個相對漫長的過程。面對香港與台灣這兩個「反叛之島」,習近平不得不放低姿態;但在美國大選結果塵埃未落定之前,想要北京痛快地達成貿易協議,那也不太可能。

文章轉自澳洲SBS廣播電台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6-29 12: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