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被忘錄》首映 歐文傑:我首次政治覺醒

六四短片《六四被忘錄》昨舉行首映禮及座談會。(郭威利/大紀元)

人氣: 4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由金像獎導演歐文傑監製、王宗堯主演的六四短片《六四被忘錄》,昨在觀塘舉行首映禮,約有150人觀賞,不少人都含淚看完電影。有大陸新移民觀眾發言時,感謝香港「堅持30年」、「傳播真相」。歐文傑稱,正如影片中舒琪導演稱六四是他第一次政治覺醒,而創作此片則是自己的「第一次政治覺醒」。

歐文傑憑藉電影《十年》及《樹大招風》,先後獲得2015年金像獎最佳電影、以及2016金像獎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獎。今次緣於他幫壹傳媒搞短片平台,和年輕人一起搞創作,講六四30年的故事,所以首次拍攝六四題材的短片。

短片促港人反思 紀念六四的意義

歐文傑表示創作《六四被忘錄》是自己的「第一次政治覺醒」。(郭威利/大紀元)

「六四30周年,在機會主義者眼中可能是不成功,但為何我們要繼續努力呢?」

歐文傑稱,現今香港政治環境越來越惡劣,社會無力感強,很多人談到六四都覺得改變不到甚麼,甚至有本土派認為,不應該再爭取平反六四。歐文傑帶著這樣的疑問,採訪了社會各界人士,包括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六四親歷者陳清華等,透過他們的眼睛和視覺,重新審視他自己對六四事件的看法,形容為「自己第一次的政治覺醒」。

六四對香港人有甚麼意義?

歐文傑稱,這是關於人的良知,中共不等於中國,「紀念六四是紀念為中國民主運動犧牲的人。我也是一個中國人,我們在這個政權下,每一個人都是受害者。他朝君體也相同。」他認為香港人要感同身受,「今日六四,等於明日的雨傘運動、《逃犯條例》」。

被問到創作過程中,有沒有受到政治壓力?歐文傑表示沒有,又稱創作人不應該自我審查。以他為例,從《十年》、《樹大招風》再到六四短片《六四被忘錄》,一直拍攝的都是比較敏感的題材,但都平安無事,已經是一個很好的例證。「只要你在做對的事,我會相信你沒有事,因為在香港依然仍受香港的法例的保護。」

不過,他擔憂引渡惡法《逃犯條例》修訂案通過後,或對香港人的政治環境有影響。

對於香港前景是樂觀還是悲觀,他直言要取決於香港人的民意,「所以無論是六四,還是六九(民陣發起的6月9日反引渡惡法大遊行),大家都應該走出來。每個人都出一份力,如果人數夠的話,大家都走出來的時候,我就相信是樂觀的。」

王宗堯:接戲沒有猶豫

王宗堯爽快地答應演出。(郭威利/大紀元)

在片中出演主角的王宗堯,被主持人、浸會大學講師呂秉權問到接拍六四題材影片會否擔心被封殺時,他稱當年親身經歷過六四,看到這麼多勇敢的學生爭取民主,為他們的安危感擔憂。但現今人們卻不願意提六四,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故很慶幸今次接拍六四題材影片,「歷史應該認真被重視」。而接到導演歐文傑電話時,他也很爽快地答應了,「你都不怕,我怕甚麼呢?」

梁國雄:中共已處弱勢

梁國雄呼籲香港人不要害怕,要在中共已轉弱的時候,發揮作用。(郭威利/大紀元)

在片中受訪的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則認為,香港人對於局勢不要太悲觀,因為共產黨雖然耀武揚威,想要統一台灣,但中共最有能力做壞事的時機「已經過去」。中共現今已處弱勢,尤其是其在全球被封堵,中共沒有可能將香港變成深圳。

梁國雄說:「香港人不要害怕,要在中共已轉弱的時候,發揮我們的作用。如果我們每個人都站出來,魔鬼的能量就會消失。」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亦同意梁的看法,認為香港人應該為大陸人發聲。

大陸新移民含淚致謝 「感謝香港人堅持30年」

大陸新移民林先生感謝香港人堅持30年。(郭威利/大紀元)

現場觀眾、大陸新移民林先生含淚發言:「感謝香港人堅持30年。」他引述父親所言,「寧可相信馬路上的騙子,不要相信共產黨的報紙」。

他痛心大陸很多人都遺忘了六四,他說:「大陸人最需要的是真相。」雖然微信、微博都被封,他也冒著風險將真相,包括一些書籍傳入大陸,「因為我是中國人,不是中共的中國人」。而今次六四短片內容令他非常感動,「我也很想將這個短片傳入大陸」。

《六四被忘錄》講述由王宗堯飾演的男主角,本來於六四劇團扮演一名維權人士,但遇上現實的打壓,被迫放棄為六四發聲,亦提出對多年堅持平反的質疑。短片以半電影、半紀錄片形式,提醒大眾切勿遺忘1989年六四一段重要歷史。◇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