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七個會議(上)

作者:池井戶潤(日本)
坂戶總是迎著陽光上坡,原島則是在陰霾中一路走下坡。(Fotolia)
  人氣: 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一場沒有議程的會議悄然來襲,

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

當面對抉擇時,虛浮的繁榮,

還是真實的清貧,你會怎麼選?

1

例會固定於每週四下午兩點舉行。

會議開始的時間,偶爾會因為業務部部長北川的行程進行調整。但原島萬二參加這個例會兩年了,從沒遇過取消或變更為其他日期的狀況。

北川嚴格遵守訂好的時程,總是準時出現在會議室,固定坐在中央的位置。出席會議的人為業務部一課到五課的課長與組長,加上各課負責統計業績的人,總人數約二十人。也因為北川個性嚴謹,例會總是一開始就充滿緊張的氣氛。

對原島來說,沒什麼比例會更痛苦的了。

業務部各課是以不同商品領域進行畫分。原島擔任二課的課長,主要負責住宅設備相關商品。冰箱和洗衣機這類生活家電的利潤較低,業績容易受景氣影響。夏天遇到酷暑時,冷氣就賣得比較好,能創下還不錯的業績。但晚上開始變涼之後,冷氣需求就會一口氣降低,接著幾個月的業績都很難看。

「這是怎麼一回事,原島!」

北川罵起人來毫不留情面。

「達不到目標,就要想盡各種解決的辦法啊!如果只是來報告沒辦法達成目標,那還需要出席例會嗎!」

對北川來說,目標是一個絕對必須達成的「成規」。

面對無法達到目標的部屬,北川不是一個會鼓勵人再接再厲、正面給予支持的主管。他總是在眾人面前把未達標的部屬罵到臭頭,用最嚴厲的方法將人逼到底。

雖然有人私底下批評這種嚴厲的主管風格已經不符合時代潮流,但這是北川的做法,也是他的信念,不允許部屬有任何藉口。

原島並非不努力。

當然他也不是偷懶。

原島的部屬們每天從早到晚拚命跑業務,拜訪負責區域的量販店及電器行,跑到鞋底都磨平了,就是為了爭取訂單。都做到這地步了還達不到業績目標,原島認為是工作量訂得太高了。

「反正你就是得達成目標,原島,我再也不想聽到什麼未達標!」

面對北川這種語帶威脅的語氣,原島忍不住開口:

「我知道,不過生活家電的消費低迷主要還是因為夏季業績太好……」

話一說出口他就覺得不妙,但已經來不及了。

北川銳利的眼神像錐子似的刺向原島。

「不要推給景氣!」

他的聲音充滿怒氣:

「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景氣不好,大家的條件都一樣。連這個都不懂的人,根本沒資格出席這場會議!」

原島覺得難堪極了,瞬間面如土色。北川這股怒氣不是開玩笑的,絲毫沒有任何反駁的空間。

他的胃傳來尖銳的疼痛感。

「夠了!換業務一課。」

終於報告完畢,原島全身無力,幾乎要癱倒在地。

聽見擔任司儀的副部長森野唱名,一課的課長坂戶宣彥精神抖擻地起身。三十八歲的他比原島小七歲,素有業務部王牌之稱。雖說東京建電只稱得上是中型企業,但他也創下公司內最年輕課長的紀錄,並做出優秀的成績。

看見原島報告完嘆了一口氣,坐在隔壁的佐伯浩光悄悄地說了句:

「課長辛苦了。」

佐伯是二課的副課長,和一課課長坂戶是同一年進公司的。

「接著由我來報告業務一課的上週營業額及本季累計營業額。」

坂戶以清亮的聲音搭配自信滿滿的表情,環顧著會議桌前的每一個人。

在坂戶的帶領之下,業務一課握有知名大型企業客戶,是公司裡最會賺錢的部門,帶動著東京建電的業績。相較於一直以來業績不佳的二課,有了「光采一課、地獄二課」的說法。雖說賣的東西不同,不過如果一課拿的都是光鮮亮麗的大單,那麼原島所帶領的二課就是走投無路、只能挨家挨戶拜訪的零星業務。

坂戶語調平穩地報告日漸攀升的業績。明明是聽著會讓人忌妒的佳績,但因為他懂得做人,所以即使那麼能幹,公司裡卻沒有人不喜歡他。就在這個時候……

「還真是悠閒啊!」

佐伯用只有兩人聽得到的音量說,暗示原島往另一邊看去。

「你看那邊。」

佐伯用眼神指了指會議桌的另一頭。只見有個人雙手抱胸,看似在聽坂戶報告,但其實正在打瞌睡。

「你是說八角?」

原島接著說:「他一直都這樣。」

這個人的名字叫八角民夫。

八角,本來應該唸成ㄅㄚ ㄐㄩˊㄝ(八覺),但不知為什麼公司裡大家都叫他ㄅㄚ ㄐㄧˇㄠ(八腳)。

八角,今年五十歲,比原島大五歲。每家公司都有這樣的人,「萬年組長八角」總會算準在開會時打瞌睡。

一旦脫離出人頭地的路線,就天不怕地不怕了。即使在北川面前,也能光明正大地打瞌睡,這種毫不遮掩的擺爛態度反而令人敬佩。也因為這樣,「瞌睡八角」的稱號便不脛而走。

但是,八角不怕北川是另有原因的。北川和八角同年齡,也是同時期進公司。

除此之外還有個不知真偽的傳言,聽說北川欠八角「人情」,只是沒人知道是怎麼樣的人情。二十年來他們一個是業務部部長,一個是組長,這樣的關係從沒變過,作為一個上班族已是勝敗分明,但因為欠了人情,北川始終拿八角沒轍。

原島很不擅長和八角相處。

雖然八角是萬年組長,但年紀畢竟比他大,態度又傲慢,總是表現出好像自已才是業務部頭頭的樣子。二課難得舉行聯誼餐會時他還會來露臉,而且霸著主位,裝熟跟原島和部屬們聊天。

「欸,原島,上次那筆生意好像不太妙喔!」

「佐伯,虧你還是副課長,得好好照顧下面這些同仁啊!」

八角經常這樣對二課的事情指手畫腳,並沾沾自喜。看在他人眼裡,會覺得這麼做根本只是放著自己該做的事不管,但本人卻不自覺。

坂戶繼續報告中。

他講話的方式充分展現出超強的工作能力,沒有贅言,而且準備的資料詳盡程度完全不是原島比得上的。有時候坂戶必須從手上的資料找數字,但身為輔佐的八角卻一副事不關己,自顧自地打瞌睡。或許是老早就放棄了吧!坂戶看來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靠八角幫忙,而北川更是對八角的態度視若無睹。

「坂戶還真倒楣。」佐伯語帶嘲謔地說:

「那樣的老頭居然是自己課裡的組長。」

「一課有這樣的累贅也好,反正他們的客戶那麼多。」

從原島的語氣聽來,似乎已經完全放下剛才被罵的壞心情。

不久後坂戶結束報告,回到座位準備坐下時,就傳來北川滿意的聲音說道:

「靠你繼續努力了。」

這樣的景象再熟悉不過。

坂戶總是迎著陽光上坡,原島則是在陰霾中一路走下坡。

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改變現況。

他心裡有個角落默默接受這樣的處境。

原島的人生一直都是這樣。

就跟他的名字「萬二」一樣,「萬年不變的老二」。無論如何就是當不了第一名,或許這就是他的命運。◇(待續)

——節錄自《七個會議》/ 圓神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察覺到樓上有個小孩的聲音,是男生,想到也許我會歸零重來,陪伴一個新的男孩,我就暗自心驚。這不會是我的使命吧?如果我有了伊森以外的男孩,總覺得哪裡不對,好像我就變成壞狗狗了。
  • 那一年的冬雪讓我樂歪了。雪可以支撐我的體重,就像水一樣,只是更冰冷,感覺更暢快。我會站在外頭的雪地,閉上眼睛,舒服到我覺得自己可能睡著了。
  • 當你更明白,人生不是兼得而是選擇。你會更了解,怎麼去做「選擇」,怎麼在自己選擇的人生中活得快樂、無憾。
  • 我很喜歡一句話:「做一個懂得世故,卻又不世故的人。」我們懂得人性的黑暗,但我們不用黑暗面去對人。
  • 每走過一次難關,再次看到陽光時,我都很慶幸自己當時挺過了,我走過來了!如果你也是過來人,你一定懂,還好,我們都沒有放棄自己。不是嗎?
  • 家裡的老狗迎接我回家。牠也已經十五歲了。或許照顧完母親,接下來就得照顧老狗了。牠身為我們家的一分子,陪伴母親一起生活了十五年。我必須好好地照顧完牠這輩子才行。
  • 有一家團體家屋,我們兄妹一致認為「這裡應該會適合母親」。它位在離家距離適中的郊外,就在田地正中央,窗外的景致也不錯。附近有幼稚園,日常生活中也會與幼童進行交流。最重要的是,那裡的方針是「與老人一起生活」,而不是「管理老人」,在各方面都不會過分拘泥規則,我們覺得很適合母親。
  • 世上有所謂「惡魔的呢喃」,在我這樣的精神狀態中,所謂的惡魔肯定就是我自己。這呢喃就是精神即將因為壓力而崩潰的聲音。
  • 約好的那天,我走進一棟漂亮的大樓。這棟大樓有著宏偉的外觀,是十九世紀巴黎都市規畫改造的傑作:雅緻的石磚、鍛鐵的陽臺、精工製作的牆面浮雕與裝飾線條。在浮雕女神的斜睨下,我從一道車輛通行的大門進入了豪華大廳。我心裡有些惶恐,於是小步走進內院。內院的地面鋪砌整齊,青翠的植物為訪客展示著豐富多變的樣貌,就像都市叢林裡的一方綠洲。
  • 克勞德走到我面前的沙發坐下,專心聽我說話。他有種能夠讓人信賴的特質。他直視著我的雙眼,眼神中既無探究之意,也無侵犯之感,而是帶著親切,以及有如展開雙手擁抱人的包容。
評論