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明:自由世界戰神交接 吹響正邪大戰號角

Undated picture of Sir Winston Churchill making the victory sign.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OFF/AFP/Getty Images)
比出勝利手勢的英國首相邱吉爾。(OFF/AFP/Getty Images)
人氣: 120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1日訊】觀紛亂時局,新時代歷史潮流已在宇宙天象帶動下,將在人間展現一場決定人類未來的正邪大戰。這又由2019年6月6日紀念D-Day (1944年6月6日「諾曼底登陸」日),以自由世界戰神隆重交接,正式吹響這場正邪大戰黎明前的號角。這是一件人人都要作出選擇的大事,決定著每一個人的未來、決定著人類的未來。

歷史造就自由世界戰神

回首歷史,七十多年前,法國海灘見證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兩次海上軍事行動。

希特勒強悍的德國軍團,以風捲殘雲之勢,收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丹麥和挪威等國。英國首相張伯倫綏靖政策徹底破產,張伯倫辭去首相職務,邱吉爾臨危受命出任英國戰時內閣首相。

1940年5月13日,邱吉爾第一次首相演講:「我沒有別的,只有熱血、辛勞、眼淚和汗水貢獻給大家。……你們問:我們的政策是什麼?我說:我們的政策就是用上帝所能給予我們的全部能力和全部力量在海上、陸地上和空中進行戰爭;同一個在邪惡悲慘的人類罪惡史上從未見過的窮凶極惡的暴政進行戰爭。這就是我們的政策。你們問:我們的目的是什麼?我可以用一個詞來答覆:勝利——不惜一切代價去爭取勝利,無論多麼恐怖也要去爭取勝利;無論道路多麼遙遠和艱難,也要去爭取勝利;因為沒有勝利,就不能生存。」

代號為「發電機計劃」的敦刻爾克大撤退。(公有領域)
1940年6月4日代號為「發電機計劃」的敦刻爾克大撤退。(公有領域)

希特勒的德國軍團勢如破竹,不僅荷蘭和比利時人無法阻擋,就連一直被視為歐洲最強大的法國陸軍也敗下陣來。1940年5月26日晚上7時許,英國海軍部根據邱吉爾的指示,發出開始執行代號為「發電機計劃」的敦刻爾克大撤退的通知。到1940年6月4日,創造了共有338,226名英法官兵從敦刻爾克撤到了英國的奇蹟。6月4日,邱吉爾在下院通報中說:「我們必須非常慎重,不要把這次援救說成是勝利。戰爭不是靠撤退打贏的。」

最後他發表了這篇演說中最為精采、最震撼人心也流傳最廣的著名戰鬥宣言:

「歐洲大片的土地和許多古老著名的國家,即使已經陷入或可能陷入祕密警察和納粹統治的種種罪惡機關的魔掌,我們也毫不動搖,毫不氣餒。我們將戰鬥到底。

「我們將在法國作戰,我們將在海上和大洋中作戰,我們將具有愈來愈大的信心和愈來愈強的力量在空中作戰;我們將不惜任何代價防衛本土,我們將在海灘上作戰,我們將在敵人登陸的地點作戰,我們將在田野和街頭作戰,我們將在山區作戰;我們決不投降;即便我們這個島嶼或這個島嶼的大部分被征服並陷於飢餓之中——我從來不相信會發生這種情況——我們在海外的帝國臣民,在英國艦隊的武裝和保護之下也將繼續戰鬥,直到新世界在上帝認為是適當的時候,拿出它所有的一切力量,來拯救和解放這個舊世界。」

實際上,歷史的真實遠比這危險和殘酷得多。邱吉爾非常清楚德國的希特勒和蘇聯的斯大林是挑起戰爭的罪魁元凶,在1939年8月23日,蘇聯和納粹德國在莫斯科簽訂了《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及其祕密補充協定,根據這份密約,9天後即1939年9月1日凌晨4:45分納粹德國由西向東閃擊波蘭,9月17日蘇聯由東向西入侵波蘭。斯大林還向希特勒源源不斷提供發動戰爭所需的各種生鐵、棉花、糧食、錳和硫磺等原材料。分割了波蘭的希特勒和斯大林將繼續瓜分世界其他地方。

作為堅定的反共人士,邱吉爾對共產主義有非常深刻的認識,早在1918年底,他就提出「應將初生的布爾什維克扼殺在搖籃裡」。他在丹迪市發表的競選演講中把布爾什維克稱為「殘暴的大猩猩」,斷定布爾什維克「很快就會把俄國拖回到動物形態的野蠻時期」。邱吉爾的「政策的邏輯是,既然布爾什維克是人類的敵人,就應該不惜任何代價地消滅他們。」他宣稱:「在歷史上所有的暴政中,布爾什維克的暴政是最壞的、最具有破壞性和最為卑劣的。」

列寧曾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幾年來,英國陸軍大臣邱吉爾使用一切手段,包括從英國法律角度來看,合法的乃至非法的手段,支持所有的反對俄國的白衛軍分子,向他們提供軍事裝備」。列寧生前曾氣憤地說,邱吉爾是「蘇俄的最大仇敵」。僅僅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邱吉爾就發表過數百次文章以及演說,對馬克思主義和蘇俄內外政策進行抨擊。1918到1920年間,邱吉爾倡導協約國對蘇俄的武裝干涉,而斯大林多次受列寧的委派,前往最關鍵的戰線指揮戰鬥。這可謂邱吉爾與斯大林的第一次交手。

邱吉爾面對兩個強大的敵人,只有採用離間策略實施離間蘇德同盟而故意向斯大林和希特勒散布假情報,使兩個強大的敵人互相攻伐。邱吉爾認為:「一經看出英國不能像法國和低地國家那樣被嚇倒和制服時,這兩個專制暴虐的大國之間的基本矛盾便又顯現出來了。」 1941年6月22日德國發起巴巴羅薩行動,聯合其他歐洲軸心國集團的成員國以及芬蘭共同入侵蘇聯。1941年7月12日,英國和蘇聯兩國政府簽訂了在對德戰爭中採取共同行動的協定。

戰爭開銷如此之大,邱吉爾成為首相僅五個月,從美國購入的武器和物資已經將英國能支配的45億美元耗盡。邱吉爾為爭取中立的美國的援助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促成羅斯福總統在美國國會通過了「租借法案」,馬上就將使整個局面得到改觀,羅斯福提出:「我們必須成為民主國家的大兵工廠。」

羅斯福派往倫敦的私人代表對邱吉爾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1941年1月14日寫給總統的信中說:「邱吉爾是一切意義上的政府,他決定大的戰略,而且常常連細節也不放過。工人們信賴他;陸、海、空三軍全體一致支持他;政治家們和上層社會也聲稱喜歡他。我要強調指出,而且不論怎樣強調這一點都不算過分:即在這裡,他是你所需要、並與之充分取得一致意見的、獨一無二的人。」

邱吉爾仍然把促成美國參戰作為自己外交活動的首要目標。但因美國國會中的孤立主義勢力仍然十分強大,直到日本海軍於1941年12月7日(美國時間)對美國海軍夏威夷領地珍珠港海軍基地的一次突襲作戰,使美國正式加入同盟國參戰,戰爭形勢徹底變化。

其實,具有高瞻遠矚的邱吉爾,在1940年6月6日,指示軍事策劃員拿出在有海上控制權下,運輸和坦克登陸海灘的計劃。在美國參戰後,邱吉爾希望能在1942年夏季登陸歐洲作戰,然而,美國忙於亞洲戰場,無法實現。羅斯福按照美國能夠提供的登陸軍人數計算:13萬軍人能於1942年6月從美國運到英國,17萬軍人能於1943年6月從美國運到英國,27萬軍人能於1943年12月從美國運到英國,到1944年6月才能達到40萬實現有意義的大規模登陸作戰。1943年5月12日,邱吉爾訪問美國,提出集中最大限度的人力和物力於英國,以便在1944年春在法國登陸,對德實施決定性進攻。

1943年6月,英國首相邱吉爾在唐寧街10號外作出著名的V勝利手勢。(H F Davis/Topical Press Agency/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1943年6月,英國首相邱吉爾在唐寧街10號首相府外作出著名的V勝利手勢。(H F Davis/Topical Press Agency/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1943年11月27日,邱吉爾、羅斯福和蔣介石在開羅會議之後,飛赴德黑蘭參加包括斯大林在內的首次「三巨頭」會議。會議內容主要是研究決定未來的作戰計劃。斯大林贊成英美的「霸王」計劃並希望將該計劃儘可能提前到1944年5月進行,同時答應發動攻勢以防德軍從東線調往西線。

1944年6月4日,美軍攻入意大利的首都羅馬,對即將參加「霸王」行動的英美軍隊是一個很大的鼓舞。

作為與「霸王」行動同時進行的堅忍行動是用於誤導德軍。德軍高層敬重巴頓勝過其他任何一位盟軍將領,並認為他將是任何從英國進軍歐洲軍事行動的核心。盟軍讓德國情報網大量收到假情報,使其誤認為巴頓將軍已經被任命為美國第1集團軍的指揮官,並且正在對進軍加來海峽省作準備。但第1集團軍實際上根本不存在,而是在多佛爾附近地區使用道具和無線電信號等手段做誘餌來誤導德軍的偵查機,讓軸心國領導人相信這一地區有大批部隊集結。堅忍行動的效果卓越,德國第15集團軍一直在加來省等待著巴頓率軍進攻,甚至在1944年6月6日盟軍進攻諾曼底後還繼續等著。

1944年6月6日「諾曼底登陸」。(公有領域)
1944年6月6日「諾曼底登陸」。(公有領域)

D-Day(1944年6月6日),在經過長期精心準備之後,人們盼望已久的「霸王」戰役終於開始了。由盟軍的大批轟炸機向海岸目標傾倒了幾千噸炸彈後,海軍戰艦開始猛轟沿海敵軍陣地;從20個英國機場起飛的3000多架運輸機和滑翔機,向諾曼底海岸後的縱深重要地區空投了3個傘兵師;共約6000多艘大小各類戰艦、運輸船和登陸艇,源源不斷地將部隊和裝備運往登陸地點。到了6日夜晚,將近10個師部隊連同坦克、大炮和各種武器已經上岸,後續部隊還在不斷湧來。

至1944年7月24日「霸王」戰役結束時,盟軍共投入288萬人,5300多艘戰艦和13,700多架戰機。德軍投入的兵力達51萬人。戰役中,盟軍共消滅德軍11.4萬人,擊毀坦克2117輛,飛機245架。盟軍方面有12.2萬將士獻身疆場。戰後,他們按國籍被分葬在諾曼底地區28座軍墓中。

8月24日,自由法蘭西的部隊進攻巴黎,於當晚9時22分開進市政府前面的廣場。第二天,德軍司令官馮·肖利茨簽署了投降書。26日,戴高樂舉行了正式入城式,至此,被德國占領達4年之久的巴黎獲得了解放,標誌著諾曼底戰役畫上了完滿的句號。此後,盟軍於西線進攻、蘇聯於東線進攻,在1945年4月30日蘇軍挺進柏林,希特勒自殺身亡。1945年5月7日德國戰敗投降。

▼1945年5月8日邱吉爾作出著名的V勝利手勢。向英國人民宣告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

當時的巴頓將軍曾在日記中如此寫道:「真希望我還年輕,這樣我就可以在未來與蘇俄紅軍作戰」,「為何當局不允許我趕在蘇俄紅軍之前占領柏林?眼看共產勢力日益擴張,有誰能夠制止?」1945年12月21日,巴頓在歐洲因車禍逝世。邱吉爾為失去一位偉大將軍,深表惋惜,在之後的六年內,邱吉爾是唯一一位在盧森堡向巴頓將軍墓致敬的高級政治家,他在1946年訪問期間為其獻上了花圈。

巴頓將軍檔案照。(公有領域)

在盧森堡美軍公墓長眠著五千多位美軍將士,墓碑在草地上排列成九個扇形的方陣,輻射狀的中心最前方有兩根旗杆,巴頓將軍的墓就在旗杆之間,就像他生前檢閱著士兵一般。可以說,巴頓將軍埋葬在這個風水寶地,他緊接著進入下一次生命輪迴,去完成他未竟的剷除共產勢力的使命,再次創造生命的輝煌。

1945年5月8日,邱吉爾正式向英國人民宣告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結束然而,世界遠未和平,令邱吉爾憂心的是蘇聯的威脅。早在1942年,蘇聯就希望邱吉爾蘇聯1941年在波蘭的疆界,邱吉爾認為這樣不僅違反英國對波蘭作出的保證,而且也違反了大西洋憲章,因而斷然拒絕了這一要求。這也加強了邱吉爾對蘇聯的防範。

在1945年2月初,邱吉爾、羅斯福與斯大林在克里米亞的雅爾塔舉行會晤。雖然對於整個世界大的方向,作了規劃,但隱患很多。雅爾塔會晤後,邱吉爾寫信給羅斯福:「蘇聯形成了對自由世界的威脅。」1945年3月斯大林逮捕了波蘭非共黨的領導人。4月底,當歐洲戰事即將結束時,邱吉爾意識到蘇聯可能主導歐洲的危險,他電傳給正在蘇聯7週紅十字會旅行的妻子克萊門蒂娜:「我簡直用不著說勝利之下存在著有害的政治和要命的國際對抗。」1945年5月12日邱吉爾與美國繼任的杜魯門總統的通信中,他就使用了「鐵幕」一詞,他說:「在蘇聯的前線拉下了鐵幕。」

盧森堡美軍公墓和紀念館。(公有領域)
盧森堡美軍公墓和紀念館。(公有領域)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不久即舉行的大選中,1945年7月,英國人民拋棄了剛剛帶領他們走向戰爭勝利的邱吉爾,他落選首相。1946年3月5日,邱吉爾在應邀訪問美國期間在密蘇里州富爾敦城的威斯敏斯特學院發表了題為「和平砥柱」的演講(「鐵幕演說」)。在演講中,邱吉爾深刻揭示了蘇聯對世界和平的威脅以及如何保證持久和平的建議。對於蘇聯的威脅,邱吉爾說:

「從波羅的海的斯德丁到亞得里亞海邊的第里雅斯特,一幅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降落下來。在這條線的後面,坐落著中歐和東歐古國的都城。華沙、柏林、布拉格、維也納、布達佩斯、貝爾格萊德、布加勒斯特和索菲亞——所有這些名城及其居民無一不處在蘇聯的勢力範圍之內,不僅以這種或那種形式屈服於蘇聯的勢力影響,而且還受到莫斯科日益增強的高壓控制。只有雅典,放射著它不朽的光輝,在英、美、法三國現場觀察下,自由地決定它的前途。

「受俄國控制的波蘭政府被慫恿對德國領土實行大片的、不義的侵占,正在以可悲的、夢想不到的規模把數以百萬計的德國人成群地驅逐出境。在所有這些東歐國家原來都很弱小的共產黨,已經上升到同它們黨員人數遠不相稱的主導的、掌權的地位,到處爭取極權主義的控制。幾乎在每一處,都是警察政府占了上風。到目前為之,除了捷克斯洛伐克,根本沒有真正的民主。」

「世界和平需要一個新的歐洲聯合,沒有國家被永久的遺棄在外。從歐洲強原著種族間爭執產生世界戰爭,我們目睹了或以前多次發生。在我們的生命中,兩次看到美國逆著他們的本願和傳統,克服爭論和不可能不被理解的力量,被不可抗拒的力量拉入戰爭以保證勝利,但卻在恐怖的屠殺和蹂躪之後。兩次,美國不得不派出數百萬年輕人跨過大西洋去參加戰爭;但現在戰爭能找到任何國家,可能就在黃昏和黎明之間到達。我們確實應該以明白的意圖為歐洲的大和平,在聯合國框架內和依照其憲章去工作。我認為這是一個公開因素的非常重要的政策。」

邱吉爾的鐵幕演說揭開了西方世界與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長達40多年冷戰的序幕。

世界局勢的發展遠比邱吉爾在「鐵幕演說」時所擔心的還要嚴重,斯大林領導的蘇共對世界的威脅越來越大,其第五縱隊遍布世界各地,各國共產黨和親共黨派對各國政體產生了直接威脅。同時,大英帝國在經歷二戰重創元氣大傷,而且在艾德禮的工黨領導下對各殖民屬地的控制力不斷下降。斯大林利用蠶食戰術在1946—1947年控制了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波蘭、匈牙利、羅馬尼亞和東德。麥特亞斯拉柯西評價說斯大林的蠶食戰術:「每天多要求一點,就像切香腸一樣,一片一片的切。」。

1946年夏天,憂心忡忡的邱吉爾對二戰勝利後世界可能的災難表達:「勝利已經變成了麻布袋和灰燼(即幻滅)。」

1946年9月19日,邱吉爾在瑞士的蘇黎世大學的著名演講中說:「如果一旦歐洲能聯合起來共享她的共同的傳統,她的3億-4億人民將享有無限快樂、繁榮和榮耀。然而,日耳曼民族發起的一系列可怕的國家爭端,我們在二十世紀和我們的生命中看到打破了和平並摧毀了人類的繁榮。」為了避免這樣的爭端再次發生,必須建立「歐洲聯邦」並從法國和德國的夥伴關係開始,沒有偉大法國精神和沒有偉大的德國精神就沒有歐洲精神的復興。

1948年5月,邱吉爾仍在為歐洲聯盟作不懈的努力,他作為荷蘭海牙會議的發起人,是旨在為推廣歐洲聯盟特定目標的會議。會議上提出建立歐洲議會,儘管英國工黨政府拖延了時間,最終歐洲議會於1949年夏在斯特拉斯堡建立。1949年8月11日,邱吉爾在斯特拉斯堡的克萊波廣場為2萬人演講,推動了歐洲聯盟的序幕。

1949年8月29日,蘇聯的情報工作起作用了,蘇德專家成功試爆第一顆原子彈。西方的優勢漸漸失去,戰爭危險更近了。西方世界為之震動了。

邱吉爾原本為了在戰後能制肘蘇聯,他曾幫助推動美國研究原子彈和在日本投放原子彈,並一再警告不要使原子彈技術泄露給蘇聯,但一切都完了。自由世界已經沒有原子彈技術的優勢了,現在僅有的優勢是數量上的,可是蘇聯趕上來的時間已經在加快,並且,蘇聯正在加快研製更位致命的威力更大的氫彈。

邱吉爾感到欣慰的是他剛剛完成了歐洲自由世界聯盟的目標,算是在政治上有了一定的優勢。然而,大英帝國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也獨立了,遠東的蘇聯扶持的中共已經篡奪政權,整個世界再次大戰的陰雲變得更加迫近。此時,斯大林統治世界的慾望空前膨脹,只有邱吉爾費盡心血達成的兩大法寶歐洲聯盟和英語國家特殊關係,與斯大林抗衡。

斯大林的凶殘是自由世界真切的危機,就連暴力起家的列寧都曾批評過斯大林「太粗暴」。1930年代,斯大林僅僅只用「人民的敵人」這個標籤,在各部門展開輪番的大規模清洗,將大量的各級領導人殺害。被殺害的這些人裡,就包括他的戰友及周圍幕僚。椐《黨治制的由來》統計,蘇共一大至十七大歷屆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總數共二百八十四人,除去大清洗(1936~1939年)之前自然死亡的四十五人外,剩下二百三十九人中,被槍決或死於獄中的就有一百八十八人,自殺的八人,被開除出中央委員會的二十二人,只有二十一人幸免於難。另外,至少七十八萬人被處以極刑(遭槍殺),全蘇聯還有數以百萬計的人被送進了勞改營。

斯大林在農村強制推行集體化運動,並搶走農民積存的口糧,因此造成大饑荒。蘇共時代,烏克蘭總共爆發過三次大饑荒,共一千萬左右烏克蘭人餓死,其中包括四百萬兒童。1932-1933年代的大饑荒最嚴重。斯大林一生不停地把人逮捕槍斃或是發配到西伯利亞荒漠地區,一直持續到他生命的最後歲月,共計造成兩千萬人非正常死亡。在斯大林和希特勒聯手功入波蘭後,於1940年,斯大林曾下令槍決一萬五千名波蘭軍官。

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在得到毛澤東的幫助和斯大林的認可後,北朝鮮的軍隊越過三十八度線,侵入南朝鮮。一鼓作氣打到最南部的釜山市附近,美軍快被趕下大海。但最使斯大林動心的還是中國軍隊能消滅並牽制大量美國軍隊,使世界權力平衡倒向對蘇聯有利的一邊。斯大林的全球夢還包括在德國、西班牙、意大利等若干歐洲國家奪權。

他在給毛的電報裡說:共產黨面對一個絕無僅有、而且轉瞬即逝的良機,那就是在資本主義陣營裡,德國和日本這兩個主要軍事強國部剛剛戰敗,如果共產陣營和自由世界陣營之間打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話,「我們應當害怕這一前景嗎?我認為,我們不應當害怕」,「如果大戰不可避免,那麼讓它現在就來吧,與其幾年後打,不如現在就打」。

毛澤東很清楚斯大林的夢想,反覆向斯大林表態:可以依靠他來實現這個夢想。毛一再告訴斯大林的聯絡員尤金:美國可能在朝鮮投入三十到四十個師,但是中國軍隊會把他們「碾」得粉碎。這樣,又一場絞肉機似的韓戰就此開始了。

1950年,英國和美國一道參加了對朝鮮的戰爭,1951年,英國又簽訂了對日和約。在英國的讚許下,日本變成了美國在遠東的軍事基地。邱吉爾在再次當選首相前說:「工黨不會永久存在,上帝保佑,在我們返回之前,國家不要遭受更多的損害。我們應當回去。我們一定回去,這是必然的,就像太陽明天必然會重新升起一樣。」

1951年10月26日,邱吉爾再次當選首相,回到政治中心,堅決支持與美國共同參加朝鮮戰爭,令斯大林震驚,而且是斯大林統治全球野心的一個最大障礙。此時的韓戰還在進行中,未能達到斯大林的設想,各方想要談判使得斯大林壓力也很大。

1952年10月3日,英國成功爆炸了一顆原子彈,成為美蘇後的第三個核武國家。1953年1月,艾森豪威爾就任美國總統。此時的邱吉爾越發意識到原子彈是毀滅世界的「有效武器」,如何使世界免於毀滅在原子彈之下成為邱吉爾考慮的重要問題。

1953年3月2日,英國議會發表聲明,邱吉爾準備可在任何時間與斯大林和艾森豪威爾會晤。1953年3月5日,斯大林因突發腦溢血無法挽救離世。這樣,年長斯大林5歲而又體弱多病的邱吉爾,與斯大林的生命競爭以斯大林去世而告終。

1953年6月,英國女王授予邱吉爾嘉德勳章,以表彰他對大英帝國做出的巨大貢獻。

在沒有斯大林的時候,蘇共沒有了統治全球的野心家,對於韓戰已經是不太積極。1953年7月,艾森豪威爾總統,發表聲明如若中國再不停戰,他將要動用原子彈。蘇聯正處於黨內奪權的內鬥中,已無暇顧及北韓,就勢找個台階下,這樣,中國在蘇聯的同意下,與美國在7月27日在板門店簽署協議停戰。中國的提議都被否決,幾乎全部接受美方的條件,朝鮮地盤已經縮小,把新國界仍叫三八線。

整個韓戰期間,在這場戰爭中,四方士兵的陣亡數字分別是聯合國軍14萬,南韓36萬,北韓52萬,中國91萬。加上平民總計有一千萬人死亡,達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參戰的中方毛澤東自己私下承認失敗。毛多次埋怨:斯大林對於韓戰的決定是「百分之百的錯了」!

1953年12月10日,瑞典文學院授予邱吉爾以1953年度諾貝爾文學獎。瑞典文學院給他的獲獎評語是:「由於他精通歷史和傳記的藝術,以及他那捍衛崇高的人的價值的光輝的演說。」

1954年初,邱吉爾為了世界和平的理想,再次試圖會見蘇聯領導人,但馬林科夫於1955年2月下台,邱吉爾的蘇聯之行未能成行。1955年4月5日,年過八十的邱吉爾正式辭去首相職務。

沒有了斯大林的共產陣營已經沒有了那銳不可擋的鋒芒,邱吉爾自己青年時代想要將共產主義扼殺在搖籃裡的願望未能實現,打掉希特勒的納粹主義之後,發現反抗共產暴政才是自己一生不變的主題。回首自己竭盡全力構建的歐洲聯盟和英語國家特殊關係這兩大法寶,在沒有了斯大林的時代,應該足以抗衡共產陣營了。

歷史造就自由世界戰神邱吉爾,就連強悍對手斯大林都稱他是「百年才出現一個的人物」,規劃了世界格局並帶來過去七十多年的世界整體的相對和平。

今朝自由世界新戰神

從1989年3月9日到1992年4月27日,東歐和中歐的社會主義國家中,發生了推翻共產黨政權的急劇政治變化。1991年11月6日,俄羅斯總統葉利欽下令宣布蘇共和俄羅斯共產黨為非法組織,限制其在俄羅斯境內的活動,並解散其組織機構。1991年12月25日,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宣布辭職,並「建議」蘇共中央委員會自行解散,讓下屬各黨組織自尋出路。很多加盟共和國的共產黨或自行解散,或更改黨名為「社會黨」,「社會民主黨」等,這就標誌著立國七十四年的蘇聯解體。

然而,如今,處於東方的中共政權,接過前蘇聯的衣缽,使共產主義邪靈不僅在大陸肆虐,還滲透海外逐漸成為世界和平與文明的最大威脅。共產黨的「鬥爭哲學」,註定了它必無所不用其極的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對整個世界具有最大破壞力。中共在蘇共扶持下,盜取國家權力後,發起各類運動,製造了至少八千萬冤魂,摧毀了中國五千年燦爛文明。如今,大陸亂象叢生、道德崩潰,假、壞、毒產品大行其道,中國人的身心健康無時不刻不處在危險之中。

同時,中共的魔爪伸向世界各地,威脅整個世界。中共的軍費持續25年增長,僅今年就增加7.5%國防預算,達到1.2萬億人民幣,是世界第二大軍費開支國。另外,中共從自由社會的各方面入手,在世界上各個領域展開了一場悄然無聲「超限戰」,例如:包括摧垮道德體系的文化戰、多功能全方位的網絡戰、奪取他國命脈的經濟戰和以共產主義思潮改變民眾思維方式的心理戰。

中共在文革後,國家處於經濟崩潰邊緣時,知道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經濟理論實在不可用,對經濟鬆綁實施改革。同時,中共利用世界貿易組織和聯合國的漏洞,以不公平的經濟競爭方式,發展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共還用高額的貿易順差去捆綁「全世界的道德」,使自由世界國家對中共惡劣的人權記錄封口,各國在經濟利益面前沉默,對中共的暴行甚至助紂為虐。例如:中共持續了二十年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釀成無數人間悲劇,尤其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為最甚,各國政府和國際組織在中共的經濟捆綁下選擇沉默。西方左派媒體還不斷為中共搖旗吶喊,促進共產主義思潮全面滲透自由世界。

就在此萬分危機之時,美國新總統川普擊敗左派候選人橫空出世,他最初當選時,世人都不了解他。其實,邱吉爾是川普的偶像,邱吉爾的精神早已融入川普的頭腦中。在對共產主義的認識上,他們也是一致的。

川普於2017年9月19日的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講中說:「從蘇聯到古巴及委內瑞拉,無論它們採行的是社會主義或者共產主義,結果都是痛苦、崩壞和敗亡。」「那些宣揚這些可恥意識形態教條的領導人,只會持續地為其基層人民帶來痛苦,讓他們生活在殘酷制度之下,美國支持所有被野蠻政權統治的人們。」

川普於2018年9月25日的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講中還說:「實質上,不管是什麼地方嘗試了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都導致了苦難、腐敗和衰變。」「社會主義對權力的渴望導致了擴張、入侵和壓迫。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應該抵制社會主義及其給每個人帶來的苦難。」

Donald Trump speaking at the 2013 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 (CPAC) in National Harbor, Maryland.(<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gageskidmore/8567813820/"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Gage Skidmore/Flickr</a>, CC)
川普在2013年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PAC)上作出邱吉爾著名的V形手勢。(Gage Skidmore/Flickr, CC)
British Prime Minister Theresa May (L) and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meet beside a bust of former British Prime Minister Winston Churchill in the Oval Office of the White House on January 27, 2017 in Washington, DC. / AFP / Brendan Smialowski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川普在宣誓總統就職幾小時內就將邱吉爾頭像放回到他的白宮辦公室(之前幾年邱吉爾頭像被奧巴馬移出白宮且用馬丁‧路德‧金頭像替代其位置)。圖為2017年1月27日川普在白宮辦公室會見英國首相特蕾莎·梅伊。(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2018年7月12日,川普訪問英國時,坐在邱吉爾的椅子上,攝於布倫海姆宮(邱吉爾莊園)。

2019年D-Day前,川普總統在參加D-Day紀念活動前對英國進行國事訪問,英國女王送給川普一部邱吉爾所撰寫有關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書。梅伊首相送給川普一份邱吉爾在1941年擬訂大西洋憲章草稿的副本。該憲章是當年邱吉爾和美國總統羅斯福簽署的聯合宣言,有助於定義二戰後的全球秩序。

川普總統接過了女王和英國首相的禮物,實際是正式繼承了邱吉爾自由世界的戰神之位,去完成邱吉爾的未竟事業。這意味著他將成為新一代抗擊共產主義的領袖,去完成徹底將共產主義從人類清除的使命。從川普2019年6月6日D-Day的演講,人們似乎看到了邱吉爾精神的再現。

川普在諾曼底戰役75周年紀念日演講中說:

「特殊的力量來自於一種真正特殊的精神。充足的勇氣來自充足的信仰。一支軍隊的偉大功跡來自他們深切的愛。」

「他們流出的血,他們流下的眼淚,他們給予的生命,他們所做的犧牲,不僅僅贏得了一場戰鬥,不僅僅贏得了一場戰爭。那些在這裡戰鬥的人們為我們的國家贏得了未來。他們贏得了我們文明的生存。他們為今後許多世紀,向我們展示了什麼是愛,怎樣珍惜和捍衛我們生活方式。」

「今天,我們站在這個神聖的地球上,我們保證我們的國家將永遠堅強和團結。我們將永遠在一起。我們的人民將永遠勇敢。我們的心將永遠忠誠。我們的孩子和他們的孩子將永遠自由。」

「願上帝保佑我們偉大的退伍軍人。願上帝保佑我們的盟友。願上帝保佑D日的英雄。願上帝保佑美國。」

宇宙中還在迴蕩著邱吉爾那光耀史冊的演講:「我們將戰鬥到底……直到新世界在上帝認為是適當的時候,拿出它所有的一切力量,來拯救和解放這箇舊世界。」相信自由世界新戰神川普總統將繼承邱吉爾之志,帶領自由世界徹底剷除共產主義,取得人類這場劃時代的正邪大戰的勝利。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7-01 3: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