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二十年前的7·20 北京青年郭為民徹夜未眠

來自北京的法輪功學員郭為民。(受訪者提供)

人氣: 24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妮報導)夜深了,北京城卻沒有寧靜。郭為民往天安門方向走,走到虎坊橋時,已是凌晨5點了,街頭上有聯防的在巡邏,查問路人……徹夜未眠的他到了天安門後,在那裡待了一整天,炎炎烈日下,氣溫高達41攝氏度,人都被晒暈了,這一天是1999年的7月21日。

之前一天,7月20日,家住北京市的郭為民經歷和目睹了一輩子都難以忘懷的一天。

7·20當日 警察用公交車拉人 北京體育場變拘留所

郭為民回憶說:「我和一個年輕男同修一起先去了府右街,就是4·25萬人上訪的地方,我們想還像4·25一樣大家聚集起來。那裡到處都是警察和便衣,還有用來裝人的公交車,他們幾乎見人就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並叫法輪功的人上公交車,裝滿一車就拉走,我們也不知道被拉到哪裡去了。」

那是在法輪功學員4·25和平訪之後,中共黨魁江澤民一意孤行宣布取締和鎮壓法輪功,首都北京一時間烏雲密布,全城警察不由分說地抓捕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

那天,郭為民從家裡出來,因為不是外地人,他沒有成為警察抓捕的主要對象,但最終還是被抓了,「快到永定門火車站時,碰到一幫警察對行人搜身,他們從我們身上搜出了《轉法輪》書籍,就這樣我們也被抓了,然後是登記個人信息。」他說。

「之後,我們也被送上一輛公交車,車裡裝滿40、50人左右時就開走。我們被拉到了豐台區體育場。」眼前的情景郭為民至今記憶猶新,「體育場的場地上一片一片地坐了很多人,有警察在場,按不同地區的人分開坐,在車上就問是哪裡的人,然後就歸到那一片人群去。當得知我們是北京的,就又把我們拉走。我們一行三人被帶到了永定門附近一個賓館的院子裡,那裡有很多警察,當時已經是夜裡11點多了。 」

「然後有三個警察分別一對一地向我們三人問話。」與其說問話,不如說罵人,郭為民形容道:「他們滿嘴酒氣,說話帶髒字,胡攪蠻纏不講理。」前兩位學員試圖和問話的兩名警察講道理無果,結果是在他們的罵聲中離開了。

他也試圖和警察解釋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我思路一直很清晰,說話一直很有邏輯性,他找不到絲毫破綻,最後他自己說不下去了,理屈詞窮,沒趣地走了。」這時大概已是凌晨2點多了,他們最後讓我離開。

苦苦尋覓 找到人生的意義

和千千萬萬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一樣,郭為民修煉法輪功的原因再簡單不過了,那就是尋覓一種提昇身心健康的功法。

「我年輕時喜歡武術、氣功,那時又有氣功熱,有關氣功的雜誌、書籍及各種功法在社會上傳,我很喜歡看這方面的書籍。」他說,「但沒有一種功法是我滿意的,我總認為它們裡面有不對的東西。那時我20多歲,也常思考一些人生問題,感覺人的道德在整體下滑,不知人為什麼活著,心裡很苦。」

迷茫中,郭為民給自己定了人生的原則:「不抽菸,不喝酒,不做對不起自己良心的事,孝敬父母,本本份份、平平淡淡過一生。」

1996年5月6日,郭為民清楚地記得,一直反對他看氣功書的父親,一改常態,給他帶回家一本氣功書,「他也不看,就放在了桌子上,那也是當時很有名的功法,我就翻了翻,覺得裡面沒講什麼實質的東西,我就放那不動了;第二天下班,我父親像昨天一樣又拿回另一本氣功書,也是當時有名的功法,我又翻了翻,對裡面講到的東西也不認同,就又放那裡不動了。」

第三天,「我父親又拿回來一本書——《中國法輪功(修訂本)》,這次不同的是我父親主動對我說,『我拿回一本書你看看』。我以為還跟以前一樣,就漫不經心地拿到自己屋裡看去了。」讀完後,郭為民大為振奮,「我一口氣讀完了這本書,覺得真是太好了,這就是我要的!」,「父親還跟我說,書攤上還有幾本這個作者的書,你可以自己去買。」

於是,第二天一早,他就去書攤買回來了《轉法輪》和《法輪大法義解》。就這樣,郭為民開始了修煉法輪功,經常到北京天壇公園的西門煉功點去煉功。

沒有犯罪 卻被判刑十年

好景不長,在郭為民開始修煉的第三年,中共啟動了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迫害,從1999年到2002年三年間,他因為堅持煉功和講真相,多次遭警察非法關押,最後一次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判刑10年。

1999年7月20日後,就不斷有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郭為民和家人自願接待了一些來自外地的同修。「1999年9月17日,我因為給一些外地同修送衣服時,被警察抓了。一個警察拽著我的耳朵,讓我帶路去找同修。」他為了不出賣同修被拘留了28天,「警察審問了我一天一宿,這一天一宿沒吃沒喝沒睡覺,也不讓上廁所。」

他的父親,也僅僅因為好意接待外地同修而被拘留了15天。「在看守所裡,我隔著牢房的鐵柵欄門,看到自己60多歲的父親,光著腳,雙手抱頭,像犯人一樣被警察叫出去提審,我心裡真是很難受。」

2000年黃曆新年期間,郭為民和當地同修大概20人左右,重新開始每天早晨在外面集體煉功,「煉到第七天時,來了一幫警察把我們都抓了。這次我被拘留了30天。」

2000年底,郭為民因為做真相資料又被當地警察分局下令抓捕。拘留了37天後,因為警方沒有找到所謂的「證據」,只好放人。

多次的被拘留並沒有影響郭為民講真相的決心。他回憶道:「2001年大概3、4月份時,一位學員找到我,讓我負責真相資料的轉遞。這個學員主要負責製作真相資料,印製各種真相小冊子,刻錄光盤等,還有製作真相圖片、橫幅等,為了資料點的安全,這些資料都由我轉給其他學員。我在不同的地方租了幾個倉庫,讓和我聯繫拿資料的學員去倉庫取資料。這些資料大概要供給1000多位學員用。」

「2002年8月,我們被抓了。這次我被判刑10年。」2002年8月9日,郭為民和法輪功學員張振忠在福州因講真相再次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和法輪功學員王益,但凌,張鴻儒,李海,晉源濤,徐若輝和白麗麗一起, 9位學員被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作為同案進行所謂的審理,9人中除白麗麗被非法判刑三年外,其餘8位被非法判刑9至14年,郭為民被非法判刑10年。

冤獄8年半受盡折磨 母親也被非法勞教兩年

郭為民在8年半的冤獄中,承受了很多的痛苦和折磨。每天被4個犯人24小時貼身「包夾」看管,長期做奴工,長期被強迫看污衊法輪功的視頻,連續多日不讓睡覺,不讓洗澡,不讓理髮,不讓剪指甲,長時間不讓上廁所,長時間坐小板凳等等。

「坐小板凳是長時間不許動,有人屁股都坐爛了。有一次我瀉肚子,警察卻不許我去廁所,我臉色發白,渾身出虛汗。」

2011年2月9日,郭為民提前一年半回到家中,得知母親朱秀珍也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在2007年5月至2009年5月期間被非法勞教迫害兩年,73歲的父親因此受到很大打擊。「身體一度出現嚴重病態,卻根本無人照顧他」。

郭為民還披露,很多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修煉而被警察活活打死。2002年8月至2003年2月期間,郭為民被關在北京大興一個所謂「法制學習班(洗腦班)」內,一天晚上他清楚地聽到隔壁房間有兩個警察談論法輪功學員王益。「其中一個警察說,王益被「熬鷹」40多天,怎麼也不肯轉化,是個難啃的骨頭。另一個警察大聲說:哪那麼多廢話呀,不行就打,我都打死兩了。另一個警察馬上說,隔壁有人,說話小點聲。」

自監獄回家後,郭為民仍時刻處在當地司法所、派出所、社區居委會的輪番監管下,不准郭為民離開北京市,還要經常向他們匯報動向。「我仍然像生活在一個大監獄裡。」

2013年2月16日,郭為民輾轉來到美國。2015年7月14日,郭為民從美國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和法院寄出了《刑事控告狀》,控告江澤民犯下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及反人類罪。

在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0周年即將來臨之際,郭為民說,「這20年來,有多少大法弟子被迫害而失去了生命,有多少本應是幸福的家庭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有多少法輪大法弟子甚至被活體摘取器官,這個衝破人類道德底線的罪惡如今還在繼續。而這一切的發生,僅僅是因為大法弟子遵循『真、善、忍』這一普世價值觀,做個好人,以至更好的人。我相信有良知的人都會選擇站在正義這一邊。」#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07-09 10: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