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揚傳統文化」徵文大賽參賽作品

【徵文】宇蓮:回歸人性的善良 找到人生的真諦

(Lars_Nissen_Photoart/Pixabay)

人氣: 2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0日訊】

 三尺頭上有神靈

雖然從小在中國學堂裡受著無神論的洗腦教育,但耳濡目染許多神奇的事,讓我確信冥冥之中有定數,三尺頭上有神靈,善惡有報是天理。

記得7歲上小學二年級時,在南方居住。一天放學去同學家玩。同學家的長者是位銀須白髮的老中醫。同學家住著老式的四合院。來到同學家的後院,右側一間屋虛掩著房門,透過門縫張望,我看到屋裡有許多棕色的神佛塑像,好奇心引起我用右手食指指那些塑像,頓時,我的右手食指出現一個黃豆粒大小的淤血紫豆。回到客廳,老中醫問我,你的手怎麼了,我沒敢回答。同學替我說:她上廁所不小心手被門擠了。老中醫調了點粉狀的東西糊在我的手指上,手指一會就好了。我幼小的心靈從那時起留下深深的記憶。確信真有神佛,但是這個祕密一直藏在心底,未曾對任何人提起,怕別人不相信還要說我封建迷信。

我上小學時,母親每天從工作單位借來10多本小人書,我經常邊吃飯邊看。我最喜歡看的是神話故事和民間故事。不久母親說單位圖書館收藏的小人書我都看過了。沒有可借的書了。我就把母親給我的零花錢都用在街邊的小書攤上,從書中看到許多善惡有報的故事。

上小學時同學們一心想著做好事。放學回家經常在路邊等著,看到有推車的就跑過去幫忙推一把。一次放學,下起瓢潑大雨,班裡多數同學沒有帶傘。我就打著傘把同學送回家。母親看我淋的落湯雞似的,就問我怎麼這麼晚回家,帶著傘還淋成這樣。我說同學都沒有帶傘,我把他們送回家,我才回來。母親說你做的對。那時部隊家屬住在營區的房子,週日早上有來收垃圾袋的車,我就樂顛顛的挨家取垃圾袋。趕上起風的日子,頭髮上都落上了垃圾的灰塵,母親還是鼓勵我說你做的對

文化的滅頂之災

平靜的讀書時光好景不長。1966年,中國發生了滅頂之災——文化大革命。每天我還是背著書包去上學,不同的是,老師正上課,不知為什麼就被拉出去批鬥,校長更是首當其衝。往日很能鎮住學生的體育男老師,被平日受管束的調皮男生扇耳光而默不作聲。老師們個個灰溜溜的。令我感到惴惴不安,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正常的學習環境已不復存在。放學我去同學家,同學帶我去高中學校,每一間教室,走廊,櫥窗貼滿了鋪天蓋地的大字報。像門簾似的懸掛著,每走一步都要掀起大字報。

街上的道路地面也寫著斗大的紅色字,打到XXX再踏上一隻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甚至公共廁所外牆也寫滿類似標語,令人眼花繚亂。

上小學時,我的辮子是我們班級裡第二長的。每天母親給我精心編的五股辮子拖在腰後。一甩一甩的很神氣。一天我們長辮子的同學被推到講台前,咔嚓兩下給剪成齊耳的短髮,中間一綹用橡皮筋紮起來。放學回家,母親嚇了一跳,說怎麼剪了個雞窩髮型。我糾正說同學說這是革命頭。去同學家看到同學姐姐他們班更徹底,女生都剃光頭還照相留影。照片名曰:革命造反光頭像

學校讓大家破四舊,回到家,我仔細觀察,家裡房子是部隊的家屬區,統一的寫字檯,椅子,柜子。沒什麼可稱得起四舊的。我的眼光落在一個圓鏡子上,背面是凸起的玻璃,裡面鑲嵌著毛茸茸的小松鼠。我就把鏡子當成四舊砸壞。又怕母親下班回家責怪,就在同學家坐著不敢回家。等妹妹來喊我說:母親說她不會說我。我才回到家。

學校的正常學習秩序被打亂了,同學們每天都是忙著寫批判稿」「頌揚稿」 「學紅寶書日記。上課時,全班每個同學都要輪流到講台,朗讀那些在報紙和宣傳資料上抄寫的莫名其妙的文稿。如果哪個同學朗讀的聲淚俱下或義憤填膺。會受到老師的表揚。批判的內容真是上至古今,縱橫天下。從批判孔聖人,到所謂的當代封資修。從上至當時中國國家副主席,到學校教職員工。

在我讀初中的新學校,時常看到有人臉上被塗抹的油彩,身上披著彩色的布,脖子上掛著一雙鞋,被一些人用繩子串起來牽著,吆喝著,低頭認罪,任人批鬥。一天,我所在學校的年輕音樂女老師也被了出來。同學們被強令參加批鬥會。男同學不知從哪摘來些帶刺的綠果子。我們叫刺蝟草,發給每人一把。他們把刺蝟草扔在老師的頭上,臉上。我想不通平時待我們和氣,課間為我們演唱彈琴伴奏的老師犯了什麼罪。放學回家的路上,我手裡握著分給我的刺蝟草,手刺的很痛,我沒有扔向老師,我直想哭。男同學取笑說我階級路線不清。我也聽不懂,固執的想:做人要善良,善待尊重他人是起碼的道德。

熬到學校放假,我來到母親工作居住的新地點,縣委大院。結識了叫瑩的新朋友,瑩的父親是工宣隊的。當時流行的話語是:工人階級領導一切。一天,瑩心血來潮領了幾個孩子把房東老夫婦從屋裡出來開批鬥會。瑩說的浙江話,我聽不懂,只聽懂一句老實交待。我看到那兩位風燭殘年的老人身體在顫抖。我心裡很生瑩的氣,認為她不善良,再也不跟她玩了。母親告訴我:這個四合院是縣委大院工作人員的宿舍,房子都是這兩位老人的。我心生憐憫想他們好可憐啊。

善良的中國人,在西來幽靈共產邪靈的一次次運動中,有幾家不被運動牽連。有人還調侃自己是老運動員了。什麼右派、反革命、地富反壞右全能攤上。我家的境遇何嘗不是如此。幼年時我和妹妹們穿的棉鞋,都是我外婆親手製作的,千層納底,一針針縫製的棉鞋,常常引來人們的讚歎,總有人詢問在哪裡買的這麼好看的棉鞋。我和妹妹們從不敢泄露這個祕密,因為母親不讓我們說。我外公年輕時是布店的學徒工,後來省吃儉用攢了點家底,被中共扣上工商兼資本家」的成分。文化大革命時被造反派搶占了四合院的房屋,年邁的外公外婆被攆到漏雨的一間小房居住。因為家庭成分高,儘管母親十八歲就在炮兵部隊服役,後到文工團當歌唱演員,轉業後在省建築公司和市(當時縣)機關工作,卻一直被組織拒之門外,現在看來真是萬幸,沒有加入過中共這個邪惡的組織。

最令我難以忍受的是那場文化的浩劫,所有的書籍都被打成香花毒草。沒有書讀的日子布滿陰霾。仿佛沒有藍天和空氣,沒有鮮花和土壤,沒有陽光和雨露。

整整十年,一代人渾渾噩噩,吸吮黨文化的毒漿。中國五千年神傳文化,祖先們世代傳承的仁義禮智信五常,被中共這個西來幽靈破壞殆盡。無神論的洗腦,使人性中失去了善良,不相信作惡會有報應。無休止的破壞生態環境,與天鬥,與地鬥,造成土地斷流,龍脈切斷,洪水泛濫。灌輸黨文化的鬥爭哲學,與天地人鬥,適者生存。使人與人之間互相猜忌,爭鬥妒忌,弱肉強食,唯利是圖,毒食品泛濫。

那個暗無天日的年代,所有的電影被打成毒草」,明星演員被打成特務。部隊大院放露天電影前。屏幕上連篇累牘的批判該電影,高調門扯著嗓子喊。記得當時看完 《武訓傳》,嚇得我回家不敢睡覺。當時的戲劇演出也很單調,演的最多的是樣板戲,最令小夥伴們開心的是,演員們在台上出現紕漏。記得一次演 《沙家浜》,男主角郭建光在台上拿起掃帚掃沙奶奶家的院子,一使勁把舞台上搭的院子掃倒了。大夥取樂了好幾天。一次演《紅燈記》,主角李鐵梅唱仇恨入心要發芽,一使勁把接在頭髮上的假長辮子拽下來,剩個禿鷲的短髮。大夥又開心了好幾天。除了在學校被洗腦,放暑假寒假,部隊還要給孩子組織夏令營」 「冬令營洗腦,小孩記憶力好,那幾個反覆演的破樣板戲,台詞被小夥伴們記得滾瓜爛熟。幼小的心靈在潛移默化中被扭曲。在那個人整人的年代,讓人開心的事竟然是期盼演員在台上出點丑。據說那些出錯的演員要受到演出團的嚴厲處罰。記得父親飛行團的叔叔見到我們小孩總是語重心長的說:你們長大就好了,就可以看到共產主義了。愚弄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倒楣共產主義。

回歸人性的善良

1974年我上高中二年級,當時國家搞縮短學制,我們被提前畢業,全部上山下鄉到農村勞動改造。那時我們家隨部隊轉場,搬到了東北。記得七十年代的運動名成是批林批孔批當代大儒。那時我已經有了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心想又不知古人說了什麼,這批孔咋批啊。正巧當時家裡有一本封面標註供批判用的空軍報印刷的小冊子。我悄悄拿來看。記得小冊子內容有《三字經》《百家姓》《明賢集》《弟子規》《女兒經》等。看後我覺得書中講的太好了,很多都是在民間千古流傳的佳句警言。我當時還手抄本了一些。比如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富在鬧市無人問,窮在深山有遠親但行好事,莫問前程,與人方便,自己方便。這句話我的印象最深。守住自己的良心底線和做善良人的標準。從那時候起,我不再寫任何批判稿件。

下鄉每天參加農村勞動,對當時不足20歲的我們真是力不從心。令我費解的是。冬天,萬物冬眠。東北應該是農閒的季節。可是這100多號人的青年點小青年不能閒著啊,閒著就惹事,也確實是這樣。

我們青年點人多,常常與其他青年點打群架,周圍老鄉們家養的狗也會被男生弄來吃。負責安排我們每天勞動的農民組長,每天都會給我們找到活幹。安排我們挑土籃,裝上石子去填養魚池,令我感到好笑。下鄉兩年多,養魚池也沒有被我們填平。另一件事也很可笑。東北平原地勢是平坦的。一望無際的齊刷刷的玉米矗立。當時陝西省大寨出了個國務院副總理。他當時到我們那視察,據傳他說了句:這怎麼沒梯田。組長帶著我們小青年天天挑土籃,試圖把平坦的莊稼地墊起來,可是莊稼地面積太大了。任我們天天勞作,平原也墊不起梯田。

我們青年點由化工局、鄉鎮機關和部隊三方面子女組成,所以化工局、鄉鎮機關和部隊分別派了三個帶隊幹部來管理我們。每天的主食是鹹菜玉米麵大餅子,吃不飽飯,大家的吃飯速度都加快,不然搶不到第二碗,我因為總也搶不到第二碗飯,還被青年點同學年終評比時提出表揚,有謙讓精神,令人哭笑不得。好在逢年節部隊會給我們青年點安排一次聚餐。早出晚歸的勞累,我們常常暗地流淚。晚上還要給我們搞所謂的共產主義業餘大學。記得第一次就是組織學《共產黨宣言》。其它的我一句也沒聽,之聽到書中第一句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回到宿舍,我對青年點好友說:共產主義是個魔鬼幽靈哎。好友心知肚明,默默讚許。之後部隊派人來給我們講傳統課,部隊人員都是南腔北調,又沒有翻譯,我們根本聽不懂他在說啥。鄉鎮也派來老農民給我們憶苦思甜。我們只記得他說:農忙時地主為讓他多幹活,給他蒸白白的大饅頭吃。我們好羨慕啊,我們天天這麼幹活,也只能吃到黃黃的粗糙的玉米麵大餅子,我們背後議論說:這地主對農民真好啊。

探尋生命的意義

記得80年代,報紙掀起人生意義,人生價值的全國大討論,數以萬計的青年人參與。對當時的兩種相反論點我都不苟同。一種論點說人活著就是為了自己,另一種說人活著就是要為別人。可我想這都沒有說明人生來在世上的真正目的。人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當人的真正意義?人為什麼會得病?人有沒有輪迴轉生?為什麼帶字的成語拈手即來,不勝枚舉(神州大地、神傳文化、神來之筆、神清氣爽、神思遐想、神通廣大、神乎其神、神采奕奕、心曠神怡、心領神會、出神入化、下筆如神、料事如神……)?我訂閱了大量歷史,文學書籍、月刊、雜誌,蒐集報刊上許多不解之謎,心底的疑問越來越多。

找到人生的真諦

1996年,我的膝關節疼痛難忍不能彎曲,打了6針封閉。右側肝部痛,去醫院做核磁共振強化CT,肝上長了2厘米血管瘤。醫生說:肝像豆腐,不宜做手術,目前國內外沒有可治癒肝血管瘤的藥物。從現在起要停止一切劇烈運動,可以試試練氣功。

那時中國正值氣功熱,氣功成為國家體委大力推廣的全民健身項目,我所在的公司成立了氣功協會,經常組織處級以上人員參加各類氣功講座學習班。我單位還被評上全民健身先進單位。公司體育館很大,10多種氣功各占一間屋。當時修煉法輪功的人身心變化最明顯,紅光滿面,心態祥和,與世無爭,公司修煉法輪功的人日漸增多。體育館的館長告訴我,冬天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會把房間主動讓給別人,會將體育館門前屋後的積雪打掃乾淨。病痛使我抱著撈根救命稻草的想法走入了氣功。萬分幸運,我選擇了修煉法輪大法。

因從小畫畫,年輕時做描圖員,40歲時我的眼睛出現閃光和花眼,平時看報紙只看大標題,看小字眼睛疼。19963月的一天,我在單位上班,從同事那借了《轉法輪》寶書,我愛不釋手的讀著,從上午讀到下班,回家又讀到深夜,敏感體質的我感到小腹處法輪在旋轉,好奇心驅使我將手放在小腹處,試圖控制法輪旋轉的方向。修煉初期的幾天,我感到左手背和掌部,左腳踝骨兩側法輪急速轉動。仿佛將細細的線從指尖和腳尖抽出。不知不覺中困擾我多年的胃炎、低血糖 、左手疼痛、左腿神經炎、腰痛、肝血管瘤等疾病不翼而飛。過去常常依靠喝人參蜂王漿提神的我,修煉20多年來,真正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身心無比的喜悅。家人不再為我的健康擔心,同時為國家節省了大量醫療費。

凌晨似睡非睡時,我看到天空中彩色的法輪常轉巨型隸書體字,真實的境遇擊碎了無神論的謊言。

《轉法輪》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打動了我,真是佛恩浩蕩。每天虔心閱讀《轉法輪》寶書,解開了我心底所有的迷團,我明白了做人的真諦和人生的真正意義:返本歸真。

中國,古稱神州,是人們所說中神的故鄉。留下了許許多多的神話傳說:盤古開天地中國流傳的女媧造人(西方流傳的上帝造人)伏羲畫八卦」 「伏羲教人撈魚」 「伏羲創製音樂、古琴、曆法、住房」 「神農嘗百草大禹治水」 「倉頡造字,向我們展現一幅幅上古先賢奉天命,德被蒼生,感召教化萬國萬民的清晰歷史畫卷。

無神論企圖隔斷人與神的聯繫,斷了人回家的路,人不是憑空而來,人是神造的,人的生命與先天的來源相接續,毋庸置疑。

回歸人性的善良,找到人生的真諦,創世主在呼喚神的子民醒來和回歸,因為渡船將啟航。

 (點閱「弘揚傳統文化」徵文)

責任編輯:古言

評論
2019-06-10 1: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