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位律師看望江天勇被強制帶到派出所

6月30日中午,常伯陽等三位律師去看望江天勇,被當地警方帶走。江天勇撰文表示譴責。(金變玲推特)

人氣: 105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6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報導)北京時間週日(6月30日)中午12點,常伯陽等三位人權律師江天勇父母家看望江天勇後出去吃飯,被當地羅山縣靈山鎮派出所多人團團圍住,被強行帶往派出所。江天勇律師對此非法行徑撰文表示譴責。

6月30日2點左右,記者先後撥打三位律師的電話,任全牛律師和馬連順律師沒有接聽電話,常伯陽律師良久才接聽電話。他告訴記者,他們還在靈山鎮派出所,在等核實身分信息。並稱不知道他們還需要多長時間核實身分。

常伯陽律師表示,他們與警方發生「衝突」,被強制帶到派出所。「星期天在這體驗體驗嚴格『依法執法』。」

江天勇妻子金變玲隨後發出的消息,「2點30分,靈山鎮派出所所長王萬鵬和常伯陽律師一起開著常律師的車去羅山縣公安局,說是縣公安局要問情況。請大家關注!」

據金變玲推特轉發江天勇的信息稱, 6月30日上午11時,常伯陽、任全牛、馬連順三位人權律師,到河南省羅山縣靈山鎮看望完江天勇。三位律師一到江天勇父母家門口,就被一名穿白衣服的胖國保攔著要查看身分證。但三位律師要該國保出示證件,他卻拒不出示。

三位律師進家後與江天勇說話問候,不久來了一群靈山鎮派出所的警察,不停地喊要查來客身分證。江天勇告訴他們無權隨意查公民身分證,並告訴他們這樣長期對他軟禁、跟蹤、騷擾是非法的。三位律師也認為,隨意查身分證是違法的,毫無法律依據。

11點45左右,三位律師和江天勇去吃午飯,20多人(有的穿制服,有的沒穿制服)圍上來把三位律師隔開。其中一人大聲嚷嚷來客身分不明,就是要查證件。三位律師也再次要求他們提供查身分證的法律依據並出示證件。此人拿出一個東西在任全牛律師眼前一晃,完全讓人看不清,還有人嚷嚷「著裝了,不需要出示證件」。

周圍圍觀的居民紛紛說,「穿制服的騙子多得很!」

這時,最初攔下三位律師的白衣胖國保突然大聲喝「帶到派出所」,三位律師被強行押上車帶走了。

江天勇表示,譴責羅山縣警方非法限制公民權利,並濫權帶走三位來看望他的律師。他寫道,「羅山縣公安局這群身分不明人員,長期構陷我的人身自由──跟蹤、騷擾、無法律依據隨意查看來看望我的親友身分證是非法的,是惡意侵犯公民權利。它們順口編造『你身分不明』,即隨意強行查看公民居民身分證,顯示了公權力不受制約的任性、專橫霸道,它們知法犯法、執法犯法的行為終將受到懲處。羅山縣公安局的相關負責人亦難逃其責。」

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曾參與愛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維權、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陳光誠案、高智晟案、法輪功個案等多起維權案件,因此一直遭到當局監控、鎮壓。2017年11月江天勇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兩年,在獄中遭遇酷刑。

江天勇出獄近四個月以來,一直被當局軟禁在河南羅山縣澀港鎮父母家中。近日,他的雙腳出現嚴重水腫,6月24日早上,他與父親準備去信陽醫院看病,卻遭到二十多名國保的圍堵未能成行。

同一天,廣西人權律師覃永沛在推特發出了一張警察上門的照片,此後再無推文無發出。祝聖武律師發推表示,中共打手登門恐嚇著名人權律師覃永沛。覃永沛去年被中共非法剝奪律師資格。

直到14個小時(下午2點多)後,覃永沛才發出新的推文,稱「弟兄姐妹們,已經平安。2019年逢酒必亂,一切盡在不言中。」

記者聯繫覃永沛,他沒有接電話,僅發信息表示感謝,稱「已經平安」。對於當局的這一波行動,他表示「它們已經快瘋了。」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9-06-30 4: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